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P2P密集倒閉
新華網報導稱,公安偵破包括P2P在內的涉眾型經濟犯罪967起,資金總額高達469億元人民幣。有金融難民認為有望收回損失,但業內人士表示返還受害人的錢恐怕非常有限...
有投資人舉報稱,上海口億工貿有限公司利用「小蜜生態圈」、「鋪連鋪」、「商易」等網絡APP平台,以高回報為誘餌,步步設陷,連環詐騙近5萬人的約45億元人民幣。
近期,一家全國排名前十的網貸平台因虧損宣告良性退出,但在清盤過程中卻被指圈錢。出借人質疑平台截留資金,為討回本息,多方報案,政府各部門互相踢皮球,難友維權被抓。
近日數百名上海斐訊數據通信技術有限公司(簡稱斐訊)的供應商維權討錢,希望解決他們所僱用的農民工部分工資可回家過年。但他們的維權行動遭警方暴力打壓,數人被抓。
中共當局繼續打壓P2P金融難友。1月14日,六百多名草根平台的難友到浙江省信訪局上訪,杭州特戰兵到現場抓人,難友被歐打、拖拽,現場民眾發出對中共當局不滿的怒吼。
1月10日 ,黑龍江哈爾濱市數百名P2P惠農聚寶平台的難友在省委與該市中央大街請願,難友身穿「還我血汗錢」的狀衣,高呼口號,以此引起外界關注。
2018年,大陆互联网金融平台倒閉潮中,因资金去向不明,眾多投资受害人不断维权。聖誕节期間,各地多平台难友维权活动風起,警方采用各种手段打压。
臨近年底,警方通報宣稱「鑫圓共享經濟」是傳銷組織,要求各級人員投案自首,普通受害人也要主動交待,並嚴厲打擊相關維權上訪活動。廣大受害人表示強烈抗議,指中共經濟衰退,在圈老百姓的錢。
樂投平台爆雷4個月以來,武漢難友持續維權。但官方要麼出手抓人打人,要麼「維穩」忽悠,案件並無實質進展。難友表示對政府十分失望。
起源財富旗下8個P2P平台同時爆雷,從2017年1月出事至今,一直沒有收到警方、金融辦方面的任何消息。其中「早點兒」、「奶瓶兒」等平台分別針對大學生和孕婦、寶媽,他們可能是近年P2P事件維權者中最弱勢的一群人。
臨近年底,中共對金融難友加大了打壓力度。17日,在北京,一名兩個年幼孩子的母親因維權被捕,此前她的先生已被關押一年。同一天,還有各地8名難友因轉發維權消息被抓。
11月30日,萬盈金融的國資控股股東——宜賓製藥發出調查公告,披露了一個隱瞞了兩年多的「祕密」:宜賓製藥不是萬盈金融的實際股東。
12月3日,大陸全國多地鑫圓共享受害人到丹棱縣法院維權,質疑眉山警方釣魚執法,製造所謂「鑫圓系傳銷鐵案」。有人以跪地哭訴來表達自己的無助。
週四(11月22日),浙江省32個金融平台數百名難友一起去省公安廳維權。他們質疑P2P暴雷潮有幕後黑手,要求「審前處置」,讓受害人能拿到錢。當局仍不斷「維穩」、敷衍民眾。
北京P2P平台銀豆網暴雷4個月來,難友維權屢遭打壓,目前,二十多名被捕難友或面臨判刑。海淀警方被指製造維權慘案、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週一(11月12日),約300名樂投投資受害人到武漢市江漢區區委政府維權,喊出「要見區長、打倒腐敗,還我血汗錢」的口號,但區長沒有出面接見民眾,也沒能給他們一個說法。
週三(11月7日),四十多名人人愛家金融平台(簡稱「人人愛家」)難友前往北京公安部上訪維權。該平台清盤4個月以來,警方不作為,資金等信息不透明,受害人擔心一分錢也拿不回來。
位於杭州的P2P平台「草根投資」爆雷被立案後,投資受害人不斷維權,卻屢遭打壓。退伍軍人談國偉上訪無門,反成了重點「維穩對象」,被逼得留下「絕筆」想去自殺。
10月31日,華龍、華信、中潤等北京聯合平台的數百金融難友到北京市政府上訪,現場已有大量警力,難友被驅散,有的被抓走。同一天,在浙江杭州的金融難友也被抓,難友維權抗爭至深夜。
浙江景寧縣一名80後女子,近年來不幸經歷了政府強拆、P2P聯璧金融暴雷等事件,誓死維權,寫下遺書後前往北京上訪。
山東一家航空公司被指利用「股權」詐騙全國各地老年人近3億元。該公司發行基金和信託,註冊了近20家公司進行融資。公司跑路三年,投資人投訴無門。
「京東金融眾籌平台」組織的眾籌項目被曝涉嫌合同詐騙和虛假宣傳,而京東平台推卸責任長達10個月,坑害投資人。諸多違規行為造成投資人損失慘重。
10月25日,杭州的多個平台的P2P難友到浙江省政府維權,大量的警力早就守候那裡,警方用大巴將他們押送黃龍體育中心。
近日數百名武漢樂投理財的受害人聚集當地派出所維權,要求樂投還錢。當地政府被指追債不利,反而打壓正當維權,金融難友走上了漫長的維權之路。有已傾家蕩產的受害人不幸因事故嚴重燒傷,希望樂投儘快還錢解決困境。
網貸「獨角獸」草根投資今年7月底爆雷,「展期三個月」後,10月19日,突然被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投資受害人聞訊後連續數天展開維權,警方施壓下,數名投資受害人被抓。
P2P平台暴雷潮中,投資人期待有資產的平台能夠清償本金。草根投資7月底逾期後,展期三個月,政府介入清查,資產報告已出爐,離奇的是,日前草根投資被以「非法吸存」立案。
日前,聯璧斐訊金融受害人到京東總部維權,京東保安製造衝突,動手打人,警察抓走4名維權者。警方要他們承認是先動手打人的一方,逼迫他們簽字。
經過一輪倒閉風潮,中國網貸平台已經從最高峰的六千多家驟降至一千五百多家。近日有業內人士分析,在中共政策的擠壓下,未來12個月內,平台數量將降至50家左右,有評論說,中共新一輪的割韭菜行動正在進行。
2015年底,趙玉強經人介紹,了解了京東自營、並打有廣告的斐訊零元購路由器。2016年年初,趙玉強正式加入代理銷售斐訊零元購產品行當。2018年6月,斐訊突然停止返現,趙玉強才發現自己被詐騙了,損失至少24萬元。可是目前他四處維權,卻遭當局打壓。
P2P暴雷,經偵不抓老闆卻抓員工,并以提供線索為由誘捕員工,稱其為「自首」。有知情人披露:「這是一個公開的祕密,經偵要從裡面拿走很大的一塊。」
共有約 10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