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地拆遷
大陸一名五毛10月9日在微博謾罵詆毀美國,轉天老家爺爺奶奶住的房子被強拆。該五毛在網上求助後,微博帳號被封。網民紛紛奚落其是現世報。
一位出生在中國廣西的美籍華人陳先生,曾在2008年回中國大陸投資,購下房產。沒想到才短短10年的時間,他的家就被開發商和「拆遷辦」砸爛、強拆,不僅一分錢的補償都無法獲得,當地公安更回應「不受理」此案,讓他有冤無處申。
北京警方對大興區亦莊鹿圈村村民的圍困已經13天。有消息說,村民因抵制強拆、守衛家園,被當局定性為罪犯,連給其送水送飯的人也被刑拘。目前警方企圖強攻,被困村民情況十分危急,當地居民呼籲國際社會予以關注。
北京市大興地區強拆事件不斷。繼2015年村民自衛砍死拆遷員血案後,近日,強拆者又對另一村民家圍困逼遷,其家中有人生病,目前已被圍困10日之久,情況不明。
近日,北京昌平區級文化創意產業聚集區作家村、山作庭院、俄羅斯風情園的作家、藝術家及業主住戶群情激憤,他們在此居住10年的家園被列為違法建築,面臨暴力強拆。
陝西省西安市魚化寨村民持續向大紀元記者投訴,高新開發商拆遷辦僱用的黑社會成員保安,打傷無數村民;警察抓了8名反抗的村民,反被當局以「掃黑除惡」刑拘;當局封鎖強拆消息;媒體稱,魚化寨村的拆遷已完成安置。
近日,陝西省西安當局對魚化寨村採用暴力手段強拆仍在持續。日前,開發商僱用的黑保安帶刀衝入一村民家中打砸後,被前去幫忙的村民堵住8人;但警察去後保護黑保安,高新分局抓走8名村民,還以此威脅村民不得再上街抗議。
重慶九龍坡區劉富祥家9日遭當地政府和公安組織暴力強拆,劉家父子等4人遭公安暴打後,以妨礙公務為名被強行帶走,關押在看守所。逾 10天後律師才分別見到劉家父子,詳情才被披露出來。
「我們自己的房子,要求正常的賠償,到底犯了什麼罪,要把人抓起來、關起來,還被毆打、天天遭疲勞提審。」劉富祥的妻子鄧秀芝哭訴著。 11月14日,鄧秀芝對大紀元記者說,從11月9日上午10點半發生暴力強拆之後,她的丈夫劉富祥、兒子劉汗,侄女劉小麗及她丈夫很好的一個朋友賴本富,被警察毆打後綁架到重慶九龍坡區公安分局關押了3天(9日-11日),「在這3天裡,他...
6月30日浙江省嘉興市秀洲區七星鎮,上千村民不滿政府拆遷補償費前後的巨大差異及突然終止土地流轉,前往鎮政府維權抗議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怒砸鎮政府玻璃與部分設施並一度占領鎮政府。
近日,雲南昆明市原403軍工廠內,1千多戶被強行征地拆遷。開發商沿用白恩培、仇和執政時的貪腐、暴力拆遷。堅持不搬的近50戶被斷水、電、堵路。因是政府行為,法官不敢判、媒體不報。
山東濰坊農民丁漢忠抗拆致死案重審今天宣判,法院認定其犯故意殺人罪,死刑改死緩,並限制減刑。此判決網上激起民憤。家屬也喊冤表示要上訴。法院周邊上午戒備森嚴,聲援公民先遭特警驅趕,再被地痞流氓毆打、謾罵。
重慶市涪陵區一棟房產,營業房,因房管局誤登為住宅,近年來屢遭當地政府騷擾、恐嚇,甚至面臨強拆。日前,又來了100多名保安,以搜查為由行強拆之實,房主劉汗為保護房產,連續三次開瓦斯點火,轟然而出的大火球,順利擊退拆遷隊人員。
近日,旅澳華人Bruce向媒體爆料,他位於嵊州市甘霖鎮柳岸村的老家上個月(4月)底被強拆了,在啟動法律途徑維權的過程中發現,整個工程根本沒有通過國土局走土地徵收的流程。他嘗試了很多辦法維權,也向相關單位反映,但都沒下文。他失望又無奈的說:「官官相護,誰關心老百姓的死活。」
近日,大陸網絡熱傳一段短片,指廣西貴港市港北區有拆遷戶為了反抗當局強拆,投擲汽油瓶燒毀挖掘機。日前3人被抓。 挖掘機速燃燒毀 視頻中兩輛挖掘機正在進行作業,數人站在被拆房屋樓頂,有人將數個汽油瓶投向挖掘機,挖掘機迅速燃起熊熊烈火併伴有濃煙。視頻中配音稱,消防部門共出動4輛消防車救火,拆遷機器被燒了20分鐘後已經完全報廢。 據悉,事發...
在中國大陸不斷發生的強制拆遷現象愈來愈嚴重,地方當局為圈地強行拆遷大陸民眾物業的事件常常見之於報端,遭到外界詬病。現在連中國的外企公司亦未能倖免。
河北省邯鄲市涉縣井店鎮一街村數百村民近日舉行集會,抗議當地政府賣地後許諾的養老金不但未發放,反而耗巨資舉辦元宵節娛樂活動。隨後,該集會遭到警方鎮壓。
大陸網絡近日紛紛轉載一則消息,湖北省武漢市街頭鳴冤的一位小伙,其房屋遭到強拆。據稱他曾作為中共武警的士兵,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警戒執勤。但就在他退伍後不久,其房屋卻遭到當地政府的洗劫和強拆,至今無家可歸。
被拆遷的房屋已三年多了,至今也沒有回遷的消息,我兒子去問拆遷辦,他們讓我們去民政局。現在租的房又已到期了,由於我年邁多病,一般人家不願意把房租給我們,都怕我死在裡面,就為租房我家花高價人家也不願意租給我們。我們想活著,要生存。希望您和政府能關注最低層百姓的疾苦,被拆遷戶周傑全家人深切懇求!
我叫杜亞妮,一個中國人,現在在美國和我老公都是美國現役軍人,我們生活在美國。現在我在中國天津市的姥姥(一個生活在中國大陸78歲、精神殘疾的老人,在中國天津市遭到強制拆遷居住房屋及非人待遇),不允許洗澡更換衣物等。而執行者竟然是中國政府的工作人員。為此我們強烈要求習主席、李總理領導下的中國政府能夠救救我姥姥,一個78歲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殘疾老人!
陸遠芳剛剛被重慶當地政府部門從北京抓回來。
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區3座小型寺廟要拆遷,其中1座是是女眾寺院,3寺合併成一個大寺廟,取名為「南海行宮」,安置在最初規劃為綠地的朝陽新城的幾個小區旁,三座寺廟合併後,僧尼同住引發不滿。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日前,河南信陽市溮河區政府官方網站刊登了2013年12月26日的文章,溮河區委書記邵春傑讚拆遷人員是「最可敬的人」,引發大陸民眾的嘲諷和一片噓聲。
中國改革早已過了而立之年,還要繼續深化改革,改成甚麼樣,人民心裡沒底了。擁有五千多年古老文明而自傲的中華民族,短短幾十年變得隨處可見暴力強拆居民住宅。住了幾代人上百年的房屋隨時有被強拆危險,誰也不知甚麼時候墜入無固定棲身之處露宿街頭的人群,恐懼與不安使人們早已忘記甚麼是安居——從開發商慫恿地痞無賴流氓強拆發展到政府官員指揮,警察,特警參與------棍棒變成...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內蒙古呼和浩特市賽罕區政府,未與村民達成協議便強拆兩棟樓房,村民堵路抗議遭暴力驅趕。在強拆期間亦發生肢體衝突,兩名村民受傷,一人被拘留。
5日上午,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刑滿出獄。倪玉蘭家的私產房於2002年~2008年間多次遭到強拆。在維權過程中,她遭到警察暴力毆打導致癱瘓。倪玉蘭因維權三次被判刑,她感歎:「在中國,哪兒有講理的地方?」並表示,養好身體,還要維權。
7月30日廣西桂平市西山鎮地方政府派300多名警察及政府工作人員組成的強征強拆隊伍,以暴力方式強征長安村 、西長村1,200畝土地,村民阻止,警民發生衝突,10村民被抓。這是今年的第二次強征,去年有40戶村民的房子被政府強拆,致使200人這一年間無家可歸,悲慘度日。村民多次上訪,均無結果,感歎無處伸冤。
浙江省溫州市任橋村週日發生一起由拆遷引發的警民衝突事件。上千村民因不滿當地政府強拆寺廟,將前來拆遷的人員包圍。當局調集特警鎮壓,並與村民對峙數小時,其間發生肢體衝突,有老人受傷入院,強拆被迫暫停。
河南省濟源市政府為徵地建橋,出動三百多特警到村莊搶地,與近百村民發生衝突,有十多名村民被打傷,最少三人被捕。
共有約 307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