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篡改歷史
「每次唱歌,都像是以神蹟的方式做這件事!」第三次參加新唐人聲樂大賽的汪孝玲,在回顧她的藝術生涯時感恩地說。
收聽「敵台」,不管是什麼人,都傳遞了對現實、對官方宣傳的不信任。而「敵台」的存在,讓很多中國人在黑暗的歲月中,找到了真相,並因此而學會獨立思考,走向覺醒,亦如今天很多被欺騙的中國人通過「翻牆」尋找到真相後一般,選擇了拋棄中共。
中共紅色歌劇《洪湖赤衛隊》計劃於11月4日和7-8日分別在澳洲的悉尼和墨爾本兩座城市上演,這也是中共繼2017年在墨爾本上演紅色歌劇《紅色娘子軍》後又一次企圖向澳洲滲透其意識形態。 這部歌頌中共屠殺歷史的劇目,受到當地民眾的抵制。而旅居澳洲多年的歷史學者、原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從還原歷史真相的角度,揭示了中共當年在洪湖地區血腥屠殺的真實原貌,揭露中...
劉文彩,上世紀60—70年代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 地主劉文彩,整整兩代中國人腦海中邪惡凶殘的形象; 惡霸地主劉文彩,一個被強大國家機器和無數文學家藝術家打造的地主階級總代表;
1949年後,大陸國人被關「鐵屋」,帷幕森森,只能聽到中共的單聲道喇叭,不瞭解許多二十世紀重要史實。如抗戰時期中共的「遊而不擊」與毛澤東再三的「感謝皇軍」,對他們可能還有新聞性(說不定還有爆炸性)。因為,毛共一直宣傳八路軍、新四軍是抗戰主力,承擔侵華日軍最大壓力,蔣介石一直躲在峨嵋山上,抗戰勝利後「下山摘桃」…… 拙文簡述史證,詳附出處。 遊而不擊 ...
9月9日,在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忌日這天,人們發現,在正式出版的中國八年級歷史教科書下冊裡,這個曾給中國人民帶來災難的前獨裁者的「錯誤」竟然被抹掉了。學者擔憂,大陸人恐因失去真相變「腦殘」。
至於郭欽光,也在這段胡鬧的歷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記,但卻因為生命的戛然而止,成為了一個被利用的角色。是悲劇還是鬧劇?
網上披露,當年有63名中共女戰俘選擇去了台灣,並受到了宋美齡夫人的親自接見。宋美齡對她們說:你們基本都是農家女兒,要乘年輕抓緊上學,學些知識和本領。後來,這些女戰俘大多學習護理和剪裁,在台灣嫁人,過得都不錯。
為了中共而死的李大釗大概沒想到的是,自己身後和家人會遭到中共如此對待。不過,其誤人子弟、推動共產邪靈在中國大地的蔓延,罪業顯然不小。自己橫死和後人遭難焉知不是咎由自取?
歷史的發展也證明,「五四運動」是中國噩夢的開始。如今還在紀念「五四」並將其作為生日的北大,自由精神全無就是鐵證。
我們發現,判斷一個國家及政府是否自信的標準根本就不是什麼龍芯、鳳芯,而只是這個國家的新聞自由度而已。敢於放開言論、讓老百姓批評,才能真正顯出大國的自信與風範。
在這個目標下,毛力讚美國民主,現在「邪惡的美帝」當時曾是中共的救世主,令人啼笑皆非。
這個十分邪惡又很迷惑人的切·格瓦拉,死後被包裝吹捧得神乎其神。多年以來,始終有人打格瓦拉的招牌旗號在借屍還魂,令格瓦拉背後的共產邪靈陰魂不散,不斷蠶食世界。
「照你們說來,文化大革命十年來,億萬人民群眾參加的這場運動中,所有揭發出來的走資派和叛徒、特務以及一切牛鬼蛇神等等,統統都是假的,統統都是冤案、假案、錯案,都是我江某人策劃的,這可能嗎?這豈不把你們的能力和才華都抹殺了嗎?我江某人真要有這麼大的本事,我怎麼會坐到這個被告席上來呢?」
中央文革小組為了炮製包括呂正操、萬毅、張學思在內的「『東北幫』叛黨投敵反革命集團」案,將國民黨將領杜聿明、鄭洞國、侯鏡如、趙君邁抓來,橫加毒打,逼迫他們承認「策反」過呂正操。顯然,趙君邁投共後,所遭的罪並不少。
2005年,署名「爬山」的網友,在大陸凱迪論壇上發文:《我所知道的中的王柬之》,引發網友跟帖熱評。
中共奪取政權,一靠槍桿子殺人,二靠筆桿子騙人。被共產主義、無產階級專政和階級鬥爭理論洗腦後的一批中共體制內的文人,在他們被中共欺騙後,成了替中共在更大範圍騙人的人。早在中共延安時期開始,先後創作了多部為中共美化執政合法性、掩蓋罪惡歷史、煽動民眾仇恨的文藝作品,這樣的作品在上世紀50、60年代進入高潮。舉世聞名的「四大惡霸地主」——劉文彩、周扒皮、南霸天、黃世...
人物原型名叫姜吉成,中共黨員。受當地共產黨組織委派,在觀上馮家村任駐村幹部。期間,勾引馮德英的大姐馮德清(娟子),當時因他倆亂搞,姜吉成的熟人就出來撮合,後兩人成婚。姜吉成因此拋棄幾歲的幼子和尚有身孕的妻子。
在北島等主編的《暴風雨的記憶: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的一篇文章中提到這樣一件事:一次高一學生去北京遠郊區的桃山進行勞動鍛鍊,並接受政治教育。據說這個地方是抗戰期間的「拉鋸地帶」。在開所謂的「憶苦會」時,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被請來給學生們做報告。誰料到,這位沒文化的老太太講到痛心處,竟然將八路軍和日偽軍統統都罵了。台上台下的聽眾頓時全都懵了。
《苦菜花》書中寫的王官莊,那是三個鄰近的自然村,即王家庵、觀上馮家、莊子夼的合稱,其實就是故事與人物的發源地——觀上馮家村。苦菜至今仍是村民愛吃的時令野菜。
1912年,馮鑒之出生在觀上馮家村一個富裕的農家,他排行老二,哥哥名叫馮唯一(字名),也就是《苦菜花》裡描寫的王唯一的原型。
文革帶給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只有巨大的災難,它的破壞性和造成的損失是難以估量的。然而至今,中共當局仍避談文革,讓中國的年輕一代根本不了解這個時代發生了怎樣的慘劇
《苦菜花》1958年初版以來,火了半個多世紀,先後搬上銀屏、熒屏、戲劇和話劇舞台,影響至少三代人。馮德英因《苦菜花》而揚名,獲得各種頭銜和獎勵一大堆,甚至成為不少人的偶像。《苦菜花》塑造的人物:母親、娟子、姜永泉,王唯一、王柬芝……經過馮德英的傾情渲染,成為人們心目中或愛或恨的典型。尤其是電影《苦菜花》,更是家喻戶曉,現如今被奉為「紅色經典」。
武訓遭挫骨揚灰,但前幾年中共又假惺惺地修復武訓祠等,這不過像殺人犯偽裝現場以示清白一樣,中共用其來掩蓋其邪惡本質。
大陸教科書說「蔣介石令反動軍隊用機槍掃射手無寸鐵的工人群眾」完全是違背歷史真相的謊言。
中共黨史稱,「一二九」運動是中共領導下的一次大規模的學生愛國運動。問題是:此前從未喊過抗日,此後也甚少與日軍作戰的中共挑起學生的愛國熱情,真的是為了反抗日本帝國主義嗎?
100年前的11月7日,也就是1917年11月7日(俄曆10月25日),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悍然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了當時的俄國合法政府,奪取了政權。自那以後,蘇共便將這一天定為「十月革命」紀念日。
中國古代社會奴隸占人口的比例很少,達不到「大部分物質生產領域勞動者是奴隸」這一特徵。所以說,中國古代有奴隸,但沒有奴隸社會。
其實,中共建黨日期就是謊言。
2008年8月,魏巍離世,死前仍抱定「馬列主義」不放。而魏巍在中共黨內的兩次遭遇,即文革時因「有資本主義思想」被批,2000年後又因堅持「左」的思想被軟禁,無疑是對中共莫大的諷刺。
共有約 130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市場現在正密切關注11月月底的川習會。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週四在人民大會堂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這是習近平近期首次高調接見美國政府前任官員,並對當前的中美關係作出表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