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承鵬:誰在惡搞季羨林

李承鵬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3日訊】首先向季羨林鞠一個躬,老頭兒一定去的是天堂,一路綠燈,不遇交警和城管,也不遇喜歡把字畫弄丟的組織上派來的助手或親人們。

然後列舉一下季羨林代表作:翻譯的,《羅摩衍那》《優哩婆濕》……學術的,《中印文化關係史論叢》《印度簡史》《吐火羅文彌勒會見記譯釋》……散文隨筆的,《牛棚雜憶》《天竺心影》……即使大家只看過印度歌舞片沒看過印度史詩,還是知道這裡面一定有什麼搞錯了,大家不好意思說就我來說,一個窮其一生研究印度史和翻譯古印度長史的人,那不該叫國學大師,該叫印度國學家,或者偏門史詩翻譯家,其實印度國學家或偏門史詩翻譯家也很好,但強安上中國國學的頭銜,就不怕遇到國籍問題。

幻想,那些好心腸們在追思國學大師季羨林學術成就時尷尬得撓肺、撓胃,因為全世界能看懂《羅摩衍那》的人不超過三十人,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辦,但又非得裝下去,就放棄進行作品追思,而跑題地去進行人品追思。比如幫北大新生看守行李,比如永遠穿著藍中山裝推自行車別英雄牌國產鋼筆,甚至還比如作息時間准如鐘錶逢人求字不予拒絕(詳情見善良追思文章若干)……中國人太愛把誰誰的一生用人品來總結,這就太沒技術,所以我覺得這該叫人品大師,不能叫國學大師,而人品大師在中國實在太多,又不好人人都去准國葬級別。有層窗戶紙沒捅破的是,大家管老頭子叫國學大師,這麼叫著叫著,實是在自己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目的其實是方便徒兒們去上書房行走、行走。

事情就這麼簡單,老頭子一輩子煩躁別人安排的帽子,他終於走了,大家突然就變得方便戴帽子了,反正他也不會回來自行摘掉。雖然他只是一個好的學者,但在中國,大師已經是一個政治頭銜了,因為天朝怎麼能沒有大師,怎麼能沒有學術泰斗,怎麼能沒有國寶,政治需要大師,政府也需要大師,這得拿去跟一切反動勢力相PK的,這跟過去我們常常把科學家弄成思想家,把藝術家弄成革命家是一個調調,很多年來我們一直這麼幹,錢學森最後都被弄成革命的科學家,所以後來也沒什麼科學成就,郭沫若最後都成為革命的甲骨文專家了,所以他的人格變得跟甲骨文一樣,王蒙被任命為文化部長了,日後再也沒有好的作品了,此時王蒙該讀王meng,一聲,蒙別人也蒙自己。

季羨林一生最帥的時段不是他翻譯《羅摩衍那》,而是他固辭大師,而別人一定要加上,這個鏡頭很好萊塢的壞小子肖恩潘,很有個性很叛逆很牛,可架不住人民日報的同志把這個過程寫成謙遜,寫成傳統文化中的溫廉恭儉讓。老頭子逃無可逃,從了是大師,不從是更大的大師,要是被這個氣死了就是更大大大的大師。就是這樣,季羨林一生遇過無數運動,這是最後一場運動,當御封大師都成為一場運動時,怪不得中國沒有大師。

大師是應該用來濟世而不是自保的,而不是只有三十個人才懂的吐火羅文學者和翻譯家,我反正沒看過別國把翻譯家當作國學大師的,所以他是印度國學家、翻譯家,因長期做學術研究影響到文筆連好的散文學家都算不上,但他是一個很好的學者,很有良心的教育者,一個平靜的公民,本來這已是一個很夠級別的謚號,可大家覺得這還玩得不夠狠,非得把老頭子當文化炮灰打出去,打向一切反動勢力才過癮。這做法,才是真正的大師。

我想老頭子天堂有知一定不會罵我,因為小的我說對了。新浪那些貼子裡也只有柴靜的可以看,這不是喜歡用激動的口吻播報新聞的柴靜問得好,而是老頭子答得好,他揭發了當初叫他大師是有來源的,但來源除提到人民日報外具體是什麼不方便講了…… 一個學者被評為大師,這裡面是有陰謀的,和諧的中國需要大師,學術繁榮的中國需要一個大師來代表,其實大家也沒見過大師長成什麼樣子,學術標準是單眼皮還是雙眼皮,加之中國學術界一直是最勾心鬥角的地方,所以選來選去最後就選一個人緣最好的人品最佳的,就季大師吧。這跟過工會組織過中秋節抓鬮是一樣的,最大一盒月餅總是人緣最好的那個得的。

好的,我被迫承認季老先生是大師,可中國需要的不是大師而是知識份子,就是那種不要讓能把季羨林這種老實知識份子打得睾丸血腫的時代再回來的階層湧現,這個國家才和諧,可是現在的知識份子都忙著還按揭付油錢評職稱,他們沒有錢,因為沒有錢就變得沒有正義感,因為沒有正義感就變得很猥瑣,因為猥瑣就開始到處抄襲論文,就開始搞女學生和收紅包,這個樣子就是我們通常說的學術腐敗,但天朝怎麼可以學術腐敗呢,所以大家腐敗完了後就忙著去評選大師,用一個大師去頂缸,以證明中國學術界還是沒有那麼壞的。

上面這段話是我從老頭子臨死前一段話裡瞎想的,他說中國不需要大師,凡人過十八歲之後都有常識,哪個壞哪個好,不需要國寶,不需要大師。老頭子這句話說得感傷,因為這是一個教育水準十分低下的國家,我們的教育制度很落後,教育投入很可憐,看不到教育的前途和學術的春天,甚至連身心愉悅、不脫褲也不摸奶的學生都不敢打保票人人都是,為了假設非常幸福就開始鳳毛麟角選個大師昭告天下,這學術大師的道理跟體育是一樣的,我們沒有平時鍛鍊的場地沒有好的教練沒有真正獨立的體育精神沒有全民健身的保障,但不妨礙我們花重金培養出一些奧運金牌選手,我們管他們叫體育大師……其它的各行各業也一樣,各行各來的大師就是為了掩飾行業心虛。總之,中國有太多的大師了,結果是建築大師的房子塌了,音樂大師跑調了,教育大師的學生持刀殺人了,電影大師去搞開幕式團體操給政府辦堂會了,文化大師詐捐了,剩下人民鼓掌通過的大師,只是說相聲講段子演小品的了。

中國太需要大師來達到高潮了,可中國沒有大師,中國活著的沒有大師,死了的因歷史總被改來改去,也弄不清誰是真大師誰是假大師了,有學養而能濟世的胡適、魯迅、李敖?像,但都不敢肯定,我只可以肯定,我們的媽是才我們的大師傅,她們喂過我們最甜的奶做過最好吃的菜。

很好的學者、很善良的老頭,很長壽的壽星,但不是大師,因為這不僅是對他的惡搞更是對這個國家學術的惡搞。要是我,就用文革時期的報紙燒給這個可愛的老頭,這是對他最好的安慰,理由只有一個,老頭居然睾丸打血腫了還能活過來,還能在中國的牛棚裡翻譯古印度長詩,這是中國特色下的生存大師、康復大師。

可就這樣,也沒能寫出索爾仁尼琴那樣的作品,對於智商這麼高韌勁這麼足的季羨林老先生,這真可惜。

附:

此文與季羨林老先生無關,與中國特色文化現象有關,下附人民日報列舉的季羨林相關著作,自行了斷可敬可愛的老頭子是不是國學大師:

翻譯:《安娜·西格斯短篇小說集》、《沙恭達羅》、《五卷書》、《優哩婆濕》《羅摩衍那》

學術著作:《中印文化關係史論叢》、《印度簡史》、《現代佛學大系》、《1857— 1859年印度民族起義》、《敦煌學大辭典》、《大唐西域記校注》、《吐火羅文彌勒會見記譯釋》、《吐火羅文A中的三十二相》、《敦煌吐魯番吐火羅語研究導論》、《文化交流的軌跡:中華蔗糖史》、《大國方略:著名學者訪談錄》、《東方文學史》、《東方文化研究》、《禪與東方文化》、《東西文化議論集》、《世界文化史知識》、《敦煌學大辭典》

散文隨筆:《清塘荷韻》、《賦得永久的悔》、《留德十年》、《萬泉集》、《清華園日記》、《牛棚雜憶》、《朗潤園隨筆》、《季羨林散文選集》、《泰戈爾名作欣賞》、《人生絮語》、《天竺心影》、《季羨林談讀書治學》、《季羨林談師友》、《季羨林談人生》、《病塌雜記》、《憶往述懷》、《新紀元文存》

──轉載自作者博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9-13 10: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