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十六年,守著這個抗議點的法輪功學員來了一撥又一撥。人們習慣於把他們身邊的這個展板看作是理所當然的風景,殊不知這個展板的演變,也承載著學員們對這個小小抗議點的心血。
有時候看著那麼相像的兩種東西,細分析下去卻發現很不一樣。同樣,有時候看似很不相同的東西,最終會發現其中的共同點比我們想像的要多。同一個世界,「橫看成嶺側成峰」,從不同的視角去看,都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正如Martin所說,你可能聽說了很多數字:一千個這個,一萬個那個,可是當你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看到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講述她親身經歷的苦難的時候。這些數字被賦予了更加沉重的意義。
過去幾個月,我聽過太多故事,恐怖的、悲傷的都有。屍袋拉鍊被拉開時我就站在旁邊,我很清楚事實裡大量摻雜著虛構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說故事的人,以及我們祝福過的遺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觀點。聽見「另一方」的事從個人嘴裡說出,這還是頭一遭。當然劫機者的遺骸會跟受害者的混雜在一起,只是我沒想到罷了,因為我只顧著撫慰「我方」。
災變現場四周,商店櫥窗閃爍著節慶彩燈,提醒我們生活仍然照舊,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凍的夜晚為那個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後像把匕首將我穿透的每一個碧藍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歡迎雪白冬日的到來。感覺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顏色,以便幫助我們重新來過。
我大約每月去一次監獄做輔導志工,作為死刑犯的輔導老師,我的立場總是尷尬的,常有人質疑:「為什麼要幫助壞人?壞人就該讓他得到報應,為什麼還要關心他、輔導他 ?」
如果我們沒有坦蕩的胸懷,在我們輕動仇恨之時,仇恨袋便會悄悄生長;在我們大加撻伐之後,仇恨袋最終會堵塞通往成功的道路。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紐約市充滿節慶的繁忙氣氛。人行道擠滿了人,商店櫥窗妝點得璀璨亮眼,人們攜家帶眷漫無目的地四處亂轉。似乎人人都卯足了勁想讓這段詭異而不幸的日子變得正常。我發現這現象很值得慶幸,但也很讓人不安。
陽陽有著異於同齡人的成熟,也有異於同齡人的純真。他才華多樣,性格卻又簡單……而我最喜歡的,是後來他在博文《傳道——老子出西關》中展現出的,一個中國傳統藝術匠人的風骨與特質。
既然人生的過程是客棧的過客,小住幾日,匆匆的來,匆匆的去,不如活在當下 ,去找到我們來在世上的目的與意義!轉身處,等待你的,可能是無限驚喜。
我永信。人們真正渴望的,真正願意展現出來的,是善意,而不是相反。我也篤信, 主流一直在堅守著,這人與人之間,人與其他之間,那寶貴的良善。
「任誰都會生氣,生氣很容易;但是要氣對對象、氣對時機、氣對方式,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亞里士多德是這麼教我們的。但有時候真的很難做到。在自己火氣冒上來之後,還能克制衝動。 被人挑釁時,我們很自然會想報復並攻擊對方;有人一再犯錯,我們忍不住就會發飆。這樣至少痛快些,但發火之後呢?你是否悔不當初?是否有解決問題?是否得到圓滿的結果?是否與別人的關係更好,或是正好相反?
球的到來,就是明天的到來。我們回擊的落點,便是我們對明天的回應。這回應,註定,有滿意,有失落,有教訓,也有經驗之積累。
相隔14年才推出的皮克斯動畫續集《超人特攻隊2》,於六月在全球陸續上映後,不到一個月就衝出6.5億美金的超高票房!除了挾著前集的高人氣和超好評,自身再度創造出無可取代的魅力,不但吸引孩子們的目光,當年進電影院觀賞第一集的屁孩們,轉眼也和主角「彈力女超人」和「超能先生」一樣走入而立之年;片中從社會地位的轉換乃至家庭地位的改變,相信無一不引起成年人的共鳴。
我當時身體甚麼問題都有,卻找不出原因,晚上的失眠尤為痛苦,明明累到極點,頭腦仍很清醒,無法入睡,看很多醫生都沒有效。可是我沒有想到看《轉法輪》三四天後,我竟然睡著了!
真心、誠懇的道歉,於己,解開自身內在的糾結;於人,傳送善意、溫暖的訊息,讓彼此都有一個空間去反思、調整,甚至是──重新開始!
人類說的話有其歸屬本能,就如同逆流而上的鮭魚,潛意識裡會想要回到出生地。從人類口中誕生的話語,在脫口而出的那一瞬間,不會立即散開,而是回過頭來滲入我們的耳朵和身體裡。
你是否會陷入這樣的狀態?在公司,主管分配給你一個有難度的工作;或者你自認文筆不錯,想參加一個小說徵稿。但當任務開始的那一刻,壓力也隨之而來,你很想取得一個好結果,又怕萬一得不到,所以你經常緊繃著神經,如履薄冰,卯足全力,想要確保事情朝你希望的方向進展。
在我工作中,常會有個案的處境跟這隱喻故事的情節相似,看著一個成人講述著他被困住的難題,內心就跟那隻小小象一樣,自覺無能為力掙脫現況……。那該怎麼辦呢?人要在什麼情況下才能真的意識到,自己已經長大,現在擁有的能力與資源已經跟小時候不一樣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適合的人、事、物綑綁,身、心的成長可以是對等的。
「從此刻直到永遠,無論是順境或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將愛著你、珍惜你,對你忠實,直到永遠。」這句經典的結婚誓言承載與演繹了無數的美好姻緣;但隨著歲月的流逝,不少夫妻中途分道揚鑣。而卡爾(Carl)對他的妻子則絕對是這段...
前幾個星期透過臉書,我第一次學習小農直購,訂了10斤的玉荷包。直播中,可以看到從採收、打包到寄出的過程。訂購之後差不多24個小時,就到了一樓管理室,那時我連貨款都還沒有轉,卻已經吃到今年第一顆玉荷包。這是第一次,我感受到銷售型態因為網路、通路而產生的巨大改變。
去年看了日本山下英子暢銷書《斷捨離》之後,我就開始用減法過日子。學會割捨和放下,離不開的東西越來越少,對物質的依賴變少之後,我發現自己活得更自由更開心。 擁有過多,果然會造成心裡和身體不必要的負擔 。
一個母親因愛女車禍逝世而陷入悲痛,就在母親不知如何度過下半輩子時,意外地發現女兒留下的「救命靈丹」⋯⋯
就像寫這篇文章的這天,早餐吃了一些水果,中午吃燒餅夾蛋,晚上一碗麵就OK了!常常都是這樣,簡簡單單、清清淡淡地就過了一天。之所以這麼做,一來不想被食慾掌控,再來是不想花太多時間在「吃」這件事上。
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就像是流水,會依照你的回應決定談話的走向。不過,只要在談話中放入真心,對方察覺時,內心深處的傷痛自然就會被撫平。
生活中這樣的誤解其實並不少,對有些人而言無所謂的事,對另些人而言卻是實實在在的傷害。也許,當我們覺得沒關係、無所謂的時候,應該多從對方的角度考慮一下,因為即便是「模擬的」碰撞,對在意的人來說也是需要認真對待的。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閒,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購物百貨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長板凳上,悠哉地吃著泡芙冰淇淋。兩旁有許多花車,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賣鍋具的花車旁,站著一個清瘦的售貨員,圍著紅色圍裙,面無表情地整理著花車上的貨物。看著她時,我胡思亂想著,她應該很疲累,也許身體不舒服,也許情緒不佳,否則這麼多五顏六色充滿設計感的鍋具,怎麼無法使她愉悅。
每個人所說的話、所寫出來的東西,反映出每個人所經歷的苦樂。我身為一個作家,身為一個人,這一生深受悲傷的經驗影響,尤其是痛失十六歲愛女的經驗,她在一個晴朗的夏日午後墜馬身亡,當時我們一家人正在科羅拉多的山上度假。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悲傷走得很慢,有一段時間會無時無刻盤據心頭。這一點我知道得很清楚。
當在臉書上即時分享夜宿漁村的旅畫時,朋友問:「為什麼選擇南方澳?」因為想知道,單純離開了海產與媽祖廟之外,我還能從南方澳讀到什麼?
為了一聞稻香,我放下世俗瑣事,揹著簡單的行囊搭乘火車前往花蓮。不似一般旅人出遊,感覺像是遊子歸鄉時的興奮與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