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籍珍藏

一部智慧的兵書 《六韜》(12)

姜太公 呂望
  人氣: 34
【字號】    
   標籤: tags:

兵道第十二

武王問太公:“何謂用兵的原則?”

太公回答:“只要是講到用兵的原則,沒有比統一指揮更重要的了。統一指揮,軍隊便能獨自往來。”黃帝說:‘統一指揮很符合用兵的規律,幾乎可以達到神機妙算的用兵境界。’運用統一指揮這一原則,關鍵就在於把握好時機;呈現這一原則,關鍵在於順應形勢;而要成功運用這一原則,關鍵在於君王。所以古代聖王稱戰爭為兇器,只有在逼不得已時才運用它。現在商王以為他的國家還存在,卻不知道已面臨危亡;只知道個人縱情享樂,而不知道災禍將至。國家能否長存,不在於現在是否存在,而在於能否做到居安思危;君主能否享樂,不在於眼前是否快樂,而在於能否做到樂不忘憂。王啊,您現在已經考慮到安危存亡的問題了,那至於其他枝節問題還有什麼好憂慮的呢?”

武王問:“兩軍相遇,敵人無法進攻我軍,我軍也無法進攻敵人。雙方都有堅固的防守,誰都不願先發起攻擊,我軍想要襲擊他,但又沒有有利的條件,該怎麼辦好呢?”

太公回答:“要在外表假裝混亂,而內部實際嚴整;外表假裝缺糧,而實際儲備充足;實際戰鬥力強大,而外表假裝戰鬥力薄弱。使軍隊或合或離,或聚或散,假裝沒有紀律以迷惑敵人。隱藏我軍的計謀,保守自己的意圖,加高鞏固壁壘。埋伏精銳,隱蔽肅靜,無形無聲,使敵人無從知道我方的兵力部署。如果想要從西邊發起攻擊的話,就假裝先從東邊進攻。”

武王問:“如果敵人已經知道我軍情況,瞭解了我方計謀,那該怎麼辦?”

太公說:“想要取勝的辦法,只有周密的觀察敵情,掌握有利的機會,然後出其不意,給予迅猛的打擊。”

【原文】

武王問太公曰:“兵道如何?”

太公曰:“凡兵之道,莫過乎一。一者能獨往獨來。黃帝曰:‘一者階於道,幾於神。’用之在於機,顯之在於勢,成之在於君。故聖王號兵為兇器,不得已而用之。今商王知存而不知亡,知樂而不知殃。夫存者非存,在於慮亡,樂者非樂,在於慮殃。今王已慮其源,豈憂其流乎?”

武王曰:“兩軍相遇,彼不可來,此不可往,各設固備,未敢先發,我欲襲之,不得其利,為之奈何?”

太公曰:“外亂而內整,示饑而實飽,內精而外鈍。一合一離,一聚一散。陰其謀,密其機,高其壘,伏其銳士,寂若無聲,敵不知我所備,欲其西,襲其東。”
武王曰:“敵知我情,通我謀,為之奈何?”

太公曰;“兵勝之術,密察敵人之機,而速乘其利,複疾擊其不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太公回答:“身為君王,應該尊崇有才德的人,抑制無才德的人,任用忠誠可靠的人,防止奸詐虛偽的小人。嚴禁暴動的行為,制止奢侈浪費的習俗。也就是說君王要警惕六賊和七害。
  • 如果他遵照天地運行常理來治理天下,百姓就會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產生動亂。那麼,天下紛爭就必然隨之興起。聖人君子此時就悄悄的儲備自己的能力與才華,等到時機成熟才公開進行征討。
  • 周文王問姜太公:「如何才能保住國家呢?」
  • 周文王問姜太公:「統理國家、治理百姓的一國之君,其所以失去國家和百姓的原因是什麼?」
  • 周文王生病在床上休養,把姜太公召來,當時太子姬發也在床邊。周文王說:「啊!天將要放棄我的壽命了,周國的社稷大事就將要託付給您了。現在我很想聽您說說至理明言,好讓我明確的傳給後代子孫啊。」
  • 周文王問姜太公:「君王和臣子之禮應該是怎樣的?」
  • 文王問太公:「我想了解治國的基本道理,我想知道如何才能使君王受到尊重,百姓得到安居?」太公答:「只要學會愛護百姓就足矣了。」
  • 文王問太公說:「天下大局熙攘紛亂,有的時候強盛,有的時候衰弱,有的時候穩定,有的時候又很混亂,之所以會如此,到底是什麼緣故?是因為在上位者賢能或不肖所致呢?還是因為有天命難違、大自然變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 周文王好奇,上前詢問:「先生您很喜歡釣魚嗎?」
    太公回答說:「我聽說君子真正高興是在於他心中懷著遠大的志向,而一般人高興則是在於把目前的事情做好。我釣魚,與這個道理很類似,我並不是真正喜歡釣這個魚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