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戰國
季札來到徐君的墓前,解下腰間的寶劍,親手掛在墓旁的樹上,轉身離開。隨從人員驚訝地阻止:「徐國國君都已經死了,您這是要送給誰呀?何況您從來就沒說過要把寶劍送給他呀...
凡戰之道:「用寡固,用眾治。寡利煩,眾利正。用眾進止,用寡進退。眾以合寡,則遠裹而闕之。若分而迭擊,寡以待眾。若眾疑之,則自用之。擅利,則釋旗, 迎而反之。敵若眾則相聚而受裹。敵若寡,若畏,則避之開之。」
范蠡與西施,這兩個原本不相干的人,卻因時代動亂而走到一起,他們之間曲折動人的愛情故事,一直為後世津津樂道…
凡戰之道:「位欲嚴;政欲栗;力欲窕;氣欲閑;心欲一。」
凡戰:「定爵位,著功罪,收遊士,申教詔,訊厥眾,求厥技,方慮極物,變嫌推疑,養力索巧,因心之動。」 凡戰:「固眾,相利,治亂,進止,服正,成恥,約法,省罰。小罪乃殺;小罪勝,大罪因。」
天子之義,必純取法天地,而觀於先聖。士庶之義,必奉於父母,而正於君長。故雖有明君,士不先教,不可用也。 古之教民:「必立貴賤之倫經,使不相陵;德義不相踰;材技不相掩;勇力不相犯。故力同而意和也。」
《司馬法》是司馬穰苴的理論集結。司馬穰苴是春秋末年齊國的將軍、大夫,也是一個軍事家。齊景公時,由於相國晏嬰的推薦,齊景公任為將軍。出征時,齊景公指派莊賈為監軍,莊賈一向驕橫且閱軍時遲到,不把軍令放在眼裡,司馬穰苴為建立軍中威信,依軍法斬莊賈。
弄玉公主長到十幾歲,姿容無雙,聰穎絕倫,但性情孤僻,尤其厭惡宮裡繁瑣的禮儀。她經常一個人呆在深宮裡,品笛吹笙。穆公見她這麼喜歡笙,命名匠把那塊美玉雕成碧玉笙送給她。公主自從得了碧玉笙,練習吹笙的時間更長了,技藝也更加精湛了。
齊桓公稱霸以後,又過了六年,賢相管仲生了重病,眼看不治。齊桓公很著急,親自去看望他。桓公問他:「大臣中誰可以繼承您的位置呢?」管仲說:「君主應該比任何人都瞭解自己的臣子,您應該知道得很清楚。」
春秋時代,齊國著名的宰相管仲,輔佐齊桓公,使齊國成為東方的霸主。管仲有一個從小就在一起的好朋友,叫鮑叔牙。鮑叔牙家比管仲家富有,他們曾經合伙做買賣,每次賺了錢,管仲總是多分些,朋友都認為鮑叔牙糊塗,吃了大虧了。
衛莊公有三個兒子,長子很仁義,次子很知禮,只有三兒子名叫州吁,為人驕縱。州吁是衛莊公的愛妾所生,所以衛莊公十分溺愛他,對他的所作所為,不管不問。
墨子說:「和氏璧、隋侯珠、三翮六翼的九鼎,這是諸侯所說的良寶。它們可以富國家、眾人民、治刑政、安社稷嗎?回答是:不能。所謂的貴重良寶,必須興天下之利。而和氏璧、隋侯珠、三翮六翼的九鼎,不能給人們帶來實利,所以這些都不是天下的良寶。今天在一個國家施行義政,人民必然增多,刑政必然大治,社稷必然安定。所謂的貴重良寶,必須有利於民眾,而義可以使民眾得到利益,所以說...
春秋戰國時期,晉惠公夷吾,在秦軍的護送下,回國繼承了君位。在此之前,他曾向秦穆公保證:如果秦國支持他回國即位,他即位後,就把晉國的河西土地,奉送給秦國,作為回報。然而,他返國即位後,背信棄義,秦國一寸土地也沒得到。
孔子逝世後,弟子們守喪三年而後散游諸侯。子夏居西河開館授學,遂為魏文侯師。子夏喪其子,哭而失明,曾子吊之。依禮,朋友喪明而哭之。
子禽曾問子貢,孔夫子的學問是從哪裡學得的。子貢回答,文王武王之大道,散在民間,賢者抓其大要,不賢者只抓住了末節,夫子處處皆學,沒有固定的老師。
子貢,名端木賜,是孔子利口巧辭的弟子之一,曾多次出使諸侯。孔子賞識他,曾把他比作貴重的祭器。而子貢知孔子卻來之不易。
孔子善於因人施教。古時父母去世,守喪三年。守喪期間,孝子要住草廬,睡草墊,枕土塊,衣喪服,食粗食。宰予是孔子利口善辯的弟子之一。
子路是孔子弟子中善於施政者之一。衛國的蒲邑壯士多而難治。子路為蒲邑大夫,向孔子辭行。孔子告誡子路,恭謹謙敬,可以制服勇士;寬大清正,可以親附民眾;自身恭正,百姓安靜,即可報效上司。
人皆以為,得高官、發大財,飛黃騰達謂之通,反之為窮。而孔子對窮通卻有異乎尋常的理解。
孝有層次深淺之分。一般所認為的孝順父母,只是孝淺層次的含義。 孔子所認為的全孝,才是其深層次的含義,才是孝的最高境界。
一般都認為,能上山擒虎、入水捉蛟、戰場不避槍林彈雨、行俠仗義者是真正的勇士,而孔子卻不這樣認為。
教師節也是孔子誕辰紀念日,孔子是中國歷史上首先實行「平民教育」的人。孔子名丘、字仲尼,是春秋時代的魯國人,自幼父母就去世了,家境不好,平日要幫忙家務,還得替人家放牧牛、羊等工作,十五歲才有機會入學讀書,他十分好學,不放過任何學習的機會,因此,而奠定了他深厚的學問基礎。
子路穿得整整齊齊,氣氣派派,來拜見孔子。孔子說:「仲由,你這麼神氣十足,是為了什麼?長江剛從岷山流出時,它的水流很小,只能浮起酒杯。
那人駝背弓腰,用竹竿來捕蟬,就好像在地上拾取一樣,從來不會失手。孔子走上前去,拱手行禮,問道:「先生技術如此嫻熟,有什麼道理嗎?」
荀況(公元前313年至公元前238年),是戰國時代的思想家,著有《荀子》三十二篇。他在一篇文章中,論述了不忍而好鬥的危害。
孔鯉,字伯魚。有一次,孔子對伯魚說:「鯉呵!我聽說可以讓人整天不覺疲倦的,大概就是學習吧!有的人,容貌不值得看,勇力不值得怕,祖先不值得稱道,家族姓氏也不值得一提,可是終於成就了有益於社會的大業,名聲播揚四方,並能流芳百世的原因,難道不是學習的結果嗎?
孔子擔任魯國的司寇、代理國相的職務後,第七天,就誅殺了禍亂國家的大夫少正卯。並在宮門外面執行刑罰,而且停屍三天示眾,以警示其黨羽惡徒。
據《孔子家語》一書記載,孔子擔任了魯國的大司寇以後,有父子二人不和,來打官司。孔子把他們父子二人,拘押在同一間牢房裡,也不判決。在這期間,孔子叫吏員暗中監視:不要讓他們父子發生衝突,並適當勸說他們和好。
魯哀公問孔子說:「國家的存亡禍福,真的是由天命決定的,不單單是人為的嗎?」孔子回答道:「國家的存亡禍福,都是由執政的人自己決定的。反常的東西或現象,是不能改變國家的命運的。」
共有約 20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