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破柙記
這是張文陸!他在召喚,在探索同命人的行蹤。他們沒有怪罪自己,沒有忘掉!
「凡是搞假證件的人必定有難以告人的目的。」張萬慶肯定地說:「他本姓李,河北邑縣人,是祁瞎子的外甥!」
她想起「文革」中,父親被關的時候,曾借傳遞《毛選(毛澤東選集)》的機會在文章的字裡行間中寫上一些字,巧妙地與媽媽互通消息……
月蕙連續呼喊但又不敢高聲,想急救又不知怎樣下手,攔個過往汽車送醫院又怕暴露了他的身分……手足無措!
那警察身上的火焰延燒了冬青樹叢。初冬、深秋的天氣樹木乾燥,警察全身都被火包圍,極力掙扎,但有氣無力了。
月蕙已感覺到事情嚴重,她起身披上棉衣就走。到後門卻又被祁冠三叫住,老人幫她把棉衣穿好,嘴裡說著:「外面已經冷了!」關愛的眼神直送她消失在視線之外……
望著魏仲民從滔滔不絕⎯⎯如虹的氣勢,到現在彷彿中箭落馬,萎靡不振。戈進軍知道自己打中了要害。
魏仲民口唇發紫,他的手指著戈進軍搖盪不停。戈進軍臉上一股查覺不到的微笑,看來事情正在按預定的情況發展。
黃逸芳的職銜是省電視台主持人,可是全省觀眾誰也沒能夠在屏幕上有幸睹得芳容。
一場歡樂融融的「國際友誼交流」被田守志等人攪得索然寡味,「觀察團員」們一個個都變了臉色。
說來令人難以置信,「鴨舌帽」三人竟是奉李麟的「調遣」而闖入教堂的。
「倒也對!」牧師拭著眼角:「盼望我們能有個平平靜靜閉上眼的日子!」道盡四十年的滄桑。
雲英不做聲地端詳了他半晌才點著頭說:「說良心話,你這番話最對我的脾氣!」
「我看起碼對您來說就會有很大的影響!」李麟突然嚴肅地說。
她隨手拿起床上的書,唸道:「《朝乾夕惕十三年》這是寫雍正皇帝的。」「真神!你一看題目就知道內容?」李麟大為佩服。
魏雲英所能敘述的當然只是這防空洞歷史中她所經歷的部份,是「現代版」。倘若追述它的全貌就得上溯到四十五年前,在這一點上文陸比她要清楚的多。
渴,十分乾渴,喉頭就似一把火!他努力想說出一個「水」字卻十分費力。舌頭碰撞嘴唇的結果,連自己也聽不清。
計劃初步成功,文陸向雲英做了個鬼臉。
這是為什麼?充滿人性理想的人卻總要受到非人性的對待!
雲英豁然明白了:這哥兒倆一定是重案在身,怕住醫院引起身世、經歷調查,再墜法網……
李麟早有準備,騰、挪、轉、移,二人密如雨點的連擊卻總也沾不到他的身上。
一股憤怒之情猛然湧上胸頭,雲英忘掉一切顧慮打開鏡頭,迅速按動快門。
「黃永祥!」雲英雙手顫抖,不自主地喊出他的名字,腳步也不覺踉蹌起來。
莫非自己一生就該注定與動蕩、顛沛為伍,直到老死荒野、屍骨無人收?
祁冠三的心「咯噔」一下,百密一疏,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貪圖方便讓李麟來幫助搬家。沒有想到魏仲民是有可能認出李麟的。
如果說祁冠三最終之所以接受這項「聊勝於無」的「落實政策」,其中一多半原因就是為了這個防空洞。
「您……?」魏雲英的一個「您」字從開始無精打彩的聲調拉長、急速高升,最後竟變成尖叫。
徐大姐睒動著半老徐娘的眼,看看這位年輕上級的嚴肅表情,會意地笑說:「好……好,我去通知!」
馮主任突然咳嗽一聲,以眼色制止。他一把抽走賬單對服務員吩咐道:「把你們經理叫來!」
「方司令?!」全屋子的人都吃一驚。
共有約 9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推特公司一名前華人程序員回國入境後,立刻遭中共國安人員緊急約談,被要求以「國家利益為名」提供代碼,監控推特內容,遭到該員工的拒絕。分析指,這揭示了中共國安脅迫科技巨頭中國籍員工做臥底事件的「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