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新書選登
國際法原則、普遍公認的國際法規則、國際條約在國內的效權力問題上,全世界通行的做法有兩類,即國際法優先原則或國內法優先原則。
八、制度類型,政治治理形式是極重要的,它決定著統治的正當性、合法性及統治倫理正當性、人道及正義正當性,這是人類經歷了許多苦楚換來的經驗。
一、黑格爾認為「國家是抽象的東西,必須有憲政才能有生命力和現實性。」憲政是一個正常國家、一個合法政府得以正當、合法存在的基礎及意義所在。一個只有憲法而沒有憲政的國家是不正常的,它的政府一定是非法、獨裁專制的,這卻是大部分中國人不明白或不敢明白的。這個世界有幾個已顯明瞭的絕對規律:其一,凡國家必有憲法;其二,凡只有憲法而沒憲政的國家必然是野蠻專制的獨裁國家;其...
對於我,寫作是與靈魂對話的事業——向自己的靈魂傾訴,或者傾聽另一個高貴的靈魂。我很少爲其他人的作品撰序。原因十分簡單:走過這個腐爛於物性貪慾的時代,遇到表述高貴靈魂作品的機會,難於上青天。 此刻,面對案頭展開的高智晟的文本——《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草),以及其創制憲法過程中的心路歷程,肅穆之情,沛然而生。我深知,這是一位中國自由命運的獻祭者...
此為高智晟律師在中共嚴密監控下所起草的《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輾轉交付大紀元發表。
「最近家裡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北京警察千里迢迢趕到陝北,毀掉了國外友人寄給國內朋友的、想送給高智晟的剛剛出版的新書《2017,起來中國!》;不僅如此,他們再一次切斷了高智晟和我的聯繫!對陝北家人的監視騷擾也在升級。」
2011年12月14日半夜,我在睡夢中被人搖醒,睜眼一看是六中隊中隊隊長,說接上面緊急通知,讓我立即起床接受談話。我起床不一會兒門被打開進來三人,倆人就是我前述文字中提到的「惡煞一郎」和「惡煞同一郎」,另一官員模樣者倒背雙手站在桌子後面,「一郎」提著手銬,「同一郎」一手提著黑頭套,三人進囚室並不說一句話。
本文中提到的于泓源2010年2月起至今,任北京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北京市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北京市委政法委委員,是周永康迫害高智晟的主要打手。
這一次在北京武警部隊的囚禁歷時二十一個月。從生物人角度而言,這是十年來數十次的秘密囚禁生涯中,囚禁環境最為殘酷的一次。首先是前面述說過的酷夏炎熱和缺氧之苦。而始終揮之不去的是地下室的潮濕,這是這次囚禁生涯中另一個最著名的苦楚之一。
軍隊的危機意識教育、安全警示教育已到了變態的地步。喋喋不休地告訴官兵,國內外敵對勢力磨刀霍霍,不願意看見中國人民過上富有幸福的生活,每時每刻都想擾亂人們已有的幸福生活,而軍隊肩負的就是保衛人民這種既有的幸福的使命。
不少士兵都講到過兩個著名的荒誕例子。一個是二大隊領導因「煙灰缸裡有煙灰,垃圾桶裡有垃圾」而被通報批評做檢查的事。由於「維穩」人員的霹靂手段,全軍上下噤若寒蟬,直若死水一潭,而「維穩」人員只有不時能找出問題才能證明其存在的價值,
時至今日,中共黨媒上公然口口聲聲囂叫著「端黨的飯碗」「吃黨的飯」這種無視人間廉恥的論調。今天,在世界範圍內,全額由納稅人養活的政黨大略上只剩下中共及朝鮮勞動黨(共產黨)等少數幾個無賴政黨,也是全人類僅剩下的幾個在納稅人面前無法無天的流氓政黨。像美國這樣的制度文明國家,任何一個政黨,安敢花去納稅人的一分錢試試。
中國的青年已墮落至一種迷幻狀態。有一段時間,他們中的許多人既亢奮又焦急,亢奮的理由是鄰人日本發生了大地震,他們為鄰人的苦難而亢奮得夜不能寐,而另一個使他們亢奮的是說在極短時間內,已有八百多萬「愛國人士」上網發帖慶賀鄰人的災難;而令他們焦慮的則是說「網上爆擠」而耽宕了他們上網表達「愛國」的激情。
今天中共的武警部隊,可以斷定,他們把自身日常精力的百分之九十花在「維穩」方面,諸位切不可以為這百分之九十的精力維持的是社會穩定,這個日常的「維穩」是維持武警部隊自身的穩定。人心已全散了,而對人心這種柔軟的對象,武警當局剩下的唯一聚攏手段就是硬暴力。
這次為期二十一個月的秘密囚禁,留下許多值得紀念的記憶,其中一些過程即便在常人生活中都歸瑣屑一類,但它在那樣的特殊環境裡,中國黑暗勢力常煞有介事地放大這些瑣屑事,常使人啼笑皆非。
世間再沒有比共產專制的黑牢更邪惡的去處,我對坐牢是有思想準備的,任憑你想像再豐富,我都終於沒有想到他們會設計那樣邪惡的囚禁環境。
大約是武警部隊接管的第二天,中共組成四個人的談話陣容。關於談話,表面上看是這次酷刑的成果。實際上我從不拒絕對話,相反,我非常願意對話,談成與否,只是價值的一個方面,而對話本身就是一個當予肯定的價值。
這幾年我獲得一個很有價值的寶貴經驗,那就是在任何困難的過程中,或者是應對任何困難,你需要的就是持續地培蓄自己的精神規模及質量,使精神無限強大起來。強大的精神幾近能給處在物質極度困乏過程中的人提供無限的支持。我這十年的經歷可完全現實地證實這一結論的正確。
理性是甚麼?不錯,理性是人類文明的結晶,是一種無上的力量,卻絕不能成為無底線容忍一切野蠻的理由。我當時就想,野蠻成了暢行無礙的力量,而理性價值的呵護成本也不能全無邊緣。
我突然想起來耿和她們娘仨的極清晰的面孔,思維異常地清醒起來。我想著,這是思想出現了「管湧」,想著剛才這幾幕若是發生在她們面前會是一種怎樣令人哀傷的情形,但我很快止息了思維活動,但這種「管湧」卻屢現頻出,尤其在施暴間隙。
歷史將很快示教世人,是共產黨自己的罪惡拓通它的死途。所謂積羽沉舟,而多如牛毛的罪惡,對應著多如牛毛的承受,多一個具體的承受就可能會生出一個清醒的認識。共產黨的蠻橫、冷酷及絕不動搖的愚昧終於歷史地置於自身於末路,它已經成為一個歷史的笑柄。
2010年4月3日夜,我在「和尚」的陪同下突然回到家,一家人喜極而泣下。大哥竟像孩子似的嗚咽起來,我知道那嗚咽聲裡埋著道不盡的委屈與無助,他過來抓住我的手,邊哭邊說:「老三,再哪裡都不要去了,中國太危險了,他們不是人(指政府),完全不講道理,即便是別人家裡的豬、羊你能不能隨便抓走?抓走別人家的一個狗娃子你還得給主人打聲招呼,我們的一口子人,啥時想抓啥時抓,連...
這天中午時分,我被兩人挾架下樓,外面停了兩輛「別克」商務車,我被押上車後,車子一路開向山西,至日暮時到達山西五台山上。于泓源未能如他所願在山西五台山上要來一處獨院,山西方面只差一個當地縣公安局副局長出面應付。既落實不了獨院關押場所,更說抽不出警力來接手關押我的事,于氣急難抑而終於無可奈何,最後終於住進了賓館。而按要求,凡是我住進去的賓館飯店,當局必須將整座賓...
新疆之行正好為五個月,其中一半時間是在半軟禁中,一半時間是在秘密囚禁中。期間的經歷,直使人懷疑是在這人間。我極不願意讓我的親人目睹我的困難處境,尤不願使我的岳父母兩位老人目睹這一切,可這一切終究還是在那幾個月裡實在地發生在了他們身邊,這給我造成了極大的痛,而更給他們造成了幾近毀滅性的痛。
兩個孩子必須能夠正常上學,這是我終於願意苟安下來的理由,也是我的最後底線。然而,周永康及其打手于泓源、孫荻們卻認為這是終於可以迫我俯伏在地的軟肋。他們曾公開在我跟前調侃說過:「老高有著他不同階段的『七寸』,過去是老太太(指我母親),現在是倆孩子」。他們利用這個被每一個家庭都當成的關鍵時期,不斷施以一些極其愚昧的舉動企圖據此實現他們的美好。
又回到了家,現實的慘不忍睹超出了正常人的想像力。雖然秘密警察從家裡面撤了出去,但從距離上,他們的撤離不足二十公分,僅是從門裡面撤到了門外面,也就只隔了一個門的厚度。他們在我家門口過道擺了一張鋼絲床,上下樓、進出門都必須側身挪移。這種作法既卑鄙又下賤,你無法不用這些詞來描述他們,而我家門口的上半層樓道裡也擺了一張床,每張床上兩個「幹部」全天候坐在那裡,後來多經...
車隊在警車的引導下前行,我一上車不一會即昏昏呈睡狀,不動腦是迅速入睡的最佳路徑。不知走了多久,車停了下來,一看天早已大亮,我坐的車正對著前面掛著的一塊牌子:「陝西省乾縣看守所」,除了一左一右控制著我的兩人外,幾輛車上的人都下了車,在看守所與車輛之間穿梭奔忙,你頭腦再簡單也能得出他們是在辦理某種手續。
看我不理會他,他顯然憤怒不能自制,猛地用膝蓋頂擊我的小腹,正在這時,門被打開,又走進來四個人,帶頭的那人顯然是那個場合位階最高的頭目,背著手站定後揚了一下下巴,那肥矬子立即退到一邊旁立。
在拓通中國政治現代化的道路上,滿是先行者和他(她)們親人們的血和淚。今天,沒完沒了的暴力綁架;棄絕人倫的電擊酷刑,背棄人道的野蠻囚禁,仍然是這條道路上的全部風景!十年來,綁架、囚禁、酷刑;再綁架、再囚禁、再酷刑成了我的生活,成了我這些年來經歷的全部,這樣的生活還有一年多就結束了。
共有約 59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傳統中華文化的端午節民俗中,有多種帶有「五」的民俗,和端午「重五」相應,展現中國民間的節俗的趣味與智慧。端午節的節俗中也講「五黃」、「五紅」食療養生、驅毒辟瘟、增強運勢。天中五瑞端午香草得以驅「五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