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戰國/東周
最後六國諸侯在洹水舉行盛大的盟會,訂立了洹水之誓,定下了合縱抗秦的大略。為保證策略能夠執行,六國都把他們的相印交給了蘇秦,不但讓他一人挎六國相印,並封他為「縱約長」。
旁邊的人都不理解他,就問他說,你獻一次寶玉被砍一條腿,已經砍斷兩條腿了,難道你還想再獻一次嗎?這次去獻玉,你可能連命都保不住了。卞和說,我哭的不是我自己,我哭的是明明是一塊寶玉,卻被說成是頑石。
蘇秦說據我考察,這些諸侯國土地加在一起比秦國超過5倍,諸侯國士兵加在一起,他們的人口超過秦國的10倍。如果我們不聯合起來,讓秦國把我們個個擊破,我們就一定向秦國稱臣。打敗別人還是被別人打敗;讓別人向自己稱臣還是自己向別人稱臣,難道是可以同日而語的嗎?
第一件整頓吏治,第二件廣開言路。他做的第三件事情就是重用人才。我們知道他以鄒忌為相,田忌為將,孫臏為軍師。他手下的人才是非常多的。
那麼除了信和禮之外,管仲最大的成就就是尊王攘夷。甚麼叫攘夷呢?就是當時的一些少數民族,他們對漢地的文明的入侵。刑國和衛國是兩個很小的國家,他們在被少數民族入侵的時候是抵禦不住的,於是他們就向齊桓公求救。
管仲首先強調道德立國。他說: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然後告訴國君如何愛惜民力,如何寓兵於農,如何發展商業貿易,如何籌措軍費,如何徵兵,如何處理外交關係,和對外發動戰爭,到最後如何尊王攘夷,成就霸業。
齊桓公之所以能稱霸是因為他有一個非常著名的相,叫做管仲。管仲之所以能夠當上相,因為管仲有一個非常好的朋友叫做鮑叔牙,在歷史上留下一個成語 「管鮑之交」,就是講管仲和鮑叔牙的關係非常好。鮑叔牙對管仲不但有知遇之恩,同時也有救命之恩。
龐涓回兵救大梁時帶著怒氣,看到齊國十萬人紮寨的營盤時是畏懼,看到齊國兵馬逃亡則動了輕敵之心,就這樣他一步步被引誘到了孫臏在馬陵道設下的埋伏圈中。
齊威王拜田忌為將軍,孫臏為軍師去救趙國。當時孫臏出了一個非常著名的主意,就是「圍魏救趙」,這是三十六計的第二計。
鬼谷子曾經給過他一個錦囊,告訴他到了至急的時候,到了無路可走的時候,去看那個錦囊。孫臏就把錦囊打開了,看著上面寫了三個字——「詐瘋魔」,就是告訴他要裝瘋。
鬼谷子當時回答說,得了這部兵法的人可以縱橫天下,沒有對手。如果是一個善人得到兵法,就可以造福天下;如果是一個惡人得到這部兵法,他就會禍害天下,而龐涓實在不是一個好人,所以我不能夠把兵法傳給他。
一個人最缺的是什麼?一般總是認為自己缺錢等物質上的東西,其實,人最缺的東西經常是自己看不到的。戰國時齊國的孟嘗君,字田文,他廣招各國人才,沒有先入為主的偏見,也沒有身分歧視。馮諼家裡很窮,窮得沒法養活自己,於是他找孟嘗君,希望當一名食客。
秦穆公在百里奚的輔佐下,吞併了西面12個戎國,把中原的文化也向西域傳播。同時他由於這些戎國的加盟,使得他的國力大大的增強,又因為他靠德撫而力征,得到了西河地區,把秦國的國境拓展到了黃河的邊上,這也為秦國後來爭霸天下,奠定了基礎。
在春秋以前,五帝三王都是內聖外王,因此道德禮儀治國的方式深入人心;到了春秋時期,禮崩樂壞、大道隱沒,中國進入了一個力征天下的時代。
店主說,根據我們秦國商君的法律,沒有身分證的人是不能住店的。商鞅說,唉呀,我怎麼自己定的法律把自己給坑了!半夜沒法住店,只好繼續跑。
很多人看到商鞅變法,幫助秦國實現統一的時候,可能也不會想到其結果是道德教化的淪喪和文化的斷層,這也是秦朝滅亡的原因,大秦帝國可謂「成也商鞅,敗也商鞅」。
那麼衛鞅怎麼去應對老百姓的反應呢?他一共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叫做徙木立信;第二件事叫做鉗民之口;第三件事叫做誅殺立威。
秦孝公認為秦國急需招募人才,迅速實現富國強兵,於是下令說「賓客群臣,有能出奇計強秦者,吾且尊官,與之分土」。即不僅僅要封他做一個大官,而且要封給他國土。商鞅聽到消息後西入秦國,向秦孝公陳述變法圖強之路。
一位有道德的正人君子,並不會因為他人看不到就放縱自己。春秋時期的衛國大夫蘧伯玉,就是這樣一位「不欺暗室」的君子。
在魏國,我們看到當時是一個人才鼎盛的時代。比如說儒學,我們知道有卜子夏、田子方、谷梁赤、公羊高;行軍打仗,有吳起、樂羊、西門豹;治理國家有魏成、翟璜、李悝這樣的人,確實是人才鼎盛。
西門豹說你們現在才知道河伯娶婦的事情是假的吧?怎麼可能呢?滔滔逝水,一個河神怎麼會娶人間的女子,怎麼會去貪戀人間的美色?於是西門豹就用這樣的方法斷了當地河伯娶婦的風俗。
「一將無能,累死三軍」這句話出自《左氏春秋》,這裡的「將」指的是戰國時代那位只會紙上談兵的趙軍元帥趙括。當時趙王因為中了反間計,用趙括代替老將廉頗,結果斷送了趙軍四十萬將士的性命,讓趙國元氣大傷。
魏文侯通過重視儒學實現了文治,通過李悝建立了完備的法律體系,在開疆拓土的武功方面,魏文侯也是一個頗有建樹的人。他任用樂羊佔領了中山,任用西門豹治理了鄴城,任用吳起占領了西河,可謂武功顯赫。
豫讓以普通人無法想像的方式,漆身為癩,吞炭為啞,試圖接近趙襄子並刺殺他。豫讓的故事留下了「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的典故,以及「衆人國士」之論。
趙家在即將被智、韓、魏三家滅掉時,成功策反了韓、魏兩家,將晉陽之水引來淹沒了智伯瑤的軍隊。這一戲劇性的轉折,其實早已伏下徵兆。智伯瑤是一個貪婪而驕橫的人,因爲貪婪所以索取韓、趙、魏三家的土地;因爲驕橫,而對絺疵的警告充耳不聞
三家分晉,不僅僅是晉國的三家大夫得到了晉國的國政、瓜分了晉國的國土、趕走了晉國的國君,而且他們還各自建立了自己的國家,而且是得到了周天子承認的。也就是說,周天子等於變相鼓勵大夫在造反,這就是名分錯亂的開始。
越王勾踐石屋養馬三年,臥薪嘗膽十五年,又經過三年的戰爭,終於滅亡了吳國。吳王夫差拔劍自刎,臨死前說自己沒有面目去地下見伍子胥。同時他也警告范蠡和文種說敵國破、謀臣亡。吳國滅亡後,范蠡和文種這兩位大夫的處境也就危險了。那麽勾踐又是如何對待這兩位幫他復仇的功臣呢?
西元前484年,子貢出使齊、吳、越、晉四國,改變了五個國家的命運,此次吳國伐齊救魯,取得了很大的勝利,吳王夫差的爭霸之心也更加迫切...
孔子的一生就是對「仁」、「義」、「知天命」等思想的實踐。他生活在一個社會大變動、政治大動盪的時期,禮崩樂壞。孔子周遊列國,像蘇格拉底一樣逢人必談,他希望君臣父子都能過上有道德的生活...
子貢這一次遊說,改變了五個國家的命運。在《史記‧仲尼弟子列傳》中說「故子貢一出,存魯、亂齊、破吳、彊晉而霸越。子貢一使,使勢相破,十年之中五國各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