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文集
春花看不見秋月的冰心 秋月卻知道春花的凋零
底層、冤案錄、上訪村作家廖亦武
巴山夜雨哦,夜雨巴山。夜雨漲肥了府河,漲肥了南河,漲肥了大大小小的池塘。也洗滌得天空更加澄淨透明。正是讀書尤其是讀詩的最好天气。面前放置几本朋友間交流的刊物《野草》,讀著友人或成熟或幼稚或瀟洒或含蓄的真情告白,回顧几十年竟在彈指一揮間,感慨多多。野草在經歷了將近四十年的風風雨雨之后,仍然在自己的園子里默默耕耘,不論有沒有什么成就,僅此已經夠朋友們自豪一陣子了...
前些天,接到小弟從老家四川寄來的信及照片,信中說他和弟媳于清明日駕摩托車去賈家場上墳,特寄來照片以療我故土之思。照片上依舊是那座令人魂繞夢牽的,葬著母親的骨灰和父親的照片的合葬墳。墳頭上野草青青,墳四周桃李爭艷,墳當面墓碑上的字跡十分清晰,看得出那是1983年清明日立的……許多的往事立即涌上心頭。
四十年前,我的一位文友黃達文曾這樣描述水:
蔡楚
蔡楚
蔡楚
蔡楚
蔡楚
蔡楚
蔡楚
蔡楚
蔡楚
共有約 10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