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長青修煉
到目前為止,法輪大法已經在全世界100多個國家洪傳,大法的著作被翻譯成了40多種語言,在全世界出版和發行,而且已經受到了各國、各級政府超過了數千份的褒獎。究竟是什麼力量,使法輪大法能夠迅速傳播,能夠得到全世界各族民眾的熱愛和信賴?這可能是很多人都在思索的問題。今天,我們下面這些神奇的故事,也許能夠給您帶來答案。
「讀到好幾處時我眼淚不停地流,震撼不已。這本書天機盡洩,是一部真正的『啟示錄』!」 德國女士埃娃瑪利(Eva Marie)在兩天時間內讀完了《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此前她萬萬想不到,自己傾盡所有學來的各種靈修方法會在一夜之間變得無足輕重!
我聽恩師的話,把這幾件事看輕,看淡,看沒了,心清如水,一點不怨恨他們。他們幫我提高了心性,我真的謝謝他們。
1992年法輪大法在神州大地上洪傳不久,就像雨後春筍般的迅速傳遍了大江南北。到1999年在中國大陸就有上億的民眾修煉法輪大法,他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無處不在的神奇和美好。法輪大法就像春天的和風,吹綠了群山,吹綠了平原,吹過了汪洋大海,所到之處留下一片蔚然生機。
台東位於台灣的東南隅,濱臨太平洋,海岸狹長,風景秀麗,居民純樸善良,因位處台灣群山的後方,所以也有人稱之為後山或後花園。相傳此地為呂洞賓在蓬萊仙島上的修真之地,至今仍留存著許多史前文化遺址和神仙傳說,而當年的神仙修煉之地,今日也同樣上演著現代人的修煉故事。
我七歲那年,成了痴呆兒,童年、少年、青年時光,是伴著父母的愁苦和他人的耍笑度過的。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的我變得愛說話了,幹活也不那麼笨了。
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順應天理、人心,才能化解恩怨得到善果呀!我改變了對班長的態度。班長和我之間的怨恨,漸漸地化開了。
八十載風霜,凝結成八十歲的沉靜與雍容。 民國湖北官宦人家的女公子許家玫,一生際遇隨國運沉浮。她在位高權重,卻清廉簡樸的中國傳統家庭裡度過豆蔻年華,可是後來歲月中,卻因陷於中共的欺騙、打壓而常多魔難。 在歷經「反革命子女」、「右派...
八十載風霜,凝結成八十歲的沉靜與雍容。 民國湖北官宦人家的女公子許家玫,一生際遇隨國運沉浮。她在位高權重、卻清廉簡樸的中國傳統家庭裡度過豆蔻年華,可是後來歲月中,卻因陷於中共的欺騙、打壓而常多魔難。 在歷經「反革命子女」、「右派...
八十載風霜,凝結成八十歲的沉靜與雍容。 民國湖北官宦人家的女公子許家玫,一生際遇隨國運沉浮。她在位高權重、卻清廉簡樸的中國傳統家庭裡度過豆蔻年華,可是後來歲月中,卻因陷於中共的欺騙、打壓而常多魔難。 在歷經「反革命子女」、「右派...
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曼哈頓大遊行中,有一對來自長春、目前在紐約生活的八九十歲的老夫婦,他們應該是當天遊行隊伍中年齡最大者。他們隨著遊行隊伍走完全程。當天近萬人大遊行走了三個小時,一望無際的遊行隊伍,第一方陣前面一批人走到終點站時,後面方陣遊行隊伍還沒有出發。這對老夫婦修煉法輪功後,在他們身上發生了很多神奇的故事,先生的心臟病、癌症痊癒,太太九十度的羅鍋基本直立,他們創下的奇蹟,令人羨慕稱奇。
這是我們,沒有矯飾,發生在近代中國,善良,堅忍不拔的一群人,法輪功學員在洛杉磯的真實故事。
關貴敏先生純樸自然、摯誠熱烈的歌聲,像一個心地明澈的遊子對故鄉的呼喚。是一個堅強坦蕩的男兒,對精神家園的追尋。
她曾經是當地遠近聞名的女強人,但在更強悍的媳婦進門後,她成為被媳婦欺負的對象。在嘗盡苦頭後,終於有一天,媳婦對她態度大變,再不欺負她了。而媳婦的事業也從此風生水起。
在二零一五年冬天被確診為宮頸癌,醫生交代要準備五十萬元治療費用。由於家裏拿不出錢,她在一籌莫展的情況, 開始修煉法輪功,結果在第五天,她身體恢復可做家務。現在的她不僅身體健康,而且心情舒暢,和親戚多年的恩怨也化解了。
我是被中共邪黨毒害透頂的犧牲品,今年八十三歲,過去一直在邪黨裡面當區黨委書記,幹了幾十年,頭腦完全被邪黨裝滿了假、惡、斗的黑零件,成了一個機器頭腦,邪黨遙控幹啥就幹啥。我是對神鬼報應等甚麼都不相信的人。
車禍是不幸的事,但是,發生車禍能保住性命屬不幸中大幸。如果能讓壞死的大腿不被鋸掉保住肢體健全不殘廢,屬幸運中的幸運,更可說是不可思議的神蹟。
在我工作和生活的校園裡有一位擔任過系處領導的大姐,人很善良,就是邪黨「黨性」強的讓人不能理解,大伙稱她「馬列老太太」。
一九九九年,中共卻無理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打壓,我因堅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謊言欺騙的警察打我,我看著被謊言矇蔽的警察,為他們在無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對他們說: 「你們打我,我不恨你們,我為你們痛心,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為你們不知道真相,你們被謊言欺騙,以為是在對待敵人。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善惡有報是天理,你們是在無知地害你們自己,毀掉自己的前程。」慢慢地,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不再作惡了。真相可以喚醒人的良知,可以救人!
「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苦度……」,沁人心肺的歌聲震撼我,把我帶入深沉的回憶。
以下是我從一個雙腿殘疾的人變成健康人的親身經歷。
我從記事起就是怕的很,娘和姐經常背起我去看神婆。
我今年六十三歲,是在法輪大法中修煉了十六年的女弟子,從事保姆工作,現護理一位高位截癱的老大娘,她今年九十歲,我的親朋好友都說,這活又髒又累、又惹氣、是最低微的行業,不能幹,可我一做就是七年。
艾美和印度的緣份非常神奇,不是幾句話能簡單道明的。一個優雅端莊、年過花甲的亞洲女士,孩子大了,又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本應悠閒度日,享受人生,而艾美卻選擇了自費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從一個機場轉到另一個機場,為法輪大法無辜遭受中共非法迫害而到處去講清真相。有一年艾美曾來回印度七次,從印度的北部跨域到南部。
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關係緊張,從青少年、成年、甚至老年人,多少會有著人際關係的困擾,有的是和同儕之間相處不睦,有的是和上司、同事處不來;有的是上了年紀還和老伴吵吵鬧鬧過日子……不一而足。
我在二零零五年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因老伴他有病臥床,家裏僱兩個保姆,時間久了,她倆經常向我透露一些有關法輪功方面的信息,因我對法輪功一無所知,從未接觸過。有一天,保姆跟我說:「信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法輪功教人行善積德,做好人,不騙人、不說假話,另外通過煉功還能幫你祛病健身。」我說:「你信嗎?」她說:「我信,我有親身體驗。」打那以後,她經常給我拿來一些法輪功真相小報、小冊子。看後我也很受啟發,不知為甚麼,在閒聊時特別對當前時局的看法上很有些共同看法。後來她又陸續給我拿來大紀元發表的公告、系列社論《解體黨文化》和《九評共產黨》。我看了之後,好像猛然挨了一棒子,把我打醒了。因為在我思想裏的好多個為甚麼?都找到了解答,把我塵封已久的思想大門,一下子打開了,簡直感到豁然開朗。
我是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一所重點大學的畢業生,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我是個無神論者,因為身體原因,在同事朋友對我的洪法中,帶著試探的心理,走進了法輪功。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是我喜得大法的日子,每到這一天,我都對著師父的法像,三拜九叩感謝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下面說說我前半生的歷史。
我今年七十一歲了,是一九九六年二月份得法的老弟子,我能活著到今天這本身就是修大法展現的奇蹟。
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單位早早倒閉,多年沒有任何收入,全靠丈夫一人支撐家庭開銷。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在中共的迫害中,我歷經九死一生,魔難重重,家庭也隨之遭受了平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擔驚受怕不說,連不修煉的丈夫和女兒也屢屢被惡意騷擾。
    共有約 12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