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P2P密集倒閉
11月30日,萬盈金融的國資控股股東——宜賓製藥發出調查公告,披露了一個隱瞞了兩年多的「祕密」:宜賓製藥不是萬盈金融的實際股東。
12月3日,大陸全國多地鑫圓共享受害人到丹棱縣法院維權,質疑眉山警方釣魚執法,製造所謂「鑫圓系傳銷鐵案」。有人以跪地哭訴來表達自己的無助。
週四(11月22日),浙江省32個金融平台數百名難友一起去省公安廳維權。他們質疑P2P暴雷潮有幕後黑手,要求「審前處置」,讓受害人能拿到錢。當局仍不斷「維穩」、敷衍民眾。
北京P2P平台銀豆網暴雷4個月來,難友維權屢遭打壓,目前,二十多名被捕難友或面臨判刑。海淀警方被指製造維權慘案、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週一(11月12日),約300名樂投投資受害人到武漢市江漢區區委政府維權,喊出「要見區長、打倒腐敗,還我血汗錢」的口號,但區長沒有出面接見民眾,也沒能給他們一個說法。
週三(11月7日),四十多名人人愛家金融平台(簡稱「人人愛家」)難友前往北京公安部上訪維權。該平台清盤4個月以來,警方不作為,資金等信息不透明,受害人擔心一分錢也拿不回來。
位於杭州的P2P平台「草根投資」爆雷被立案後,投資受害人不斷維權,卻屢遭打壓。退伍軍人談國偉上訪無門,反成了重點「維穩對象」,被逼得留下「絕筆」想去自殺。
10月31日,華龍、華信、中潤等北京聯合平台的數百金融難友到北京市政府上訪,現場已有大量警力,難友被驅散,有的被抓走。同一天,在浙江杭州的金融難友也被抓,難友維權抗爭至深夜。
浙江景寧縣一名80後女子,近年來不幸經歷了政府強拆、P2P聯璧金融暴雷等事件,誓死維權,寫下遺書後前往北京上訪。
山東一家航空公司被指利用「股權」詐騙全國各地老年人近3億元。該公司發行基金和信託,註冊了近20家公司進行融資。公司跑路三年,投資人投訴無門。
「京東金融眾籌平台」組織的眾籌項目被曝涉嫌合同詐騙和虛假宣傳,而京東平台推卸責任長達10個月,坑害投資人。諸多違規行為造成投資人損失慘重。
10月25日,杭州的多個平台的P2P難友到浙江省政府維權,大量的警力早就守候那裡,警方用大巴將他們押送黃龍體育中心。
近日數百名武漢樂投理財的受害人聚集當地派出所維權,要求樂投還錢。當地政府被指追債不利,反而打壓正當維權,金融難友走上了漫長的維權之路。有已傾家蕩產的受害人不幸因事故嚴重燒傷,希望樂投儘快還錢解決困境。
網貸「獨角獸」草根投資今年7月底爆雷,「展期三個月」後,10月19日,突然被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投資受害人聞訊後連續數天展開維權,警方施壓下,數名投資受害人被抓。
P2P平台暴雷潮中,投資人期待有資產的平台能夠清償本金。草根投資7月底逾期後,展期三個月,政府介入清查,資產報告已出爐,離奇的是,日前草根投資被以「非法吸存」立案。
日前,聯璧斐訊金融受害人到京東總部維權,京東保安製造衝突,動手打人,警察抓走4名維權者。警方要他們承認是先動手打人的一方,逼迫他們簽字。
經過一輪倒閉風潮,中國網貸平台已經從最高峰的六千多家驟降至一千五百多家。近日有業內人士分析,在中共政策的擠壓下,未來12個月內,平台數量將降至50家左右,有評論說,中共新一輪的割韭菜行動正在進行。
2015年底,趙玉強經人介紹,了解了京東自營、並打有廣告的斐訊零元購路由器。2016年年初,趙玉強正式加入代理銷售斐訊零元購產品行當。2018年6月,斐訊突然停止返現,趙玉強才發現自己被詐騙了,損失至少24萬元。可是目前他四處維權,卻遭當局打壓。
P2P暴雷,經偵不抓老闆卻抓員工,并以提供線索為由誘捕員工,稱其為「自首」。有知情人披露:「這是一個公開的祕密,經偵要從裡面拿走很大的一塊。」
10月17日,來自大陸各地數百名P2P難友到北京市政府討血汗錢,當局調動大批警力進行鎮壓,數十人被抓,外媒記者亦被清場。
9月12日,杭州P2P網貸平台「抓錢貓」200多位受害者到浙江省公安廳維權,其中部分受害者被警察拖拽上大巴車後,送往當地體育館。只有簽署《告誡書》(即再也不會進行維權活動)的受害者,才會被釋放。
「國企央企去槓桿的行為,不都是從正常合法途徑去掉的債務, 有些手段途徑令人不齒,把債務赤裸裸地『以詐騙的手法』讓人民群眾埋單。」近日有知情者爆料,國企利用網貸和私募基金等金融手段騙老百姓的錢,轉移債務。
10月10日上午北京各金融平台上千受害人聚集在北京市政府門前維權,要求見市長。北京公安局的一位警官出面承諾,讓各平台選代表次日安排專門渠道與北京經偵等有關官員見面,但次日難友前往後發現,根本沒兌現承諾,不屬於朝陽區管轄的平台全部拒絕受理,就是朝陽區的平台,警方也是以維穩為目的,難友們表示再次被忽悠、被騙。
「十一」大陸長假,大陸金融難友心情沉重不斷想辦法維權追錢,多地出現一定規模集會遊行的維權活動。10月1日合肥淮河路步行街五百多人集會遊行,3日杭州數十名銀豆網難友維權,5日武漢包括江漢路步行街多處有維權活動約三百多人,6日武漢市政府前仍有金融難友的維權。
金融難民謝女士說:「虧我們這麼多年那麼相信政府,現在一句監管不力把我們這些全靠自己努力的80後打入生活谷底,你叫我怎麼相信你——我的國?你毀了我的三觀。」
上海各平台金融難友約定「十一」下午3點在南京路步行街匯合。事先得到消息的警方增派警力巡邏、盤查,很多難友在現場觀望等待機會一直到晚上,數名膽大舉牌的難友被警方帶走。
近日P2P投資受害人自殺的消息頻傳,與其選擇不歸路不如繼續抗爭追討血汗錢,12日上海金融難友在銀監會前抗議政府對P2P平台的監管失職。上海當局恐懼出動警力暴力驅趕,十多人被抓。
P2P投資受害人王倩女士自縊身亡,亡靈尚未過頭七,P2P網貸平台再添冤魂。裴訊聯璧平台有位受害男士在家割腕自殺,地上到處是鮮血,妻子抱著失血的丈夫痛哭的鏡頭令人慘不忍睹。
8月,大陸各種天災人禍不斷:非洲豬瘟、炭疽病,壽光、潮汕洪災,東北大乾旱,P2P、疫苗受害者維權等。時評人士表示,這些危機都有其各自爆發的原因,但是從發生、發展到最終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無一不是中共這個始作俑者造成。
自今年7月份以來大陸各P2P平台接連爆雷,大批的受害者四處奔波維權,結果是投訴無門,受害者們被逼上絕路,自殺事件頻發。
共有約 9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