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言情:學長
「妳懂我的意思嗎?」蘇琳看著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感受。 「嗯。」
我走近學長,他卻躺在地上,沒有起身。 「學長,你還好吧?」我蹲下去輕輕拍拍他。
不知在湖邊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許入夜後的涼意,下意識地拉緊了外套。 「來,把手給我。」學長說。 我順從地伸出雙手,學長則用他溫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雖然心情頹喪,因為我可以預期到學長的表情會有多麼冰冷,可是還是得去啊,畢竟是我辦的,還得出錢請客咧。
我還有學伴對不對,聽平偉學長說的。」 「呃…是沒錯…」嘖!這學弟真難搞,本來想隨便辦個單支的家聚就算了,這下可好,我還要和林平偉討論家聚的地點,真傷腦筋。
說真的,最近還好嗎?」
是夜,我輾轉反側,而且怎麼等也等不到學長的電話,我一定要問個清楚,看看他到底怎麼解釋 該不會他們現在正在一起吧?
我從來沒有一個人在外面住過,這是第一次。 在家裡,爸媽寵我寵得跟什麼似的;住進宿舍以後,也一直有蘇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住好好的幹嘛要搬到外面去?」媽聽了我的要求,覺得我莫名其妙:「妳不是很喜歡跟那個蘇琳膩在一起嗎?」
林平偉!怎麼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著:「嚇一大跳吧!」
小琳子,妳怎麼了?」聽到蘇琳虛弱無力地說著奇怪的話,我暫時放下了自己錐心的痛苦。 「平偉昨天晚上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分手。」蘇琳的語氣平靜,可是聽起來很虛。
蘇琳的生日快到了,看她最近心情總是處於低潮,於是我拉著學長陪我去選禮物,希望能帶給她一點點快樂。
「其實我也不確定啦,只是他最近常常跑去上網,把我丟在一邊。可能我是有點不甘寂寞吧,剛才吃晚飯的時候埋怨了他幾句,他竟然就生氣了,說我太黏人,限制他的自由…天曉得我哪有啊!同校同班,現在一個星期也才見兩三次,這樣會很誇張嗎?」
「什麼!妳再說一次!」今晚我的心情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起伏太大了。 「妳沒聽錯,真的是這樣。」蘇琳笑著說:「那天晚上,皓皓學長到寢室來找我學長,見到世傑學長坐在那邊,就忍不住要挑釁…」
詠恩學姐和皓皓學長注視對方的眼神是如此熱切,像是想要把自己融進對方,我看著看著,都呆了。
知道蘇琳和林平偉終於在一起了,我的心中宛如一顆大石落下,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們就像一般熱戀中的情侶,自此開始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日子。所以別說我現在很少跟蘇琳一起出去逛街壓馬路,就連一起吃個晚飯的機會也沒有了。
昏昏沉沉了兩三天,我的感冒漸漸恢復了。 不過也因為這樣,學長就越來越少來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什麼!為什麼?和誰打架?有沒有怎樣?」我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呢? 「妳先別急,聽我說。」蘇琳拍拍我的肩膀:「妳知道皓皓學長嗎?」
跑回寢室的路上,竟然嘩啦嘩啦開始下起大雨。 我沒帶傘,也不想打電話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將我腦中煩亂的思緒也一併洗去。
學長離開後,我把報告放進透明套子裡,然後坐下來繼續看BBS的文章。 「喂,妳在幹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廣末涼子?可愛是可愛,可是長得跟小孩子一樣,我就這麼沒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嗎?哼哼… 啊,算了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蘇琳已經原諒我了,而且現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你既然知道學長姐的事,剛才在鬥牛士的門口怎麼不早說?」我喝了一口熱豆花的甜薑湯,然後問道。
呃…」我忽然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那你怎麼會跑到餐廳來找我呢?」 「妳今天掛我電話呀,」學長閤上書本:「早上放妳鴿子妳一定很不爽,來看看妳息怒了沒?」
這天,接到了學長的電話,說是要家聚。
世傑學長說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當然是沒什麼意見。我們沿著從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長廊走著,學長說:「這是"風雨走廊",讓大家上山下山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屏障。」
我跟蘇琳找了個階梯角落的位子坐下來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說:「妳知道嗎?剛才妳還沒來的時候,學姐告訴我們總圖前的階梯叫"墮落階"喔。」
】「小寧,你們學校到了耶。」媽慈愛地摸摸我的頭。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儘管接連傳出朝鮮人出逃至韓國的消息,但實際的出逃數量遠遠比報導出來的更多,並且精英層脫北者在張成澤被處決明顯增加,顯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權正在眾叛親離。 日前,韓國政府證實負責對朝工作的朝鮮偵察總局出身的朝鮮軍大佐投奔韓國,這也是迄今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