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盛世
對於戰爭,既不能沒有,也不能常用,所以作君主的要在四季農閒之際,講解和演習軍事和練兵,一定要做到有備無患。
君主如不知節制慾望,臣民就會好逸惡勞;君主如不能嚴於律己,卻去禁止別人不做壞事,就像是怕火燃起,卻用加上柴薪的辦法去撲滅火焰;也如同討厭池水渾濁,卻自己動手不斷攪動,希望它能澄清一樣,這是辦不到的。還不如先從自己做好開始,儘管你不說什麼,民心風俗也會因此而變好。
上天養育萬物,就如同君主統治百姓一樣。上天是以寒暑有序,陰陽調和作為德行,君主應以仁德和慈愛作為本性。寒暑如果調和,四季就不會流行疾病和瘟疫;如果風雨違反時令,則四季之中人們就會挨餓受凍。
所以,民風因儉約而純正厚樸,鄰居間都能和睦相處。節儉和驕奢這二者,是尊榮或是屈辱的源頭啊!驕奢還是節儉都由人自己說了算,但卻關係著自身的平安或是危亂。收斂情慾,清心寡欲,美好的命運就會長久地延續;物慾橫流,凶亂就會生出。
國君儉樸,百姓就不至於勞累困頓,國君靜遠,百姓就不至於被攪擾。人勞累困頓,就會產生怨恨,百姓被攪擾,政務就會不和順。
所以說,做君主的,磨練自己,砥礪品行,沒有比傾聽忠言更好的了;而敗壞品德,背離正理,沒有比聽信諂佞小人更厲害的了。
做君主的,居住於深宮,與民隔絕,不能看到天下所有的東西,不能聽到天下所有的聲音。惟恐自己有過失而不能聽到,自己有缺失而不能及時補救。因此,設立了「煊」和「謗木」,這樣做,是為了能夠吸納正確的意見和謀略。
所以,對於一個良好的工匠來說,沒有無用之材;對於一個聖明的君主來說,沒有無用的人。對於一個人,不能因為他做了一件壞事,就忘掉他所做過的好事。也不能因為他有一點小的過錯,就抹殺掉他的功績。
唐太宗視人才為治國之本,是帝王所擁有的珍貴財富。蓋天下可以一人主之,不可以一人治之。雖以帝堯之聖,後世莫及,然亦必待賢臣而後能成功。《書》曰:「股肱惟人,良臣惟聖」。
王道仁政的特點之一是「持中庸」。唐太宗在《建親》篇中寫到:「夫封之太強,則為嗜臍之患,致之太弱,則無固本之基。」不上不下,不弱不強,不偏不倚,此乃中庸之道也。
人民,是國家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國家,是君王統治天下的根本。國君為政的宗旨,精微高大,如同山嶽,高聳雲霄而巍然不動;如同日月,普照大地而光輝燦爛。這是君王治國的宗旨,是億萬百姓所瞻仰的東西,是天下歸心的依據。
一代英主李世民他以極大的毅力、睿智的目光,將自己戎馬一生的征戰經驗、勵精圖治的治國之道,用流暢的文筆、深邃的智慧、成功的範例一氣呵成,撰著《帝範》十二篇,作為對太子李治的訓誡之辭。寫完此書第二年,太宗即與世長辭,《帝範》便成為他的政治遺囑和絕筆之文。
為了保證遣唐使達到既定的目地,展現日本的風貌,日本對使臣和留學生等都進行嚴格的選拔。如留學生要具備很高的綜合素質,知書達理,多才多藝,漢學造詣深厚,既能為本國增光,又能回國後學以致用,當選的多為著名的學者和文人。這也就是為甚麼日本遣唐使在唐人心目中形象非常好,於「所朝諸藩中最盛」。
君為貴,臣為輕,自古皆然。儘管黃宗羲不事二朝,對君王也無比忠誠,但其《原臣》透露出他治道的民主思想,頗具新意。
(大紀元記者林與溪日本報道)歷時9年的「平成修繕工程」終於完工,日本奈良市的國寶級唐招提寺正殿金堂,於4日正式對公眾開放。
中國文化乃神傳文化,故國人歷來重天象,尊神示,有關天文占卜典籍甚豐。自古以來,國人皆把日食視為上天對人世的警告,故歷代明君大都設專司天文官吏,以便及時觀天象而善人事,達到順天而動、天人合一之和諧境界。
生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有的人任憑意氣,選擇糊裏糊塗的死去。《鎖五龍》裏的單雄信就是這樣的人物,他武功了得,單騎踹唐營,可是不明時勢,終於自取滅亡。很少有人會把單雄信視為英雄,他也是隋末抗暴者之一,瓦崗寨(賈家樓)結義有他。但因看重私人恩怨,不能考慮大局,有勇無謀就被大潮流給淘汰掉了。
延熹三年,琅邪賊人勞丙與泰山的賊人叔孫無忌殺害都尉,攻陷琅邪所管轄的縣,殘害官吏百姓。朝廷任命南陽人宗資為討寇中郎將,手持斧鐵率領軍隊,督察州郡聯合進攻叔孫無忌。
唐玄奘在晚上做了一個奇夢,他夢到自己忽然身處很危險的地方,爬到高山上又噗通一下從山上掉到了山谷裡;接著又夢見自己在跟猛獸搏鬥,費了很大的力氣,乃至汗流浹背,才能解脫。
煌煌天朝大唐風聖主天驕唯太宗衣冠鼎盛有李杜四夷來朝揚武功關山難阻僧西去一曲霓裳舞天宮莫道聖賢不復有可知黃河已漸清
在敦煌壁畫中有大量描繪佛國世界的彩繪,其中有許多飛天仙女、天人的形象,非常美妙。再看大唐時的服飾,會發現與壁畫中天人的服飾十分相似。其實,當古人重德守道,敬神信佛的時候,宇宙中一些美麗神聖的真象就會被神顯現給人,成為人追求和模仿的標準。
唐太宗李世民(599年,649年)。隋末大業十三年(617年),年方十八歲的李世民,與父親李淵一起起兵反隋。
唐代是中國社會的頂盛時期,唐朝的京師長安是當時的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同時也是東西文化交流的中心,和唐朝有友好往來的國家曾經有三百多個,燦爛的中國文化通過他們傳到了世界各地,時至今日東亞地區一些國家,仍舊把唐朝時期的服飾做為他們民族的正式禮服。
松贊干布對自己能娶文成公主為妻十分高興,他說:「我的父祖輩沒有一個人能和上國通婚,我能娶大唐公主為妻,深感榮幸,當為公主築一城以誇示後代。」便在公主經過的道路上建築一座城寨,如中原的雕樓,氣魄雄偉,十分壯觀。
立部伎,鼓笛喧。舞雙劍,跳七丸。裊巨索,掉長竿。太常部伎有等級,堂上者坐堂下立。堂上坐部笙歌清,
大幕徐徐開啟,展現眼前的是《創世》的輝煌。壯觀的天國世界祥雲繚繞,仙台樓閣、巍峨壯麗,眾佛、道、神莊嚴聖潔,殊盛美妙。金光繚繞,瑞彩千條,主佛降臨,震撼寰宇,天神們紛紛行禮下拜。主佛打著手印說自己將在宇宙危難之際下到三界人間正法度眾生,眾神隨其手指看去只見下界險惡觸目驚心。主佛問諸神:誰願隨主下世三界救度蒼穹眾生?萬王之王帶領眾神下到三界人間。呈現在人們眼前...
李思訓是唐代的畫家,曾任右武威大將軍,繪畫時運筆巧妙,鳥獸草木無所不能。其子李昭道的畫頗有乃父之風,人稱其父子為「大李將軍、小李將軍」。明代徐沁在《明畫錄》中說:「自唐以來,山水派分為南北兩宗,北宗首推李思訓、李昭道父子。」
《貞觀政要》撰編成書後,不僅唐朝的皇帝非常重視,此書也被歷朝歷代的皇帝列為宮廷皇子皇孫的必讀之書。唐文宗李昂作太子時,「喜讀《貞觀政要》,每見太宗孜孜政道,有意於茲。」《舊唐書‧本紀第十七下》;而唐宣宗李忱更是「書《貞觀政要》於屏風,每正色拱手而讀之」(《資治通鑒》248 卷)。南宋王應麟編的《玉海》卷四十九中記載,宋仁宗讀《貞觀政要》後對大臣們說:「太宗言...
唐太宗嘗言:「至如隋煬帝暴虐,臣下鉗口(閉口不說話),卒令不聞其過,遂至滅亡,虞世基等尋亦誅死」。太宗的意思是,隋煬帝施行暴政的時候,其朝廷的官員一個個都閉口不說話,隋煬帝也不知道自己的過錯,導致國家很快就滅亡了。虞世基等大臣不久也都被殺死。 如果有這樣的一個暴政,不僅「防民之口」,官員們還肉麻的為暴政歌「功」頌「德」,這樣的政權又能維持多久呢?
共有約 108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特首梁振英UGL收款五千萬事件遭立法會專責委員會調查,日前被揭發私下要求民建聯議員周浩鼎修改調查範圍,風波持續發酵。下月或面臨泛民彈劾的梁振英,昨連續第五日向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發炮,以公開信指責他成立專責委員會是要向全國以及國際社會發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