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下名園之冠 蘇州留園

楚天 整理

留園的長廊(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蘇州閶門外,坐落這一處精緻的園林,即中國四大古典名園之一的留園。留園將以中國古代建築藝術與山水花木融為一體,園中奇石遍佈,配以亭台、古木,十分精巧秀麗,清代學者俞樾在《留園記》中稱留園「泉石之勝,華木之美,亭榭之幽深,誠足為吳中名園之冠。」
  
明嘉靖年間,太僕寺少卿徐泰時罷官回到蘇州,從此不問戶外事,益治園圃。他邀請當時的疊石名人周時臣為其設計建造了一座私家園林,命名東園,宏麗軒舉。園內遍植各類松竹花木,有池盈二畝,清漣湛人,其中有一著名的太湖石,名曰「瑞雲峰」,相傳是北宋花石綱遺物,被認為「妍巧甲於江南」。此石原為湖州董氏所有,後來董徐兩家聯姻,將「瑞雲峰」作為嫁妝送與徐家,徐家將其放置在東園,清乾隆年間移到蘇州織造署內。徐泰時去世後,東園漸廢。
  
到了200多年後的清嘉慶年間,劉恕在東園的原址上進行修復和改建,並重新命名「寒碧莊」,意為「竹色清寒,波光澄碧」,又名「花步小築」,俗稱「劉園」。劉恕酷愛奇石,所以在園中置奇石十二峰,名奎宿、玉女、箬帽、青芝、累黍、一雲、印月、獼猴、雞冠、指袖、仙掌、干霄,一時傳為佳話。園中設有傳經堂、卷石山房、明瑟樓、聽雨樓、曲溪樓、綠蔭、石林小院等諸景。道光三年,此園開放,供大眾觀賞,一時門庭若市,極為轟動。
  
咸豐時代,時值太平天國戰亂,「劉園」也逐漸荒廢,到同治12年,此園為常州人,湖北布政使盛康(號旭人)所購得,盛康對其大加修復,並將「劉園」改為「留園」,取「長留天地間」之意。當時園內樹木蔥鬱,花草繁茂,清池流水,奇山異石,亭台典雅,水榭精緻,園中各類精緻高低錯落,比昔日更增雄麗。後來盛康之子盛宣懷流亡日本,園遂衰敗。
  
古往今來,留園幾度興廢,如今全園分中、東、西、北部四個部份。中部以山水為主,蔥鬱清幽。中間是一汪清澈明潔的池水,池之北部堆以假山,山上種植花木;山頂有一「可亭」,可觀全園;池的南邊點綴著古色古香的圖案漏窗,可謂別出心裁;池西是一條逶迤曲折的長廊。「涵碧山房」是這裡的主要建築,取朱熹「一水方涵碧,千林已變紅」之意,此廳坐南朝北,前面有一露台,比鄰荷花池,在此賞荷,猶如舟行池中,別有情趣。
  
東部以建築為主,參以軒齋,其間奇峰秀石林立,重簷迭樓,曲院迴廊,曲折多變,是留園精華所在。其中高深寬敞的主廳「五峰廳」又稱楠木廳,有「江南第一大廳」之稱,為蘇州園林中規模最大的建築,其名取李白《觀廬山五老峰》「廬山東南五老峰,青天秀出金芙蓉」之意,四周環繞著還我讀書處、揖峰軒、汲古得綆處、西樓、鶴所等建築。

東面是鴛鴦廳,又稱「林泉耆宿之館」,由南北兩廳組成,北為方梁有彫花,是男主人會客的地方,南為圓梁,無彫花,是女主人會客和男主人聽音樂的地方,此廳是古典廳堂建築的精品,著名的「留園三峰」-冠雲、岫雲、瑞雲三峰位於廳之北部,其中冠雲峰為江南園林湖石之最,玲瓏剔透。
  
北部遍植各類瓜果花木,還有月季花圃、葡萄籐棚、盆景園,一派田園風光。西部則是山林風光,一座由黃石堆砌的土山,一彎溪水在山下流淌,富有動感,山上楓林繁茂,深秋紅霞似錦,「舒嘯」、「至樂」二亭點綴其間,充滿山林野趣。
  
整個留園貫穿著700米的曲廊,隨形而變、順勢而曲、通幽度壑,變化無窮。廊壁嵌有歷代著名書法石刻三百多方,其中最有名的是董刻二王帖,為明代嘉靖年間吳江松陵人董漢策所刻。留園有很多獨特的花窗,窗櫥上雕刻著各種花紋圖案,留有寬敞的窗口,使窗外的景物映入室內,猶如圖畫,給人以窗中有景,景中有窗之感,可謂獨具匠心。
  
留園的山水佈局宜居宜游,結構精巧嚴謹,庭院幽深,樓閣錯落,疏密有緻,對眾多建築再空間上的處理,居蘇州諸園之冠,再配以獨具風采的奇峰異石,不愧為江南園林藝術的傑出典範。@*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中國的神話中,東海裡有個不見底的「歸墟」,大江大海的水都流到那裡,中有三座仙山:蓬萊、方丈、瀛洲。仙島上住著神仙,秦始皇派徐福帶三千童男童女去仙島求取長生不老的靈丹妙藥;八仙過海也是去這仙島。漢武帝仍然嚮往仙島和長生不老,他下令在皇宮北面挖了一個大水池,命名為「太液池」。開創了中國皇家園林「一池三仙山」的構思佈局,歷代相傳。
  • 坐落在寬闊的昆明湖上的十七孔橋,整體橋長150米,寬8米,因由17個橋洞組成而得名,是園內最大的一座石橋樑。它西連南湖島,東接廊如亭,飛跨於東堤和南湖島之間,不但是前往南湖島的唯一通道,而且是湖區的一個重要景點。
  • 3月24日晚,在觀眾熱烈的掌聲和此起彼伏的「Bravo」 (太棒了) 聲中,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柏林弗裡德裡希城市宮劇場的第二場演出圓滿落下了帷幕。神韻藝術團全善、全美的舞台藝術和其演繹的中華神傳文化令日爾曼人放下了慣有的矜持,觀眾們用雷鳴般的掌聲來表達對演員的讚歎和感激之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