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歡離合
(shown)好好的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繁華若夢,自己曾追求的功名利祿怎的總是空無,一旦緣份盡了,相見何期?
(shown)人生無常,傷心悲哀也無濟於事,能正視世間及人生的自然規律,也就無有憂愁!
蕃薯是一種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東西,就像是我們每一個人一樣的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但是,蕃薯的生命力卻是非常的強韌,即使是在貧瘠的土地中,它仍能枝葉蔓藤的成長著。
(shown)人世間的悲歡離合,和生命的無常也正如這一年的四季,也在無始無終的更替。痛苦也罷,傷心也罷,只要生命還在,希望就在。
手術後的疤痕,是一條美麗微笑的紀念章,是我到另一個世界到此一遊的證明。提醒我在順遂時,懂得珍惜,在挫折、低潮、幾乎快撐不下去時,懂得面對與承擔。
爸已永遠離開我們了。雖然只有那麼幾天沒見到父親,但卻感覺到已經過了好久,好久……
(shown)能哭是幸福的,每當我現在能自在的流下淚水時,心中仍想起那段流不出淚水的日子。不知道何時我才能真正解開心中對父親的結,但至少現在我能健康的流淚了。
陪伴重病人或突然失去摯愛者是件艱難的事﹗這需要勇氣、機智、誠實、精神耐力、堅持、體能、忍耐、信仰以及大量的幽默,因為忍受悲痛是很辛苦的事。
(shown)一切美好的因緣都應有三個支撑點方能長遠——重情、守義、惜緣。
英國知名作家馬丁・賈克(Martin Jacques)的印度裔律師妻子哈麗(Harinder Veriah),於千禧年元月1日凌晨癲癇症發作,送香港律敦治醫院治療,於隔日驟逝,留下16個月大的兒子。馬丁指控哈麗的死,是因院方種族歧視與醫療疏失所致。歷經十年纏訟,此案於今年4月初終以賠償和解,哈麗案亦促成香港的反種族歧視立法。
人類只是生態系統的一部分,人的本質就是自然,人與自然生生不已。 人生最大的生意就是對生命的經營,世界上最大的金錢利益與生命相比都是負數。
當你付出的時候,你就得著,當你給予的時候,你就不空虛。跛腿的可以幫瞎子指路,瞎子可以背跛腳的同行,誰說跛腳的和瞎子出不了山谷中的樹林?彼此相愛,就有生命。
再回首已心如止水:所有的橫逆蕩然無存,雨過天青、霧散雲消、晴空萬里。只需守住心中那不變的信念,心無旁鶩的朝向那早已舖就的金色康莊大道飛奔。
當自己無法改變無奈的外部環境之時,何不嘗試著改變自己呢,改變自己的心境,讓心境之台了無塵,無牽繞。
每到送來凍梨時候,爺爺總是嚴肅的臉色。說白了,這是爺爺用大兒子的性命換來的......
整整一天客人都這樣不斷地來來往往,中間還不停地響著祝賀生日的電話聲。一直到晚上10點,有時超過12點,客人才不捨地離去。看著客人們滿意而歸,婆婆疲勞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這次我不再錯過,輕輕閉上我的雙眼,用心去感受大自然的原始風貌,終於發現,當我可以放下了舊有的包袱時,心就會慢慢的自在起來,去迎接風它帶來充滿草地花香的味道。
人生有如一輛巴士,我們永遠無法知道在下一站誰會上車;也不能預料下一站下車的會是誰。
藉著告別式傳遞給人們這一生的生命觀、空間觀、緣份相聚的因果觀,也思考生命價值與目的。
回憶起過去跟牠生活的日子,我才赫然明白,彼此之間的情誼,不是一朝一日就能培養的,而是十二年來一天一天、一點一滴慢慢累積的。其中的回憶有快樂、有憤怒、也有悲傷……
“古來聖賢皆寂寞”這句似乎流傳了很長時間;那麼如果反過來說,就不一定成立,享受有寂寞的不一定就稱得上“聖賢”。我其實就是一個享有寂寞的人,而且完全屬於“無名之輩”。
中國有句俗話叫:“有緣千里來相會”,還有句說夫妻的“千里姻緣一線牽”。茫茫人海中的芸芸眾生之間看似平凡的相逢、相識、相交、分離以及數不清的悲歡離合,都一一展現在這神秘的、少有人說清的“緣”中。
7 歲的時候,養過一隻小狗。它在冬天的晚上,被送到我家,只有三個月大的它,對人異常依戀,總要繞著我們的腳跟轉來轉去,在它黑亮的眼睛裏,我看到自己的影子。只是,一個月後,它又被送走,送去別家。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嘗到失去的滋味。從那以後,沒再養過第二隻狗。
長途汽車從雪的肌膚上碾過,在黃昏時分來到了一座大橋之上,透過潮濕的車窗向外望去,那真是一個長河落日壯美的景致。
許多事情總是想像比現實更美,相逢如是,離別亦如是,當現實的情形不按照理想的情形發展,事實出現與心願不統一的結局時,遺憾便產生了。遺憾可以彰顯出悲壯之情,而悲壯又給後人留下一種永恆的力量,也許生活帶走了太多東西,可是卻留下片片真情。有過遺憾的人,必定是感覺到深切的痛苦的人,這樣的人也必定真實的活過,付出過最真的心,用自己的行動演繹過至真至純的情感,令人心動和感慨。
扮荊軻的力宏溫文儒雅、才氣橫溢,他擅長文藝,精於寫作。我猶記得每上國文課時,他那專注的表情,認真上課的學習態度,對於課文中的文意賞析,他總是有精闢而獨到的見解。每逢全校舉辦的朗讀比賽、演講比賽、作文比賽,冠軍總是非他莫屬。
    共有約 8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