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春光詩文
品超先生的基本觀點我是同意的。尤其關于詩歌寫作的內容比其詩歌寫作的形式更重要的論述很為及時。
在楊春光詩歌中,可以看到一種與西方黑暗詩人相通的哥特式風格,一種濃罩神州的恐怖氛圍。從他的組詩《槍斃詩人》及其詩作《撐死詩人》、《活捉詩人》,組詩《偽文盲時代》的《撕裂自己的傷口》、《我的屍體》等詩作中,我們不難發現一些滲透著審美意識的恐怖意象,例如:
我們的現代文化革命運動開始階段﹐肯定是無序和比較混亂的。或許﹐在今後相當長的時間裡﹐還會出現人們的不理解和反對。中國正處在專制時代﹐要想在一天早晨或一兩年之內就解決問題﹐哪怕就是在文學領域﹐也是自欺欺人﹐絕不可能的﹐而必須是通過漸進的並有可能是極其漫長的過程。那麼﹐這是不是說﹐這場運動就毫不符合實際﹐就毫無必要呢﹖這樣認為﹐無疑是中國知識分子的長期無作為的根...
我們現在開展的現代文化革命運動﹐就是要運用我們知識分子自己手裡掌握的話語權力﹐來主動推動社會各界的自由話語權利與權力的解放。
我的《略談文學革命和我們的「垃圾革命三原則」的初步擬議——關於〈垃圾革命三原則〉答皮旦的信》一文在《北京評論》上貼發後,武漢先生立即回文表示對我的基本觀點的支持和聲援,這引起了垃圾派內外的許多爭議。下面,我把我的部分有關民間寫作的回復整理如下:
現代網絡是一個很好的平台。為什麼?正因為政治話語是禁區,我們才去衝破,而衝破的人多了,這種話語的安全係數也就大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最不容易的,等吃的人多了,也就沒甚麼可怕的了。
我上網以來,遇到的最大無知,就是普遍的政治無意識。
我們的現代文化革命運動開始階段,肯定是無序和比較混亂的。或許,在今後相當長的時間裡,還會出現人們的不理解和反對。中國正處在專制時代,要想在一天早晨或一兩年之內就解決問題,哪怕就是在文學領域,也是自欺欺人,絕不可能的,而必須是通過漸進的並有可能是極其漫長的過程。那麼,這是不是說,這場運動就毫不符合實際,就毫無必要呢?這樣認為,無疑是中國知識分子的長期無作為的根...
網絡時代的詩歌寫作發展到今天,我們是該提出革命或進一步深入革命的時候了。
我的詩論《論反男權主義寫作》於昨天在最新轉移建立的以曉音女士為斑竹的《女子詩報論壇》上貼發後,沒想到引起了女性詩壇上的一片嘩然反彈。我在那片半邊天上,不僅難以展開自己所持觀點的翅膀,而且幾乎立枝之地都沒有了;不僅是我真的合者蓋寡,而且是我真的一鳥鳴萬雷,搞得我只好被迫舌戰群儒,使之我舌上風騷幾乎卷刃,而且若不是斑竹曉音出來解放,我肯定在那裡會被關進黑屋子而起...
專制極權統治之所以能夠延續和鞏固,其最基本的法寶與特徵就是,一靠謊言進行愚民統治,二靠暴力進行武力鞏固。在愚民統治中,往往最大的謊言就是以公民素質低和國民經濟落後為堂皇理由來打壓民主訴求、鎮壓民主運動。那麼,到底公民素質與國民經濟發展程度與實現民主有沒有絕對的因果關係?我們對這個最基本問題,如果糊塗並長期受到愚弄,就勢必削弱我們的民主訴求和信念基礎,尤其對於...
詩人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是必須具備的。如果他沒有或不想具備,其前者是沒有形成知識分子所具備的世界觀,他無論有多高文化和學歷,他本質上還不是知識分子,說到底還沒有真正成為詩人;其後者是主觀逃避者,純屬投降主義和犬儒主義。這種甘心做犬儒的詩人也是他人的自由,但這種自由正是詩歌墮落的癥結所在。
詩人關注生活,必須關注政治生活,而且政治是人生的最大生活。不關注政治生活,而只關注日常生活,這不能成為人生的根本生活。人與動物的根本區別就在於:人有政治生活,而動物沒有。在我們專制國家裡,我們老百姓的政治生活是被奴役和沒有政治自主(特別是沒有選舉和公決)權的既已喪失了政治權利的被動的政治生活,即只有沒有政治自主保障的低級生存權,而根本上缺乏西方民主國家裡的具...
首先,必須明確前政治寫作與後政治寫作之區別。後政治寫作包括泛政治寫作,泛(主要指那些指涉文化深層的)政治寫作是指非直接干預具體的政治事物的寫作,而直接的干預政治的寫作則叫平面政治寫作,或叫本政治寫作,是指直接干預上層建築意識形態領域及其上層政治事物的,如我的大部分寫作就是,但無論「平」或「泛」的,只要是批判政治的,都可通稱為後政治寫作。後政治寫作的提法是相對...
1、今天我看了高行健先生的「獲獎演說」。兩位在理念上堅持的東西有共通之處,也有不同之處。高認為自己是被迫害的作家,自稱是「流亡者」,堅持個人寫作。楊先生如何看待高先生?您是否也認為自己是個「詩歌的流亡者」?是否也堅持「個人寫作」( 孤獨方式寫作)?
首先,我必須重新指明的是,我反問李磊先生的是:「我文本上哪裡沒有突破?恰是我的突破才使官方害怕的嗎?在政治禁區上,在當下還有比我老楊更大膽突破的嗎?」可是我非常遺憾的是,李磊先生在以下的回答中基本是所問非所答,而且所答的概念極其混亂,思維定勢與邏輯程序嚴重顛倒,既沒有真正回答我在文本上的哪裡沒有突破的問題,又沒有直接回答我的恰是由於我的突破了政治禁區而使官方...
藉著神五升空,左崽們的武力犯台叫囂是越來越狂妄了。當我在網上撰文主張兩岸的唯一前途是實行民主和平統一時,他們不是充耳不聞,就是大惑不解;不是強硬喊打,就是無理糾纏。其中有一位名叫zyzgy先生的還算較客氣和說理地這樣反問我道:「楊春光先生:在任何一個國家,當中的某一人提出要自立為王,不受這個國家的法律制約,可以嗎?顯然,在現在的地球上還沒有哪一個國家會允許出...
最近在網上,由於中國「神五」載人升空的順利成功,使極端民族主義者憤青們又一次壯起了腰桿子,都極力主張武力犯台,並把調門拉得越來越高,似乎比他們的主子中共上層領導人還要趾高氣揚、神氣十足和武力在握了。
陳傻子的「退出作協的聲明」是我在彭爭武先生轉貼的《詩歌海平面》上看到的,而後我就跑到這裡(《詩選刊論壇》)來助陣了。陳傻子的這個行為在中國大陸網絡文壇、特別是在網絡詩壇(因為他是一位詩人),則引起了軒轅大波。
楊春光人的尾巴(組詩)
楊春光:面對這個“色賄(社會)”的“症痔(政治)”“瘟(文)化”“現屎(實)”無人敢碰、敢問津、敢涉入的“文學禁區”,我創造了一條極為适合中國特色寫作的道路。這就是以諧音為主的錯位詩歌寫作。
楊春光褲襠出軌(組詩)
楊春光
共有約 125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英國曼徹斯特競技場22日發生自殺炸彈恐怖襲擊事件後,大曼徹斯特警方在今日(25日)上午又逮捕兩名涉案男子,目前共有8嫌疑犯落網。警方並稱在調查此案幕後的"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