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大陸消息回顧(2009/7/13-19)

1999年「7.20」中共公開迫害之前,中國大陸哈爾濱3萬人清晨在體育場集體煉法輪功。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1日訊】明慧網於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至十九日報導了海內外各地的消息。位於北美的明慧網開通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廿五日,是發佈世界各地有關法輪功的消息、評論和刊登法輪功學員的修煉體會和作品的網站。下面是最近一週獲悉的大陸法輪功的部份消息:

遼寧凌海十多名警察闖民宅 綁架十餘法輪功學員

零九年六月十八日,遼寧省凌海市警察在余積鎮法輪功學員趙庭伍家綁架了二十位準備開交流會的法輪功學員。除兩人走脫外,其餘十八名法輪功學員被分別送往凌海市拘留所和錦州市拘留所關押。七月一日,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送往馬三家教養院勞教。

六月十八日上午八時許,二十位法輪功學員在遼寧省凌海市余積鎮法輪功學員趙庭伍家準備開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還沒開始,凌海市余積鎮派出所所長蓋利華、幹警李雪、協勤才澤闖入趙庭伍家,才澤封鎖前門,蓋利華、李雪在屋裡看管法輪功學員,並揚言不許動、誰也不許上廁所。

將近九點鐘,凌海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及防暴大隊等十多名警察、警車闖入趙庭伍家,將趙庭伍及妻子和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劫持到凌海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在這過程中有二名法輪功學員走脫),並連夜進行所謂錄口供做筆錄。次日凌晨四點多鐘將十八名法輪功學員分別送往凌海市拘留所和錦州市拘留所關押。

隨後,凌海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興隆派出所、余積鎮派出所、大業派出所對所抓轄區法輪功學員進行野蠻抄家,抄走很多大法書籍和資料等。

七月一日將十幾名法輪功學員送往馬三家教養院。有六名體檢不合格,馬三家教養院拒收。返回錦州市拘留所,七月二日送往撫順洗腦班繼續迫害。

屍檢顯真相 呂震被毒打致死

被判刑十一年的山東省蒙陰縣法輪功學員呂震於零九年六月廿二日凌晨被山東省監獄迫害致死後,鑒於呂震在這些年中所遭受的種種迫害,以及呂震遺體上的青紫傷痕,呂震的家人不能相信和接受山東省監獄所謂的呂震是正常死亡的說辭,因此要求做了屍檢,屍檢於六月三十日上午進行,結果顯示呂震被毒打致死。

屍檢時發現,呂震的胸腔內部有瘀血,而且,臀部、大腿後部皮膚表面乍看雖然看不出傷痕來,但是皮膚以內的肌肉已經潰爛模糊。根據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所受的種種酷刑來判斷,這種情況應該是用膠皮棍多次毒打擠壓所致的內傷造成的內部肌肉潰爛。

朱洪兵生前被大慶監獄注射不明藥物

黑龍江省大慶石油管理局採油七廠法輪功學員朱洪兵被判刑七年,遭大慶紅衛星監獄關押和摧殘,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被迫害垂危的朱洪兵回家半年後,於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去世。

朱洪兵遺體被火化時,頭蓋骨外面是白的,裡面卻是黑的,骨頭嚴重的疏鬆,不知是何種藥物所致。

在大慶紅衛星監獄裡,朱洪兵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後,當時就失去了知覺,醒來後,記憶力嚴重衰退。大慶監獄不讓朱洪兵吃飯,又野蠻灌食,有一次把一碗奶粉灌進朱洪兵肺部,造成肺葉全都潰爛。

安徽女子勞教所以強制苦役摧殘法輪功學員

安徽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那裏大部份是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每天被強制幹的活是做各種手提袋、包裝盒之類的產品。這些產品都必須使用一種化學膠水粘合。膠水在大量使用時,整個車間都充滿著一種刺鼻的氣味,毒性很大。法輪功學員經常被熏得頭昏,喉嚨、眼睛刺痛。而這種化學膠水還用來做月餅盒,茶葉盒、食品袋等投入市場。

每天早上五點多鐘勞教人員就已在車間幹活,除了三頓飯,全都在不停地幹活。車間裡不准講話,低頭幹活,稍有停頓,馬上就會被訓斥或扣分,扣十分就延期勞教一天。上廁所,喝水都嚴格限制時間、次數。這樣一直幹到晚上九點下班,然後再大包小包地帶著手工活,回監舍繼續幹。為了防止「上面檢查」,不准使用大燈,所有的人都在監舍裡昏暗的燈光下幹活,一直到二、三點,完不成任務的要幹到天亮。

十年迫害中居委會改頭換面

中共政權於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通過《城市居民委員會組織條例》,《條例》中明文規定了居委會的基本職能和任務,包括維護居民的合法權益,向政府或者其它派出機關反映居民的意見、要求和提出建議等。

但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起,在對法輪功修煉人的迫害中,中國大陸街道、居委會嚴重侵害居民的合法權益,用各種手段使所在地區的法輪功修煉者遭受迫害、流離失所,修煉人的家人被整治得寢食難安。他們變成了中共最基層的迫害參與者和幫兇。

零七年六月初,上海市普陀區法輪功學員應鈺和媽媽去廣州探親,被當地警察綁架押回上海,在洗腦班達三個月。回家後,居委會和警察多次到家裏騷擾,應鈺找到一份工作,在零八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出門上班時,被居委會陪同的警察李偉東劫持,沒有回過家。

零二年十月底,適逢中共十六大,法輪功學員伍靜青遭綁架。抄家時,警察為製造迫害借口,偷偷放入有法輪功內容的光盤,光明街道龔大塘社區居委書記劉克桂在抄家清單上簽字作偽證。伍靜青被關押近七個月,期間遭到嚴重迫害導致便血、尿血。

北京女法輪功學員雲月於零一年八月在家出入時,被居委會的張玉及家人舉報,被朝陽區小關派出所警察抓走,送往「六一零」洗腦班迫害,把年僅十歲的孩子扔到一邊不讓管。

孫小軍被浙江第四監獄害 生命垂危

浙江省富陽市法輪功學員孫小軍,三十二歲,多次被關押、勞教、判刑,在浙江省臨平市第四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零九年六月三十日回家後一直不能吃東西,喝水都吐,大小便都在床上,現生命垂險。

孫小軍在沒有修煉的時候是一個多病的人,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健康,就好像換了一個人。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遭到迫害,孫小軍為了向政府說明法輪功是正法,來到北京,在天安門講明真相時,被便衣警察綁架、關押。

零七年六月五日,富陽市「六一零」、公安局、浙江省公安廳把正在上班的孫小軍,又一次綁架、關押,零八年一月十七日被判刑四年六個月。之前他曾被勞教兩年。

孫小軍零八年五月被關押在浙江省臨平市第四監獄,遭受一年多的折磨和摧殘,一個原本有一百三十多斤重的小伙子被迫害得只剩七十多斤。

遼寧阜新市楊貴泉被迫害致死

遼寧省阜新市楊貴泉於2009年7月5日在非法關押中被迫害致死,詳情有待調查。

2009年6月20日晚7點多,遼寧省阜新市楊貴泉在商貿城被海州區公安分局政保科警察綁架。楊貴泉高呼「法輪大法好」,後被惡警強行拖上車,劫持到海州公安分局連夜審訊,後被關押在新地看守所。

2009年7月5日楊貴泉身體出現症狀,被送進市礦總醫院搶救,下午3點鐘死亡,公安晚8點鐘通知家屬。據公安單方說,死亡原因是心臟病發作。

高東曾遭受幾十種酷刑 四次被折磨昏死

一九九零年,遼寧省盤錦的高東大學畢業後來到遼河油田工作,不久有了一個幸福美滿的三口之家。但隨著社會風氣的日益敗壞,他染上了許多社會上的不良習慣,吃喝嫖賭什麼都干。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他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從此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脫胎換骨,成為了一個全新的人。

在中共對法輪功十年的迫害中,高東累計被關押達七、八年,失去了工作和家庭;六次被綁架;三次被勞教;兩次被送入精神病院迫害;一次被送入洗腦班。曾遭受幾十種酷刑的折磨,被折磨得直到現在呈現全身浮腫、腦血栓、失去記憶、四肢失靈、下肢癱瘓、大小便失禁等症狀。曾四次被折磨的昏死過去。

零八年本溪教養院把已經迫害成殘廢的高東扔到妹妹家的服裝店裡。為了不牽連妹妹,高東只好爬到小市場垃圾箱旁,在垃圾箱裡尋找吃的,沒辦法清除因大小便失禁遺留在褲子裡的屎尿,倚在垃圾箱旁過夜。

短訊:

零九年三月十七日晚,四川資陽市和簡陽市的中共邪黨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安局、國安大隊等在簡陽市範圍內全警出動,抄家、綁架了法輪功學員雷金香、劉德慧、賈正芳、彭秀瓊等。

零九年四月三十日下午,江西省南昌市八名女法輪功學員在南昌市西湖區梁美華家被十餘名警察綁架。其中,姜小燕和謝春楣被劫持到勞教所迫害;梁美華、江蘭英被關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吉林省四平市法輪功學員袁紅彪、許晶波夫婦和王玉和、袁紅晶夫婦,於零九年四月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在四平市看守所,至今仍未釋放。其中王玉和曾因腿傷一度被保外就醫,但六月廿九日,當地警察又再次將他綁架入四平市看守所。

零九年六月四日晚,上海徐匯公安分局國保、田林警署上門綁架了正在家中的法輪功學員李耀華、張軼博母女。據悉兩人目前已被逮捕,同時被逮捕的還有張勤、盧玉之、葉鶯等。

江蘇省南京市三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陳剛,被中共公檢法人員聯合綁架,迫害成一個半身癱瘓的病人。零九年七月四日下午,法院對他判刑三年六個月,繼續迫害。

四川成都市年過六旬的賴祖華女士於零四年五月被警察綁架,後遭逼供,曾三天兩夜被剝奪睡眠,並被強光照射。零五年三月賴祖華被判刑,零七年五月關押到期後,賴祖華又被劫持到洗腦班直到七月才被釋放。

河北安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大隊長孫義和自零五年上任以來,多次綁架、勒索法輪功學員。零九年六月十八日,他在綁架學員張滿倉並抄家時,翻出數萬元掠走。

零八年四月廿四日,吉林省松原市扶餘縣大林子鎮徐輝老師被綁架到派出所,又被劫持到扶餘縣拘留所,關押七天,因她不放棄信仰,後被秘密勞教一年六個月,關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七大隊。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7-21 4: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