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暴力逐平民
今年入冬,中共當局的兩大「攻堅行動」引起民憤、民怨和世界關注。
日前《中國青年報》頭版刊文大談上海是如何做到既要「摩天大廈」,也要「裡弄小巷」,分析認為,這個時候中青報是借上海打北京。
大陸網絡敏感詞又添新語:「低端人口」。在冬天首都,成千上萬的底層民眾一夜間流離失所,不少人在寒夜裡露宿街頭。大批從事勞動業、服務業的低收入者,在「社會主義」的旗幟下,竟然被政府從家中攆出,在自己的祖國成為難民,實乃令人心寒至極的「奇觀」。
近日,北京的大清理與暴力驅逐外地人造成當地快遞服務幾近停滯,然而這種情形也開始蔓延到南方的大都市廣州。
北京的一場非「人為縱火」奪走19條人命,隨後北京開始了一場清理「低端人口」行動。政論家陳破空分析認為,這把火是北京政府人為縱火,目的是用這樣的一把火來製造藉口,把那些外地人趕出北京。陳破空指出,這種做法就像當年的納粹為了清理猶太人故意縱火、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而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做法是如出一轍。
該快遞公司的職員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要等這個大整治行動結束之後才能收件。因為沒有網點收貨,肯定會壓貨,時效不保,好多投訴是不行的。
北京的一場非「人為縱火」的火災,奪走了19條生命,這樣的一場大火,我們看不到任何火災現場的圖片,只能聽到中共官方的一面說法。也由此掀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清理低端人口」行動,據說有328萬中共眼中的「低端人口」被驅趕。
繼北京後,深圳市龍華區執法部門也發出公告,要求租戶撤離。此前,廣州市開展群租房專項整治行動,「清理違規住人現場」。传北京强驅外來人员,造成有人自殺、砸車。
北京大興區大火之後,北京當局實施大規模整治行動,數萬低收入及工薪階層租戶被迫撤離。而美國知名雜誌駐北京編輯也收到通知,面臨必須12月1日前清空搬離的窘境。據報導,當局限令外地人在短期內搬家,導致北京房租快速暴漲、企業運作大亂,北京的物流業與快遞幾度停擺,影響之廣被形容為「北京大清退」。
18日晚北京大興一場奪取了19人生命的火災悲劇,卻使北京當局驅逐「低端人口」的進程大大提速,數以萬計的人在寒冬中被驅趕到大街上,民間的自發援助也遭禁止。在輿論的聲討中,劉淇原祕書、北京豐臺區委書記汪先永要求出「實招、狠招、快招」的內部講話被曝光。
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發生的大火吞噬了19人生命後,官方開始了一場所謂專項大整治行動,不少外地租戶被要求在短時間內搬離,再次引發如何安置外來人口的討論。
有網友發出視頻配以解釋說,2017年11月底,北京發生大規模排華事件,超過十萬華人被強制驅趕,離開租住地,去往何國?此次排華事件,殃及人數遠超1998年5月的印尼排華事件。
中共「十九大」閉幕月餘,首都北京緊張氣氛依舊。一場大火,掀起一場驅趕外來人口、亦即所謂「低端人口」,在攝氏零下的寒冷冬日,數以萬計居住在廉租房、地下室、批發市場的租客,正被當局毫不留情地驅趕出城,甚至民間團體提供協助也被官方「找麻煩」。
低端人口,這是中共創造出來的一個詞,在中共的眼裡,那些低收入、低學歷或者從事低端產業的人群,這些人都被中共看作是低端人口。近日北京當局驅趕他們,有網民形容「清理租房的場面就像辛德勒的名單當中,黨衛隊清理猶太區一樣啊,就差上大狼狗了」。
北京當局以排除安全隱患為由強力驅趕被稱為外來人口的居民,引起世界輿論的關注。這些被某些輿論稱之為低端人口的北漂打工人士和家屬,在寒冷的冬天裡被驅出居住地,無處安身,引起社會強烈反彈。一些知識分子聯名上書當局,指責壓重侵犯人權。眾怒之下,北京當局被迫採取一些措施試圖平息輿論。
在天寒地凍中,北京南部的農民工從簡陋的住房被粗暴驅逐後,尋找落腳的地方;在淚水和焦慮中,城市中產階級的父母們因為孩子被幼兒園虐待而氣得發抖。他們都責怪和痛恨一個對象:當政的共產黨。
一些網民指出,當局以清除「安全隱患」為名進行驅趕,實際的目的是為了控制北京人口,而且藉機清查訪民。不論是何動機,此種殘酷野蠻的做法暴露出中共的冷血無情。與納粹黨衛軍不同的是,中共施暴的對象是本國百姓,是拚命勞作、在惡劣的條件下為「第二大經濟體」創造財富的草根。
北京大興一場大火引發全市的地毯式大清查,民眾透露政府真正的目的是藉此清理外來人口。斷水斷電、半夜突襲、亂砸亂踹、露宿街頭等等,這是目前北京所謂安全隱患大清理的真實寫照,民眾敢怒不敢言。
北京計劃強制驅逐數百萬外地人離境,近期除強制拆除市場,驅逐臨時住戶外,官方還透過司法途徑,強制商家歇業,並拒絕賠償。被驅趕民眾在全面信息封殺下,毫無反抗的機會。
北京知識界十多位學者原計劃本週二(7月25日)舉行「啟蒙沙龍」每月一次聚餐,並討論中國民主化議題,但聚餐遭到便衣人員阻撓,餐廳也藉故拒絕提供餐飲服務。聚會者多次變更聚會的餐廳,但仍無濟於事。
海外媒體報道說,北京正在拆除一些打工子弟學校,以疏解人口壓力。有評論認為,政府應該在目前農民工子弟學校的校址附近出資辦學,解決農民工子女的義務教育問題。
罹患末期癌症的大學生魏則西因誤信百度廣告,到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進行「生物免疫療法」治療,延誤了其它治療機會最終死亡事件,引發社會強烈關注。事件持續發西酵,5月6日,一批曾接受過「生物免疫療法」的病人家屬,到涉事的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門前示威, 有女子遭便衣警察強行抬走。
最近大陸微博在流傳一組照片,照片中有兩個可愛的小黃人(Minions,或譯小小兵)在北京街頭賣香蕉,卻遭到保安驅趕,這一幕讓網民覺得既好笑又心酸。不過,這最後證實是一種行銷手法,其目的是為了即將上映的同名動畫電影《小黃人》做宣傳。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俄羅斯運動員涉嫌服用興奮劑醜聞由來已久,為何國際奧委會「突然」作出禁止俄羅斯參加2018冬奧會決定?俄羅斯的興奮劑醜聞的幕後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