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
中美貿易戰風雲突變,進了從未涉足的深水區。
面對美國豆農的困境,川普著急,北京歡喜。
7月27日,美國總統川普連發三條推文,直指西巴爾的摩選區的眾議員卡明斯(Elijah Cummings)。
所有的選擇都有後果,2020年尤其不同。在這兩條道路當中,美國選民們,你們想好要走哪條路了麼?
一言以概之,就是保護知識產權對美國太重要,關係到美國企業的競爭力與美國在國際社會領先的科技地位,是美國的國力所係。
僅就貿易戰而言,中國現在手中並沒什麼牌,但中國會「造牌」,最近造了兩張,一是朝鮮牌。
但歷史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給台灣與民進黨機會,善用這次香港反送中帶來的政治轉機,承認執政的失誤並承諾今後切實改善民生,才是取勝之道。
從貿易戰一開始,我就認為中共在實施「以時間換空間」的持久戰策略,以拖待變。
在美國2020大選終戰之前,雙方即使再回到談判桌前,也不會有結果。
中國經常發生各種大事,社會注意力很快被轉移,從而導致不少事情很快被遺忘,從2005年至習李接管中央權力這一期間的「滅村運動」就是一例。
新上山下鄉之所以會成傳媒一時轟傳的信息,與國內的政治環境分不開。
民主黨「逼川普下臺」的黃樑美夢終於在3月下旬結束了。
觀諸世界近代經濟發展史,從無一國經濟在深陷結構性問題的情況下,僅僅依靠外資進入資本市場投機套利就能振興。
3月15日,澳洲殺手塔蘭特(Brenton Tarrant)在紐西蘭兩所清真寺槍殺50人的慘案震驚全世界,
因為距離它應該面世的2011年,幾乎晚到了整整八年。
三一重工與華為兩家中國公司起訴美國政府至少面臨三大不同條件,三一勝訴,華為未必能夠勝訴。
本書從回溯中國大外宣的歷史入手,分析中國自本世紀初以來形成的外宣媒體本土化策略,以及在此策略推動下的海外「大外宣」布局。
對美中雙方來說,此時罷戰都算一種明智的選擇。
對於美國來說,2020年的總統大選,將成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這兩大社會發展道路的對決。
李老是馬克思主義者嗎?我從來沒將他與這個名號聯繫起來。
2月8日,由保守派創建的能源宣導組織Power the Future發表一篇博文,指出「綠色新政」的實質:當AOC公布了包含細節的解決方案、且她的辦公室2月7日發表了一系列論題概述其目標後, 暴露了「綠色新政」其實是一匹特洛伊木馬(Trojan Horse),與解決全球變暖沒有多大干係,該計劃只是以理想的環境政策作為幌子,憑藉綠色偽裝把社會主義帶入美國。
中美貿易戰談判取得的成果會比白宮預期的要小,就是這場「戰事」遲遲不能「收官」的原因。
就算被迫簽訂相關條款,也只被視為「韜光養晦」的權宜之計。
委內瑞拉人民得摒棄自身的左傾及民粹傳統,否則就算經歷了這場巨大的危機,也難以浴火重生。
中國所謂「六穩」,實際上就是在穩泡沫。
中國經濟衰落在2015年就已經開始,中美貿易戰只是加快了衰落的進程而已。
2018年,中國之所以失去了美國,從國際大背景來看,是因為全球主義形勢正逢逆轉之時。
強調「雷曼時刻」,中國人會覺得那是西方世界的事情,情景相對陌生。韓國為紀念1997年金融危機20周年,拍了部電影《國家破產之日》,展現了瀕臨破產前一週的情景,中國人看起來應該會覺得似曾相識。將它當作給中國領導層看的參考片,也許很有現實意義。
在美國,影響白宮對華政策的至少有四支力量
盤點一下2018年,中國緣何失去了美國,其間頗值玩味。
共有約 5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