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民運
維權律師高智晟已「被失蹤」整整兩年。8月11日,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加州硅谷舉辦新聞發布會,公布了美國總統川普就營救高智晟一事的回信內容。川普總統承諾,美國將「一...
香港著名民主人士、立法局資深前議員劉慧卿女士日前在澳洲參加專業會議,原定於7月21日晚接受了本地傳媒的採訪。很快唐人街傳來消息,說中領館傳話華人媒體:“不得採訪劉慧卿!”。劉女士得知後表示如果消息屬實,中共在澳洲的干預程度十分令人感到吃驚。
11月28日(週一),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在舊金山灣區的聯合市(Union City)宣布今年的傑出民主人士獎頒發給知名維權律師唐荊陵。唐荊陵曾任律師,因為為民眾維權而被吊銷律師執照。2009年,他曾為毒疫苗受害兒童奔走,2014年,又由於踐行「公民不合作」被捕入獄,在今年1月獲刑5年。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宣布:「今年很特別的是只評選了一位、唯一...
電視認罪是延續了中共上台後一直運用的一種遊街示眾的方式,本質上它就是反文明的。過去電視沒有那麼多,資訊沒那麼發達,文革時是在一個廣場召集所有人,讓人當眾人低頭認罪,戴上屈辱的標誌,現在是通過電視示眾了。——文東海
開始我本人被強制約談,他們不希望我在網上發聲吧。但我要表明自己的態度,我不願意太張揚,我就是實事求是。……我遇到很多困難都是以前沒想到的,完全不讓會見,不通知家屬,不告知案情,也不讓與當事人通信,我的當事人幾乎完全是失蹤的狀態,越到後來,他們做出的事情越讓我們吃驚,最後乾脆把我們解聘!——文東海
人的信心也需要一點點地去鼓舞,但我們的努力不只在於偽法庭的不判、少判。像現在比如說判法輪功修煉者、判政治犯、維權人士,無論是前面判的人,還是躲在後面指揮的人,今天做得歡,明天他的判詞就寫得更詳實、更具體,他們就是在用自己今天的這個行為,給他們未來被審準備判詞,而我們,要為一個公正環境下的審判準備條件。——唐吉田律師
上週日(5月31日)下午,美國舊金山灣區的「六·四」親歷者和關注者參加了主題為「從未忘記,永不放棄」的「六·四」26周年研討會。「六·四」期間,在北京六部口路邊被從背後衝過來的坦克壓斷雙腿的方政用電話聯通了與其同在一處被坦克壓壞盆骨的「六·四」學生王寬寶。王寬寶成為繼方政之後用親身經歷公開指證戒嚴部隊坦克輾人的第二位證人。「六·四」學生方政和周鋒鎖表示,此舉...
左春和在《知識份子在當下的局限》一文中曾說,任何權力都明瞭知識的潛在威脅,因為,知識份子是專制權力的解構力量,因此,千百年來,老到的權術會盡一切所能來壓制知識,或者收買和分化知識份子。
各位來賓、各位同仁、各位朋友:首先,我衷心歡迎和感謝大家不辭辛苦,從世界各地來到多倫多,參加第六屆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大會!您們的參與是對我們論壇工作的大力支持,也是對中國和亞洲民主化運動的大力支持!我特別感謝台灣民主基金會和其他捐款支持這次大會的朋友!我也非常感謝大會會務組的全體朋友!
9月12日,我回到住所整理藏書。因為不常住人,就沒裝寬帶,剛好又是手機信號的死角。所以既不能上網也不能打電話。當時我想,也無所謂了,總不至於離開了電話和網絡就翻天吧?但事實證明,特定情境下,離開電話和網絡還真的就會翻天——僅僅過了一夜,次日清晨,我在小區散步,走到有手機信號的地帶上網一看,天啦,微博和微信上到處都有網友在尋人,尋的就是我。據說我又被國保綁架—...
(大紀元記者丘石舊金山報導)6月27日(星期四),民運領袖王炳章的家屬和眾多民運人士在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前抗議,要求釋放11年前被非法綁架並被判處無期徒刑的王炳章。不止舊金山,35個民運組織在包括洛杉磯、渥太華、溫哥華在內的多個城市同時舉辦抗議活動。
(大紀元記者馬有志、曹景哲舊金山報導)又要到八九六四屠城的紀念日了,一群灣區的原六四學生領袖、學者和舊金山民眾,在6月2日下午舉辦了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典禮活動,並於晚上在舊金山中國城花園角的民主女神像前舉辦了音樂會和悼念獻花儀式。
(大紀元記者曹景哲舊金山報導)「六四」後流亡海外的學運領袖方政、封從德、葛洵,以及年輕知識分子劉瀏和畢明智等人,5月26日(星期日),來到舊金山中國城的花園角,清洗了樹立在這裡的天安門民主女神像,揭開了舊金山灣區紀念六四活動的序幕。
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由於在2009年末召開了被稱為「拯救人類最後一次機會」的世界氣候大會而受到國際矚目。這個有192個國家的代表參加的峰會,雖然沒有達致預期的成果,但毫無疑問,哥本哈根會議對地球今後的氣候變化走向將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不論古今中外,社會運動的一般勢態是這樣的,民眾為維護自身利益、權利、權力協同達到目的而運動。或許還可以添加上精英的影響或領導;約少於5%能理解掌握民眾利益和心態、能促動民眾的精英,是民眾的有心人、同路人,會順從民眾意願、為促進民眾權益去領導民眾為達目標而運動。這是群眾運動的正常勢態。這類運動就是群眾運動。
我的老戰友、李旺陽被自殺真相調查委員會發起人周志榮可能已經被捕,呼請各界給予關注。
今年六四期間接受香港電子傳媒訪問的雙目失明的湖南六四工運領袖李旺陽被自殺的事件,在香港引起強烈反響,多個政黨和民間團體到中共駐港辦事處抗議,質疑李旺陽是被自殺,要求當局徹查,華人民主書院設立靈堂發起絕食行動,悼念李旺陽。
湖南民運老戰士周志榮六月七日晚上七點鐘已向中共當局湘潭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堅決提出:一定要代表湖南民運朋友、維權上訪人員,關注李旺陽被自殺的良心者參加李旺陽屍檢現場監督。
湖南堅定的、偉大的民主鬥士李旺陽於六月六日上午八點三十分被他的妹妹李旺玲發現吊在邵陽市大祥區醫院住院部病房的窗戶上自殺身亡!基於以下四點實事,我們有充足的理由懷疑李旺陽是被自殺的:
李天笑:剛才紐約的黃先生提出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覺得他點到了要害之處就說實際上是「清算血債幫」這麼一個實質問題,不管是從六四還是對法輪功,實質都是這個問題。
為了中國的民主事業,許多民運人士犧牲了個人的家庭和婚姻,至今還是孑然一身。家庭是社會的細胞,結婚是人最基本的權利。民運人士為國家的長遠利益作出了重大犧牲,作為這個國家的公民,也應該為他們排憂解難,幫助他們消除後顧之憂,使他們有更多的精力從事民主活動。
浙江民主黨人自2005年以來,每年都為為中國民主事業和維權活動而繫獄者的難屬募款,今年已是第八個年頭。每年募捐後,都及時公告,但今年因故推遲。參加募捐活動的,首先是中國民主黨人,其次是民主黨的朋友和維權人士。
最近有多家消息來源證實山東的維權人士盲人律師陳光誠逃離了北京以及中共當局的監視,成功來到北京,他現在身在非常安全的地方。有消息指出,他現在人在美國駐北京大使館,但官方對此並沒有證實。在美國至少有三家大媒體比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以及《華爾街日報》都對此進行了頭條頭版的報導,陳光誠事件為什麼引起美國及國際的高度關注?這個事件對中國維權有什麼樣的意義?現...
中華人權黨一直在談革命,我們並不是反對變革,而是我們認為變革的道路已經阻斷。我們現在所面對的敵人,是一個人類社會有史以來最血腥、最暴力、最恐怖的犯罪集團。這個集團對社會的掌控程度遠遠超出任何獨裁者,如果你想讓這樣一個集團放下屠刀,給人民一條生路,無異於癡人說夢。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分析過,敵人內部已經沒有了改良的動力和機制,即便個別人別想做一些變革,也很快會遭到...
在一個健康的社會裡,個案恰恰是一個人權的鏡子,像在美國有時為了一個個案可以造很大的輿論起來,全民都可以去關注一個個案,在台灣也是這樣,在香港也是如此。而中國往往有時還不是一個個案,是一個群體案件。
如果真的按照中國的傳統,中國早就實現民主。為什麼這樣講?中國的歷朝歷代,在過去時代基本上是符合時代潮流的。比如兩千年前,一千年前,幾百年前,世界上還沒有民主型態的時候,當時中國的確有封建專制型態,但是那樣的專制,他在世界上都是一樣的,甚至很多時候是非常開明的專制,比如說唐朝的時候,比如李世民、唐太宗,「兼聽則明,偏聽則暗」,這是一個民主的思想。比如再早一點...
在過去的一週,美國駐中國的大使駱家輝回到美國,據說是為習近平二月份訪美做一些舖墊工作。當他在華盛頓停留的時候,接受了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查理‧羅斯(Charlie Rose)的採訪。這個採訪在16日播出以後,因為裡面廣泛的涉及到了跟中國有關的政治、經濟、社會以及人權問題,因而引起了中共方面的反應,外交部發言人針對駱家輝談到的中國的人權問題做了講話說...
從高智晟先生我們也看到了希望,一方面他承擔了很多,他的家人也承受了非常多的痛苦,扮演著吃重的角色;另一方面,我們對他的關心是如此的稀少、如此的不充分。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對「高智晟現象」做一個反思,高智晟先生從他出道、進入到我們的視野,已經大概有8年的時間,整個過程當中我們究竟做了什麼?我們做錯了什麼?我們將來怎麼樣改變?這都是值得反思的。
在「十一」之前,中國的一些網友發起了一個「十一」長假期間到臨沂去探望陳光誠的活動。並且還發出了邀請,邀請美國新任駐華大使駱家輝同行。這個「十一」的探望活動再一次把陳光誠的處境,推到了國際媒體和全世界面前。
中共的恐慌總結有三點。第一個,它恐慌一個獨裁政權的倒台唇亡齒寒;第二個,它恐慌利比亞人民武裝起義的模式會在中國重演;第三點,它恐慌國際社會的干預模式如果來到中國,中共的政權就會土崩瓦解。
共有約 270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