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野廟 書生祛妖除害添壽一紀

作者:感恩

書生路經野地險遭妖孽危害,幸得脫險後,他協助祛妖除害。(Fotolia)

    人氣: 1057
【字號】    
   標籤: tags: , ,

編按:洪武十一年,江蘇淮安(山陽)人瞿佑(公元1347-1433年,字宗吉,文學家)將親聞的百年間的故事寫成《剪燈新話》,傳給世人,篇篇可喜可悲、可驚可怪,寓有勸善懲惡之理、引戒警世之意。《永州野廟記》就是其中的一篇。

《剪燈新話》:永州野廟記

據說元朝時,湖南永州的野外,有一座廟,背靠大山,面臨急流,山深河險。那裡長滿了黃茅和綠草,一望無際,高大的樹木聳入雲天,遮蔽了太陽。風雨常常在野廟上空興起,人們因為畏懼,都供奉此廟。過路的人必定要把三牲等供物獻到廟中,這才能通過。如果誰不這樣做,那麼,風雨就會突然到來,一下子雲霧陰沉,咫尺之間就辨不清東南西北了,人和行李等物品,也都會失蹤不見,這樣的情況,已有好幾年了。

書生畢應祥險中脫險

元朝大德年間,書生畢應祥有事到衡州去,要經過此廟,因為囊中羞澀,所以沒有買祭品上供。結果他還沒走幾里路,突然間大風興起,頓時飛沙走石,黑雲、黑霧,從後面隱隱而來。他回過身來一看,只見有千乘萬騎披甲的士兵在追殺他。

畢應祥平時能背誦道家經典,現在情勢危急,他就邊走邊背誦起來,一路不停地背。背了一會兒道經,便雲消風止,地闊天朗了,追兵騎乘也一下子都不見了。這樣靠著背誦道經,畢應祥才平安到達衡州。

投訴南嶽神

後來畢應祥經過祝融峰時,順路到南嶽祠拜謁,想起以前發生的事情,他就寫了狀子,焚燒後向南嶽神投訴。

當晚,畢應祥在睡覺時元神離體,見到有衙役過來,便跟著衙役一同前行,到了一個大宮殿,但見侍衛環立,職官四處都是。衙役引他站在大庭之下,畢應祥看到宮殿上掛著玉柵簾,簾幕內設有黃羅帳,燈火輝煌,照得如同白晝一祥,氣氛森嚴莊重,寂靜而不喧譁。畢應祥緊張地屏住呼吸,等待發落。

一會兒,有個穿著朱衣圍著角帶的官吏從裡面走出來,傳呼畢應祥說:「奉旨問你同何人有訴訟?」

畢應祥回答說:「我身為窮書生,天性又愚昧笨拙。不知道有名利可以追求,又怎麼會有田地、房產值得爭逐?穿的是布衣、吃的是蔬食,只曉得恪守本分罷了。況且我從沒有進過公堂,所以實在不能回答尊問。」

官吏說:「白天你投遞狀子,申訴什麼事?」

畢應祥這才想起來,於是叩頭稟告說:「困為貧窮的緣故,我離開家鄉投奔他人,取道永州,經過一座廟宇,因為盤纏已經用完,不能用牲酒祭供,結果風雨突然興起,受到披甲士兵的追趕,狼狽窘迫,跌跌撞撞,幾乎被他們追上。驚怕急迫之際,沒有地方可以申訴,因此冒昧投訴,實在是不得已。」

妖物作孽 廟已非廟

官吏聽了後,走進簾內。過了一會兒,他又出來說:「奉旨審訊對質」,當時就見有屬吏騰空而去。不多一會兒,押來一個戴著烏頭巾、穿著道服的白鬍子老人,讓他跪在台階下面。

官吏宣讀旨意並質問他說:「你作為一方的神靈,受到眾人的供奉,為什麼經常用武力禍害恐嚇人,以求他們的祭祀?你迫害這個讀書人,幾乎讓他陷於死地,貪婪狠毒,哪裡可以逃得了刑罰?」

老人跪拜並回答說:「我確實是永州野廟的神靈,但是野廟已被妖蟒占據,已經好幾年了,我的能力不能制服它,曠廢職守已經很久了。過去呼風喚雨、企求祭品的,都是這個怪物所作的孽,並非是我的過錯。」

官吏呵責他說:「事情既然早已到了這個地步,為什麼不早稟報上來?」

老人回答說:「這個怪物在世間已經很久了,興妖作孽,妖力大得沒有什麼東西可與它相比。附近的鬼魂都受到它的約束,惡龍、毒蛇也聽它的指揮。我每次想前來申訴,都受到它多方的攔截,最終不能到達這裡。今天若不是神使來傳拿。我哪裡能到達這裡?」

這時,畢應祥聽到殿上傳旨,命令士卒前去追究查問。老人跪拜懇求說:妖孽已經形成,助紂為虐的很多,士卒雖然前去,恐怕最終沒有好處。不派遣神兵前去剿捕,那麼肯定不能夠將它捉來。

五千神兵伏妖

殿上的官吏聽取了他的意見,就命今一個神將帶領了五千神兵前往。過了好久,就見有數十個鬼兵,用大木頭抬著妖怪的首級,原來是一條朱頂的白蛇。把蛇頭放在庭下,就像能裝五石米的缸那麼大。

妖孽伏誅了,官吏就讓畢應祥回去,畢應祥的元神回來了,他這邊的人身也就醒了過來,伸了個懶腰,只覺得渾身是汗,濕透了背上的衣服。

畢應祥辦完事,回家途中,又一次經過那個地方,只見野廟、塑像,已經蕩然無存。向村民一打聽,都說:「某一天,夜裡三更以後,忽然間,雷、電、風、火大起,只聽到一片殺聲,大家都非常驚慌恐懼,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天亮之後前去一看,原來野廟已經成為灰燼,一條巨大的長幾十丈的白蛇,死在樹木之下,但是被砍掉了蛇頭。其它的毒蛇之類也死了無數,腥臊污穢的氣味,一直到現在仍然沒有消失。」畢慶祥算算時日,正是他夢中元神離體的那一晚。

祛妖除害  添壽一紀

畢應祥回到家後,一天,正在家裡閒坐,忽然見到兩個鬼使到他面前說:「陰間地府請你前去對質一件案子。」說完就拉著他的手臂前往。到了那裡,只見冥王坐在大廳上,用鐵籠子罩著一個穿著白衣裳,包著紅頭巾的男子。那男子說:「我在世間未犯下罪行,卻被書生畢應祥向南嶽衡山府誣告,以致神兵降臨討伐,全族被殲滅,巢穴淪亡,冤苦確實很深。」

畢應祥聽了這番話,知道自己是被妖蛇懷恨誣告了,就詳細陳述了妖蛇損人、害物、搞鬼、搗亂等事,與妖蛇在鐵籠之下對質辯論,言詞一來一往,非常激烈艱苦,那妖蛇始終不肯服罪,於是,冥王就命令屬吏行文南嶽衡山府,並指令永州城隍司驗證有關事實。不久,衡山府和永州城隍司的回文到了,與畢應祥所說的事實完全相同,妖蛇這才理屈詞窮。

冥王在殿上大怒,叱罵妖蛇說:「你活著的時候已經成為妖怪,死了以後竟然還敢誣告,把這個白衣妖怪押往鬼都地獄,讓它永遠不能翻身!」當即,就有幾個鬼兵上來,驅趕押解妖蛇而去,讓它接受應有的報應。

隨後,冥王對畢應祥說:「煩勞你走了一趟,實在沒什麼可以報答。」於是,就命令屬吏,把畢姓的薄籍拿來,在畢應祥的名字底下批了八個字:「祛妖除害,添壽一紀(十二年)。」畢應祥聽了,馬上向冥王拜謝。之後他的元神返回家裡,人也就醒了過來。原來他剛才彎臂作枕,伏在桌上睡覺之時元神又離體到了另外空間,經歷了一次正邪的較量。@*#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搜神記》是東晉干寶所著,因為受到無神論的教育,大多數人把它作為文人編造的「神怪小說」,其實,它是一部古代的民間傳說,有很多故事都是實實在在發生過的事情,中國文化歷史悠久,除中共統治的幾十年,歷朝歷代人們都是相信神的,把敬天敬地敬神的信仰貫穿在國家的統治中,人民的生活中,各種各樣的社會活動中,哪怕是歷史的變革,朝代的更替,人們都會在對天道的理解中得到正確的答案,所以古人才講「天地君親師」,天地即神,是超越於君王存在,而且是至高無上的萬事萬物的主宰。那麼《搜神記》中有對神的描寫也就不奇怪了。
  • 人們都知道命由天定,但是命運的好壞在於自己的塑造。以區區十兩銀子行善,而神明都要溯本窮源,賜予福報;而行邪淫的人,很快就被削掉祿籍。李生雖說壽數即至,但他能救濟別人的急難,行善之後祿和壽立即得到增長,福壽變化就是這樣迅速。而疏財仗義的好友,也蒙受了樂善好施的善報,真是“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濟人危難是善之所在,心量廣大,福德也廣大!
  • 秦檜——歷史上最令人痛恨的奸臣,被永遠的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千百年來,人們懷念、讚頌民族英雄岳飛的精忠報國、浩然正氣,痛斥秦檜的賣國求榮、陷害忠良,因為人們心中明辨:美與醜、善與惡、忠與奸、清與濁,更認識到天日昭昭,善惡終有報。民間傳說秦檜遭受惡報的故事非常多,以下為其中的一個。
  • 天梯,顧名思義就是地上之人通往天國的階梯。
  • 傳說觀音菩薩有三十三個化身,除了楊柳觀音、施藥觀音、魚籃觀音外,還有三面觀音等。三面觀音是怎麼來的呢?
  • 國王說完,向方文木噓出一口氣,方文木凌空飛起,仍舊落到那條海船上。一個多月後,他回到浙江,將這件事告訴了毛西河先生。毛先生說:「世上的人都知道萬事都是前世預定好的,卻不知道其中的道理。現在有了這個說法,我才豁然開朗了。」
  • 從前涪陵縣(今四川省,位於長江南岸,當涪陵江入長江處。從前商業很盛,今頗衰落,產煤。)有一姓蔡的,他父親早已亡故,母親為人幫傭度日,他自己就替人家放牛。
  • 民間傳說中有許多關於八仙的故事,而「八仙慶壽」與「八仙過海」的故事更廣為人知。「八仙慶壽」的故事常常出現在繪畫、瓷器、雕塑等民間工藝和民間戲曲裡,為大眾所喜愛,是民間祝壽必不可少的主題。
  • 神是否憎惡法人,我亦全然不知。然而我深信法人一旦有罪,必然會接受懲罰,此乃神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