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自實仙境奇遇記

作者:感恩

元自實前世為翰林學士,在職的時候,以文學自高自傲,不肯提拔後學,所以今世愚昧不識字;以爵位自我尊大,不肯結交接待遊子,所以今世到處漂泊無處依止。《翰林五鳳》。(公有領域)

  人氣: 11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元代末年有一個人名叫元自實,是山東人,生來質樸魯鈍,不通文墨,但家境很富足,以田地莊院所得為生。同鄉還有一個人名叫繆材,授得福建一個官職,因缺少路費,便到元自實處借了二百兩銀子。元自實因為同鄉交情很深,也不向他要借條,就如數借給了他。

同鄉借錢不還

元至正末年,山東大亂,元自實被成群結隊的強盜搶劫,家財一空。當時,福建一帶很是安定。於是,元自實帶著妻子兒女前往福州,打算投靠繆材。到了福州以後,找人一問,繆材果然掌權執政,頗有威勢權力,門第顯赫。元自實十分高興,但是在艱險困苦的處境下,由於長途跋涉衣服破爛,不敢馬上去見他。於是在城中租賃了房子,安頓下妻子兒女,整飭衣帽,選擇日子前往拜訪。正巧,碰上繆材外出,就拜謁於馬前。繆材起初好像不認識他一樣,等到聊起家鄉,通報姓名,才感到驚訝並表示道歉。遂即引他進屋,並以賓主的禮節相待。過了好一會兒,喝完茶,就送客了。

第二天,元自實又去了繆府,也不過招待三杯酒和茶果而已,全然沒有一點眷顧的意思,也不說起借銀兩的事兒。元自實回到住所,旅舍淒涼,妻子兒女埋怨道:「你不遠萬里來投靠熟人,所為何事?今天被三杯薄酒一搪塞,就不發一言,我們還有什麼指望!」

元自實迫不得已,第三天再次前往造訪,可繆材好像已經十分討厭他了。元自實正要開口,繆材急忙說:「過去承蒙你借給我路費,我一直銘記在心,不敢忘記;不過我現在仕途蕭條,俸祿微薄,但老朋友遠來,豈敢辜負恩德?希望能將借條還我,我自當如數陸續奉還你借給我的銀兩。」

元自實聽聞此言,惶恐的說:「我與你是同鄉,從小交往深密,周濟你的急難,向來沒有借條,你今天怎麼說出這種話來?」繆材神色嚴肅的說:「借條確實有,只恐怕兵火之後,您已經丟失了。但是有沒有借條,我也不去計較了,只希望放寬期限,讓我盡力償還。」元自實見他這麼說了,最後只能退出,心中責怪他如此巧詐狂妄,負恩負義。半個月以後,元自實再次登門,繆材只用好話打發他,終究不給恩人一文錢。就這樣反覆推托,於是很快過了半年。

飢寒交迫 窮困潦倒

當地有一個小寺院,元自實到繆家,寺院正好在中途,所以他就經常在門下歇腳。寺院主持軒轅翁,是個修煉人,看到元自實經常往來,日子長了,就同他答話,因此彼此就熟悉了。時值隆冬,已近新年,元自實窮困到了極點,只好又到繆家,拜求並且哭泣道:新年臨近,妻子兒女飢寒交迫,袋裡沒有一文錢,米缸裡沒有一點餘糧。過去你所欠的銀兩,今天我也不敢再求你歸還,只求您憐憫憐憫我吧!說著,竟一頭跪了下去。

繆材扶他起來,扳著指頭算日子,告訴他說:「再過十天,應該是除夕,你可以在家專心等待,我從俸祿中分給你祿米二石、銀子兩錠,派人快馬送到你家,作為過年的費用,希望不要以少為怪。」並且又再三叮囑,不用外出等候,只要在家就行了。

清 福壽銀錠 。(公有領域)

元自實感激而回。到家後,他就用繆材的話來安慰妻子兒女。到了那一天,全家盼望。元自實端坐在床上,派小兒子到閭裡的門前打探。一會兒,小兒子跑回來說:「有人背著米到了。」他聽了就急忙出家門等候,誰知那人經過他們家時看都不看一眼,元自實還以為來的人不認識他們家,急忙趕上去問他,那人卻說:「這是張員外給塾師的糧食。」

元自實遂默然回家。一會兒,小兒子又奔回來告訴他:「有人帶著錢來了。」他又急忙出去迎接,可那人還是過他們家也不進來。再追上去探問,那人則說:「這是李縣令臨別時贈送給遊子的錢。」元自實聞言,悵然而感到慚愧。這樣的情況一連有好幾次,到了晚上,竟然還是一無蹤跡和音信。

一念之善 福神降臨

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元自實被繆材一騙再騙,家中已經一粒米、一束柴都沒有了,妻子兒女相對哭泣。元自實憤恨的不能自制,暗地裡磨了一把鋒利的刀,坐著等待天亮。等到雞叫更鼓停止,他就直接奔往繆家,打算等繆材出門時一刀將他刺死。此時,東方還沒有發白,路上沒有行人,只有小寺院中的庵主軒轅翁正點著蠟燭誦經,對門而坐。他看見元自實往前行走,後面有奇形怪狀的幾十個鬼跟著,有的鬼拿著刀劍,有的鬼執持椎鑿,披頭散髮,裸露身體,樣子很是兇惡。

大概有一頓飯的功夫,元自實又回來了。軒轅翁看到元自實後面,有百來個頭戴金冠,身佩玉珮的人跟隨,有的振揚幢幡傘蓋,有的舉著旌幡等旗幟,和顏悅色,樣子十分安閒。軒轅翁不明所以,誦完經,他就前去造訪元自實。坐定以後,軒轅翁問道:今天早晨,你到哪裡去了?為什麼去時匆匆,而回來緩緩?希望說來聽聽。元自實不敢隱瞞,全部說了出來:繆材忘恩負義,搞的我困頓之至!今天早上,我確實身懷磨礪的快刀,打算前往殺掉他以報此仇!等到了他家門口,我忽然想:他確實得罪了我,可他的妻子兒女又有什麼罪呢?而且,他還有老母在堂,今天我若殺了他,他們全家又依靠什麼呢?寧可人家辜負我,不可我辜負別人。於是我忍了這口氣回家了。

軒轅翁聽說後,祝賀他說:「您這麼做將會有後福,因為神明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元自實問他緣故,軒轅翁說:「你有一念之惡,凶鬼就到了;你有一念之善,福神就降臨了。這就如同影子附形,如同回響應聲而起。由此可知暗室之內,倉卒之間,不可萌發做惡之心,不可犯罪而有損德行。」於是把自己所看到的都告訴了他,並且百般撫慰,又拿出一些錢米來救助他的急難。可誰又能料到,當天晚上,元自實竟出了事,掉入了井中。

前世是翰林 今生目不識丁

話說元自實掉入井中的那一刻,他看到井水竟忽然分開,兩岸石壁陡峭,如刀削一般,當中有一條狹路,僅僅能供人行走。元自實摸著石壁行走,差不多有幾百步,石壁終止而路也斷了,露出一洞口,裡面天地開闊,日月照臨,儼然是另外一個世界。元自實也就走了進去,不久他看見一座大宮殿,匾額上用金字題著「三山福地」四個大字。元自實瞻仰後進入宮殿,只見長廊中靜悄悄的,古殿裡煙消火滅。他徘徊不前,四面察看,卻杳無人影,只聽到鐘磬之聲,隱隱約約從雲外傳來。元自實飢餓難忍,實在走不動了,就睡在石壇的旁邊。

忽然有一個道士,穿著青色的道袍,振響著雪白的玉,來到元自實面前,叫他起來,笑著問道:「翰林公瞭解出門在外的滋味了嗎?」元自實拱手回答道:「遠離故鄉的滋味,我已經嘗夠了。不過這『翰林』的稱呼,卻不知緣何而來?」道士說:「你難道不記得在興聖殿起草西蕃詔書的事了麼?」元自實說:「我乃是山東平民,年屆四十,目不識丁,生平未曾遊覽過京城,怎麼會有起草詔書之說呢?」道士說:「你大概是被飢火所迫,無暇記憶以前的事情了。」於是,從袖中拿出幾枚梨、棗讓元自實吃下去,對他說道:「這叫做交梨、火棗。吃了之後,可以知道過去的事情。」

元自實吃完梨、棗,清醒覺悟,於是記起了前世當學士的時候,在京城大都的興聖殿邊起草西蕃詔書的事,就好像昨天發生的一樣。隨即問道士:「我前世犯了什麼罪,今世要受這樣的報應?」道士說:「你也沒什麼大的罪過,只是在職的時候,以文學自高自傲,不肯提拔後學,所以今世讓你愚昧不識字;以爵位自我尊大,不肯結交接待遊子,所以今世讓你到處漂泊無處依止。」

元自實在仙境中遇到一位道士,道士讓他記起了前世,也明白了因果報應的道理。圖為明 仇英仿趙伯駒《煉丹圖》局部。(公有領域)

道士預言 全部應驗

元自實聽了,就指斥當代的高官而問道士:「某人身為丞相,卻貪婪無厭,公然賄賂,他日應當受什麼報應?」道士說:「那人乃是無厭鬼王,地下有十個爐子來熔煉他的橫財,現在他的福份也已滿了,應當受到囚禁的災禍。」

元自實又問道:「某人身居平章高位,卻不約束軍士,殺害良民,他日應當受到什麼報應?」道士說:「那人乃是多殺鬼王,有三百鬼兵,都是銅頭鐵額,助他為虐。現在,他的命運衰竭,應當受到身體分割截斷的禍殃。」

元自實接著又問:「某人身為監司,但是那裡的刑罰不振肅;某人身為郡守,而那裡的賦稅勞役不均勻;某人身為宣慰使,沒聽說宣慰什麼事;某人身為經略使,沒聽說經略什麼方面,那麼這些人又應當受到什麼報應?」道士說:「這些人腳鐐手銬都已經加在身上,鐵索也已繫在脖子上,像是一堆腐爛的肉,如同一把骯髒的骨頭,純粹是等待殺戮的活鬼,哪裡值的推測啊!」

元自實於是又問繆材欠債的事。道士說:「那人乃是王將軍的管庫人,財物怎麼能夠隨便亂動用呢?」道士說:「不出三年,世道會大變動,大禍將要來臨,十分可怕。你應該選擇地方居住,否則恐怕會受牽連,遭到禍殃。」

元自實聽了,求道士給他指示躲避兵火的地方。道士說:「福清可以。」又說:「不如福寧。」這番話說完,又對元自實說:「你到這裡已經很久了,家裡人都很盼望,現在你可以回去了。」元自實告訴他沒有路,道士就指了一條路讓他回去,於是元自實向道士拜了兩拜告別了。元自實走了二里多路,在山後發現了一個洞可以出去。

回到家裡一看,仙境中不到一日,地上卻已經過去了六個月。元自實相信道士的預言,急忙攜帶妻子兒女直接遷居到福寧鄉村中,開墾田地度日。一日,當他揮舞鋤頭時,忽然聽到土下錚然有聲,得到埋藏在地下的銀子四錠,家境逐漸安康豐足。其後天下大亂,很多官吏都被殺了,而繆材也被王將軍所殺,家財也都歸了王將軍。以歲月來算,僅僅三年,道士的預言就全部應驗了。

元自實因為看不到因緣關係,又受了很大的苦,差一點就要去刺殺繆材,後來回心轉意,心生善念。在另外空間裡看這一過程,動了惡念就有惡鬼跟隨;惡念消除善念萌生後,就有福神跟從,最後竟由此得福報有奇遇,亂世之中保了平安。古人說的「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這一句話真是對呀!

(資料來源:《剪燈新話》)

──摘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永樂年間,解縉當了大學士,待人依然親和平易。每年求他寫文章、寫字的人很多,他都答應人家,成天都很忙,但他從來不生厭倦。
  • 王戎七歲時,曾經有一次與一群小孩在一起玩遊戲,看到路邊的李樹果實纍纍,壓彎了樹枝。那群小孩爭相跑去摘,只有王戎站著不動。有人問他為什麼,他回答說:「李樹長在道路旁還能有這麼多的果實,可見這李子一定是苦的。」採來一嘗,果真如此。
  • 當二十五歲的諸葛亮娶了老婆之後,大家對他的審美觀開始議論紛紛,認為以他這樣的條件,竟然娶了一個如此不登對的「醜女」。
  • 朱元璋打敗陳友諒以後,見到他所使用的鏤金床,說:「這與孟昶的七寶溺器,有什麼不同?」便命令毀掉它。
  • 我遠房堂兄紀旭升說,村南過去有個狐女,媚過許多少年。所謂二姑娘,就是這個狐女。族人紀某,想活捉她,但沒說出口,只是心有此念而己。
  • 夏天時,魯宣公在泗水深處下網捕魚,魯國大夫裡革把漁網撕破扔了,說:「古時,大寒之後立春之時,土中蟄伏之蟲萌動了,負責管理川澤的官員,才開始講習並指導民眾如何利用漁網、竹簍捕大魚、撈大蛤,拿到寢廟中祭祀祖宗,然後行之於國中,以幫助宣發地下的旺盛陽氣。

  • 鄭玄(1)欲注《春秋傳》(2),尚未成;時行,與服子慎(3)遇宿客舍,先未相識。服在外車上,與人說己注傳意;玄聽之良久,多與己同。玄就車與語曰:「吾久欲注,尚未了(4);聽君向言(5),多與吾同。今當盡以所注與君。」遂為服氏注(6)。(《世說新語》·文學第四)
  • 南宋末年,民族英雄岳飛大敗金兀術,正欲直搗黃龍府,卻被宋高宗十二道金牌召回 ,岳飛留下千古絕唱《滿江紅》抱憾而歸。
  • (中央社記者陳淑芬台北10日電)台灣國家國樂團NCO王者系列「霸王別姬」音樂會將於12日登場,結合台灣交響樂團與國際音樂家楊文信、楊惟,以「十面埋伏」、「楚漢」及「霸王別姬」樂曲,重現楚漢歷史故事。
  • 魏國有個隱士名叫侯嬴,已經七十歲了,家境貧寒,是大梁城東門的守門人。魏公子吳忌知道了,前去問候,要送給他一份厚禮。但是侯嬴不肯接受,說:「我幾十年來修養品德,堅持操守,終究不能因我守城門貧困的緣故,而接受公子的厚禮。」公子於是就大擺酒席,宴飲賓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