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六四大型浮雕作者陳維明

“八九‧ 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大型浮雕”作者陳維明(攝影:王建明/大紀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王建明美國紐約報導)9月10日,「牆倒眾人推」畫展在紐約曼哈頓藝術俱樂部(National Arts Club)揭開帷幕,展示了數十副紀念六四、柏林牆倒塌以及抗議中共网絡圍牆的作品。所謂「牆倒眾人推」,舉辦者表示,雖然柏林牆倒塌已有20年,但中共已經利用「金盾」、「綠壩」等在廣大的中國大陸筑起一堵新的圍牆:网絡封鎖。「牆倒眾人推」中的“牆”指的就是這堵封閉了13億人信息來源的信息牆。

一進大廳,如洪水般展現在觀眾面前的是一座「八九‧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大型浮雕」的巨大浮雕,長六米四、高二米三。六米四自然是六四的象征,如此之大的浮雕可以說是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力。從左到右,包含著各色六四的真實与虛构的圖片,凹凸的三維畫面与人物真實的表情使整個畫面栩栩如生。

這副浮雕的作者是著名海外華僑、藝術家陳維明。在過去的20年里,陳維明曾為奧克蘭大學「幸存者藝術節」創作了大型六四組雕,建立奧克蘭六四紀念碑。1999 年,陳維明曾雕塑一米多高的六四自由女神像、2008年,陳維明雕塑的六米四高的民主女神像佇立在華盛頓國會廣場的草坪上。而在這20年當中,他一直在揣摩著塑造一尊全景式的六四紀念圖。就在今年的六四20周年紀念上,這個醞釀了20年的愿望終于實現了。

我沒有忘記

「這個作品是我20年以來的一個心愿,作為一個藝術家,在中國發生了這么大的一個事件,卻被很多的人遺忘。它是人類最悲慘的一個事件,特別是對我們中國人來說。我想這個就有20年了,做這個也是有一年多的時間,我就想在20週年紀念做出來。」

今年6月4日早晨7點整,陳維明才將浮雕上的最后步驟完成。在最后的几個小時里,陳維明決定將浮雕擺在華盛頓DC的中國駐美國大使館面前。

「我們要告訴他們的就是,你們企圖讓所有人都忘記,我作為一個藝術家,我沒有忘記。」

「我現在還不能夠在中國展示我的作品,但是我在你的領地前面展出來,告訴所有的人。」

貌似銅牆鐵壁其實脆弱

陳維明畢業于中央工藝美院。面對中國大陸近几代的藝術作品被政治兩极化,陳維明認為,作為一個藝術家,不應該不去表現一些政治思想,或者過多地去表現另一种政治思想。

「藝術是人類最重要的一部分,政治、文化、藝術、宗教,都可以表現。」

「我是一個藝術家,沒有槍、沒有炮、沒有理論,我就用我的藝術去講述這個事實。我認為作為一個藝術家我有責任把它表達出來,特別是在很多人沒有去做這個工作的時候,我更應該做。」

在「牆倒眾人推”畫展上,除了紀念六四的作品,陳維明還采用其他藝術手法体現了柏林牆倒塌的事跡。」

「從天安門到柏林牆,我用了兩個不同的手法,記錄了20年前的這些事件。對我感受最深的是,那個時候發生的事情現在還在繼續發生所以我就特別注重這個。像綠壩,也是防火牆,也是割斷人們的咨詢的聯系,所以我這也做了一幅有關這個綠壩的作品。」

他強調,就像沒有任何皇帝能夠万歲一樣,沒有任何牆是不倒的。

「其實這個貌似銅牆鐵壁的東西是很脆弱的,因為它不屬于人類,他跟人類的道德觀念是背离的,人類的心里都有一杆秤,這是一個不合理的政權,不合理的制度。一旦人們把它推翻了它就是一個垃圾。」

國的問題在于中共

陳維明呼吁人們不能只把六四當作是一場悲劇:「僅從悲劇的層面理解,這個歷史就沒有太大的意義,要從這個悲劇當中吸取到什么是應該保留或應該推翻的,哪怕是用畢生精力不行,下一生也要推翻的。這個牆,不管是東、西方都是應該推翻的,這是我們的中心內容。天安門的那些牆隔閡了我們几代人的信息聯系,現在很多人都不知道六四是什么,根本不知道發生過這個事情。」

他解釋說,中國許多問題的禍根其實都是來自于執政的共產党:「在西方國家,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是問題。我到日內瓦去,那裡有法國、意大利、德國等很多民族的人住在一起,不同的語言應該很容易發生矛盾,但是他們卻非常和平的生活在一起。為什么,在美國沒有問題、歐洲也沒有問題,可是一到了中國就什么都成問題?西藏、法輪功、新疆都成問題?其實問題就在中共。

如果沒有一党專政我們都是很和平的,我認識很多西藏人、新疆人,他們也是很友好的。法輪功如果你不喜歡他,或者像我,我還沒有去學他,那我就不學。他做他的,我做我的。我經常看見他們在公園里煉,沒有妨礙到任何人,我欣賞我的風景,他沉靜在一种冥想當中,沒有什么矛盾,沒有暴力。可是一到中共那里就坏了,所以我們一定要把這個牆給拆掉。」

作品打動觀眾們的心

陳維明表示,自從完成這幅作品后曾在許多地方展出。為了這次展覽,他的几幅作品就是從拉斯維加斯開了几輛大卡車兩天兩夜到紐約來的。他希望通過這些畫一方面悼念六四的英魂,另一方面呼吁世界不要忘記這段悲慘的歷史。

紐約的展覽會吸引了許多紐約藝術界的名流。陳維明表示,在紐約看見很多人看到畫面后流淚。

「因為他們懂了,就像一本書可以在几分鐘之內打動你,一幅藝術作品也能夠馬上打動你的心。」


陳維明紀念六四英魂的作品(攝影:王建明/大紀元)


陳維明紀念柏林牆倒塌的作品(攝影:王建明/大紀元)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9-14 7: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