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佳作
由昆士蘭韓國人協會主辦的「韓國傳統手工藝品展」,於11月8日在布里斯本市中心Bleeding Heart藝廊(166 ANN ST.)舉行開幕典禮。該展覽將展至...
人世間繁榮而充滿溫情,雖然使人和樂溫馨,但也使人迷惑,看不透也很難放。人多多少少都有泡在情中享受著,卻不能真正明白情為何物的現象,特別是親情更是如此。
那天男孩還如同往常一樣,下班回家,打開房門,一眼就看到家裏變得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張床,幾件衣服和行李,還有一台筆記本電腦,其他的什麼也沒有了,他喃喃的自言自語:小靜走了,真的走了……。
唯有單純,才能找回原始的快樂;唯有無私,才能不計得失、不陷入成敗的陷阱中;唯有捨盡,才能真正擁有大自然的一切。當我一無所有,清風明月才變得如此親切與真實;當我一無所有,鳥鳴與風聲才變得如此悅耳宜人;當我一無所有,我所擁有的是更美好與更豐足。
有個年輕人去微軟公司應聘,而該公司並沒有刊登過招聘廣告。見總經理疑惑不解,年輕人用不太嫺熟的英語解釋說自己是碰巧路過這裡,就貿然進來了。總經理感覺很新鮮,破例讓他一試。面試的結果出人意料,年輕人表現糟糕。他對總經理的解釋是事先沒有準備,總經理以為他不過是找個托詞下臺階,就隨口應道:“等你準備好了再來試吧”。
十二月二十五日耶誕節。英國人過耶誕節,好像我們舊曆年的味兒。習俗上宗教上,這一日簡直就是“元旦”;據說七世紀時便已如此,十四世紀至十八世紀中葉,雖然將“元旦”改到三月二十五日,但是以後情形又照舊了。至於一月一日,不過名義上的歲首,他們向來是不大看重的。
生命本需要凝視與傾聽,凝視朝來暮去,看興亡多少事;傾聽物語人聲,思聚散豈無憑!生命本需要寧靜與淡泊,寧靜時擁有一份睿智,淡泊處自有一份從容。
每年七月,校園四處驪歌唱響,那莊嚴感人的曲調、優美貼切的歌詞:「青青校樹,萋萋庭草,欣霑化雨如膏……誨我諄諄,南針在抱,仰瞻師道山高。」這麼多年之後,仍然難以忘懷,總在我心底迴盪不已,那昔日啟蒙的種種糗事,過去沐浴春風的點點滴滴,依舊清晰如昨。
流水不腐”,這是中國人的俗話,“Stagnant Pond”,這是外國人形容固定的頹毀狀態的一個名詞。在一處羈住久了,精神上習慣上,自然會生出許多黴爛的斑點來。更何況洋場米貴,狹巷人多,以我這一個窮漢,夾雜在三百六十萬上海市民的中間,非但汽車,洋房,跳舞,美酒等文明的洪福享受不到,就連吸一口新鮮空氣,也得走十幾里路。移家的心願,早就有了;這一回卻因朋友之介...
相傳佛陀初生,下地即走,而每走一步即地湧金蓮, 至於我們常人的步履,當然什麼也引不起。 但我相信,在我們立腳之地,如果掘下去,便是萬斛地泉。 能一步步踩在隱藏的泉脈之上,比地湧金蓮還令人驚顫。 讀一切的書,我都忍不住去挖一下, 每每在許多最質樸的句子裏, 蘊結著一股股地泉……
很快新年又到,把我的記憶拉回到兒時過年的情景。自小我在香港長大,新年是我最喜歡的節日。當時香港華洋雜處,很多落腳者都是從中國逃耒避赤禍的,過年節氣氛很濃厚。
其實,戀人就在身畔沈睡,我卻靜靜地為她寫詩,彷彿等待了半個世紀,就為了守候此一時刻的真正降臨……熾烈與冷靜之間,千帆過盡,回首滄桑,竟是燈火闌珊處,那人笑顏綻放如花,說——我,一直在這裏。
從掌聲中我走上台,台下是朝夕相處的學生和同事,手裏是簡單易唸的文稿,不知為什麼,我卻覺得張口維艱。整個情節在我心裏迅速的倒映一遍。
每當想起媽媽,耳邊就彷彿響起她那清脆悅耳的聲音,還有那爽朗的笑聲。即便是在她去世的當天,我給她打電話時,她的聲音聽起來還很有精神。每年的母親節,無論多忙,我都會想著打電話問候媽媽,而今年,電話的那邊已人去樓空,有的只是對媽媽的深深的懷念和回憶。
那天看到一張環球小姐的新聞圖片,兒子問我是甚麼意思,我給他解釋這是選出來的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子。兒子就問我為甚麼不去參加,他認真地說:「因為媽媽是最美的!」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母親的受難日。年輕時並不明白這句話的涵義,直到初為人母,才體悟到這其中的滋味。
台灣「國父紀念館」和東吳大學中文系合辦的全球徵聯活動,在去年11月12日、孫中山先生的誕辰為全球華人出的一幅對聯上聯,4個月內,收到近3萬人投稿愈15萬條。最後評出的第一好對是「飄谷雨雨飄谷谷雨飄」拔得頭籌。
共有約 14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德國總理默克爾籌組聯合政府,由於自由民主黨(FDP)週日(19日)宣布退出組閣談判而破局,令她連任再添變數。歐元兌美元聞訊急跌,創三週以來最大貶幅,而兌日圓今日(20日)觸及兩個月低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