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士方
此次中俄軍演雖然立足東亞,假想敵卻並不在當地,而在遠隔太平洋的彼岸——美國。
這樣的結局,網友當然是大感快意江湖。
在高層權鬥之外,還有更重要的一層意味——外宣謀變。
軍隊依然是黨軍,「槍桿子」依然握住中共手中。
這是繼任學鋒之後,又一名「空降」的廣州市委書記。
張越案貌似落幕,其實並未落幕,因為張越的腳上有個鈴鐺
然而這兩種與虎謀皮的治本手段,能行得通嗎?只怕要共黨徹底倒了才行。
胡士泰2009年7月5日在上海與其三名中國籍手下一起被中共國安局抓捕。
胡海峰升官雖是外界預期之中,但最終結果仍令筆者多少覺得意外。
「錶哥」只是個廳官,還夠不上住秦城監獄高級囚室的待遇。
9名書記中,居然有4人遭遇「不測」,這在歷屆團中央中前所未見。
稅務局順勢打掉幾條大魚有所交代後,也定會偃旗息鼓。
海警的轉隸雖然有形式上的利好,但離具備真正的戰力還相差甚遠。
這是否意味著,安邦已經被收歸國有呢?當然不是。
海航能否安全上岸,無論「水中隱忍姿勢」,還是「救生員迫切態度」都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馬建案遲遲不見底,是國安部碉堡硬的表現,看來習陣營還會使出新手段,躲在暗處的曾掌門遲早要被逼到明處來使槍了。
同時軍隊內部反氣凝聚,金家軍老虎反噬金家的可能性自然驟增。
川翁心裡明白,要制服金家第三代的「核彈狂人」,還得自己給自己加柴添火,北京是靠不住的。
這種現狀在習近平掌軍後出現了明顯鬆動。
在父親李鵬的電力勢力圈內,李小鵬、李小琳兩兄妹早期都混得風生水起。
習近平讓王小洪這隻「公安眼」繼續貫通公安部和北京公安,防變之心已躍然紙上。
中共審計此前軟弱無力的原因,乃是因為中共權力不受制約,審計署無論怎樣貌似「獨立」,其實都在黨委的卵翼之下。
所謂「惠臺」政策其實就是中共設的這麼一個特價品圈套。但是卻屢試不爽。
作為川金會的前奏,朝鮮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統一戰線部部長金英哲以金正恩特使的身分近日訪美,成為朝方進入美國本土的最高級別官員。
老王訪俄也是為了撲美中之間的貿易「大火」,其救火隊長的底色全然未變。
馬哈蒂爾走的這一步棋,對現今的中國大陸其實很有借鑒意義。
胡春華55歲進京,比當年汪洋年輕3歲,怎麼說還是有「年齡優勢」。
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在1981年復立以來,大致可分為兩種基本形態。
金正恩最終同意「飛出」國門,到新加坡與川普會面,無論怎講都有點出乎外界意料。
背後有中國人壽這隻大手,遠洋集團染指安邦的保險主業只怕是遲早的問題。
共有約 16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