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退黨現象
不管是風和日麗,還是刮風下雨,巴黎埃菲爾鐵塔腳下的大陸旅客總是一如既往的多。自從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之後,現在的遊客,不僅喜歡對著退黨真相展板、橫幅拍照、攝影,更喜歡走上前,仔細閱讀展板內容,向我們索取資料。不過,還是有遊客開始對真相不屑一顧,這一天就有這樣的一家三口。
最近看到一個報導,法輪功學員李媽媽,隨機真相電話打到一個「610」官員手機上。半小時後,對方不但同意退黨,把自己的真實姓名和工作單位都如實報了過來,還把老婆孩子、親朋好友的真名共15人也報上要求三退。短短半個小時,他就把自己和自己最在乎的15人的安危全都托付給了電話那頭的法輪功學員。他還對李媽媽說了他的隱私,「喝酒、抽煙、亂性」,如同面對一位聖賢在懺悔。
六月,巴黎已經進入旅遊旺季,每天到埃菲爾鐵塔觀光的大陸遊客,絡繹不絕。鐵塔腳下,除了銷售物品的商家,還有一個特別的攤位,「法國退出中共服務中心」的招牌在陽光下閃耀。這一天,一位跟隨旅遊團的年輕男子,暫時脫團在這兒做了一個特殊的舉動。
李媽媽每天給中國大陸打真相電話。上個月,她播通了一個電話,剛說完「朋友,告訴你一個消息,三退保平安,現在已經有一億一千七百萬中國人三退了。」電話那頭一個男人說:「哦?你知道我是幹嘛的嗎?」李媽媽說,那我哪知道啊。那人說:「我是610。」李媽媽說,610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對方開始耍兇。李媽媽說,我以前和公安局的局長講真相,一個局長退了38人,還有一個局長退了...
我的真相電話接通了一位男士,像往常一樣先向對方說明打這個電話是想幫他退出黨團隊。對方沒有完全拒絕,說:「我再考慮考慮。」我說,應該考慮,不過機緣也要抓住,時機一過不知何時再來了。接著我向他講了中共和平時期各種運動害死八千萬同胞的罪惡歷史和善惡有報的天理,之後勸他退黨。
巴黎第九區的拉法耶特(lafayette)購物中心是很多中國遊客必逛的景點之一。「看真相,躲劫難」,一位退黨義工站在購物中心退稅服務處的大門外,向遊客邊發《真相報》邊說。
朋友去香港旅遊觀光回來說「我已經退黨了,不用你老勸了」。這有點讓我意想不到,問是怎麼退的?他說,一出羅湖海關,我就知道共產黨完了。大標語「天滅中共,退黨保命」,老遠就看見了。之前導遊囑咐我們,到了香港,對法輪功能遠看,別靠近。還用靠近?離著八丈遠就看清楚了。「天滅中共」,這比喊打倒共產黨可厲害啊,反正有聽了害怕肝顫的。
上週末,我們幾位退黨義工參加完德國比勒菲爾德的多元文化節,在開車回家的高速路上,沒想到勸退了偶遇的十位大陸遊客,為他們登記了「三退」。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義工慧心打通了一位大陸女士的電話。慧心告訴她現在有一億一千七百多萬中國人選擇退黨,做了「三退」聲明。因為通話嘈雜,對方說沒太聽清楚。慧心說不要緊,又重新講給她聽。當她聽清了全球退黨大潮和為甚麼要三退時,恍然大悟地「噢」了一聲,並告訴慧心,她是黨員,還問:「你是基督教的人嗎?我也是基督教的信徒哎。」慧心說:「那好啊,您是信神的人,會有福份的。如...
我的真相電話接通了一位河北的老先生,我說明打這個電話是想幫助他「三退」。老先生問:「甚麼是『三退』?」我告訴他「三退」就是退黨、退團、退隊。「三退」保平安。老先生說:「我就是中共黨員,已經有20多年的黨齡了。」我說:「現在有超過一億人聲明三退了,為的是遠離中共、遠離邪惡、遠離災難,我也幫您取個化名,就叫『XX』吧,聲明退出來?」老先生說:「我姓張,叫『張XX...
退黨服務中心義工隨機接通了國內的一個電話,裡面傳出平靜、沉穩的男子聲音。當他安靜地聽了真相後,高興地同意「三退」了。之後他誠懇地說:「您說的這些我都相信,我能為法輪功做些甚麼? 」
退黨服務中心義工美吟隨機給大陸打真相電話,接電話的是位小姑娘,她說自己是小學生,是少先隊員。美吟問她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嗎?小姑娘立時開口罵人,不聽美吟說話,把電話掛斷。美吟再打進去,小姑娘罵得更兇了,還說,「媽媽說了,要打110報警」。美吟勸她說,我這是從歐洲打來的電話,報警沒用。阿姨自己花錢打這個電話,為的是告訴你真相,不被謊言欺騙,是為你和你家人好...
大陸那邊接聽真相電話的是位中年男子,電話裡顯得很嘈雜,但機緣難得,退黨服務中心義工仔細地在聽對方的回話。終於互相明白了對方意思之後,義工切入主題和他說「三退」(退黨、團、隊)。這男子說:「我是做生意的,我對政治不感興趣。」義工說:「您說得不錯,現在中國老百姓都對政治沒興趣,只想踏踏實實地過日子。問題是,共產黨早就把我們都拉入政治裡來了。從小就得加入少先隊,舉...
最近收到一封警察的投書,他先自報姓名和工作單位及辦公室電話,然後講了為甚麼要自己要退黨的思想轉變,最後拜託大紀元網站的編輯幫他真名退黨。
像巴黎的艾菲爾鐵塔、德國的科隆大教堂、瑞士的盧塞恩、奧地利的維也納等歐洲著名旅遊地,是中國大陸旅遊團來歐洲旅遊的定點景點,這些地方,幾乎每天都有中國大陸遊客到此一遊。在此,也設有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各地服務站。
我的一個中學同學,高考時以高分進了警校,畢業後去北京一個派出所當了「片警」。……片警同學知道國內大多數人用現成的翻牆軟件,簡單易行。……幾天後,他來電話謝謝我,還說,自己在大紀元網站上登記退黨了。我囑咐他別忘了勸親朋好友也退,他說,會的,不難,他們罵共產黨比我罵得兇,保準一說就退。
龍年大年初一,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專訪的時候,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並辯解說中國「不是共產黨國家」。坊間對劉大使的講話有多種評論,中共官方的和海外親共媒體認為,劉大使所指的是,中國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是共產主義國家。而自由媒體則傾向認為,作為一個70年代加入共產黨的資深官員,劉曉明不但有欺騙世人之嫌,並具鼓舌強辯之意,企圖...
(大紀元記者李真香港報道)香港踏入龍年,接連出現多種被視為不吉利的異象。今年中國新年假期是香港自96年以來最冷的一次,昨日大年初三,市區早上氣溫低見攝氏7.4度,而新界部份地區清晨時分更只有5度;被視為香港旅遊地標的昂坪360纜車下午突然發生故障,需要停駛10天進行檢查。早一天年初二晚間煙花匯演中,重頭戲「飛龍在天」卻最終「龍未現」。而最受人們熱議的,莫過於...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愛爾蘭都柏林的法輪功學員如往常一樣在當地的中國街 (Parnell Street)講真相、勸三退。
自二零零四年開始,大陸掀起的「三退」(退黨、團、隊)大潮至今,已有一億八百多萬人聲明脫離中共選擇了光明,且每日「三退」的人數還在以六、七萬之多穩步遞增。本文講述的就是一位中層管理工作者幫助上千人「三退」的部份經歷。文章節選自明慧網「學大法 修自己 救眾生」一文,內容有刪節。
該篇選自第八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網上心得交流文章《結下善緣 得法修煉》一文,文章有刪節。文章作者自述,開始雖出於人之常情利用便利條件幫助過法輪功學員,但內心並不清楚法輪功到底是甚麼,還對法輪功學員們苦口婆心的對自己講述真相感到反感。可是一日,當他母親將《轉法輪》一書拿出讓他看時,他就再也放不下了。
近來多所香港大學學生會的競選風波,掀開了不少內地學生的共青團和少先隊身份。拒共潮湧進校園,退黨義工趁勢推介《九評共產黨》,助內地學生瞭解真相。
在國內,有一次我打出租車,一坐上車就跟司機聊了起來:「這位大哥,你聽說三退大潮了嗎?」「沒有。」他漫不經心地回答。
零九年三 月份的一天,我把不同內容的真相資料光碟、小冊子搭配包裝好,帶上護身符,想去一工地講真相、勸三退,去了之後看到工人們很忙,怕影響施工,工頭不高興, 決定先到別處去。一路上邊走邊遇有緣人,就講真相勸三退,當走到一要道的十字路口處,向北走是菜市場,路口處賣甚麼的都有。我停下自行車給一個賣切糕的人 講真相,此人很好,既接受了真相資料,又做了三退。我看他接受...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熱線電話,每天都傳來不少大陸民眾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精彩小故事,義工袁女士接受採訪說,有許多曾迫害法輪功的公安覺醒、還有改過自新的殺人犯等等,他們除了自己和親人退出中共邪黨外,都主動的表示,要讓週遭的人知道退出中共的重要性。
賀《九評共產黨》發表七週年。週日下午,加拿大多倫多唐人街上展出「慶祝《九評共產黨》發表七週年」的大橫幅。粉底藍字的橫幅在微風中格外醒目。許多過往的中國人都關注橫幅上傳遞的信息,一位戴眼鏡的中年男子走過來問:橫幅上甚麼內容,並轉身到橫幅的正面仔細看,當看到是《九評》發表七週年時,豎起大拇指說「好」,退黨義工告訴他,「九評」發表七週年已經有一億多中國民眾退出黨、...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發表,我認真看完每評後,徹底認清了中共邪黨的本質,真為自己是中共黨員感到慚愧。之後堂堂正正的在單位申請退黨,再也沒有參加過黨的任何活動、會議等,思想中一下子像卸下了沉重的包袱一樣。
法輪功被中共迫害12週年,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地反迫害,以各種形式的活動,包括集會遊行、集體煉功、講真相勸三退、辦媒體報刊向世人展示「真、善、忍」修煉者美好的一面。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加入了支持法輪功反迫害的行列。
謝林說,《九評共產黨》一書,真正地使他恍然大悟,讓他非常清晰地認識到中共邪惡的本質。他說自己所經歷的、所承受的以及其中的體會,在《九評》中,都原原本本地闡述得很透徹。
聲援一億人三退遊行隊伍由天國樂團領頭,經過香港繁華的英皇道。自2004年12月中國大陸出現退黨現象以來,截至8月7日,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登記的三退人數已超過一億人。經過人工智能中文軟體分析三退數據,統計出其中退黨人數超過3,660萬,接近全部中共黨員的半數。
共有約 92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港人的反送中仍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中,香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錢志健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中共政府想不到香港人這麼團結,極權政府低估了香港人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