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黨魁面目
甫打完對日抗戰,元氣大傷的國民政府又面臨內戰,對手是養精蓄銳八年後的中共軍隊。國軍在士氣、武器裝備方面都逐漸趨向弱勢。 在國際政治層面,國共內戰也是美蘇兩...
很快,在毛反動的「反右」運動中,陳銘樞因為這封上書受到嚴厲批判,並最終戴上了「右派」帽子,被免除各項職務,僅保留全國政協委員的頭銜,在家賦閒。要知道,毛怎會喜歡有人說他「好大喜功、喜怒無常、偏聽偏信、鄙夷舊文化」呢?與黃炎培、陳叔通的上書相比,陳銘樞的確還沒有看透毛,看透中共。
自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現代女權、性解放、同性戀權利等各類反傳統運動在西方甚囂塵上,首先受到衝擊的是傳統家庭。美國1969年加州離婚法開啟單方離婚綠燈,各州競相效仿,離婚—結婚比率自60年代至80年代增長超過一倍;50年代大約11%的誕生於婚姻家庭的孩子目睹自己的父母離婚,到了70年代這個比率竄升至50%。
「馬工程」的目的是通過整編統一教材的方式,推進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宣傳和傳播。中共沒有說的潛台詞就是要全方位地用馬克思主義洗腦中國年輕一代。
有人推斷,青年時代的馬克思曾加入過撒旦教。(1)不管這種推斷最終能否被證實,馬克思身上的魔性卻是顯而易見的,那是一種糅合了仇恨、毀滅、暴力、陰冷與瘋狂等因素,並且包裹著惡的內核的混合物。
步入大學校門後,在時代浪潮的不斷衝擊下,再加受到青春期內心危機等因素的影響,馬克思原有對上帝的信仰很快便土崩瓦解,沒多久,昔日虔誠信神的馬克思就變成了一個與上帝不共戴天的瀆神的馬克思。
中共借卡爾·馬克思兩百年誕辰的機會將一座馬克思銅像送給了他的家鄉德國特里爾市,引發各界的爭議和反思——馬克思究竟給人類帶來的是福還是禍?瑞典前首相、現任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共同主席畢爾德(Carl Bildt)撰文說,馬克思的理論被歷史證明是錯的。
許多人只知道成年後的馬克思是個有名的無神論者,對宗教始終持敵視和反對的態度,他的「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的著名論斷,為共產黨國家打壓宗教奠定了理論基礎,也可以說是宗教信仰在這些國家遭受迫害的苦難之源,但他們卻不知道,上大學前的馬克思也曾是一名信神的虔誠基督徒。
我對你的許多方面都做了公正的評價,但我無法完全排除這個念頭,即你還有利己主義,它可能在你身上超過了自我保存所需要的程度。——亨利希‧馬克思
一個控制欲強、自大、虛榮的人,必定也是個好鬥的人。馬克思就是一個再好不過的例子。在廣為流傳的「馬克思的自白」中,有一個問題是「你對幸福的理解」,馬克思的答案是:「鬥爭」。可見他好鬥到何種程度。
由於傳記資料的缺乏,我們對馬克思的童年知之甚少。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至少從中學時代起,馬克思就是一個虛榮的人。只不過他的虛榮與財富和地位無關,而體現為對個人名聲的看重和追求罷了。
馬克思出生已經200年了,在這兩個世紀之中,馬克思在人間的形象頗為怪異
一座新建的名為復活教堂中的壁畫,描繪了共產主義運動創始人馬克思、恩格斯以及前南斯拉夫領導人鐵托在地獄受苦的景象。
如果說自信是優點,那麼自負便有點過了,自大則不靠譜了,自大狂就可怕了,而一旦自大狂到了以救世主自居的份上,那簡直就是瘋狂了。馬克思便是這樣一個瘋子。
中共正在高規格地紀念馬克思, 大有鋪天蓋地之勢,又讓外界看笑話了。美國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直指,中共推崇馬克思「與知識內容沒什麼關係,就是為了鞏固政權」。
雖說是馬克思與恩格斯共同創立了共產主義思想,但在其中起主導作用的則公認是馬克思。共產主義思想誕生後,馬克思和他的信徒們依此組建了共產黨,由此開啟了歷經興衰起落,至今已奄奄一息的世界共產主義運動。可見,馬克思與共產主義思想和共產黨之間存在著不可分割的血緣關係。正因為如此,研究馬克思乃是研究共產主義思想和共產黨,研究整個共產主義歷史的一個至關重要的部份,瞭解和弄...
5月5日是共產主義鼻祖馬克思200年的生辰日,馬克思思想所引發的共產主義運動早已證明給人類帶來巨大災難,在全球反共產主義思潮下,目前只剩下中共·、朝鮮、古巴等這幾個共產獨裁國家。馬克思本人也早已被揭不是無神論者,而是信奉被西方成為魔鬼的撒旦教。大紀元的《共產主義終極目的》一書全面揭示其目的就是毀滅人類,專家推薦值得好好讀一讀,為自己做一個正確的選擇。
最近一段時間,馬克思成為中共媒體最為常見的一個名字。這是因為中共高調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不僅央視以及人民網、新華網等媒體平台同步播出5集通俗理論對話節目《馬克思是對的》,而且最高當局還將在5月4日在大會堂舉行的「馬克思主義大會」開幕式上發表講話。在當前面臨國內外重重危機下,中共老調重彈,重新推出共產主義的鼻祖馬克思,凸顯了其內心的不安,而中共領導人沿著...
當前,無論是向德國某地贈送馬克思雕像,或是學習《共產黨宣言》,都分明是逆流而動,是在褻瀆中華傳統文化和人類文明,也是對自己生命及靈魂最不負責任的行為。
5月3日,加拿大《國家郵報》發表了Tristin Hopper題為「卡爾.馬克思:本來不應有數千萬冤魂」的評論文章。作者提醒讀者,馬克思催生了人類歷史上最惡毒的邪惡集合,而這很可能正是他的目標。
馬克思在後來的作品《人之傲》中承認,他的目標並不是改善、改組或革新世界,而是要毀滅世界,並以此為樂。
被「馬克思主義者」奉為神明的馬克思,早年曾經是基督徒,後來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認與撒旦簽了契約。其後馬克思大行魔鬼所為之事:詛咒全人類下地獄,包括工人和那些為共產主義而戰的人。「馬克思主義」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後誕生。
很多知識分子,包括胡耀邦在內的體制內改革派,在1986年底還天真地對鄧的政體改革滿懷希望,但到了1987年,這個希望就變成了泡影。
西方國家領導人曾經對鄧小平抱有好感,給予很高評價。這一方面來自西方對中共本質的誤讀,另一方面也由於鄧小平是作秀的一流演員,他對外打造的開明形象十分成功:他是第一個訪問西方的中共領導人,在愛麗舍宮用法文高呼「中法人民的偉大友誼萬歲」,在日本題詞:「向偉大的、智慧的、勇敢的、勤勞的日本人民學習致敬!」在美國,戴德克薩斯牛仔帽、參觀休斯敦宇航中心、去福特和通用公司...
中共總喜歡玩「先給人點甜頭,再讓人吃盡苦頭」的伎倆,鄧小平是這方面的高手,玩得爐火純青。
江澤民繼毛澤東之後,黨魁示範,高層黨棍奉行,中下層黨徒緊跟,從而開啟淫亂「新時代」,終至中華大地淫浪滾滾,亂成一鍋粥。
中國人終於發現,共產邪靈主宰下中共政權製造的社會亂象,豈止是「國已不國」,而是早就「人已非人」!
作為過來人的葉利欽和戈巴契夫對共產黨、對歷史進程的認識,當年蘇聯精英和老百姓們對蘇共的拋棄,是否可以讓仍走在保黨之路上的中共高層多一些清醒呢?因為任何保黨之舉都只能是螳臂擋車,不僅是逆天之舉,還將做無用之功;不僅將延遲中華民族復興的時間,也將為自己選擇一個不光彩的未來。
這個十分邪惡又很迷惑人的切·格瓦拉,死後被包裝吹捧得神乎其神。多年以來,始終有人打格瓦拉的招牌旗號在借屍還魂,令格瓦拉背後的共產邪靈陰魂不散,不斷蠶食世界。
他離開古巴,去非洲、南美打游擊,想再開闢幾個越南戰場。他以為,僥倖武裝奪取政權的古巴經驗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事實上,他鼓吹的是讓追隨者死無葬身之地的「海市蜃樓」。
共有約 12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11月6日,備受矚目的美國中期選舉落下帷幕。從目前結果看,國會由原先的共和黨掌控參眾兩院變成共和黨掌控參院、民主黨掌控眾院的局面。這一變化是否會讓美中關稅問題峰迴路轉,美中關係是否會出現轉機?分析認為,從兩黨議員對華態度來看,川普的對華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