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神與我們併肩作戰(71)

高智晟等倡議組成維權絕食聲援團
【字號】    
   標籤: tags:

最近幾年來,中國各地不斷驚現在政府主導下的、以凶殘下流的黑社會手段,非法野蠻毆打、綁架、拘禁甚至殺害依法和平維權公民的惡劣事件。這是野蠻的專制獨裁暴政至垂死期的必有現象,在這種蔑視人類基本尊嚴的、反文明的、反道德的體制中,腐敗司法制度本身既是這種反人類文明的邪惡力量中的最凶殘的有機組成部分。

公、檢、法荒誕地、卻又是在這種制度下必然地成了暴力扼殺、阻絕公民法律訴求的最為凶殘的打手,公民依法維權的環境近半年來急劇的惡化,太石村事件中,廣東省政府中的黑惡勢力,針對和平維權公民凶殘施暴的氣焰囂張無羈。

法律對之的制約價值完全 位,中央政府又默不作聲,使廣東省反人類文明的黑惡勢力更加肆無忌憚,各地邪惡勢力紛紛起而效法,繼而發生了艾曉明教授被暴力毆打,唐荊陵律師被暴力毆打、郭豔律師被暴力毆打、太石村村民被暴力毆打,十幾名村民和郭飛熊一道被非法關押,此後,在政府主導下的野蠻暴力之風在各地蔓延,相繼有北 的趙昕、齊志勇、許志永、胡佳、李方平等著名維權人士被暴力毆打,高智晟被多次以暴力相威脅,山東的陳光誠被暴力毆打。

最近兩天裏,廣東的以秘密警察為主體的黑惡勢力再次作出了包圍郭飛熊的家庭、跟蹤他的夫人、圍住他的孩子拍照、攝像,暴力毆打唐荊陵,推搡郭飛熊本人的流氓行徑。山東公民陳華因過年去探望被山東省以秘密警察為主的黑惡勢力包圍了數月之久的盲人陳光誠而遭到野蠻毆打。

鑒於這種迅速惡化的維權環境,鑒於司法已完全成了阻絕公民維護基本人權的最為凶殘的反 勢力,鑒於國內黑惡勢力對個體公民的迫害已完全到了無法無天肆無忌憚的地步、而被迫害者個體又完全處於孤立無助的境地之現狀,我們倡導,並由我們發起組成以反非法迫害、反野蠻暴力的維權絕食聲援團(下稱聲援團),目的是,從聲援團組成之日起,對國內外任何遭遇暴力及非法迫害的公民以可能的絕食聲援。即對國內無論是工人、農民、知識分子、自由信仰者以及黨、政、軍、警各界各團體成員(包括各地上訪者、民運人士)的非法迫害,暴力毆打,以及對外國公民的野蠻迫害事件(諸如最近兩年中國政府對北韓難民的野蠻迫害)以絕食聲援。

這種絕食聲援將不分民族、種族、地域、信仰、受教育程度、財富狀況。絕食的形式由各地接力展開,聲援團成員在每地可集中於一個適當的地方(諸如在北 市即可在晟智律師事務所)絕食,每個成員每次在其所在地應參加一天的絕食,一個地方接力絕食五天後,由另一個地方接力展開(諸如在北京市接力絕食五天後可由陝西省的某地接力展開,每天向全球公布絕食日記,諸如:某某被迫害事件北京地區絕食日記公告一……)任何一個參加了維權絕食聲援團的成員及任何非為聲援團成員者,但遭到反文明的黑惡勢力野蠻迫害、暴力毆打及非法抓捕者,聲援團都將啟動接力絕食聲援程序。對每個受害者的接力絕食聲援,都必須在全國有絕食聲援團成員的地方接力展開一遍,非法迫害沒有停止前,接力絕食聲援行動將循環往復進行。當維權絕食聲援團成員組成具有了一定規模時,對類似汕尾殺人事件般的情勢,可調整接力絕食聲援的方式和場所。

凡自願加入聲援團的國內外成員請簽名確認:

高智晟、馬文都、郭飛熊、趙昕、胡佳、齊志勇、王國齊、錢玉民、任畹町、賈建英、楊靜、李海、高潔(日本)、籐彪(高智晟代)、李和平(高智晟代)、田永德(內蒙古)、杜導斌(武漢)

■大紀元簽名網址:
http://luntan.epochtimes.com/luntan/phpgb/index.php?topic=43

■反饋和簽名電子郵件:

news@epochtimes.com(海外)

talkdjy@gmail.com(大陸)
傳真:1-917-591-2423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專制獨裁,萬惡之源。民主人權,首善之始。共產黨靠欺、蠻、騙和暴力手段草菅人命,建立邪惡政權。綁架中國人民達半個世紀之久。覺醒的人們,用非暴力手段將它徹底瓦解至結束。蘇聯與東歐的昨天就是中共的今天。有良知的中國人,行動起來,支持並回應高智晟律師的絕食抗議行動。鄭重聲明:退出少先隊,退出共青團,退出共產黨。
  • 今年的2月3日夜,我先生再次遭中共綁架,半年來生死不明,這是2004年11月迄今,對他的多次綁架中關押最長的一次。說心裡話,我先生每次被綁架,我的精神都會跌入無邊際的黑暗中。沒有人比我更能真切地瞭解今日中國專制的無法無天。
  • 自由、民主、法治的社會制度必定會在中國建立,這是今天的我們絕不懷疑的。自由、民主、法治中國的到來也絕不是今後遙遠年月的美景!
  • 十幾日的幾乎晝夜不斷地對政府控制集團幾年來野蠻迫害自由信仰者的真相的調查今日暫告一段落。因家中僅有妻子及孩子,而家門口又二十四小時圍堵著今日人世間名聲最為惡劣,最無道德且無惡不敢為的中國警察群體,每得閑隙對被周圍中的妻兒揪心的念及應時而至,願主保全她們的安危!
  • 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國大陸著名律師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公開發表退黨聲明,抗議當局對高律師及其家庭不斷升級的打壓和騷擾。
  • 中國人對類五、十、五十及一 這樣的數字有些特別的情愛,小若二人間的婚嫁私慶,大至所謂國慶般的公祭,無不如是。中共政權以非法的、很多回合中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流氓手段圍堵、攪擾了我家一 天。
  • 記中國政府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93天最近幾天的跡象表明,如果技術或者是方法允許的話,北市公安局的個別領導會毫不猶豫地切斷我一家大小的喉管而絕不會去考慮道德和人權問題。
  • 正當退黨人數即將突破六千萬之際,中共的亡黨敗像又添一跡。流落香港以躲避中共迫害的《人民日報》記者邱明偉,二零零九年八月廿三日召開記者會,譴責中共使用謊言與暴力迫害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各類異議人士,邱並公開宣佈退出中共所有組織,成為中共中央級宣傳機關中首位公開以真名退黨的現職人員。這是繼陳用林、郝鳳軍、韓廣生、賈甲、鄭恩寵、郭國汀、高智晟、海南島三十名退伍軍人與李鳳智之後,又一位用真名退黨的正義之士。
  • 常有人說,隨著經濟的發展、公民權利意識的覺醒,假以相應的時間,中共是一定會變好的!這種看法是多麼地遠離了中共本質的現實!最近,它圍繞我及我的家庭實施的一系列卑鄙、下流的行徑本身表明,他們在整肅一個人時的落井下石及徹查你祖宗幾代歷史的陰狠手法,比之「文革」時的反 及野蠻有過之而無不及。
  • 四月清明上山祭奠途中我遭毒打,養傷百日,反覆思考,我痛恨暴力,更痛恨有預謀有組織的暴力。我要把感受和見聞寫出來,曝露真相,探索根源,希望永遠消滅暴力、消滅黑勢力。我為75新疆暴力,寫了四篇評論,又寫了《暴力斷我四根肋骨》,算見聞之一,今天寫見聞四高智晟遇黑色暴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