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桑巾幗,甲子遺恨:送別林希翎

林希翎治喪委員會秘書組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24日訊】離林希翎遺體告別還有兩天,離其巴黎宗教出殯葬儀還有五天,滄桑巾幗——中國最後的右派的最後謝幕在睫。
母子從此天人陌路,情何以堪?
兒子終於將母親的照片一一傳來,與天下悲情共緬。
甲子深恨撲面而來——
五星紅旗之下純情亭立的,就是客死天涯的程海果——林希翎嗎?丹心已銘汗青,五星何曾共和?



遠隔重洋,大姐卻不止一次自豪地這樣談起她的父親:「我爸可是與胡適同流,有家傳有基因的!」
照片上的爸爸果然倜儻!
那麼,那襁褓中似乎不太安分的女兒又預兆著什麼呢?
大姐三分骨灰中的一份,將在巴黎郊區永伴茹苦一生、天涯不歸的母親與小兒子。

高精度圖片

美麗的北海邊,青春與幸福燦然在臉上的林希翎。
終於見識洩露赫魯曉夫秘密報告那位胡耀邦秘書曹志雄了。曹志雄《我跟胡耀邦當秘書》在《炎黃春秋》上被刪去的「林希翎風波」一節,是病病歪歪的大姐央求兒子特地掃瞄給我傳來的。
最後時刻,越洋電話裡大姐游絲般斷斷續續的聲音,撫摸過許許多多炎涼中溫馨過她的名字,當我慚疚地說:
「可我找不到曹志雄啊!」
游絲般聲音,由此,更趨微弱、斷續、難辨……卻終於聽清一句:
「唉——我再也說不了了。」還緩緩掙出來一句「謝謝……
那時是北京時間星期天23:15,離大姐辭世不足十四小時。




對比十五年前後的兩組照片:
被毛澤東提前三個月釋放的林希翎,故鄉依舊,溫溪依舊,青春老去;
遲暮的母親,看上去像祖孫


感謝信達,堅持讓比母親小十歲的父親列名林希翎治喪委員會


這個隨母而去的孫女該十二歲了,是遠洋對話中最不可觸摸之痛


相濡相噓母子情深


最後,看看畢業證上的日期吧,法制中國第一吶喊者直到22年後補發畢業證之時,還戴著兩頂非法制的帽子:右派與反革命,直到老,直到死。
這就是法治與民主在中國的位置。
這也就是林希翎對於甲子中國與未來華夏至為特殊之意義。
林希翎女士,走好!

2009、9、23

──原載《自由聖火》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報道)近年被稱為中國最後一個右派的林希翎本週一在巴黎去世,中國一些右派人士對本台發表看法並表示正籌備悼念活動。
  • 五十二年右派身,
    銜冤未雪竟沉淪。
    有才不幸生今世,
    無奈翻憐去國門。
    青史已彪讚玫瑰,
    黃泉剩欲斬荊榛。
    故園他日歸民主,
    再拜靈前淚滿巾。
  •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張敏採訪報道)北京時間2009年9月21日下午四點半,至今未獲「改正」 的中國知名「右派」林希翎女士因血癌和肺心病在巴黎郊區聖.凱米勒醫院(Hospital Saint Camille)逝世,享年74歲。
  • 法國時間9月21日上午10點30分左右,被公開判為「不予改正」的中國最後的大右派林希翎女士在巴黎SAINT CAMILLE醫院病逝,享年74歲。據林希翎的兒子講,是血癌和氣管方面的疾病最終奪去了她的生命。
  • 春天正午溫熙的陽光,照著第20個祭日的耀邦陵,照著陵前正中林希翎花籃緞帶上的祭挽——「八無八有」,也照著目光濕潤如釋重任的我。這個花籃和羊子大姐與先夫若望的獻祭並列著,它們久久偎伴李昭率全家的主祭花籃的時光,甚至超過今天胡氏家族整個主祭儀程的時段。
  • 定居法國的中國著名「大右派」林希翎女士當晚帶著病後還在恢復的身體,趕到劇場,第五次觀看了神韻演出。她在演出後,心情激動地跟記者談起了她的觀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