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代的脈搏中:校園的懷念

金士

他們寧可建築一些以「現代」驕人的圖書館、實驗室,也不願讓學生有機會坐在濃密的樹蔭下,望著落英繽紛,笑語人生造化。(clipart.com)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又到開學的季節了,一群群的莘莘學子,在歷經幾番「征戰」,唱完驪歌,就離開了他們相聚幾年的同學、老師和學校,奔向另一些不可知的人群和房舍。

然後,有些人就在新的環境、新的聚合中,把之前的一切逐漸模糊、逐漸遺忘;而另一些,卻會歷久彌殷的懷念著過往,一旦重回校園,就像回到母親身邊的遊子那麼親切,那麼激動。

為甚麼,有些能懷念,有些會遺忘?

最能使人永遠懷念的,也許就是一片風景宜人,超塵俗,有特色,有詩意的青青校園。

可惜的是,除了極少數的「古老」學校以外,大部份都視之無味,不再令人感到難忘了。

在現代的建築技術下,一幢幢的高樓大廈,平地而起,迅速落成,掛上牌子,招收學生,找來一批教書的人、辦事的人,就是一個所謂學校。也有弦歌,也有書聲,就是沒有令人懷念的那種味道。

問題所在,恐怕是主持學校的人,雖然懂得行政,懂得教學教法,但卻缺乏詩意,不懂得「美」;而只有美,只有詩意,令人懷念。

他們往往是不斷花錢,擴充校舍設備,把學校弄成一個鋼筋水泥的、方方正正的、枯燥無味的大怪物。他們寧可建築一些以「現代」驕人的圖書館、實驗室,也不願讓學生有機會坐在濃密的樹蔭下,望著落英繽紛,笑語人生造化。

而我常常在想,沒有老樹綠蔭,算個甚麼學校?沒有十年樹木,怎能百年樹人?

十年樹木,就是百年樹人的最佳啟示,要有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胸襟,才是真正的教育工作者,要能廣植青青校樹,才能蔚成氣象,滌盡塵囂,培育出寧靜致遠的青年人。

美化校園,讓校園有詩意,可懷念,絕不是種種花圃,養些草坪,修剪幾塊醜陋的灌木叢所能辦到的;一定要讓校園裡,有大樹,有濃蔭,樹蔭裡有蟬鳴,有鳥噪,有書聲,這個校園,才可懷念,才能難忘。

而這一切,不能立竿見影,不會一蹴而幾,絕不是一些急功近利、五日京兆的教育工作者所能做的、所願做的。那麼應該由誰來做?@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時此刻談起「師道」,人們直接聯想到的,恐怕不是「傳道、授業、解惑」,而是「師道之不存也久矣」! 師道真的已不存在嗎?
  • 在這充滿市懀氣息、瀰漫崇外心理、高唱知識爆炸的社會裡,「孝」之為物,既非知識,也非舶來,又不值錢,有人想到應該敬孝,實在也算是「新聲」了。

  • 一般人的先天秉賦,原來相差並不太遠,但是,後天的培養、學習和際遇,卻使人們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判別優劣。
  • 人類之所以能優於其他高等動物,主要的原因是人類能夠傳播文化、累積文化;而就每一個人而言,便是理想的傳遞與再現。
  • 人的力量最適當的運用,應該是順乎自然,發掘自然的潛力,使自然的一切更宜人、更美好,而不是破壞自然,推毀自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