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
馬雲退場等一連串商界新聞是對所有人的警鐘——中共漠視人的尊嚴,無視法治,踐踏公平道義。與它共舞,必然在劫難逃。
香港作為金融中心和自由港的成功,反襯出中共的失敗。中共對香港的態度,是利用之後再破壞,一邊破壞一邊利用。它不能容忍香港保持自由度,不允許自由的風氣向大陸傳送。
三個活動在香港被取消,發出同一個信號:中共自討沒趣,親共者自取其辱。在香港風暴中,正邪分明。
陳方安生對中共有著清醒的認識,普世價值的缺失及被破壞,導致了人民的苦難和社會的動盪。
德媒的評論一針見血。中共之所以樹敵眾多,而且動不動就如臨大敵,乃是因為,凡是維護普世價值的個人、國家、觀點、舉動,都被中共視為敵人、敵對言行。
當前最嚴重的人權侵犯就發生在中國,中共正在把恐怖高壓向外輸出,香港市民的怒吼向世界敲響了警鐘。
《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一旦通過,標誌著一個轉折點,將對香港和北京都產生相當大的衝擊。法案最具威懾力的部分在於制裁侵犯香港民眾自由的人員。
日前,中共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陳旭對媒體表示,中方認為香港問題是中國內政,亦與人權問題無關,北京當局不相信該會議是討論香港局勢等問題的「正確場合」。
默克爾的表態雖然簡短,可是分量不輕。她強調《中英聯合聲明》依然具有法律效力,而這恰恰是中共多次否認的。她在發言中提到了自由、權利、保障、尊重、避免暴力、對話等關鍵詞。
9月4日傍晚,林鄭月娥發表電視公告,稱正式撤回修例。林鄭的新動作無疑體現了中共的用意,透出幾重信息。
林鄭與何志平的故事表明,任何人,一旦上了中共的賊船,便走上了背離人民、背棄良知的道路,最後必定身不由己、寸步難行。
今昔對照,波蘭的故事極具啟示。強大的納粹帝國衰亡了,蘇共解體了,波蘭拋棄了共產主義,重獲和平自由。
8月31日,數萬名香港市民無懼警方禁令,自發出街。密集人潮出現在遮打花園等港島多處,一度占滿了長長的街道。口號聲此起彼伏:「不許共產黨亂港」、「撤回8.31」、「我要真普選」、「爭取自由」和「香港人加油」等等。
川普總統為何一再強調「人道」?因為其深知,中共以「非人道」而臭名昭著。「十一」將至,中共未見絲毫悔改,反而調動軍隊入港,拒絕831遊行申請,大範圍抓捕示威者。
8月29日、30日,香港多名反送中社運人士被捕或遇襲,引發外界高度關注。之前,29日凌晨中共軍隊入港,8月27日林鄭對記者暗示或動用《緊急法》,很明顯,中共要在香港製造高壓和恐怖。
8月29日凌晨,社交網站上傳出中共軍車進入香港的畫面,引發民眾質疑和高度關注。中共所稱「例行」「換防」,發生在一個敏感的時間點。
大陸豬肉價格飛漲,北京市場上肋排一公斤居然賣到了88元,市民直呼「吃不起」。掃一眼新聞,你會發現,除了豬肉貴到離譜以外,香港和內地的事情都處理得很不好。
面對貿易戰和香港事件,執政者、個人和團體都面臨選擇。只有遵循普世價值、堅守道德良知,才能真正促進世界經濟的發展,保障人權,造福人類。
未來事件將如何發展?對於北京當局來說,除了「香港人是壓不服的」,執政者還應看清更多事實。
在催淚彈、橡皮子彈之外,港人的日常工作和社交生活都受到威脅。一個香港人,在搭乘地鐵返家的路上,可能會被大陸公安帶走,原因「不明」。
近幾日,來自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的幾條消息引發關注。中共正在把仇恨與恐怖的火焰引向世界。
8月19日,澳洲新聞網發表評論《中國(中共)正以宣傳機器式的媒體為武器來打倒香港抗議者》,文章指出,中共利用國家掌控的媒體,以假新聞為武器,根據其所需要加工報導陳述。事實表明,澳媒此文一針見血。
面對暴力威脅,香港民眾沒有退縮,堅持抗爭。多個國家政府和國際組織表示支持港人和平抗議的權利,並且警告和敦促中方,必須尊重「香港高度自治」。許多西方主流媒體陸續發表了力挺香港、維護民主自由的評論。
在港警暴力升級、中共以軍事干預威脅的嚴峻時刻,《大紀元時報》遇此打壓,說明以下幾件事:第一,中共正在拚命阻擋有關「反送中」真相的傳播,尤其懼怕此事對大陸產生影響;第二,中共動用一切手段,不斷地侵蝕香港的新聞自由,損害公眾的知情權;第三,中共在侵蝕香港新聞自由的同時,也在破壞香港的正常商業運作,破壞社會道德秩序。
港警近期在清場過程中頻出狠手,越來越無所顧忌。究竟是誰引發動盪,誰逼警隊與民為敵,令「東方之珠」淪為催淚彈和警棍之城?
從中共起家階段的「痞子」暴動,到建政之後瘋狂的政治運動、武力鎮壓、人權迫害,再到今天的全球滲透、大外宣和戰狼外交,世人有目共睹:流氓之風貫穿在中共七十餘年的言行中——我是流氓我怕誰?
近期,港府和北京當局祭出連番動作,充分暴露了中共的流氓本質,而且恰恰說明,港人的抗爭具有遠見,合理而正確。
喉舌時評稱「中央不會坐視不管」,中共是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出兵香港嗎?果真如此,那它就是撕下了「一國兩制」的最後一絲偽裝,公然與世界為敵。屆時,中共將給自己的罪惡和恥辱記錄再添新罪證,除此,它不會有任何所獲。
中共自1998年建立「防火牆」以來,對網絡的監控不斷升級,從單純的屏蔽網站、刪除訊息,到主動審查內容,再到迫害異議人士,進而發展至要求外國公司進行自我審查,以及懲罰個人在境外社媒上的言論等等。
中共以惡的標準,決定誰是「暴民」,誰是「英雄」,誰是「反華」。它的強硬言行流露出深深的恐懼。它懼怕寫著真相的標語、貼紙、網絡留言,懼怕外界的譴責和對正義的聲援,懼怕遊行隊伍和敢於說真話的所有人。
共有約 36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