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其正文集
種一棵果樹 適時予以澆水、施肥…… ——細心照顧
在這個世界上,眾生芸芸;每個人都有一張臉,作為他的標記。
是誰?是誰有如此其大的力量,把太陽猛力抓了下來,放在地上?
人世間是一個其大無朋的舞台。各種不同劇情的戲劇,總是無時無刻都在上面演出。 演員則為生活其間的各種各樣的人。他們飾演著各種角色。
別總以為只有用文字為表現工具的,才是詩人。不是的,還有許多詩人的,而且可能到處都有詩人,都可能把詩表現得很好。
在那些年代裡,把鳳仙花採來,搗碎,用布包裹在指甲上,染紅指甲,是少女們一種 殷切的期望,一種流行於當時的習俗。
每次看見彩葉草,每次想起彩葉草,在我眼中,在我心裡,便紛呈出許多美姿,許多顏彩…
「在這個人世間,眾生芸芸,每個人都在尋找岸。」 「胡說!」 「才不胡說!連你也不例外!」
「天氣這麼熱,來一碗仙草冰,該有多好呀!」 「是呀!那再好不過了!……哇,那邊就有嘛,你看!路那邊……。」 「好!我們去吃去!」 「喂!仙草是怎麼做的?長得怎樣?你知道嗎?」
每個有愛情的人,他的血液中恆流著一朵朵盛綻的紅玫瑰,眼眸恆見一朵朵藍色的勿忘我,翻湧著一河多腦河水,緊緊牽繫著一則傳奇故事…
新娘花,新娘的花,以新娘名花,好美的名字呀! 它是最受歡迎的花,尤其是現在…
你喜歡觀賞葉子,還是喜歡觀賞花朵?就任由你選吧!蘭花,就有那麼好的能耐,任人喜歡觀賞葉子還是花朵
繁花盛開著,爭豔著,在各處……。 在花園裡,有繁花盛開著。看!杜鵑和蘭花爭豔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芬芳美麗滿枝椏, 又白又香人人誇!
身入中山故宮博物院,我便已進入中華文物的浩瀚大海裡,接受古典的薰陶,並且穿過時光隧道,回溯歷史而上,面對先聖先賢,尋覓先人的履痕,激起無盡的懷思,虔誠的感恩…
音樂感人至深,影響至鉅。 一曲韶樂,讓孔子深受感動,滌盪心胸,久久不去,三月不知肉味。
又到番麥收穫的時候。啊,多令人喜愛的番麥! 一穗穗番麥,被從株梗上摘了下來,堆成一堆堆,然後裝袋,運走…
一棵棵黃槐在校園裡站立著,成排成列,以其肢體站成一個個美的焦點,一片綠的風景;不論直視、橫看或側覽…
「我敢說,泉聲一定是女的。」 「為什麼?」 「你沒聽到她們泠泠不絕?」 「有道理。」 「泉聲很柔和。」 「嗯。」 「泉聲會撫慰人,把人的煩躁、不安、惱怒、悲怨撫平。」 「好呀!還有呢?」 「從泉聲中可以聽到母性的叮嚀。」 「這是就聽覺方面來說的。就別的方面來說呢?」 「就嗅覺方面來說,從泉聲中可以嗅到女人的花粉香...
清洗著,營養著,雕刻著,珊瑚慢慢形成了,一朵又一朵,一叢又一叢,建構成了一個珊瑚世界。
抓一把土,放近鼻尖,聞一聞,哇,好香! 是的。土是香的。它散發出濃濃的香味,到處飄飛。如果有一天,土不香了,那就可悲了。
落地生根,落地便生根! 是的,落地便生根!土地是財富之母,所有生命的根本。沒有土地,根著何處?生命如何存在、生長、發榮、成熟、結果?
有一個朋友,在某雜誌上介紹我,說我 老家那四畝地兒任其荒蕪, 卻要作心田的默默耕耘者。
靈感從哪裡來? 好多作家,越寫越多,作品源源而出,而且越寫越精彩,他們的靈感為什麼會有那麼多?
有一種篩子,古昔農家用得多,或在田裡,或在曬場,是用竹子編製而成的,用來篩稻穀、豆類等,使之以本來真面目,成為好糧食,不再被魚目混珠,不辨真偽。
無可否認地,任何行為,只要不是破壞性的,都有其存在的價值;但是,唯有創造, 是人世間最美好最可貴的行為…
我願是這泉,源源不絕,生生不息,清晰潔淨,甜美,自在……。
我看到了年輕,悟出了年輕的意義。 在一座花園裡,種有各式各樣的花,朵朵盛開,萬紫千紅,芳香美麗。這就是年輕。
人是為了希望而活著的。人不能沒有希望;一旦沒有了希望,活著有什麼意義?倘若如此,生不如死。 希望是一座燈塔,指引航海者渡過茫茫大海,抵達彼岸。
新,翻新,更新。 新,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日曆,撕去舊的一頁,出現新的一頁;撕去舊的一本,出現新的一本。
那個下午,我看見一名農夫在以鋤頭寫詩;造物則把詩寫在他身上。
共有約 65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