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P2P密集倒閉
經過一輪倒閉風潮,中國網貸平台已經從最高峰的六千多家驟降至一千五百多家。近日有業內人士分析,在中共政策的擠壓下,未來12個月內,平台數量將降至50家左右,有評論...
2015年底,趙玉強經人介紹,了解了京東自營、並打有廣告的斐訊零元購路由器。2016年年初,趙玉強正式加入代理銷售斐訊零元購產品行當。2018年6月,斐訊突然停止返現,趙玉強才發現自己被詐騙了,損失至少24萬元。可是目前他四處維權,卻遭當局打壓。
P2P暴雷,經偵不抓老闆卻抓員工,并以提供線索為由誘捕員工,稱其為「自首」。有知情人披露:「這是一個公開的祕密,經偵要從裡面拿走很大的一塊。」
10月17日,來自大陸各地數百名P2P難友到北京市政府討血汗錢,當局調動大批警力進行鎮壓,數十人被抓,外媒記者亦被清場。
9月12日,杭州P2P網貸平台「抓錢貓」200多位受害者到浙江省公安廳維權,其中部分受害者被警察拖拽上大巴車後,送往當地體育館。只有簽署《告誡書》(即再也不會進行維權活動)的受害者,才會被釋放。
「國企央企去槓桿的行為,不都是從正常合法途徑去掉的債務, 有些手段途徑令人不齒,把債務赤裸裸地『以詐騙的手法』讓人民群眾埋單。」近日有知情者爆料,國企利用網貸和私募基金等金融手段騙老百姓的錢,轉移債務。
10月10日上午北京各金融平台上千受害人聚集在北京市政府門前維權,要求見市長。北京公安局的一位警官出面承諾,讓各平台選代表次日安排專門渠道與北京經偵等有關官員見面,但次日難友前往後發現,根本沒兌現承諾,不屬於朝陽區管轄的平台全部拒絕受理,就是朝陽區的平台,警方也是以維穩為目的,難友們表示再次被忽悠、被騙。
「十一」大陸長假,大陸金融難友心情沉重不斷想辦法維權追錢,多地出現一定規模集會遊行的維權活動。10月1日合肥淮河路步行街五百多人集會遊行,3日杭州數十名銀豆網難友維權,5日武漢包括江漢路步行街多處有維權活動約三百多人,6日武漢市政府前仍有金融難友的維權。
金融難民謝女士說:「虧我們這麼多年那麼相信政府,現在一句監管不力把我們這些全靠自己努力的80後打入生活谷底,你叫我怎麼相信你——我的國?你毀了我的三觀。」
上海各平台金融難友約定「十一」下午3點在南京路步行街匯合。事先得到消息的警方增派警力巡邏、盤查,很多難友在現場觀望等待機會一直到晚上,數名膽大舉牌的難友被警方帶走。
近日P2P投資受害人自殺的消息頻傳,與其選擇不歸路不如繼續抗爭追討血汗錢,12日上海金融難友在銀監會前抗議政府對P2P平台的監管失職。上海當局恐懼出動警力暴力驅趕,十多人被抓。
P2P投資受害人王倩女士自縊身亡,亡靈尚未過頭七,P2P網貸平台再添冤魂。裴訊聯璧平台有位受害男士在家割腕自殺,地上到處是鮮血,妻子抱著失血的丈夫痛哭的鏡頭令人慘不忍睹。
8月,大陸各種天災人禍不斷:非洲豬瘟、炭疽病,壽光、潮汕洪災,東北大乾旱,P2P、疫苗受害者維權等。時評人士表示,這些危機都有其各自爆發的原因,但是從發生、發展到最終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無一不是中共這個始作俑者造成。
自今年7月份以來大陸各P2P平台接連爆雷,大批的受害者四處奔波維權,結果是投訴無門,受害者們被逼上絕路,自殺事件頻發。
近日大陸的互聯網金融平台P2P倒閉潮的勢頭減弱,但仍有平台持續爆雷。宜湃網發公告稱與投資者一起追償「銀優」、「企優」項目違約人,業內行家認為從中可見政府背後黑影。
9月3日,來自全國多地的部分君融貸網投資受害人聚集在大連市的信訪辦維權,結束後想去附近的市政府遭眾多特警粗暴阻攔。特警和便衣對現場難友噴辣椒水並追打受難者,令難友們心寒。
「請求你們把我也抓走吧,我也不想活了,三百萬那、三百萬那......」週六北京樂投私募基金的武漢受害人舉行和平的維權行動,遭警方暴力清場,至少四人抓人。其他難友獲悉他們下落後趕至派出所要求放人,其中有難友對警方大聲疾呼,表達上面的心聲。
大陸P2P平台大規模爆雷後,成千上萬的投資受害人錢財遭到清洗,隨即很多人被迫成為討回本錢的上訪大軍。銀豆網甚至發起一天四地的同步維權行動,他們向大紀元透露此案最新的動態。
受驚嚇的樂投投資人萬燕雲(化名)向大紀元記者講述27日白天恐怖的經歷,仍覺歷歷在目、心有餘悸。整個訪談中,她帶著哭腔,備感無助與委屈。
近幾個月來,大陸新一輪網貸P2P平台現大規模倒閉潮,也牽涉出跟平台相關的國資背景企業有很多詭異地方。普資金服的投資受害人向大紀元舉報,普資一直舉著國資賽領的大旗吸引投資人,而國資賽領在其背後的資金變化和切割時間點等存在多處疑點,普資平台爆雷,賽領脫不了干係。
具有國資控股背景的P2P平台銀豆網瞬間「爆雷」,廣大受害者維權一月有餘無果,心急如焚。
近來大陸P2P網貸平台大規模「爆雷」,很多國企控股的平台也深陷其中,甚至官方扶貧系旗下的金融平台大半已爆雷,遭民間譏諷「扶貧」成「創貧」。對金融網貸頗有研究的大陸律師認為,扶貧系下的P2P平台更具危害性。
8月14日,聯璧斐訊金融受害人聚集上海斐訊總部要要求還錢,有平台代理一度激憤欲舉刀自殺,也有投資人欲跳樓自殺,警方準備氣墊以防悲劇發生。而斐訊總部三天兩頭有民眾前往維權,但他們遭到上海警方的打壓,甚至有的被刑拘。
大陸P2P接連出事,投資者維權處處遭打壓,有苦無處訴,紛紛找大紀元訴心中之苦。
近日浙江省公佈了16名擬提拔任用省級領導幹部的任期前公示,引起浙江金融受害者的關注與反彈,他們認為其中兩名是省金融辦核心成員,對浙江的金融動盪有不可推卸責任,應予以調查而非提拔,甚至對所有金融辦相關人員不得提拔,終身追責。
僅今年7月,大陸有221家P2P融資平台倒閉,上萬「金融難民」進京上訪維權。中共當局近日緊急出台十項應對措施,受害人表示這是官方「維穩」策略。大陸律師認為,這是中共逃避責任和轉嫁矛盾的措施。
8月10日,社交網上傳出一則視頻,視頻中,一位穿著橙色衣服的女士,雙手被手銬反銬背後,打著赤腳跪在地上悲慘的哭訴著,四周有不少警察圍著她,另有兩位女士,用紙巾不斷的給她擦著眼淚,也用紙巾擦著自己的眼淚,整個場面很是淒慘。
8月6日P2P大陸全國首次集體進京大上訪引起中共當局極度恐慌,公安部統一部署對他們圍追堵截,目前活動的發起人失蹤,警方對各地的P2P維權行動也開始頻頻抓人。儘管陸媒徹底封殺他們維權消息,但他們獲得國際輿論關注和民間的聲援。
7月16日星期一下午四五點時,正在上班的李先生接到太太的電話:「老公,我們的錢可能沒了,全部沒了。」電話裡傳來太太的哭聲。
湖北知名企業家、現任湖北鄂州市工商聯副主席的肖運軍因拒絕出讓土地給當地政府,被打成「黑惡勢力」,數億資產被沒收、凍結,合夥人被捕。因遭到通緝,肖運軍最後選擇逃亡美國,他近日接受大紀元專訪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共有約 7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經過一輪倒閉風潮,中國網貸平台已經從最高峰的六千多家驟降至一千五百多家。近日有業內人士分析,在中共政策的擠壓下,未來12個月內,平台數量將降至50家左右,有評論說,中共新一輪的割韭菜行動正在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