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戰國/東周
勾踐的大臣文種就向勾踐獻了「滅吳七策」。這七策包括「捐貨幣,以悅其君臣;貴糴粟,以虛其積聚;遺美女,以惑其心志;遺之巧工良材,使作宮室,以罄其財;遺之諛臣,以亂其謀;強其諫臣自殺,以弱其輔;積財練兵,以承其弊」。
伯嚭還說了一句話刺激他——「相國自行忠厚之事,而欲我王居刻薄之名,忠臣不如是」,說相國你自己做了這麼一件忠厚的事情,讓我們大王去居一個刻薄的名聲,忠臣是不會這樣做事的。他這句話一說,伍子胥被氣得面如土色,恨恨離帳,轉身就走了。
叫了十個人輪班站在他所居住的宮庭庭院裡。每當夫差經過庭院時,這些人就要大喊一句話,「夫差,你忘了越王勾踐殺死了你的父親嗎?」夫差就要流著淚說,「唯,不敢忘!」「唯」的意思就是「是」。整整過了三年的時間,這個叫立庭之誓。
他去訪求東皋公和皇甫訥的下落。他要報恩嘛。結果東皋公和皇甫訥都已經不知所終,所以伍子胥在他們倆個住的地方再拜而去。到了瀨水邊,就是浣紗女自殺的地方,伍子胥拿出一千斤的黃金沉到水裡。他說,女子泉下有知,要明白我當年曾經對你許下的諾言。所以伍子胥,他除了要報仇,還是要報恩的。
申包胥和伍子胥之間有個約定,申包胥為全朋友之義,而沒有抓捕伍子胥。他聽任伍子胥滅掉楚國。但之後,他要為國盡忠,恢復楚國。他寫了一封信警告伍子胥,雖然人的努力可以一時達到自己的目的,但是絕不能逆天而行,否則最終要付出代價。那麽伍子胥會聽從申包胥的勸告嗎?
告示很快就被一個人揭下來了,這個人跟鄭獻公說,我不需要任何財寶,我也不需要一兵一卒,我手裡邊這個船槳就可以讓吳國退兵。看來非常匪夷所思...
吳國在孫武的指揮下,起傾國之兵六萬人進攻楚國。此時的楚國已經是衆叛親離,領兵的囊瓦又是無能之輩。第一次遭遇戰,楚國戰敗;第二次劫營,中了孫武的圈套...
孫武給後代留下了被稱爲「兵書之祖」的孫子兵法。然而作爲一位職業軍事家,他對戰爭持有非常謹慎的態度,主張盡快結束戰爭並減少殺戮,以「不戰而屈人之兵」為戰爭的最高境界。他提出了一套系統的戰爭理論,但又說戰場上的形勢千變萬化,必須據此來調整部署,「因敵變化而取勝者」才是用兵如神。
儒家符合了道家「以正治國」的思想;兵家符合了道家「以奇用兵」的思想;法家則用盡詭詐和權謀用於外交和處理政務,是反道德的。在古人看來,做將軍是有道德約束的。
伍子胥幫闔閭規劃營建了都城,訓練士兵,讓吳國變得富庶和強大。而闔閭還有一個心病,就是王僚的兒子慶忌。慶忌是個武功奇高的人,而伍子胥所推薦的要離,卻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侏儒。那麽要離又是用什麽方法刺死慶忌的?
伍子胥借楚平王病逝之機,調開了王僚身邊的重臣。公子光借宴請王僚之機,使刺客專諸用魚腸劍刺死了王僚。
《文史新韻》之姜太公篇
姜子牙直到古稀,甚至是耄耋之年才遇見周文王,並且他還輔佐後來的周武王,助周伐紂,得以施展了自己的偉略雄才。不過按理說,那麼大的年紀,一般人早已告老還鄉,即使當大臣,也得不到什麼重用,更別說是帶兵打仗了。而文王武王為什麼如此信任太公呢?文王又是怎樣請到了這樣一位賢臣呢?
王僚的身邊有武功奇高的公子慶忌,掌握軍隊的蓋餘、燭庸,還有聲望極高的季札。如果不能使這些人離開王僚,就沒有可能行刺成功。於是伍子胥又退回陽山種地,等待時機。這一等就是四年。
伍子胥混出昭關,途中受到漁丈人的恩惠,渡過長江;在窮途潦倒之際,又向浣紗女乞食。西元前519年,伍子胥和公子勝歷盡千辛萬苦來到了吳國。他的苦難並未就此結束,雖然暫時沒有了生命之憂,但他的復仇之路仍然漫漫沒有盡頭。
大江茫茫,沒有船。伍子胥前阻大水、後慮追兵,生怕昭關上的守將一看抓的人不是他,帶著兵來追,當時心急如焚。這個時候,就看見從下游划上來一隻船,一個老頭一邊划船一邊唱歌...
伍子胥必須要完成三件事,才能為父兄報仇。第一、能夠逃離楚國;第二、能夠調動另外一個國家的軍隊;第三、能夠打敗楚國的軍隊。那麼他又是如何做成這三件事的呢?
伍子胥現在要給他的父親跟兄長報仇,他面臨了三個難題。第一個難題就是必須要能夠逃離楚國,保全自己的性命;第二點,他必須得到一個國家的權柄,可以調動國家的軍隊;第三點,調動軍隊跟楚國作戰的時候,還能打贏。這三件事情是一件比一件難。
孟嬴是絕色美女,而楚平王又是好色之徒。費無忌正在尋找機會離間楚王和太子的關係,於是攛掇楚平王娶了太子妃,將陪嫁的一名齊國女子送給太子建完婚。這一場掉包計,為楚國埋下了亡國的禍根。
笑談風雲
中國的歷史記載從五帝開始,五帝指黃帝和顓頊、帝嚳、堯、舜。五帝之後有「三王」之說,這三王指的是建立夏朝的大禹王、建立商朝的湯王和建立周朝的周武王。周朝是一個「封土建國」的封建國家,建立了以周天子的宗室、周王朝開國的功臣和前朝的遺臣等為國君的諸侯國一共八百多個。
赤壁之戰,是一場大風,奠定了三國鼎力的格局;楚漢戰爭,一場大風救了劉邦的性命,開創了漢家四百年的江山;鄱陽湖大戰,一場大風讓朱元璋消滅了陳友諒,成為明朝的開國皇帝;那麼在靖難之役中,不是一場大風,而是三場大風讓朱棣進了南京,成為後來的明成祖...
後來項羽就進逼到彭城跟劉邦決戰。劉邦的軍隊眼看就要打光了,支援不住了。以項羽這樣的勇敢,抓劉邦簡直是探囊取物一樣。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按照《史記項羽本紀》的記載,「於是大風從西北而起,折木發屋,揚砂石,窈冥晝晦,逢迎楚軍,楚軍大亂,壞散,而漢王乃得與數十騎遁去」...
說到風雲,我們知道,歷史的風雲經常是莫測的。特別是在戰爭的時候,一場大風就會改變一場戰爭的格局,一場大風就會奠定一個開國的帝王。今天我們就是講幾個關於大風的故事。第一個故事呢,可能大家都比較熟悉,就是赤壁之戰...
說到歷史,我們都知道,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歷史記載最長的一個民族,有上下五千年的時間。最為難能可貴的是,中國的歷史記載,五千年來都沒有中斷過。這裡面,既有官方的修史,也有民間的整理。
淳于髡進宮拜見大王,他對齊威王說:「齊國有一隻大鳥,落在大王的宮庭院裡,三年不飛也不鳴叫,大王知道這隻鳥嗎?」齊威王說:「此鳥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魯國衰敗之時,慶父應劫而生。他私通後宮,擅權專政,連續謀害兩位國君,導致民怨沸騰,最終求赦不果,抑鬱自殺。慶父亂政禍國,將社稷安危翻覆於手掌之間。這段歷史演變為後世帝王治國的一面鏡鑒,「慶父不死,魯難不已」成為後世千秋的治世警言。
季札來到徐君的墓前,解下腰間的寶劍,親手掛在墓旁的樹上,轉身離開。隨從人員驚訝地阻止:「徐國國君都已經死了,您這是要送給誰呀?何況您從來就沒說過要把寶劍送給他呀!」季札說:「不是這樣的。當時我雖然沒有開口說,但心裡已經答應了,現在又怎能因為徐君死了就違背我心中的承諾呢?」徐國人民知道了這件事,非常感動,他們為季札做了一首歌: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
《說苑‧雜言》載,孔子曾親口說:「賜之敏賢於丘也。」賜指子貢,名端木賜。敏即思想敏銳,思維靈活。丘指孔子。孔子作為儒學開宗第一人,學問之淵博自然也是第一流的,卻認為自己的聰敏不如一個弟子,可知這位子貢的聰慧敏捷確然舉世無雙。孔子在世時,門下弟子三千,達者七十有二。子貢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也幾乎是最特別的弟子。
越國,齊海,陶地;謀士,相國,富賈。三種角色,三重人生,卻在春秋時期一位叫范蠡的人身上,呈現出神奇的統一。「重農抑商」歷來是古代中國的治國傳統,故而歷史上能征善戰者有之,輔國效君者有之,但以商人身份名揚天下的卻屈指可數。范蠡以布衣之身,不僅官至將相,位極人臣,更能果斷轉型,投身商海,確立好善行德的商人形象,豐富了商人文化。他的才學與經歷已教人驚嘆,他所奠定的「中華商道」更為後世傳頌。
一個人在他生老病死的生命規律中,會形成很多個人的習慣和積弊,一個王朝同樣如此。在它數百年的運作中,也會留下許多根深蒂固的習性和觀念。自成湯建立商朝,王位傳至紂王時,商朝國祚已享六百多年。即使紂王後期窮奢極慾,不敬上天,致使生靈塗炭,陷萬民於水火,可是無論諸侯還是百姓,對起而伐紂一事依然心存疑惑。
春秋戰國時期的城市建築快速擴張,城市繁榮,春秋戰國城市的輪廓線發生了很大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