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黑社會
近日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維權運動,引起了社會廣泛的關注,多個校園的學生發聯名聲援書,要求釋放維權工人。各地民眾組成現場聲援團,也於30日一度遭到警方的強制傳喚...
近日,大陸各地的所謂「掃黑除惡」運動「捷報」頻傳,紛稱打掉了若干個黑惡團伙,不少地方稱將發起第二輪的攻勢。大陸民間質疑打黑運動的成效,有紅二代直指黑源自中共,現在的公檢法就是黑社會。
河南省社旗縣下窪鎮軍里村因高速公路的施工,施工方與村民發生糾紛,施工方糾集近兩百黑社會成員,大規模的報復暴打村民,村民被迫以石頭農具來自衛反擊,有二十多位村民受傷,多名重傷者現仍住院治療。
近日一則山西黑社會老大高調出獄,三天後因此重新入獄的新聞,在網上流傳甚廣。有基層警察在公安內網實名舉報給山西省公安廳廳長劉傑反映情況的信件遭到洩密,被人放到網上,陸媒報導後在網上引起民間擔憂,並認為該洩密事件正說明警察內部跟黑社會之間有某種連繫,民間直指「警匪一家」。 5月27日,公安內網的舉報圖片在晉城貼吧上出現,圖片顯示5月25日下午4點39分,一...
9月10日,廣州荔灣區芳村「黑老大」陳某偉為代表的黑社會性質犯罪團伙被抓捕,抓獲嫌犯62人,依法逮捕51人。
有報導說:「政府污染,要民眾買單?」河北安國市今年將以與暖氣費綁定的形式,按戶收取100元空氣污染費後,引起民意強烈反彈。
(據台視新聞報導) 大陸十一長假期間,旅遊糾紛頻傳,雲南的旅遊勝地香格里拉,有導遊強迫旅客必須繳錢參加藏民家訪的自費行程,旅客不從就當場趕下車,甚至還傳出有人曾經被脖子架刀。
六月飛雪,中共治下,天怒人怨。大陸民眾有冤無處訴,近年來紛紛組團到香港上訪。七一前夕,大陸首批訪民已經率先在25日到港,準備參加七一大遊行,並帶備訪民們的大批材料和狀紙,控訴中共統治下種種暴行。
天津異議人士張長虹自2012年9月14日向天津市北辰區人民法院遞交行政訴訟狀,訴公安北辰分局濫用職權,勾結天津市司法精神病鑑定委員會,把張長虹一個健康人荒謬地弄成精神病人一案,至今已有三個多月了,法院就是不予立案。為此,張長虹無數次找到立案庭庭長張琦及行政庭庭長劉春傑,詢問不予立案的原因,希望得到答覆,但兩位庭長就是不予答覆。
兩天前,上海著名維權人士金月花被北京警察強制到派出所後交給上海駐京人員,隨後被帶回上海。同時,上海葛容下落不明!
人民網報導,大陸國有大型建築企業中鐵六局遭指雇用暴徒毆打討薪民工。消息在網路傳開後,引爆震驚與憤怒。
2002年,人民日報社為陝西分社建大樓,取名為西北新聞大廈。西北新聞大廈開發單位是陝西澤達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施工建造的是我們西安雁塔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山東省煙台市菜山區曹慶巖,2007年區政府開發拆遷中被威逼簽訂了房屋拆遷安置及補償協議,可是以後網點房被強搶偷拆,簽訂的超低108萬元補償款卻至今沒給分文,曹慶巖逐級反映至京,6年無數次被當地政府騙回、解決無果。
尊敬的父母官:您可知道您的子民水深火熱?昨天陝西省寶雞市訪民裴小紅被截訪人員強行帶離北京城。一上高速就被打的口鼻淌血;陝西省訪民周志銀被誣陷有6個女人,差點妻離子散;2011年國慶節陝西省渭南市訪民跳了金水橋;陝西省西安市雁塔區訪民康素萍也曾被強行帶離北京城,一上高速就被打得眼冒金星、雙耳欲聾、面部紅腫。邊打邊說叫你會寫能講。
2011年1月3日凌晨2點,江蘇南通紅楓麗萊公司遭南通市約80名黑社會襲擊,8人被打(其中一名武警戰士和一名工人重傷住院)砸毀公司房屋、文件、賬目、證照、磁盤、機械設備及財物等,丟失的現金及財物各種損失約6,218,880.00元。
日前,廣東省雷州市公安局巡警三中隊指導員柯廣盈販毒被抓。據大陸媒體報導,有知情人士稱,柯廣盈販毒數量巨大,達7.8公斤,販毒時身穿警服,開著價值100多萬元的豪車。兩年前,柯廣盈還是全國優秀警察。09年還強姦過一位女孩子。對此,大陸民眾表示:最後這兩句話非常經典!
43歲的高女士是江蘇徐州人,幾十年前就開始做輪胎生意,歷經幾十年的商界打拼。5月11日,因為生意上的借貸糾紛,遭人拘禁長達7天。高女士七天驚魂後,現在都不敢出家門。
20幾年前,我在婦幼保健院生小孩。我同病房的一位約20多歲的農村婦女,就是被計生幹部強行送到醫院來做人流引產。那婦女已懷孕8個多月了,已快生產了。被人按住強行打毒針後,肚子痛得在床上掙扎了一晚上,產下一胖乎乎的很可愛的男孩。
6月5日,浙江省第十三次黨代會召開的前一天,杭州維權人士就受到嚴格布控,除鄒巍被帶到距杭州兩百多里外的安吉縣山川鄉「旅遊」外,沈利華、梁麗婉、劉訓連、徐傳松、許捷、王利民、陳美佳、朱瑛娣、裘玉梅等都是嚴控對象,每人都有三到五名「保鏢」隨時侍候。
安徽省蕪湖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龍山街道辦東梁村村委主任及其手下經常毆打村民,2011年7月1日,在東梁小區的車庫,謝小平及其手下當眾毒打一名村民,其中在場的其他村民,有人上去阻攔、勸架,被謝小平用刀割裂手指。後村民報警,越來越多的村民圍觀阻止,謝小平才停止對村民湯世貴的毆打。
2006年5月22日晚22時許,36歲的田永兵在他家開的裁縫店門前公共場所,無故將在看戲本村19歲的喬輝毆打,隨後喬輝去找在看戲的父親喬玉明與田永兵辨理,期間田永兵回到他家裁縫店內,手拿裁衣用的大剪刀又來到現場。
我叫沈志華,拆遷前住無錫市梅村鎮荊同村。丈夫蔣炳亞有父母和弟弟蔣文亞。原來兄弟兩共有四間門面合法住宅地35號和36號,哥東弟西各兩間。我一家三口住東35號門兩間三層樓房364平方米,弟西36號門200多平方米住宅地。父住36號門。
山單縣信訪局局長施林倩說:「我不執行中央文件,中央不能要我的頭」。
2010年年初,宜昌公安局舊辦公大樓拍賣給宜昌億能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億能在交接手續還沒有辦完的情況下,把售樓部和樣板間設在公安局辦公樓內,並在當地媒體上大肆宣傳,以商品房的名義出售。103套房子短期內搶購一空。合同上註明的是代購合同,顯而易見是億能替公安局賣房。
萬萬沒有想到,5月11日凌晨夜深人靜之時,湖南寧鄉縣灰湯鎮的被拆遷戶周雲芝,會在走投無路的之際選擇在寧鄉灰湯鎮政府大樓跳樓自殺死亡。
網友眼中的中國十大混吃等死部門
看啊!老天撕心裂肺的哭了。聽吧!上天鬼哭狼嚎般怒了。人民百姓還能睡著嗎?還該睡著嗎?沒錯!是該醒了,該徹徹底底的醒了!因為老天都覺得天子不公了,讓百姓受苦蒙冤了。
2008年3月8日,何澤爸爸回到家裡取衣物,被學校強行帶到農場辦公室,被時任的黨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宋慶才按倒在地,連續的毒打。原因是何澤爸爸告到了上面,他豁出去書記不當了,要打死他,讓他無家可歸。宋慶才說:「你跟我鬥,就是跟共產黨鬥。」面對這一切,兩名尖山公安分局工作人員和辦公室新招的值勤人員卻袖手旁觀。
一個神奇的大學正校長被神奇地宣佈為本校副校長,主管工作為「無」。幕後操盤手為書記,曾經全國聞名的同一所大學校長。
國內所有從俄羅斯引進設備和生產技術的電子級人造藍寶石晶體項目都是官商勾結的騙局。
共有約 298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中國高級談判代表將於本週通話,試圖重啟自5月以來陷入停滯的貿易談判。但雙方幾大分歧在,為貿易談判增添變數。有專家認為,美中貿易爭端不會在未來一兩年內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