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義故事
廖有方為只有一面之緣病故的陌生書生買了一副棺木,好好地安葬了他,還立了一方沒有姓氏的墓碑。滿朝文武大臣都感佩廖有方的義行,他的義行也受到百姓的尊敬。
文帝感慨地說:「向來,人心最難教化。如果都像王伽有至誠的心,對人不懷奸詐;像李參等人能明辨是非,從心中感化,將來不用刑罰,人人都會自動革新向善啊。」
一個山野的婦人,看到齊軍來了,情急之下就丟下自己的小孩,再抱起哥哥的孩子,慌忙地向山裡逃去。齊國將領為何受婦人感動而撤兵?
歷經千餘年,世人皆知位於定軍山的武侯墓只是一個衣冠塚,諸葛亮的肉身則不知下落,所以關於諸葛亮肉身的實際埋葬地點歷來就眾說紛紜,有著幾個傳說。
在一般人看來,判了死刑都屬於人渣了,但是這貞觀一朝,判死刑的人......
這對好朋友,一個盡孝為父,一個盡忠為國,兩人堅毅追求,實踐了各自的諾言,展示了各自人生的光輝。
俗話講:「一日夫妻百日恩。」夫妻間本來是應該相互扶助、共渡難關的。而朱買臣夫婦之間的這段故事,則令人嘆息。
陸元方為人剛正,待人誠實。他有一所房屋要出售,找到買主後,雙方價錢都已談妥了。家人正準備收下買主的買房款,陸元方卻如實告訴買主道:「這所房子好是很好,但是......」
《梁父吟》的古調迴響在山間草舍,自號「臥龍」的諸葛先生吟唱著慷慨的古曲,躬耕於南陽,相時而動。當皇叔劉備三顧茅廬,隆中問對時,這位布衣智者終遇明主,從此一飛沖天,以恢復漢室為己任,創下一番可歌可泣的功業。而在南陽以北的遼東,尚有一位「潛龍」,終生在野不仕,屢次拒絕魏主的徵召,立志於教化一方,修善立德。
一位鬚髮斑白的老者,一桿旄飾盡落的八尺漢節,一群溫順無言的白羊。北海邊,衰草上,夕陽的輝光將他的背影拉得很長,纖細得仿佛不勝塞外風沙的苦寒。但他的背脊挺得很直,就像他手中迎風屹立、百摧不折的符節。在滿目蕭瑟的寒冷和遙遙無期的等待中,這個畫面定格了十九年,口耳相傳、翰墨相續,化為「蘇武牧羊」的歌謠和詩篇。
情理與正義,可以感動人心,滲透肌膚和骨髓。有時不過是急促之間,說出的幾句憑良心的話,或者起初並非奇異高明的卓識,只是誠述而己,卻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春秋戰國,無疑是歷史上一個靈性飛揚的黃金時代。《詩經》《楚辭》各領風騷,以溫柔敦厚、辭彩秀逸之歌,開啟詩樂華章;諸子百家周遊列國,挾縱橫捭闔、睥睨天下之勢,迸發哲思妙理。而它也是一個血雨腥風的黑暗時代,周天子式微,禮樂征伐自諸侯出。各國諸侯相繼爭霸,卿大夫各自為政,弒主、背信、混戰之事屢見不鮮,致使人心道德淪喪,綱常禮義大壞,天下更是征伐不休、生靈塗炭的動盪局面。
「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未行,何由考之?」當屈原放逐,行吟遊蕩於水澤山地時,他仰天長嘆,俯首揮就一首《天問》,懷著悲憫的心情向上蒼發出一百多個疑問。他的第一個問題,即遠古之時,天地從哪裡產生,是誰將天地間的萬物形態流傳至今?浩蕩蒼穹,茫茫宙宇,這天地萬物,早在人類留下第一個文明足跡時,便已恆久般地存在。這個謎題,或許只有造物者才能解答。
墨子南遊到楚國,請求拜見楚惠王。楚惠王不太喜歡墨子的學說,因此便以年老、行動不便為藉口,拒絕接見墨子,而派大臣穆賀接見他。
漢宣帝懲治了企圖謀反的大將軍霍光之妻霍顯和其子霍禹之後,便著手整頓朝政,安撫百姓。
齊莊公準備討伐莒國,特別先遴選五輛兵車的勇士,以示禮敬和激勵。杞梁和華舟兩人沒有能夠入選,他們懊惱得吃不下飯。
孔子弟子三千人,而特別賢能的,有七十餘人。他的學生大多於學問之外,又十分注意修身養性,恪守禮儀,行為高尚。
韓信本是淮陰人,出身貧寒,自幼父母雙亡,而且性格放縱,不拘禮節。他家裏沒有甚麼財產,既不可能被推薦做官,又不會經商、種地,一直過著窮困潦倒的生活,常常是有了上頓沒下頓。只得依靠別人度日,這裡混一頓,那裏蹭一餐,許多人都很討厭他。
從前,齊國有個人,非常想得到金子。他早也想,晚也想,吃飯想,睡覺想,想得簡直有點像發了瘋,可就是看不到哪兒有金子。
誠信是為人、處世之本;是對人的本性、人的價值、人的使命提出的基本要求,是一種美德,更是一種責任。
寧惠子雖然做了犯上作亂的事,但在去世前感到良心不安,覺得驅逐國君是自己的一個污點。為了贖罪,他囑咐兒子寧悼子迎回衛獻公。
春秋時代的魯國大夫柳下惠,以善於講究禮節而著稱,是個道德高尚的人。
韓國和趙國都知道了魏文侯把自己看作兄弟,於是,都來朝拜魏國。
陳勝長歎一聲,說:「燕雀怎麼能知道鴻雁的遠大志向啊!」
《人鏡類纂》中,有一組文章「亂世眾生相」,寫的是在「特殊情況下的一些特殊行為」。
像我這樣的人,不管死在哪裏,都是死得其所。先前,如果我葬身草野,雖然自己光明磊落,無愧於心,但不能據此在君王和祖先面前掩飾自己的過失,否則,他們該怎樣看我啊!實在沒有想到,我逃回宋朝後,又重新穿上故國的衣服,重新見到宋朝皇帝,使自己早晚都能歸葬故鄉,我還有甚麼遺憾呢?我還有甚麼遺憾呢?
有一天,庾亮去拜訪周顓。周顓看了看庾亮的像貌,說:「您有甚麼高興的事?怎麼忽然發胖了?」
楚莊王宴請群臣,一起喝到夜色降臨。一陣風忽然把蠟燭刮滅了。這時,有人趁機拉宮女的衣服。宮女拔斷了那個人的帽纓,告訴楚莊王說:「有人拉妾的衣服,妾拔斷了他的帽纓,把燈火拿來,看看誰是斷了帽纓的人。」
朝時,齊國有個人叫聶政,他為了嚴遂的事,而甘學荊軻,去刺殺死了韓國來的丞 相。韓國人把他抓住了,聶政想到自己在世上只有一個親人姐姐了,而且母親臨終前 ,屢屢叮囑姐弟倆要相依為命、互相保護,想到自己如今被韓國人抓住,必定會連累 了姐姐,於是便自己挑破了臉面、將眼睛挖出、刺破肚子,腸子從肚中流出而死了。
弟弟德璋,被仇家誣陷,要被逮捕到揚州去執行死刑。哥哥德珪十分哀傷,為弟叫屈,便假裝對弟弟說:「我倆長得很像,但我比你能說會道,若我冒充你去揚州,則我一定能說明事情真相,讓冤屈告白於天下。」
    共有約 14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