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細語人生】英雄母親

朱迪.陳的兒子,在伊拉克爲維護世界和平和美國的自由而戰。朱迪長年每天堅持不懈在法拉盛傳九評、勸三退,使更多人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但在法拉盛事件中卻遭親共暴徒毆打襲擊,令她感到美國的自由受到了威脅。而紐約的民選議員劉醇逸,非但不挺身而出,捍衛美國公民的自由安全和權力,去會見打人的暴徒,反而拒絕朱迪.陳的求助。(圖:新唐人電視台)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9月13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細語人生》節目)2008年8月2日,「亞太人權基金會」在洛杉磯聖蓋博市希爾頓酒店召開年度頒獎大會,朱迪‧陳是這次年會的獲獎者之一。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頒獎人在介紹他的事蹟時說,朱迪‧陳女士長年堅持在法拉盛圖書館前最繁華的地段傳九評、促三退,使更多人認識共產黨殘暴專制的本質,喚起更多的民眾追求自由、維護人權、反對迫害,即使在法拉盛圖書館前遭親共暴徒襲擊仍毫不動搖。

更令人敬佩的是,他有兩個兒子都在美國軍隊服役,為了美國和人類的自由民主兩次赴伊拉克前線,冒著槍林彈雨保衛我們的國家和人民,朱迪‧陳不愧為偉大英雄的母親。

宇欣:觀眾朋友大家好,我們今天節目為你請到的是朱迪女士,我想觀眾朋友對他已經很熟悉了;另外還有一位特別的嘉賓,那就是朱迪的孩子漢傑。

朱迪‧陳:高漢傑。

宇欣:高漢傑,大兒子叫高漢強。首先問一下漢傑,您知道母親的這個法拉盛事件,母親被打、被死亡威脅,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呢?

漢傑:我在日本的時候,我的哥哥打電話給我,他跟我講媽媽的事情。

宇欣:這個孩子是來來去去嗎?日本是怎麼樣的一個…

朱迪‧陳:是一個中途站,一個基地。

宇欣:一個基地。

朱迪‧陳:對,他們隨時要被調遣的。

宇欣:隨時被調。

朱迪‧陳:像這次他就是抽身回來看我,然後8月15日他又要回到伊拉克去。

宇欣:之前他也已經去過伊拉克。

朱迪‧陳:是的。

宇欣:那現在漢強他是在…

朱迪‧陳:已經抵達那邊,7月25日離開的。

宇欣:又在伊拉克前線了。您真是一位特別的母親,我想上次我們播出您的節目之後,很多的觀眾朋友也非常的感動,給我們來電話希望能夠多知道你們的一些消息。首先我想說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而且也是非常意外的一個採訪,在我本來要做其他節目的同時,接到這樣一個電話說,朱迪你得到了一個特別的獎項,就是「亞太人權基金會」給您的一個人權的褒獎,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獎項?你可以介紹一下嗎?

朱迪‧陳:當時我知道有很多受獎者都是世界名人,有包括劉曉波先生,有達賴喇嘛,有魏京生,所以這次的殊榮我也拿到了一座。

宇欣:那您聽到這樣的消息的時候,您是怎麼樣的一種心情?

朱迪‧陳:我哭了耶,很辛酸,很辛酸,因為十年來法輪功學員還繼續遭受迫害,活摘器官,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都還在繼續發生著,而我能做的就是僅僅發材料,講真相,揭露中共的罪行,我還想再多做一點。

宇欣:那漢傑,媽媽做什麼事情你知道嗎?您有了解嗎?

高漢傑:我有,我很疼我的媽媽,如果他要什麼我會給他;如果我沒有,我可以賺錢去買,我不知道,如果他要什麼我會做。我疼我的媽媽,我愛我的媽媽。

宇欣:我覺得朱迪真的很有福氣喔,兩個孩子都是那麼好,那麼乖。那剛才媽媽有在講說法拉盛的這些人,知道媽媽在做這樣的一件事情,可是這些人他們卻出來這樣謾罵你媽媽。

高漢傑:對。

宇欣:還有像前一段時間他們甚至是以死亡來威脅您媽媽,不但打他還用死亡去威脅。

高漢傑:我哥哥有打電話,他跟我講媽媽的事情,我很生氣。當時我知道我的哥哥在美國,他說他會先去看媽媽,他先過來了,我不用擔心了,我知道他會保護我們的媽媽。他走了之後我來了,那是一個很好的過渡。

宇欣:哥哥回去然後您又回來。

高漢傑:對。

宇欣:我記得上次有在問漢強,我也問他說「如果當時你聽到媽媽被打的這個消息的時候,你正在伊拉克前線打仗你會怎麼樣的一個心情」,那我也同樣想問您這樣的問題,在情緒上有沒有受到影響?

高漢傑:如果我媽媽被打,我一定會趕快回來,我不一定可以回來,但是我會回來,我會跟我的老闆講。

宇欣:假如說是你媽媽當時被打的時候,您正在媽媽的身邊,您會怎麼樣?

高漢傑:要動我的媽媽一定先要動我。

宇欣:喔,要先動你?

朱迪‧陳:他的意思就是說打媽媽就等於打他,所以他會有行動。

宇欣:朱迪你是怎麼教育出來這麼好的孩子?

朱迪‧陳:孩子就是要教他有天良,首先要教他有天良,有正義感,而且這是他們願意學習的,因為我們有優美的中華文化。在台灣我們是比較幸福吧,因為這些傳統文化都在台灣保存著、保留著。

宇欣:漢傑,你媽媽得了這樣一個人權的獎項,作為您來講,您是在這樣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長大的青年,您有什麼樣的想法?

高漢傑:我很高興,就是我可以做我要做的事情,還有我媽媽可以做他要做的事情,每一個住在美國的人可以做他要做的事情,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喜歡美國。

宇欣:我想漢傑他是在這樣一個自由民主國家長大的青年,我就想到法拉盛事件時採訪您,您也有講到說,他們是分期分批來的,白天是什麼樣的人,然後中午又是什麼樣的人,然後晚間就是一些學生,他們放學了然後統一調動來的。

漢傑,您作為美國的一個青年,您對於這些中國的學生在美國這樣的土地上,他們舉著紅旗然後去罵這些法輪功學員,他們跟法輪功學員沒有仇沒有恨,他們這樣去做,那您是怎麼樣的想法呢?

高漢傑:如果你住在美國,不管什麼事情,如果你住這邊,你必須遵守美國的法律,如果你不想要(這樣做),你要做壞事,你是在聽別人說,你要做…

宇欣:就是別人在挑撥。

高漢傑:對,你會被美國的司法所起訴,如果他們犯法了,會被懲罰。信仰自由,我的媽媽煉法輪功,那個是他的自由。

宇欣:中國領事館那個彭大使,他這樣教唆,到法拉盛去挑撥這些人,讓他們去攻擊法輪功,您怎麼想呢?

高漢傑:他應該辭職或下台,並對此事提出訴訟,這應該受到關注,而不是被遺忘。

宇欣:你媽媽被打的事情,然後你媽媽為了尋求幫助,到法拉盛去拜訪劉醇逸、楊愛倫兩位議員。我們看到當時採訪您的時候,劉醇逸議員他就說:去!去!去!另外一位楊議員他也是很冷漠的對您。那麼對這個事情,孩子知道嗎?

高漢傑:我媽媽有告訴我。我要說作為一個領導,在公眾的眼裡,他代表著成千上萬投票給他的人民的聲音,如果他的領導能力有問題,人們看到他的所為,並且無法理解他這樣做,人民對此提出異議:「他在做什麼?」並且人們有證據,意思就是說那他必定得下台,不能再擔任市議員,因為他沒有盡職,他做的不對。但是如果有證據,就會上報到更高的機構,將他繩之以法,他最終要接受調查。

(2008年7月2日,朱迪當面質詢劉醇逸

朱迪.陳:我的兩個兒子在前線打仗,這是他們第二次又要回去伊拉克,我一直不想要騷擾他們,就是因為他們在戰場上,必須要全力以赴的保衛國家,保衛後方的安全,可是那一天我去劉醇逸議員的辦公室,他叫我「走走走」。我回去我痛哭了一場,因為你全部讓我失望了,你不像美國人,你也不像台灣人,我當時走到你身邊的時候,我像在跟中國官員講話。

法拉盛居民:做為議員,是大家共同選出來的,他應該公正的立場,這樣下去他的威信掃地了,下次人家就不會選他了。

法拉盛居民 袁太太:我覺得挺悲哀的,你是民選官員,你知道美國的立法精神是宗教信仰自由的,所以他們沒出來我真是感到很失望,所以這次我是堅決不選他們。

(2008年7月2日,劉醇逸在法拉盛面對民眾的質詢百般抵賴)

朱迪.陳:因為我們有證據說他在做這些勾當,要再繼續往上呈報上去,繼續調查他。

宇欣:高漢傑,您的級別是少尉?

高漢傑:對。

朱迪.陳:我也很擔心,因為他的工作是特別危險的,因為他出去都是在作戰,他們不能隱密,他一出去就是一輛戰車,那就是一個軍人,所以他的目標很大,所以也比較讓我提心吊膽。他告訴我他很勇敢,叫我不用擔心。

宇欣:他也是屬於特種部隊。那漢傑您做為一名軍人,您要不要對法拉盛的劉醇逸、楊愛倫這兩位議員還有曾經參與過打罵法輪功的這些人士說一些什麼呢?

高漢傑:我要說如果你住在美國,他們要了解我們的法律,那就是如果你不想遵守我們的法律,你就得去坐牢,不然就會受到相應的懲罰。我就說這些。

宇欣:自從法拉盛事件出來之後,觀眾反饋說您是英雄的母親,是值得人們驕傲的這樣的一個母親,確實是這樣,你培養出這樣一對優秀的兒女。您剛才有講說孩子在前方,那畢竟是在前方隨時都會怎麼樣,那你為他這樣提心吊膽,而你在後方,在法拉盛這塊地方卻要承擔這樣大的壓力,面對這樣大的挑戰,那你是怎麼樣的一種心情?

朱迪.陳:其實不完全是,我擔心他們,他們也同樣擔心我,所以我們好像變成一種戰友。

宇欣:孩子也在擔心著您。

朱迪.陳:我們彼此鼓勵,所以有時候我會覺得是安慰,因為我們在不同的地方做同樣的事情。所以我覺得就像我得到這個獎,他說一樣的國家、一樣的自由,這是我們這一家人相體現的,我們要去做,我們要去做好它。那我相信對自己是一種嚴格要求,得到這個獎項,我身為法輪功學員,我不僅僅是代表我自己,也是代表我們所有法輪功學員為人群、為信仰而戰的一種榮耀。我相信我們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努力在做好爭取人權、爭取信仰的一個環境。

宇欣:就說你面對那樣大的挑戰,就像您前面講說孩子在前線你還都為他們擔心,現在變成不僅你擔心孩子,而且孩子還要擔心您,您看孩子說了,哥哥走了他又回來。為什麼你還要這樣繼續去做?

朱迪.陳:我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想在社會上做好人,我們平白無故的被共產黨這樣強加我們一些莫須有的罪名。我僅僅是發傳單、發資料,我就被毆打、被辱罵甚至被死亡威脅,而我們的學員在大陸妳知道他們受到的那些刑罰凌遲,家破人亡,那些殘酷的暴行。

我們有很多女同修,就在死人板上凌遲我們的女同修,用電棒電擊他們的乳房、陰部種種酷刑,長年累月的把他們扒光衣服,還有把小孩的父母拘留迫害致死,讓他們家破人亡。我不能忍受,我一天都不能忍受他們的暴行。

宇欣:你說在中國大陸?

朱迪.陳:對,還有活摘我們健康同修的器官,拿去黑市到處去賣,我不能忍受,如果它們(中共)不解體,我一天我都不能夠停止。

宇欣:您有在講說還有一些人好像還不甘心,有時會出來挑釁,那對於大多數的法拉盛民眾都是怎麼樣的呢?

朱迪.陳:那些挑釁我們的暴徒跟幫兇,因為他們肆無忌憚美國的法律,美國這個自由的社會,我很擔心他們會帶壞一群人,真的很擔心。

在上一次我們的交談當中,有很多很多的面孔是我在法拉盛沒有見過的,這一幫人很明顯的他們不再出現。一般的法拉盛居民他們都是平和的,就包括這些常常在街上挑釁我們的,他們很多都不是當地人,最近都很活躍,所以我覺得他們這些人的背景是應該要再繼續調查他們,他們的來路不明,要繼續調查他們。

宇欣:對於大多數的法拉盛的民眾呢?

朱迪.陳:在這段期間我們得到很多法拉盛市民對我們的支持,他們說我們現在只看《大紀元》,什麼報紙我們都不看,因為只有《大紀元》會告訴我們真相。尤其最近他們很關心劉醇逸議員的動向,他是不是還被收買?還繼續被收買?這是他們很關心的。還有一些觀光客,現在很多觀光客來我們法拉盛,時不時的會持《九評共產黨》那一本書,他會告訴我們說,我就是被共產黨迫害的,因為《九評》寫很多中共的罪行,就放在我們的桌面上,所以他會告訴我們。

宇欣:大陸來的觀光客?

朱迪.陳:他告訴我們在大陸都看過《九評》了,這是很讓我欣慰的。我們沒有白做。他說他們在大陸都看過,所以他會好想跟我們過來加油一下、打氣一下。那我就會追著他們說「你退黨了嗎?」他說「幫我退了吧!」然後告訴我他們是從哪兒來,名字叫什麼。很欣慰,滿好的。因為他們知道很多這些地下黨跟特務都在我們的身邊,這是很多很多市民告訴我們的。

宇欣:那您不害怕嗎?

朱迪.陳:我不害怕,我不能忍受共產黨的罪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揭露它們的暴行跟真相,讓世人知道共產黨不會變好的,不要對它存有幻想。

法拉盛居民:我不知道你那個板凳往哪坐?你應當坐在公正上、你應當坐在民主上、你應當在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上。我最覺得不理解的是什麼?有這麼一個婦女,把自己親生的兩個兒子送到前線上去,難道說他不知道前線是危險的嗎?而現在他受到中共指使的人給毆打,他去找你、去訴冤,你作為議員,你把他攆出去,你還是議員嗎?你根本就不是議員,你也不是稱職的議員。

法拉盛居民 蔡先生:在這樣一種現象發生以後,很明顯的是這一邊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法輪功學員,面對那麼一些殘暴的凶徒,又是拿了凶器,又是揮拳、又是手指指的很下流的動作,很粗俗野蠻的那種不文明的辱罵的行為,我想這個孰是孰非的判斷是很明顯可以比較出來的。那從良心良知的角度來說,一個民選的國會議員或者說一個市政府的議員、一個州議員,如果說你再不做出一個良知良心的判斷,那麼無疑的,你在這個問題上就是助紂為虐了。這是我作為居住在紐約法拉盛8年來,一個永久居民發出的一個聲音。

法拉盛居民 張先生:我覺得他不像個台灣人,台灣是反共的地方,那麼我也知道,中共在世界各國都花了很多人力物力滲透進去的,法拉盛這件事情就把中共所安排的這些機構都浮現出來了,也藉這個機會讓大家知道中共就在做什麼事情。所以我覺得劉醇逸議員他沒有站在老百姓的立場。拜託喔,這邊是美國,民主自由的地方耶!你有不同的意見,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是我要讓你把話講出來,而不是用這種拳頭暴力方式,這是民主國家耶!所以我很贊成來彈劾劉醇逸議員。

宇欣:漢傑,就剛才媽媽講說,他們有些好心人告訴媽媽說,他們的身邊有很多這些中共來埋伏的人、好多特務,對媽媽有沒有擔心?

高漢傑:他們要知道,如果他動我的媽媽……

朱迪.陳:還有動法輪功學員。

高漢傑:他就已經動我和我的哥哥,還有我們會做我們要做的事情。你們住在美國,在自由的國度,你需要明白的是,這裡的法律是不一樣的,你會受到相應的懲罰,如果你違反法律。這裡是美國不是中國,在美國你會去坐牢,你會受到相應的懲罰,你和那些罪犯一樣有罪。我們在這裡不通過暴力來解決問題,如果你想要住在美國,你還繼續做壞事情,你不會有好下場。

宇欣:非常感謝朱迪,還有漢傑在這麼百忙當中還來上我們的節目,謝謝!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細語人生》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細語人生】英雄母親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9-13 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