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
如今,雖然胡姓之人不再為姓氏煩惱,但胡適回家的路依然坎坷,其當年對共產主義和中共的認識對當下的知識分子仍有著警醒作用。
上訪熬了我十六年,太累了,熬你、玩你、耍你!信訪口就是哄你、騙你!你去天安門、中南海、久敬莊、馬家樓,一圈進去你就出不來,截訪的抓你、關你,拿你做生意,倒來倒去的,向地方政府要錢。老百姓就是案板上的一塊肉,想剁哪塊是哪塊,你怎麼告哇?最後告的是自己,越告越坐牢,越告越坐牢!
中共防火牆之父,北京郵電大學前校長方濱興畢生致力於中共網路封鎖技術研究與開發,並且成果「碩碩」,網友曾送其一副對聯曰:「半日贏得千夫指,一生賺盡糞土名」,橫批「無虛此生」。這恐怕是國人對方教授製造的、無所不在的「404 NOT FOUND」網頁最好的「點讚」。
2006年2月20號,俺和我家那位剛從廁所出來,頭就被頭套套住了,警察背著胳膊就把俺倆塞進警車,弄進了右安門派出所地下室。又拍照、又拍桌子,嚇得我躺地上就開始抽。心臟缺氧,從晚上8點一直搶救我到下半夜2點。
中共文宣系統往往會成為外界判斷中共政局走向的風向標,但中共刻意釋放出來的話題基本都是「假大空」,承擔黨的喉舌的角色,為中共粉飾太平、搖旗吶喊、煽風點火、騙取民意。
捷克和斯洛伐克週二(8月21日)舉行了「布拉格之春」50周年的紀念活動。與此同時,也有民眾針對政府進行抗議。
看過這部紀錄片後,筆者本人好幾天都沒緩過來。孫毅在北京最後一次被抓捕前,鏡頭前的情景,常常不由自主就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在北京深冬的寒風裡,他騎著一輛電瓶車,在街頭茫然穿梭,走進雜貨店裡打電話,試圖聯繫同修或熟人,找一個能收留他暫時住幾天,也許,只是住一晚,讓他疲憊的身軀有個安身之所的地方。夜幕降臨,萬家燈火的城市,竟然沒有一個容身之所。他騎著一台電單車,無...
在這種背景下經常提出的經典問題,涉及第一個列寧主義周期和第二個斯大林主義周期之間的連續性:前者在多大程度上預示了後者?兩種情況下的歷史配置的確是完全無可比擬的。「紅色恐怖」源於1918年秋季的廣泛對抗。這種鎮壓的極端性質,部分是對時代激進特性的反應。但重啟對農民的戰爭,則發生在基本和平的時期,是對社會大多數持久攻勢的一部分,也是第二次恐怖浪潮的根源。
剛到北京上訪住旅館要20塊錢,還能住得起,來來走走20塊錢就覺得貴了,半年以後就住10塊錢店,再半年以後就住3塊錢店,後來3塊錢的也住不起了。2003年8月,我背上家裡的被褥坐火車到了北京,就住進了陶然亭大廈下的橋洞子。
令人嘆息的是,迄今北大對這段悲慘、羞恥的一頁都不曾進行過反思,而北大的不作為正是中共作為的一個縮影。沒有人否認,當中共徹底解體時,所有被中共殘害的個體的歷史都將被重新掀開——只為歷史不再重演。
關於蘇聯國家暴力的使用,或蘇維埃政權存在的前半期政府實施的鎮壓形式,我們不敢妄稱,前面的章節對其作了新的披露。歷史學家對此類事情已經探究過一段時間了,而無需等待檔案開放以便看到恐怖發展或規模。另一方面,檔案的開放確實使人們得以對恐怖按年代順序的發展,以及其規模和各種形式加以說明。因此,前面章節中提出的梗概,就構成了編製一份問題清單的第一步。關於暴力的使用、其...
劉華與其丈夫岳永進2002年開始帶領村民維權,揭發村黨支書記非法轉賣土地及貪腐,遭受到連番的打擊報復,地方政府的官官相護,使他們不得不進京上訪,期間,她和丈夫被多次抓捕、勞教,劉華還因與導演杜斌合作曝光馬三家勞教所的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遭受刑訊逼供。
湖北利川的大水井古建築群,三百餘年來曾是土司王朝輝煌與榮耀的象徵,歷史的車輪輾過歲月的風塵,它見證了一個家族的興衰與滅亡,低吟著近代血染的悲歌。
文革運動中「反毛」可是一個天大的、可怕的罪行,誰戴上了這頂帽子,輕者掛牌遊街批鬥,身敗名裂;重則酷刑伺候,被判刑關監直至家破人亡。
在政治解凍期間,生活質量明顯上升,然而對壓迫的記憶仍很強烈,同時活躍形式的爭論或異議依然罕見。克格勃報告指出,1961年有1,300名「反對者」,1962年有2,500名,1964年4,500名,1965年1,300名。上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有三類公民成為克格勃特別嚴密監視的對象:宗教少數群體(如天主教徒、浸信會教友、五旬節會成員和基督復臨教派教友);被...
周揚,被稱為「文藝沙皇」,在中共文宣領域一度聲名顯赫。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他是大陸文藝界的實權人物,參與和發動了歷次文化批判運動,手掌生殺予奪的大權。文革期間,周揚被打倒,被關押9年。出獄後,他痛悔、反思,晚年思想發生了巨大變化。
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音頻下載。 前言 (64k,96k,128k,256k) 緒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64k,96k,128k,256k) 第一章 共產主義魔鬼毀滅人類大勢鳥瞰──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 (64k,96k,128k,256k) 第二章 歐洲發端 (64k,96k,128k,256k) 第三章 東方殺戮 (64...
在「祕密演說」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實行一系列具體措施,來完成已採取的有限步驟。1956年3月和4月,當局頒布多項法令,針對的是據稱因勾結納粹德國而受懲罰並於1943至1945年被驅逐的各族群「特殊移民」。根據法令,這些人「不再受到內務部的行政監視」。
當然,即便是斯大林死後,也並非一切皆有可能。該體制任意性的主要受害者──因「反革命」活動被判罪的政治犯,並未受益於這次大赦。將政治犯排除在大赦之外,在古拉格特殊營地、河流勞改營(Rechlag)和草原勞改營(Steplag)的囚犯中,引發了多起暴動和反抗。
斯大林之死,正值蘇聯70年存在的中期,標誌著一個決定性的階段。儘管它並非這一體制的終結,但至少是一個時代的結束。正如弗朗索瓦.福雷所寫的,這名最高領導人之死揭示了「一個體制的悖論」。「據稱,該體制是社會發展規律的一部分,但其中一切實際上都高度依賴於一個人,以至於他死時,這個體制似乎喪失了它持續存在所必不可少的東西。」這種「必不可少的東西」的一大組成部分就是...
文革「破四舊」,摧毀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和道德體系。國寶級文物和國寶級人物,失去了多少!這場對人類文明的空前浩劫,給中華民族帶來巨大災難。文革「破四舊」如同噩夢不堪回首,但不能遺忘,那是子孫後代要銘記的歷史。
共有約 1238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週五(9月21日)譴責中共當局對被拘留的維吾爾人實行「可怕濫用行為」,並批評中共政府對該國基督徒的鎮壓。週四,他還表示,中共的威脅遠大於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