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少時遊廬山 紛紛香客拜呂仙 我亦來觀仙人洞 不知故主回故園
千年幽夢一朝醒 百戰不過風波亭 榮辱本來身外事 留與青史後人評
忽聞敵將闖我鄉 初生牛犢不畏狼 拍馬揮錘殺將出 金將不欺少年郎
十年前 你的「暢遊」(myie) 曾讓千萬個你我他 輕鬆的衝浪網際 並且還能翻牆找真相
回首那年學翻牆 冰天雪地不可當 冬去春來八九載 時常翻牆心亮堂
昨天是星期天,我趁休息之際趨車去看望了一位醫生朋友,談話中,我說你們這地方好,村後是近百米寬的河流,村前的公路離村也有50米,路上車行的揚塵也不會飛到家中。醫生說,是比較好,不過,這30年不同了,30年前走到哪,就可在那喝水,現在的水都不能沾了,不僅不能下河游泳,更不能飲用。
在中國,有一座有形的萬里長城,也有一座無形的網絡長城。有形的萬里長城是中國古代的統治者為了防止外族的入侵而築,無形的網絡長城是今天的專制者為封鎖資訊、控制言論自由而建。古今長城不管有形無形,都浸透著民眾的血汗和淚水。
老先生的確有點老了,年齡75歲,黨齡也有50多年,年輕時為中共扛過槍,就是在扛槍的那陣子,20歲的他入了黨。小政府說小也再小不過,鎮政府,已到了基層。可是鎮政府的辦公大樓卻不小,樓上樓下好幾層;門坎也挺高,要想找個人,辦點事,那真不是人去的地方。
在中國,有一支不露身形,不著軍裝,不帶武器的隊伍,他們人數眾多,隊伍龐大。他們神秘地戰鬥在網絡戰線,活躍於國內外的眾多網站,承擔著引導輿情,維護專制者的利益和形象的重任。他們的正規名稱叫「網絡評論員」,網友戲稱他們為「五毛黨」。
還有幾天就是6月4日了,國內外又開始了「六四」21週年的紀念活動。這幾天國內如西安、山東都有不公開的紀念活動,《南方都市報》B16版兒童畫特刊,利用「六一」兒童漫畫的方式,巧妙地畫出「六四」時一人擋坦克的英雄王偉林;香港和國外舉行了公開的紀念活動,香港的紀念人士高舉著「平反六四」、「追究屠城」的牌子遊行。中共在「六四」敏感日前後,神經也高度緊張起來。
近一段時間中國暴民之多讓人吃驚也讓人害怕。從3月23日福建南平的血案到5月12日的陝西南鄭殺幼事件,短短的50天時間裏,發生了七起襲童事件。5月12日下午公安部再一次召開緊急會議進行佈署,當周永康們放出「嚴打嚴防」,要打得犯罪份子無法下手後不久,廣東佛山16日晚又有男子持刀血洗街頭,兇嫌連續砍殺6人後跳樓自殺,只是這次殺人專挑年輕女孩兒下手;5月19日凌晨,在海南科技職業學院,5、6 名男子持砍刀直接衝進宿舍,見人就砍,當時宿舍約有9名學生,其中2名學生傷勢嚴重,一人手被砍斷。
今年西南5省發生百年一遇的大旱,導致土地龜裂,莊稼絕收,河床乾涸,赤地千里,連老百姓的飲水都成了問題,弄的大人小孩上山下河到處找水。昨天看電視,有的地方為了弄到水,打井40多米,抽出地下水。
江蘇延申造假長達15年,生產的批狂犬病疫苗被曝有問題。(大紀元資料室)
曾經,當大頭奶粉惡性事件剛剛過去,接著便出現震驚全國的結石奶粉;今天,當山西毒疫苗風波尚未終結,同時江蘇又爆出駭人聽聞的假疫苗大案。
當谷歌不堪忍受中共的網絡審查,拒絕與中共合作,撤離中國的時候,中共與其「五毛黨」群起而攻之,唾沫橫飛,欲毆倒而後快。斥谷歌不「守法」,「挑戰中國的法律」。看到中共導演的這幕鬧劇,覺得太搞笑,太具有諷刺意味。
正是春暖花開的時節,谷歌毅然離開了中國。初知谷歌的時候,記得網民們稱他為古狗,我雖覺得這名字不雅,滑稽搞笑,但也很可愛。古狗,古狗,一隻古老的狗,有資歷的狗,狗的鼻子異常靈敏嘛,那古狗搜索一定又快又準。稍一嚐試,的確如此。
近日,北國春回,沙暴又起,鋪天蓋地;西南大旱,百年一遇,赤地千里。
2009中國大陸十大富豪(網絡圖片)
毛澤東時代,是共同貧窮,鄧小平時代,是讓少數人先富起來。可是從鄧小平到江澤民再到胡錦濤,30年過去了,中國還是保持著鄧時期少數人先富起來的局面,而多數人仍然貧窮,並且貧富的懸殊越來越大。中共並沒有帶領人民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千里名山燒高香,青煙裊裊飄芬芳。天象大變災難重,人山人海求安康。您可知,神佛在何方?
剛剛過去的2009年度,我被大家評為2009年度網絡第一字,且居於「牛」、「哥」 、「民生」、「蝸居」、「杯具」、「寂寞」等亮字亮詞之首,我深感榮幸,也十分 感慨。
紅塵事, 多少夢魂中。 一法驚破千載迷, 萬千感慨湧心胸, 心明步匆匆。
不見雪飛不見冰, 愁雲萬里雁陣橫。 忽有幾枝紅梅出, 心生暖意天自晴。
小寒之日天大寒, 風吹雪舞晝夜連。 晨起卻聽清鳥喚, 早有真相送窗前。
明月巡高天,千古演缺圓; 百輪紅塵過,迷中可知年? 末劫天地變,邪靈禍人間; 月明心灰暗,月圓心缺殘。 九評橫空出,明鏡中天懸; 眾生漸漸醒,三退熱潮連。 又見中秋月,風清雁向南; 看月月燦燦,看天天藍藍。
靜心端坐天未曉, 忽見風起竹蕭蕭。 原是師尊巡天地, 虹光勝景語難描。
東去的小溪啊,你曾經百折千回,也不改初衷,你追求的是什麼? 你追求的是廣闊。沒有廣闊,小溪就會被曠野所吞噬。 南飛的大雁啊,你越過千山萬水,也不改嚮往,你追求的是什麼? 你追求的是溫暖。沒有溫暖,大雁就會在失望中死去。 堅強的大法弟子啊,你歷盡九死一生,也不改信仰,你追求的是什麼? 你追求的是真理。沒有真理,人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所謂讖語,就是指將來要應驗的預言。2009年2月9日晚上9時許,一場大火直衝雲空,遮住了元宵夜的明月,將中央電視台(以下簡稱央視)新址北配樓化為灰燼,近50億元的民脂民膏在6個小時內灰飛煙滅。看看下面這些讖語,越看越像為央視準備的。
冬日將闌,夜長未曉,清心打坐披衣早。
室外月朧明,風凍如冰。廣傳真相不須停。不計路長多險境,腳步輕輕。
當我們揮別2008年的時候,2009年已如約站在我們面前了。2008年是多災多難的一年,天災夾著人禍肆虐著神州大地。雪災、風暴、洪水、地震……接二連三,血案、礦難、毒奶、股災……層出不窮。如果前者是人類破壞環境所致,那麼後者——還有汶川大地震中因豆腐渣校舍的倒塌所造成的成千上萬孩子的喪命,則是邪黨作惡、唯利是圖的必然。
繼上海華東政法大學楊師群教授在課堂上發表批評中共政府的言論被兩位女生告發,近日又有學生向警方報警:說淮陰師範學院中文系教授苗珍虎(男),在課堂上大膽放言,支持楊師群,批評中共及其政府。有學生用手機錄下了苗教授的言論為據。12月10日下午,警方到學校傳喚了苗珍虎,並將其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