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歷史故事
古往今來,多少仁人志士為了一句承諾,而甘願付出生命。《中庸》云:「誠者,天之道」、「誠者,物之終始。」從中可以看出誠被作為宇宙萬物的淵源。故古人歷來重視道德修養,把誠信作為人道德修養最基本的內容,作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最基本的道德規範。
古代聖賢們給我們留下了很多的智慧結晶與用人之道,在講到大到治國安天下的同時也將做人的道理陳述了出來。唐太宗李世民的著作《帝范》中有很多值得學習的東西。簡舉一兩例。
戰國時候,魏國有一個叫楊朱的人,字子居,人稱楊子,是一個有學問的思想家。楊朱有一個弟弟叫楊布。一天清晨,楊布起的很早,穿了一件白布衣服出去了。不一會兒,天就下了一陣雨,楊布脫掉淋濕的外衣,穿著裡面的一身黑布衣服回來了。剛進家門,他家的一隻大狗汪汪直叫的向他猛撲過來。楊布頓時大怒,拿起一根木棍,就要追上去打這只狗。
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專門寫了一篇文章,用來說明「輪迴轉世」的真實不虛。
商朝建立後,傳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時,國勢已經衰弱,諸侯國漸漸的不來朝拜了。
秦繆公是春秋時秦國國君,他心胸寬廣,推恩愛人,秦國在他治理下秦國漸漸成為霸主。有一次,秦繆公在岐山下打獵,他的一匹馬走脫了,被山下的鄉民捉住吃掉了。
有一個賣布的商人,人們都叫他韓老闆。韓老闆被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子迷住了,她是個狐狸精,變成了人形,韓老闆不知道,繼續與她親暱。天長日久,韓老闆漸漸贏弱起來。
在世俗人的心目中,金錢財富是人生目標,名利地位是畢生追求,可是在信仰至上的古代,更多的人選擇的是放棄名韁利鎖,解脫塵世煩惱,釋迦牟尼是太子,放棄國位,修成如來;達摩也是王子,漂洋過海,成為禪宗之祖;還有一位僧人,求那跋摩,也是拋棄王位,得成正果。
唐朝開元年間,皇上急於治理朝政,更注意宰相的人選。常常想用張嘉貞為宰相但忘了他的名字。夜間讓宮人持著蠟燭,在各省裡尋找今天值宿的是誰。回奏說是中書侍郎韋抗值班。皇上馬上召韋抗進寢殿。
青州有個盜賊,偶得駿馬一匹,日行五百餘里,經常騎著它夜出行動,凌晨即返,人們誰也未曾察覺。某夜,這個強盜半路上碰到一個老人,騎著牛慢慢走,牛背上有只布囊,看起來沉甸甸的。他當即大喝一聲:「站住!留下囊中物再走。」
四川巴縣陶生,少年美貌,同學稱之為「小潘安」(潘安是古代的美男子)。一年端午節,鄉人舉行龍舟競渡活動,陶生出城遊觀。偶見一位少女,隨其嫂在樹下休息,少女對陶生注目凝視良久。嫂嫂拍著少女的肩膀,開玩笑說:「那人是陶家小潘安。以你的才貌,如果與他相配,也算終生無憾了。」少女紅著臉,微微一笑說:「只怕我命薄,沒有福份消受。」當時人聲喧嘩,陶生沒有聽見他們說什麼。
清朝雍正年間,河北清苑縣,有位知事(官職名)姓邵,他為人廉儉正直,家裏窮得叮噹
響。但他很有智慧,破案有方。人們講他「是把心思才能,都用在辦案上了。」當地人都
稱他是「邵青天」。
陶潛字淵明,自號五柳先生。他是華夏婦孺皆知的人物,直到今天,他還是一種高尚 精神和偉大人格的象徵。可他的《五柳先生傳》,並不是每個人都讀懂了的,尤其是 那句千古名言“好讀書,不求甚解”,並不是每一個人都理解清楚了的。
明代正統年間,有個御史名字叫時紀,朝廷派他前往陝西辦公務,時紀得意洋洋,忘乎所以,他走到半路,轉道回家,娶了一個小妾。
明代,奸臣嚴嵩(1480-1567年)當權,貪贓枉法,專橫跋扈,肆無忌憚。他的老家,是江西分宜縣人。
子西(即公子申,楚平王之子,此時為令尹。)在朝上歎息,藍尹亹(音偉,楚國大夫)說:「我聽說,君子只有在獨自一人閒居,而思念前代的興衰存亡時,或者哀痛殯喪時才歎息,其它時候都不會這樣。君子臨政時想著義理,飲食時想著禮儀,赴宴時想著同樂,快樂時想著行善,沒有啥可歎息的。今天閣下臨政而歎,是什麼原因呢?」
如果真是一顆人造衛星的話,當然月亮就不會是「自古以來」就有的,而是在某一個時期放上去的。
果真如此,那麼月亮又是在何時被放上去的呢?
東、西方的正統文化都告訴人一個道理:貪圖色慾傷身敗德。歷史上許多人的前途、事業也都是因為貪色而被毀滅。今天我就給大家講一個春秋時代的國君,因為貪圖色慾,最終給自己招來大禍的故事。
河上公,人們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麼。漢文帝的時候,他在河邊,用草搭了間屋子居住,於是人們就給他起了這麼個稱呼,叫他河上公。
李天馥微笑著說:「您何必這樣呢?無論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平心靜氣地商量嘛!我自己一開始,也是像您那樣好生氣,後來經過的事情愈來愈多,一切都見慣了,也就心平氣和了。」
清朝康熙庚子年(西元1700年),江蘇淮郡(今淮安)人程勳著攜其幼子程允元到北京做生意。在那里程勳著與北京附近的平谷縣人劉登庸成了朋友,關係很好,兩家又都有幼男、幼女,於是定了親。當時程允元只有兩歲,而劉登庸的幼女也只有一歲。
清代才子紀曉嵐,他文情華瞻,所出妙聯絕對,信手拈來,出口成章,渾若天成,堪稱對句奇才。他處事圓達,既能體察聖心,又能智斗奸臣。雖經宦海沉浮,卻能保命全身,實為隱之大者。他學究天人,前有《四庫全書》之鴻篇巨製,後有《閱微草堂筆記》之醒世佳作,實為一代文豪。觀其一生,文績卓著,才名遠揚,為後人所傳頌。
沈起元身材高大,額頭寬廣,留有一把漂亮的白鬍鬚。人們稱他是「相貌堂堂,心地坦坦,君子人也!」他管理台灣府時,到任那天,當地土著犯人越獄逃跑了。
明太祖朱元璋戎馬得天下後,洪武元年(西元1368年),太祖敕令京城設立國子學堂(國家的最高學府「國子監」,或稱太學),令九品以上官員的子弟及民間通文義的少年俊秀到國子學堂當學生。天下平定後,太祖詔令恢復科考制度,各府、州、縣考選秀才及舉人入國子學。並特地賜給少年舉人(14歲左右)李擴、趙惟一、董昶等衣服蚊帳等日用品,其中特別聰慧的李擴等人還被召入文華殿及武英堂說書,太祖謂之曰「小秀才」。
魯莊公要到齊國去看社祭(祭祀土地神的節日)。曹劌勸阻說:「不可以呀!禮,是用來端正民風、為民楷模的。所以先王制約諸侯,規定五年之中,要派史臣聘問四次,國君親自朝見天子一次。
在小說和戲文中,我們常常可以看到或聽到在處決犯人時,朝廷的那些命官們的總會這樣說:"午時三刻,推出去斬了"!尤其是犯人被押送在法場,如果時辰不到"午時三刻",還得等,等時辰一到,才開刀問斬。
王傑(1725~1805年),字偉人,號惺園,一號葆醇,陝西韓城人。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狀元,授翰林院修撰。後任內閣學士、刑部侍郎、吏部侍郎、左都御使,兵部尚書。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任軍機大臣;次年拜東閣大學士,加太子太保。嘉慶帝親政後,又被委以首輔。史書上說他為官四十餘年,「受兩朝知遇,始終無間」。
有一天,有個人來拜見他,那個人叫孫希齡,衣服襤褸,他贈給陳允一些藥,讓他用力擦拭牙齒。陳允並不怎麼相信他。但在空閒的時候,陳允還是拿出藥,擦拭口中上排的牙齒,擦了幾次後,感覺很不錯。當他回到家的時候,家人看到他,都笑著說;「你為什麼用墨染了鬍鬚呢?」
蔡懋德,明朝末年的昆山人,曾任江西提學副使,後來又任濟南道長官。有個任泰安州知州的官員,平素貪財受賄,凶暴不法,平時膽大妄為,但他卻害怕蔡懋德。
北宋時代的唐介(1008~1069年),字子方,江陵人。他年輕時,曾做過沅江縣知縣、岳州知州、任丘知州和德州通判;進入中年後,開始在朝廷任職,先後擔任過諫官、御史、龍圖閣直學士等。由於他清正廉明,剛正不阿,被時人譽為「真學士」。
共有約 84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