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
古往今來,多少仁人志士為了一句承諾,而甘願付出生命。《中庸》云:「誠者,天之道」、「誠者,物之終始。」從中可以看出誠被作為宇宙萬物的淵源。故古人歷來重視道德修養...
古代聖賢們給我們留下了很多的智慧結晶與用人之道,在講到大到治國安天下的同時也將做人的道理陳述了出來。唐太宗李世民的著作《帝范》中有很多值得學習的東西。簡舉一兩例。
戰國時候,魏國有一個叫楊朱的人,字子居,人稱楊子,是一個有學問的思想家。楊朱有一個弟弟叫楊布。一天清晨,楊布起的很早,穿了一件白布衣服出去了。不一會兒,天就下了一陣雨,楊布脫掉淋濕的外衣,穿著裡面的一身黑布衣服回來了。剛進家門,他家的一隻大狗汪汪直叫的向他猛撲過來。楊布頓時大怒,拿起一根木棍,就要追上去打這只狗。
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專門寫了一篇文章,用來說明「輪迴轉世」的真實不虛。
商朝建立後,傳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時,國勢已經衰弱,諸侯國漸漸的不來朝拜了。
秦繆公是春秋時秦國國君,他心胸寬廣,推恩愛人,秦國在他治理下秦國漸漸成為霸主。有一次,秦繆公在岐山下打獵,他的一匹馬走脫了,被山下的鄉民捉住吃掉了。
有一個賣布的商人,人們都叫他韓老闆。韓老闆被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子迷住了,她是個狐狸精,變成了人形,韓老闆不知道,繼續與她親暱。天長日久,韓老闆漸漸贏弱起來。
在世俗人的心目中,金錢財富是人生目標,名利地位是畢生追求,可是在信仰至上的古代,更多的人選擇的是放棄名韁利鎖,解脫塵世煩惱,釋迦牟尼是太子,放棄國位,修成如來;達摩也是王子,漂洋過海,成為禪宗之祖;還有一位僧人,求那跋摩,也是拋棄王位,得成正果。
唐朝開元年間,皇上急於治理朝政,更注意宰相的人選。常常想用張嘉貞為宰相但忘了他的名字。夜間讓宮人持著蠟燭,在各省裡尋找今天值宿的是誰。回奏說是中書侍郎韋抗值班。皇上馬上召韋抗進寢殿。
青州有個盜賊,偶得駿馬一匹,日行五百餘里,經常騎著它夜出行動,凌晨即返,人們誰也未曾察覺。某夜,這個強盜半路上碰到一個老人,騎著牛慢慢走,牛背上有只布囊,看起來沉甸甸的。他當即大喝一聲:「站住!留下囊中物再走。」
四川巴縣陶生,少年美貌,同學稱之為「小潘安」(潘安是古代的美男子)。一年端午節,鄉人舉行龍舟競渡活動,陶生出城遊觀。偶見一位少女,隨其嫂在樹下休息,少女對陶生注目凝視良久。嫂嫂拍著少女的肩膀,開玩笑說:「那人是陶家小潘安。以你的才貌,如果與他相配,也算終生無憾了。」少女紅著臉,微微一笑說:「只怕我命薄,沒有福份消受。」當時人聲喧嘩,陶生沒有聽見他們說什麼。
清朝雍正年間,河北清苑縣,有位知事(官職名)姓邵,他為人廉儉正直,家裏窮得叮噹響。但他很有智慧,破案有方。人們講他「是把心思才能,都用在辦案上了。」當地人都稱他是「邵青天」。
陶潛字淵明,自號五柳先生。他是華夏婦孺皆知的人物,直到今天,他還是一種高尚 精神和偉大人格的象徵。可他的《五柳先生傳》,並不是每個人都讀懂了的,尤其是 那句千古名言“好讀書,不求甚解”,並不是每一個人都理解清楚了的。
明代正統年間,有個御史名字叫時紀,朝廷派他前往陝西辦公務,時紀得意洋洋,忘乎所以,他走到半路,轉道回家,娶了一個小妾。
明代,奸臣嚴嵩(1480-1567年)當權,貪贓枉法,專橫跋扈,肆無忌憚。他的老家,是江西分宜縣人。
子西(即公子申,楚平王之子,此時為令尹。)在朝上歎息,藍尹亹(音偉,楚國大夫)說:「我聽說,君子只有在獨自一人閒居,而思念前代的興衰存亡時,或者哀痛殯喪時才歎息,其它時候都不會這樣。君子臨政時想著義理,飲食時想著禮儀,赴宴時想著同樂,快樂時想著行善,沒有啥可歎息的。今天閣下臨政而歎,是什麼原因呢?」
如果真是一顆人造衛星的話,當然月亮就不會是「自古以來」就有的,而是在某一個時期放上去的。果真如此,那麼月亮又是在何時被放上去的呢?
東、西方的正統文化都告訴人一個道理:貪圖色慾傷身敗德。歷史上許多人的前途、事業也都是因為貪色而被毀滅。今天我就給大家講一個春秋時代的國君,因為貪圖色慾,最終給自己招來大禍的故事。
河上公,人們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麼。漢文帝的時候,他在河邊,用草搭了間屋子居住,於是人們就給他起了這麼個稱呼,叫他河上公。
李天馥微笑著說:「您何必這樣呢?無論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平心靜氣地商量嘛!我自己一開始,也是像您那樣好生氣,後來經過的事情愈來愈多,一切都見慣了,也就心平氣和了。」
清代才子紀曉嵐,他文情華瞻,所出妙聯絕對,信手拈來,出口成章,渾若天成,堪稱對句奇才。他處事圓達,既能體察聖心,又能智斗奸臣。雖經宦海沉浮,卻能保命全身,實為隱之大者。他學究天人,前有《四庫全書》之鴻篇巨製,後有《閱微草堂筆記》之醒世佳作,實為一代文豪。觀其一生,文績卓著,才名遠揚,為後人所傳頌。
沈起元身材高大,額頭寬廣,留有一把漂亮的白鬍鬚。人們稱他是「相貌堂堂,心地坦坦,君子人也!」他管理台灣府時,到任那天,當地土著犯人越獄逃跑了。
明太祖朱元璋戎馬得天下後,洪武元年(西元1368年),太祖敕令京城設立國子學堂(國家的最高學府「國子監」,或稱太學),令九品以上官員的子弟及民間通文義的少年俊秀到國子學堂當學生。天下平定後,太祖詔令恢復科考制度,各府、州、縣考選秀才及舉人入國子學。並特地賜給少年舉人(14歲左右)李擴、趙惟一、董昶等衣服蚊帳等日用品,其中特別聰慧的李擴等人還被召入文華殿及武英...
魯莊公要到齊國去看社祭(祭祀土地神的節日)。曹劌勸阻說:「不可以呀!禮,是用來端正民風、為民楷模的。所以先王制約諸侯,規定五年之中,要派史臣聘問四次,國君親自朝見天子一次。
在小說和戲文中,我們常常可以看到或聽到在處決犯人時,朝廷的那些命官們的總會這樣說:"午時三刻,推出去斬了"!尤其是犯人被押送在法場,如果時辰不到"午時三刻",還得等,等時辰一到,才開刀問斬。
王傑(1725~1805年),字偉人,號惺園,一號葆醇,陝西韓城人。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狀元,授翰林院修撰。後任內閣學士、刑部侍郎、吏部侍郎、左都御使,兵部尚書。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任軍機大臣;次年拜東閣大學士,加太子太保。嘉慶帝親政後,又被委以首輔。史書上說他為官四十餘年,「受兩朝知遇,始終無間」。
有一天,有個人來拜見他,那個人叫孫希齡,衣服襤褸,他贈給陳允一些藥,讓他用力擦拭牙齒。陳允並不怎麼相信他。但在空閒的時候,陳允還是拿出藥,擦拭口中上排的牙齒,擦了幾次後,感覺很不錯。當他回到家的時候,家人看到他,都笑著說;「你為什麼用墨染了鬍鬚呢?」
蔡懋德,明朝末年的昆山人,曾任江西提學副使,後來又任濟南道長官。有個任泰安州知州的官員,平素貪財受賄,凶暴不法,平時膽大妄為,但他卻害怕蔡懋德。
北宋時代的唐介(1008~1069年),字子方,江陵人。他年輕時,曾做過沅江縣知縣、岳州知州、任丘知州和德州通判;進入中年後,開始在朝廷任職,先後擔任過諫官、御史、龍圖閣直學士等。由於他清正廉明,剛正不阿,被時人譽為「真學士」。
唐朝晉公裴度在未髮際之前,生活的很破落,一貧如洗。一天他去找一個相士算命,那相士說:「先生的功名之事,先且不必問。我這裡有句話,如若您不見怪,我才敢說。」裴度回答道:「我正是因為在迷途才來找先生詢問,怎麼會見怪呢?」相士說道:「先生有蛇籐縱理紋入口,數年之間,必將餓死在溝渠。」說完之後,相士堅持分文不取。裴度本來就是個知命的君子,也沒有把相士的話放在心上。
司馬光非常讚賞唐太宗李世民的那句話:「為政之要,惟在得人」。為利於朝廷得到更多、更好的人才,他針對當時在用人方面存在的種種弊端,提出了不少好的見解和主張。如建立健全選人、用人制度;改革科舉制,設十科舉士;改進延訪、薦舉和按察制度;破除循資歷、重門第的陳腐觀念等等。
可能有的人知道:在中國繪畫中,有一種特殊的畫法,名叫「指畫」又叫「指頭畫」或「指墨」。這種畫法顧名思義是用手指蘸墨畫中國畫,作畫時靈活運用拇指、四指、手掌、手背、指甲,乃至拳頭蘸墨作畫,一般多用食指,潑墨時四指、手掌、手背並用,其畫紙多用生宣紙,有時候用絹,不宜用熟宣紙。
清朝時,山西人邵嗣堯於乾隆庚戌年(西元1790年)中進士,後出任河北清苑縣縣令。邵嗣堯先生立志要做一個為民造福的好官,是一個真正的君子。
清代,彭玉麟(1816~1890年),字雪琴,湖南衡陽人。他十六歲喪父,「族人奪其田產」,貪官欺凌其孤兒寡母,萬般無奈,母親將他和弟弟彭玉麒叫到身邊,含著眼淚說:「此鄉不可居。你們都是男孩子,為了避禍,各自遠走高飛吧!」從此,兄弟二人,分別離家出走。
清乾隆癸未年(西元1763年),合肥的城隍廟建成,在落成前夕發生了一件奇事。當時安徽舒城的縣令徐紹鑑到合肥處理完公事後,趕夜路返回舒城時,遠遠看見也有一大隊人馬舉著官員的儀仗,從合肥城出來,他們打的大燈籠上寫著「合肥宰」的字樣。
明末清初之時,有一個叫作傅之元的人,他曾苦學醫術,後來遇一異人傳了他一種被稱為「太素脈」的小道。這種小道能通過人體脈搏變化來預知人的貴賤、吉凶、禍福。
秦良玉,是明朝末年宣撫使馬千乘之妻。馬千乘死後,秦良玉統領丈夫馬千乘所屬軍隊,繼續練兵禦敵。她為人善騎射,兼通詩詞文墨,儀容賢淑,風度高雅,然而管束部下,十分嚴峻,軍中紀律整肅。
在宋仁宗還是太子的時候,肅簡公魯宗道身為太子太傅。每當親朋好友從遠方來時,他就換上衣服到他家旁邊的仁和酒館招待他們。
漢武帝后來追求享樂,導致當時天下風氣奢侈,爭相從事工商業,百姓大多離棄了田耕。一天,漢武帝問東方朔:「我打算教化百姓,是否有什麼辦法呢?」
明代,昆山(在今江蘇省)人龔雲亨的家中有一個名叫范信的家奴。龔家由於日益沒落,入不敷出,難以維生。於是龔雲亨就把范信和他的妻子,轉賣給了常州地方的一個富家,讓他們夫妻在那裡有口飯吃,不致於挨餓。
姚廣孝見此慘景,非常痛心。他不顧自己已是七十多歲的高齡,天天冒著炎炎夏日,不停地奔走於災區各地。他督促各地官府開倉發米,幫百姓度過難關;同時,還要同地方官員,核計減免賦稅。對那些清正廉明,如實報災並認真賑濟的地方官,他都給予大力表彰和堅決支持;而對一些貪官污吏,則給予嚴厲懲處。
清代,山西有個人,把家產都托付給弟弟,自己出外經商。
明代,在朝廷任職的楊守陳,請假回老家去探望父母。當時,他是洗馬的官職,是從翰林提升的,下一步就有可能升為各部侍郎。他為人清正廉潔,不喜歡舖張。
清代人戴開庭先生,是康熙戊辰年(1688年)的進士,任邵武(在今福建西北部)知府。戴先生為人平和,襟懷坦白,信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準則,疏於交際,生來不說大話。從任縣令起家,歷任禮部郎官,出任過大郡太守,從不妄取一物。
公元640年,農曆五月。一支浩浩蕩蕩的送葬隊伍,從長安馳往西郊昭陵。大唐皇帝、被周邊各民族尊稱為「天可汗」的李世民去世了。
晉朝時,有個叫阮聸的人,他不信鬼神的存在,所以寫了一本《無鬼論》的書。
有個富家子弟,算命的講他是“大貴之命”,另一個相面的,也說他“將會大貴”,但是,直到他年老時,官職僅做到六品。他心中十分鬱悶。
五枚彈丸都沒有擊中他,韋生就追著飛飛,用劍刺他。飛飛迅速靈活地躲閃,總是離韋生的身子不到一尺遠。韋生砍斷了他的馬鞭,但終究不能擊中飛飛本人。
一天晚上,他從外邊回到家裡,覺得神閣裡(供神的房間)有動靜,點燈一看,是一個小偷躲在裡面。
話說王安石40歲擔任制誥時,有一天,他的妻子吳夫人替他買了一個小妾回來,想要小妾好好侍奉平時公務繁忙的王安石。想不到,王安石下班回來看到陌生且年輕貌美的女子在自己家中,嚇了一跳...
隋朝時,趙軌擔任齊州別駕,剛正清廉,深受百姓擁戴。後來被召,進入朝廷任職。
李嗣源是五代時的後唐皇帝,被稱為後唐明宗。李嗣源出身很貧苦,他當兵的時候,自己的餉銀不足以養家,靠義子李從珂賣馬糞維持生計。早年的艱辛生活使李嗣源對老百姓生活的艱辛,有深刻的瞭解。當皇帝後,李嗣源並沒有忘本。他減輕賦稅,停止征戰,使在動亂年代顛沛流離的人民 ,稍稍得到了休息。
王安石執政,商議更改法令,朝廷內外都認為不適宜,攻擊得很厲害。
明代的徐溥,在少年求學時期,就下決心以先賢為榜樣,要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他 的性格,相當沉靜質樸,一言一行,都不隨隨便便。
臥虎山人降臨到白巖家的乩壇,大家都焚香拜謁祈禱。只有一個狂生,倚著几案斜坐著說:「一個走江湖的人,練熟了手法,不過是來演演戲而已,哪有什麼乩仙,會聽人召喚而來的?」
太倉人徐成民,字婁東,是我同考的朋友,徐季生先生的兒子,從小吃素,喜作善事,結一「念佛社」,常念佛。
開始時,那個小吏以為自己這次必死無疑。他在家中養傷期間,天天哭泣。況太守知道這個情況後,派人去看他,叫他把傷養好後,繼續來上班。
「亥」字以「二」為字首,以「六」為字身,這是拆字法的初始。漢代的圖讖,大多是點點畫畫。宋代謝石等人,才專門用此卜筮之術,往往有奇異的靈驗。
周敦頤,字茂叔,道州營道縣人。由於舅舅龍圖閣學士鄭向的保舉,做了分寧縣的主簿。該縣有一件案子拖了好久不能判決。周敦頤到任後,審訊一次,立即弄清了。縣裡的人吃驚地說:「老獄吏也比不上你啊!」
清代同治元年的狀元徐郙,擔任江西學政使(官職名)時,境內有位儒林文士,年輕,很有才華。當時的南昌知府大人,有個女兒,美貌無比,艷名遠傳。
共有約 84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袁紹有三子,譚、熙、尚。紹後妻劉氏愛尚,數稱於紹,紹欲以為後,出長子譚為青州,沮授諫紹,紹不聽,曰:「吾欲令諸子各據一州,以視其能。」於是以中子熙為幽州刺史,外甥高幹為并州刺史。秋,九月,曹操渡河攻譚。譚告急於尚,尚留審配守鄴,自將助譚,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