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個人經歷
4月21日悉尼著名景點海德公園內,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悉尼分部舉行了慶祝三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獲新生的活動。大陸退役軍官在大紀元網站公開真名三退,並在退黨集會上表示...
在我還很小的時候,記憶中,常常會被媽媽在惡夢裡的喊叫聲驚醒。長大之後,我才知道,在媽媽20歲那一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她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恐怖者的襲擊:十幾個荷槍實彈的「革命民兵」突然闖入她和爸爸的住所,進行翻天覆地的抄家,並把無辜的爸爸押往監獄。那時候,還沒有我。媽媽沒有想到,從此之後恐怖種在了她的心裡,令她在長達幾十年的歲月裡惡夢連連。
2016年10月5日,海外明慧網刊登一篇題為「老頑固」退黨的文章,講述山東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當地集市上和明白法輪功真相,深知中共殘暴邪惡本質的老年人一起幫助其他人退出中共組織的小故事。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後,引發海內外中國人三退大潮。至今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已超過2.5億人,這些人遍及中國社...
郭競雄這個名字,可能並不為很多人熟悉,但提起「大雄」,在漫迷中則可說無人不知。大雄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得法修煉已20年。由於繪製漫畫揭露中共迫害,早前已捧得「動漫界奧斯卡」的他在中國大陸曾不止一次被中共拘禁折磨,後不得不出走美國。在今年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大法洪傳24週年紀念日前夕,大雄接受了大紀元的專訪。
在4月12日普度大學的退黨論壇上,曾在北京空軍司令部軍訓器材研究所擔任少校軍官的胡志明平靜的講述著他在上海提籃橋監獄遭受的迫害。如果不是親眼見到他本人,可能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就在中國大陸發生著。而這僅僅是因為他堅持不放棄自己的信仰—法輪功。
朱媛媛一定還記得,在中共上海市委「康辦」門口,曾經親眼目睹五~六個警察當著姐姐和媽媽的面暴打爸爸!那種慘烈,那種驚恐,那種無助,那種劃破夜空般撕心裂肺的吶喊……
法輪大法學員在歷經十四年的血腥迫害中,仍然堅持傳播真相。現在大法的美好漸入人心,普通民眾開始主動傳播真相。不久的將來,真相大顯,認可大法的善良人一定會擁有美好的未來。以下是內蒙古某地民眾主動傳播真相的幾則例子,希望被邪黨謊言毒害的人,看看這些普通民眾是怎麼認識法輪功的。
古人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很多人對明真相、做「三退」、得福報有疑惑,其實那是彰顯善惡有報的天理。為甚麼了解法輪功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心裏退出中共邪黨就會得大福報呢?就是因為「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在法輪大法及億萬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的信眾遭到中共邪黨殘酷無情的誣蔑迫害時,您能明辨是非、支持善良,並遠離害死八千萬中國人的西來邪靈——中...
我是五十年代末出生的,在娘肚子裡就挨餓,出生後經常餓的哭(長大後聽娘說的),娘餓的也沒奶,一天晚上,娘餓的難受,心想趕快睡著吧,可是餓的怎麼也睡不著,找遍家裏,沒有一點吃的,最後從枕頭裡掏出兩把谷康,一口康、一口涼水嚥了兩把才睡著覺。
2010年3月的一天,我到當地一大型企業的生活區去辦事,途中迎面來了一位老者,三步並作兩步,走到我跟前,雙手握住我的手激動地說:「現在『三退』還行嗎?」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當時一愣,老者說:「怎麼,不認識我老馬了嗎?」我恍然大悟,忙說:「認識認識。」他那很多皺紋的臉上堆滿了笑,說:「緣份!緣份呀!」
我家住在瀋陽北大營西南的耶甚牛錄村。「北大營」是大帥張作霖、少帥張學良屯兵的營盤,「九一八事變」日本人首先攻打的就是這個地方。因此,北大營非常著名。
(大紀元記者關式明香港報導)謝笙(化名)在大陸長大,經歷中共建黨、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批鬥劉少奇和彭德懷時代,經歷多次慘無人道的鬥爭,他以前對共產黨的醉生夢死,為它效忠一生的誓言,他深覺被騙,如夢初醒,決定離開大陸。來港定居後,他在街上偶遇《九評共產黨》一書,看後如脫胎換骨,他形容《九評》徹底剖析中共邪惡的本質,能擺脫它對自己思想上的操控。
我叫司宇,是位金融管理者。2005年,朋友送了我一本《九評共產黨》,一口氣把它看完,當下明瞭中共的本性是「假、惡、鬥」,它從來都是製造謊言矇騙、愚弄百姓。在《九評》三退超過一億人之際,我想把自己受中共矇騙的經歷講述出來。
中國有牙病的人非常多,有人說這是口無遮攔造成的,也許有一定的道理。
修煉法輪功後,不但身體健康,趙傑的思想也發生了巨變。工作生活中處處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他說:「人家說過日子就像樹葉一樣稠,大事小事不斷。不涉及到大的原則上的事情,儘量依妻子的,她不想幹的活指使我,我幹。好人嘛,人家說一句你辯十句,不叫好人;只當家長讓人伺候,不叫好人。」
我姓王,是南方人,自從1948年跟著共產黨鬧革命就起名為「王革命」。2005年1月1日,有朋友送我一本《九評共產黨》,讀完後痛哭一場,共產黨給我開的玩笑太大了!這時我才明白自己從13歲活至70歲,一直被中共的謊言矇騙。我很慶幸自己有生之年,能看清中共企圖毀滅中國人善良本性的醜惡嘴臉。
我叫高恆革,因為從小跟著姥姥長大,所以與父母的關係很疏遠,一直不喜歡回家。後來有機會到了美國,每當有人問我「你想不想回國?」,我總是毫不猶豫的說:「不想!」因為我的確不想見父母,我實在不喜歡家裏的那種別彆扭扭的不愉快的氣氛。
共產黨來了,搶了我們的房產,抄走了所有值錢的東西,誣陷說是剝削來的,罵我是資產階級臭小姐。更要命的是,父母被無休止的批鬥,最終父親承受不住這樣巨大的打擊,含恨死去,那一年我母親才三十歲,我只有六歲。
我是一名剛進入而立之年的普通的中國人,和很多中國的老百姓一樣,過著普通的生活,從小接受的就是共產黨的教育,入過少先隊,後來加入團組織,中學連續三年擔任團支部書記,說實話,當時的我感到非常的自豪,身為共產黨員的父親也多次鼓勵我加入黨組織,但是就在03年我的認知開始漸漸的發生了變化。
2011年6月14日,中共新華網頭條發表《胡錦濤總書記論井岡山精神》文章,要求保持共產黨人的政治本色,堅決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奢侈浪費及各種腐敗現象;其目的在於促民生、促穩定、促增長。
聖經故事裡耶穌一直教導他的門徒,要愛自己的敵人。最後,耶穌獻上自己為眾生贖罪而痛苦地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還祈求上帝寬恕釘死他的人的罪:「父啊,請原諒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作甚麼」。釘死他的人中有一個是瞎了一隻眼的,當耶穌的血濺在他的臉上時,他那只瞎眼頓時復明。耶穌就這樣以用自己的鮮血為所有要救度的人,包括釘死他的人洗去了罪惡。
在已有9千多萬人退黨、退團、退隊的今天,「三退」的人數和有思想覺悟的人數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越來越多的人已經真正意識到了中共這幾十年來對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意識到中共用暴力和謊言來打壓和欺騙善良的人民,所以「三退」對每個熱愛和平、追求人權的人來說都將是幸運,因為這個過程是每一個對人生的未來有著美好憧憬的人的必經之路,也是表明敢於和邪惡勢力鬥爭的一種決心...
我捫心自問:是甚麼使我迷失從小就有的善念?是甚麼使我做壞事沒想到有報應?我找到了答案:是共產黨的黨文化、無神論,共產黨一貫宣揚的爭鬥、暴力、假大空,顛倒是非、好壞、善惡觀念,幾十年如一日地對每個中國人洗腦,使我們徹底丟失人的善念、做人的根本。看看當今中國大地,無官不貪,腐敗盛行,民怨沸騰,各種社會犯罪、社會矛盾層出不窮。司機為了減少麻煩少賠錢竟把被自己撞傷的...
監獄當局雖然完成了第一步,使我不得不停止斗地主的自覺行動,但是我之所以斗地主完全是為了讓時間打發得快一點,我的口號是:遠離警察、遠離罪犯,除了打牌,我與他們不做任何交流。
2002年我被綁架到看守所,有一天晚上看守所裡送進來一個少年,因為少年監號已經裝滿了,就送到當時我被關押的監號。少年眉清目秀,說話很有禮貌,在押人員都很喜歡他。
父親對我向來是很嚴肅的,有著那種知識份子幹部中特有的拘謹。基於此,我都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很少主動找他說話。在他人眼裡,父親總是很和善,不曾對誰發過脾氣,是那種很沉靜的人;說話雖不多,卻很有份量。
一九七八年我考上大學,回黑龍江祭祖,遇到久別的五爺,他是我們家族中唯一在世的祖父輩人。五爺說我是家裏頭一個大學生,祖上積德積出來的。酒後,五爺向我講出了他埋在心底三十多年的「絕對秘密」。
我不是一名法輪功學員,但我是一九八九年「六四」的歷史見證人。「六四」那天我出差剛回到北京,看見馬路上躺滿了屍體,有學生的,也有老百姓的,令人慘不忍睹。出於同情,我就把一具具血淋淋的屍體拖到路邊,以免被車碾軋。我一個人流著淚在那裏拖屍體,他們都是無辜的人啊!不幸的是,不知從哪兒飛來一顆子彈,將我的腹部擊穿,於是我也成了死人堆中的一員。我被當做死人運往火葬場,在...
借這次上天給的機會——「三退」大家齊心合力不費一槍一炮解體共產邪黨,並審判這個十惡不赦的邪教組織。它最怕血朝謊言被揭穿,失去民心。我們中有幹部、喇嘛、大中小學生、農民、記者……,以前是被騙、被強迫宣毒誓加入邪黨的,現在嚴正聲明:退出少先隊、共青團、共產邪黨及其一切邪惡組織,抹去獸印,徹底不再參與骯髒的政治活動。因為只要不退出,就永遠與其邪黨政治同流合污,洗不...
我是一名剛剛從中國大陸移民過來的法輪功學員,到今天為止,在加拿大整整度過了八十二天。在這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我已經喜歡上了加拿大和多倫多這個城市,我覺得這裡充滿了自由民主的氣息和普世價值的關懷,更讓我覺得高興的是,我今天能夠親自參加“聲援五千萬同胞退出中共”的集會和遊行,能夠沐浴在這絢爛的陽光裡,自由地表達自己的心聲。
共有約 30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