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最後接出這句話,而這一個長句不是李後主自由選擇的,是這個詞的調子,這個音樂,到了這裡就該是這麼長的句子。長句的節奏跟感情配合得非常好,由花到人,這麼短暫、美好的生命就消逝了。
母親彷彿三春的太陽,照亮孩子,培養他成長,因此孩子對於母親,再孝順的回報,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讀中國的舊詩,就不能平板地讀,而是要按照舊詩的平仄讀,而且要學會吟誦,當吟誦得很多很熟的時候,出口就是合乎平仄的句子,很容易就學會了作詩。
傳統節日臘八、臘月的源起很古久了,知道「臘」和「臘八」節怎樣合一的嗎?從經典史籍與詩人作品中說分明…上接三代、漢南北朝、下承唐宋元明清,歲去年來,古人每逢節氣更迭、歲中節俗,歡慶之、感懷之,詩人們在節中暢言己志、流露真情,常見雋永的作品。逢臘八,歷代詩人的佳作,看歷史掌故、啟迪生命的追尋…
履誓迷塵轉 萬古今得盼 名利情漸淡 盡捨終了凡
珠峰拔勢起高原,異域絕塵只通天。往來但見雲出沒,古寒之巔百川源。天民居此清絕境,常沐佛光福壽延。雪域少年皆俊骨,冰山玉女綻雪蓮。飄帶九曲長河媚,至善至純儀態翩。英雄氣象何磅礡,勢若野馬奔藏原。袖拋哈達飛五色,禮佛敬天心誠虔。極樂之舞盡極樂,為神歡歌白雲邊。精誠之意動天地,觀者如我涕淚漣。悵望仙子繽紛去,歎彼何人望青天。
瓊樓玉宇接遙漢,千燈如晝照星河。 鼓樂喧騰長宵慶,天朝上下氣象和。
蒼宇巍巍深無際,層層皆有天與地。 歲月悠悠何逍遙,無量億劫若轉盻。 一朝曠宇臨壞滅,星河暗淡浮塵蔽。 普天佛道恆沙主,回天無力心憂悸。 冥虛絕頂透清碧,忽見雲開相次第。 瑞氣千條耀十方,霞光隱處躍神驥。
觀神韻有感
浩蕩九重天,風雲八萬年。紛紛來者眾,漫漫世途艱。
遊子遠方去 慈母細丁寧常念大法好 平安伴兒行
霏霏靈露灑神州 洗盡唐人萬古愁世世輪迴終有望 法船直返天盡頭
華夏文明五千年 尊師之風代代傳一日為師終身父 師語師恩重如山
風雨人世路滄桑紅塵秋飄飄何所以天地一清流
崎嶇山路多險阻,丹心依舊志彌堅。貪圖安逸非真我,堅韌不拔勇登攀。
天音聖樂絕佳。霓裳仙姿雲霞。燦爛輝煌文化。喚醒中華。迷中人,返仙家。
巍巍高智晟,泱泱華夏魂。迫害眾無視,先生獨挺身。浩然沖天怒,仗義賦雄文。
「韻」是構成詩歌音樂美的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古人寫詩、填詞都離不開它,我們今天在欣賞和創作舊體詩詞時也同樣需要掌握有關它的知識。我們知道,世間萬物都是在「時間」和「空間」的範圍內不斷運動的,語言也不例外,它的運動造成了同一時代的方音差別和同一地點的古今音差別。古時科舉以詩賦取仕,如果考生所操方音各不相同,那麼他們寫出來的詩賦韻腳當然也各不相同,這無疑地給考官閱卷帶來了很大的麻煩。為了建立一個全國統一的寫詩用韻標準,唐朝以後出現了一系列官方刊定的以「審音」為主要任務的字典,即所謂「官韻」。
水調歌頭:賀2005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金殿聽龍鼓,玉帶沐唐風。飛天花雨飄逸,海碧覓仙蹤。塞北原揚勁舞,猶看江南簫月,靈雀唱山空。奇妙頌恩典,歌詠悅情濃。霓裳啟,旌旗動,勢如虹。新唐天地,雲星浩瀚日方東。濁世蓮芳梅沁,克難常尋真道,高士傲蒼松...
煙青水碧,清潤春消息?一夜黃花開滿地,薄霧漸消人起。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宋‧蘇軾
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 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 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 君問窮通裡,漁歌入浦深。 ——唐‧王維
無題 盡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破隴頭雲, 歸來笑捻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 ——宋‧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