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霜穎: 願悲劇從此不再發生

在紐約高峰會議期間法輪功反迫害大集會上的發言

張霜穎

張霜穎在紐約高峰會議期間法輪功反迫害大集會上的發言。(文忠/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23日訊】今天是慶祝六千萬勇士退出中共的節日,又適逢世界峰會在美國召開,各國政要都來到紐約,包括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此,我要和大家講述的卻是一個普通人的故事,是我的父親張興武的故事。

我的父親張興武原是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系教授,今年68歲了,原應該是安享晚年的時間,然而十年來,他卻歷經魔難,至今難見其面。父親自從去年奧運會前的7月16日深夜從家裏被帶走之後,母親就再也沒見過他,更無從知道這一年多來到底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父親在被非法庭審前有將近一年的時間被關在濟南看守所,幾十個人關在一間屋子裡,不能踏出房門一步。今年7月後被轉送到濟南監獄,因為沒有轉化,也是被禁錮在牢房之內。一年多的時間啊,我年邁的父親沒有機會頭頂日月,也無法感覺到輕風拂面,日日夜夜只有四面牢房的群居生活。唯一一次走出牢門,應該是那次父親被濟南市中區法院的非法庭審,那是今年的3月31日,陰風陣陣,寒冷刺骨,父親仍舊沒有看到陽光。而且就在那天,小姨劉麗傑因為要求旁聽,被綁架至勞教所,至今半年了,因為不轉化,家人親戚沒有她的絲毫音信。那次庭審之後不久,父親很快被冤判七年,繼續其深不見底的牢獄生活。

從去年七月十六日到今天,一年多的時間彈指過,多少人會慨歎光陰似箭,然而對父親和小姨來講,卻是一分一秒在逼迫轉化的高壓下堅持過來的。他們為了能夠堅守自己的信仰,為了能夠秉承做人的良知,在承受著中共邪靈強加給他們的魔難,這樣的日子,他們還要過多久?

1999年4月在大陸法輪功學員自發上訪之後,我感受到中共運動的風雨欲來,邀請父母來美國探親,然而當地公安局因為父母不出具放棄修煉的保證書就拒絕給他們辦理護照,我與父母無緣見面,就這樣被迫分隔了十年之久,期間父母因為不肯放棄修煉被幾度投入牢獄。如果不是中共逆天下之大不違殘酷鎮壓法輪功學員,父母早就可以在自由的社會裏,在藍天和白雲下,享受天倫之樂了。

無數家破人亡的悲劇都是因為中共鎮壓法輪功造成的,而且至今仍舊有大量無辜掙扎在細細的死亡線上,這千古奇冤令天地也為之悲憤。然而中共六十年的統治,雖然它的罪惡罄竹難書,它的淫威也使得一部份民眾噤若寒蟬,因為畏懼而沉默,因為沉默而間接成為它的幫兇。更甚於此,這個赤色惡靈還在逼迫和誘導越來越多的人與之為伍,逼迫和誘導整個中華民族對神犯罪,中共的邪惡是要把所有追隨其後的無知之徒送進無生之門。

這個邪惡的政權只要還存在一刻,它就會製作更多的人間悲劇,毀掉更多有希望的生命。這個邪惡的政權不滅盡,中國還會有希望嗎?面對它的惡行,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任何一個有民族自尊心的人都不能熟視無睹。而認清中共的邪惡,挽救更多的民眾,需要我們一起發出強大的正念與呼聲。

這是一個偉大又危急的時刻,是走向毀滅,還是走向新生,對於每一個人來講,時間正在一秒一秒的流逝!如果你還沒有抉擇,現在就是你生命的十字路口,聽從生命自己的選擇,順應天意,拋棄中共,早日三退,走向新生,而這簡單的一步,現在就在你的腳下。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9-23 11: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