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徒的故事
紐約法拉盛居民陳靜總是執拗地相信她的運氣,哪怕手氣再不好她也不服輸。在剛來美國後的6、7年的日子裡,她總是充滿希望地開始每一天,幻想著自己去賭場把錢贏回來,可到...
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每年台灣法輪功學員都會舉辦慶祝活動。台灣法輪大法學會副理事長黃春梅表示,1997年11月16日和20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蒞臨台北三興國小及台中霧峰農工講法,2千多人到場聆聽,奠定了法輪大法在台灣洪傳的基石。
一封夾在萬聖節裝飾品套裝中的匿名求救信,使馬三家勞教所來到國際媒體的聚光燈下。寫信的法輪功修煉者孫毅近日逃離中國。在馬三家期間,他約有兩年在酷刑折磨中度過。他說:「勞教所的酷刑已發展成為一種精緻化的邪惡迫害。」
一封藏在萬聖節裝飾品套裝中的匿名求救信,將中國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的奴工迫害置於國際媒體的聚光燈之下。寫這封信的法輪功修煉者孫毅——馬三家遭受酷刑迫害最嚴重的人,於近期逃離中國,並接受了大紀元的專訪。
到今年2月份,「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已經成立12年了。位於紐約華人聚集地中心——法拉盛緬街的幾個「退黨點」也已然成了這裡的地標。據不完全統計,在過去的十幾年裡,有數十萬中國人在這裡用他們的真名或化名退出了共產黨各種組織。退了黨的中國民眾說,法拉盛的退黨點就像滾滾紅塵中的指路明燈,讓人心感安定。
中共和前黨魁江澤民在1999年7月發起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後,孫錄操也不能幸免,前前後後被抓了三次。每次回到船上後,他都會繼續他的甚高頻真相廣播,而且,這位孫船長還開著一條永遠都順風的船,令人稱奇。
2000年冬季的一個凌晨,從天津到日本的渤海海面上,靜靜地行駛著一條集裝箱貨輪。突然,在船隻間通訊用的甚高頻無線電台(VHF)的16頻道上,響起了一個清澈、堅定的男聲。這聲音與其說是呼叫,不如說是播報。他讓方圓120海里內的所有船隻駕駛台上的值班人員都豎起了耳朵,抬起了頭。
從1995年得法到現在,酆雪已經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大約21年了,這期間她經歷過童年、少年、青年等階段,可以說,大法修煉伴隨著她的成長。她覺得,在不同的時期,她的修煉呈現著不同的狀態。
雪,總是給人晶瑩剔透、潔白無瑕的印象。年輕的酆雪,長髮飄飄,皮膚白皙,也如冰雪一般清秀動人。她生長於中國北方,目前定居加拿大,或許是北國冬雪賦予了她美好的外形,但她說:「沒有大法,就沒有現在的我。」
姚遠鷹經歷了20個月的非法勞教迫害後,終斷博士學業,於2013年10月逃亡到美國舊金山。然而,重獲自由的她並沒有擺脫中共紅色恐怖的陰影。2015年12月初,她突然得到一個讓人肝腸寸斷的消息——她的父母被綁架了!
「2011年10月23日,我永遠都無法忘記這一天。我正在朋友家吃午飯,十幾名便衣警察破門而入……」2015年7月18日,在舊金山市中心的「7.20」反迫害集會上,姚遠鷹發表演講,回顧生命中最黑暗的20個月,向當地民眾曝光中共勞教制度下的殘暴罪行。
走近法輪大法,姚遠鷹擁有了美滿的家庭、幸福的童年,但是在三年後,她的內心充滿了迷茫、困惑。那時,遠鷹剛上初三。
誰能想到,姚遠鷹,這個昂揚振奮名字的擁有者,竟是一位年輕嬌小的女生。她的眼睛清澈明亮,見過她的人都會記得,那雙眼睛裡透著非凡的勇氣,仿佛訴說著一段有關信念與堅定的故事。
2001年5月30日,河北省石家莊市的氣溫驟然下降,火爐天氣忽然轉為陰冷異常。附近的風景區、河北省靈壽縣五嶽寨降下了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百姓們議論紛紛:六月飛霜,定有奇冤,而現在還沒到六月呢。紛揚的雪花背後,究竟有著怎樣的冤情?
大連女裝設計師金明鋒在2014年全國時裝設計大賽上獲獎之後,本來有機會出國深造,但是大連公安局卻非法拒發他的護照,讓他陷入難局。
今年43歲的女裝設計師金明鋒的外表,看上去是一個典型的設計師模樣。他有著消瘦的身材,臉上帶著一副黑邊眼鏡,西服內常穿著一件花色的潮衫。當他筆挺地站在那裡的時候,你很容易想像他在一群高挑的模特簇擁下走上T型台的情景。——是的,那確實就是他曾經的生活;也是他在2014年兩次奪得全國時裝設計比賽金獎時站在鎂光燈下的畫面。
文革後期的長春市吉林大學附近,有一夥專門打架鬥毆的街頭小混混。其中有一個叫大剛的,被眾人稱為「軍師」,因為他歪點子多,兇猛狠辣,是這幫「小生荒子」中很有名氣的二號人物。幾番起落之後,當年的小混混卻成為小有名氣的建築設計師,是什麼讓他浪子回頭?
1996年是個轉折期,6月,中國官媒《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文章,首次公開污衊法輪功;7月,國家新聞出版署下發內部文件,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等書籍。再到1998年的「北京電視台事件」,朱黎明作為親歷者,開始走向捍衛信仰、反對迫害之路。 「北京電視台」事件的主要見證者 1998年5月23日, 被外界称为偽科學表演者的何祚庥在北京電視台一檔節目公開攻擊...
文革後期的長春市吉林大學附近,有一夥專門打架鬥毆的街頭小混混。其中有一個叫大剛的,被眾人稱為「軍師」,因為他歪點子多,兇猛狠辣,是這幫「小生荒子」中很有名氣的二號人物。幾番起落之後,當年的小混混卻成為小有名氣的建築設計師,是什麼讓他浪子回頭?
1993年,中國各大氣功雜誌刊登了多篇介紹中国法輪功的文章,引起社會熱烈反響,作者「朱慧光」每天都會收到來自全國各地的讀者來信,他堅持義務弘揚法輪功多年,卻像一位鬧市中的隱士,很多法輪功學員只知其名,不見其人。
每一天,太陽都會升起。在明亮的陽光中,有一縷金色,屬於丁延。 丁延,河北省石家莊市人,美髮師。她善良溫柔,質樸可親。她處處為別人考慮,總是喜歡把別人打扮得端莊整潔。有人說:將來的女性都應該像丁延那樣。 天安門 1999年10月17日清晨,天安門廣場,秋風習習。丁延站在觀看升旗的人群中,向東方望去。朝陽燦爛。丁延眯起眼睛,迎著金色的微光,內心...
原本他們打算早上8點出門,臨時決定提前動身,避免引起國安的注意。可是三人剛出門,就看到大樓外停了好幾輛車,還有一群可疑的人,其中一個厚著臉皮衝他們嘻皮笑臉的。曉丹夫婦鎮定地叫來計程車,囑咐司機:開車多繞一繞,他們沒來過廣州,想看看當地的景色。
來到廣州第二天上午,曉丹、傑夫陪爸爸做體檢,這是所有移民人士必經的程序。他們來到美國領事館對面的保利大廈,走向東門。保利大廈有東西兩個入口,西門是國稅局,東門是體檢中心。有人從國稅局出來,舉著手機衝王治文拍照,拍完就離開。王治文說:「我們又被監控了,他們拍照可能是在確認身份。」曉丹勸他不要想,她覺得,既然身在陌生城市,怎麼可能還有跟踪?
父女分離十八年,終於在北京相逢。原以為團圓在即,哪知道相聚只有八天。八天的驚險重逢,給父女倆帶來了莫大驚喜,也讓他們頻臨人生絕望的邊緣,王曉丹和父親將如何面對? 1. 風雨中的小花兒 8月初到達廣州的第一天,他們並沒有感受到這座城市的友好與善意。才下飛機,這一家三口——爸爸、女兒和女婿便遇到了「妮妲」颱風。強風與強降雨帶來的惡劣天氣,幾乎趕走了街...
她迄今為止的人生,前一半時光與父親相依為命,平凡而溫馨;後一半時光,她卻和父親遠隔重洋,音訊渺茫,更走上一條營救、等待、思念的艱辛之路。2016年7月下旬,美國公民、法輪大法學員王曉丹夫婦重返大陸,準備迎接闊別18年的父親王治文來美團聚。
北京軍事博物館前面的大院裡有一片松樹林,1990年的時候,那裡有很多人練氣功。剛過40歲的鐵道部非金屬材料公司的工程師王治文就是在那裡遇到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 「我知道王治文在那以前練過別的氣功。」當時在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一科工作的鐘桂春對記者回憶說,「他說法輪功從法理上修煉真、善、忍,以及功理上也不練氣、不練丹,而是修煉一個法輪,他從來沒有見...
「這麼多年後的第一次見面,爸爸表現出的不是驚喜,而是不斷地用手上下拍打著自己的心,說:『你讓我太擔心了!』」王曉丹說,因為電話監聽,她之前沒有把自己回來的消息告訴爸爸,她和父親的見面地點不是在自己的家裡,「因為那樣太危險了,家裡一直被監控著」。 自從1998年出國留學後,王曉丹已經整整18年沒有見過她的父親了。17年前,王治文因為修煉法輪功,並在工作之...
當年,王可非的慘死,激起了親人朋友、普通市民、有良知的警察,甚至勞教所管教的義憤。長春市的廣大法輪功修煉學員紛紛揭露迫害,譴責邪惡暴行。大街小巷都曾掛滿真相橫幅、貼滿不乾膠。一時間,王可非被迫害致死案成了人們議論的焦點。每一個聽聞此事的人,都會捫心自問:善惡是非面前,我該站在哪一邊?
多年以後,一位農行的領導回憶說:「王可非,多好的孩子啊!那可是全行最漂亮,工作最好的。」另一個領導也說:「這共產黨多黑,這麼好的孩子,硬逼著辭職了。」
2016年4月23日上午,在紐約華人居住地法拉盛的第40街上,44歲的紹長勇身穿一件亮黃色的長袖T恤衫,手扶著一個巨大的《轉法輪》書模型,站在細雨中,並不理會那不時落在臉上的雨滴。他是來參加紐約市法輪功學員舉辦的「紀念4.25和平上訪17週年」的遊行的,這對剛來美國的他是第一次。
共有約 4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英國曼徹斯特競技場22日發生自殺炸彈恐怖襲擊事件後,大曼徹斯特警方在今日(25日)上午又逮捕兩名涉案男子,目前共有8嫌疑犯落網。警方並稱在調查此案幕後的"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