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騫他獨立、外向、不安定、四海為家,對事物具有哲學的見解,以及擁有雄心壯志的大格局,人生又經歷了各種不同的生活型態,加上他友善、親切、具有非常好的抽象觀念,這都吻合了中天射手的原型。尤其張騫所立下的豐功偉業,不僅在他生前、生後都光耀天下,這樣的格局很有可能是因為他星圖上太陽的落點,就在中天上。俗語說:「如日中天」,這話說的很妙,完全正確。
雖說這趟首次西南版圖的聯外之行,未能如願,但外交的進展原本就是在各種挫折中慢慢靠著毅力一點一滴累積的,所以這個勇於嘗試的經驗,還是為大漢對當地西南夷的經營開啟了先機。
張騫開通了漢朝和西域的聯繫,所以此行後來被史家稱為「鑿空」,就是開闢孔道...
再說我覺得包拯是個有些幸運的人,幸運在他並未生逢昏君的年代,宋仁宗雖然臨政不精,遇事不明,但心地還不錯,往往最後都能夠察納雅言,禮賢尊聖的。所以包拯能在這種君主的氣候下揮灑成事,而非效同屈原與楚懷王的君臣關係。
包拯此時擔任如此顯赫的開封府府尹時,一心為民與剛潔高風的節操並無二致...
至於我們說昭君具有很明顯的射手座的性格,那麼何為射手座呢?所謂射手座是指在夏季到秋季間,在銀河東南岸出現的星座,它的代表符號是射向目標的一支箭。射手座的守護星是「木星」,常有人說當他們感到疲倦時,多半是因為單調無聊所致,所以占星學家往往建議他們只要換個工作就能恢復一貫的生氣。
王昭君,本名王嬙,字昭君,她是西漢時期位於今天湖北一地出生的人,也就是位於長江三峽中,一個叫秭歸的地方﹙南郡秭歸坪人﹚。後人稱她為明妃。
既然以推運來看劉基出山的心路歷程如此詳實精準,那麼這位從小讀書便能“一目七行”﹙這是古人描述他可以同時「七行俱下」的事實,可不是拿成語隨便形容他“一目十行”這樣﹚,還能在他看完後完全了解文意、背誦、做評論的天才(要知道那可是文言文啊!),到底後來是真的給胡惟庸君臣這樣輕易的毒死了?還是這只是一場“神人”跳脫塵俗的障眼法—“假死”呢?……
分析完伯溫星盤上的兩大對相﹙補充︰星曜對相並不盡然是凶相,儘管對相所帶來的衝突矛盾、相互牽制是一定有的,但在某些時刻,星曜對相反而會提供給當事人一種互補性的思考與選擇上的平衡﹚,勾勒出他的生命主線歷程後,……接下來想知道劉伯溫何以會是“劉伯溫”嗎?何以這一位在改朝換代的歷史上並非鮮見的謀臣身影,一位在《明史》中只佔了小小篇幅的他竟能夠預言百代興衰?這種神奇不可思議的“宿命通”功能究竟是先天或後天的呢?我想在劉基的星盤中尋覓蛛絲馬跡,妄想窺看“神人”星圖的另一面鏡影。
農曆15日是每個月月圓的日子,大明國師劉基也在這樣的日子裡誕生。因為每逢農曆15日初晚七點左右,就剛好是凸月期的月相要進入滿月期月相的時刻,以推運劉基晚年的人生大事來校正星盤後,筆者認為劉基應該是在當天黃昏前,申、酉時辰交替附近出生的;既然劉基瀕臨此區間不遠處出生,感覺上就會同時具有這兩個月相的相對性格。
人生如夢,夢裡身是客的凡人莫不依循著命運,無能抵抗的走著他自身生生世世的恩怨路,而在這之上能跳脫肉眼凡胎,在千百年前就綜觀出未來宿命與將來天機的預言者,還是得經過歷史江河嚴苛的選篩,才能讓後世明白跟體會到這當初留下的預言究竟價值何在?而劉伯溫就是這歷史長河中一個永恆的神奇名稱,一個與世推移之後更顯光亮與價值的人物!這是因為太多的歷史事件已經證明,他爲後世留下了既珍貴又正確的許多預言。
劉基走了,這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預言知未來的“神機妙算”的大明軍師,從此就將黃土一抔的永遠覆埋於青田縣的夏山之上了?……這對誰來說能夠接受?……大明的江山是他為之擘畫的,在戰爭的年代中,無數亂世的民怨是他代為撫卹的,各種典章制度是他殫精竭智創設的,……他不但是當初那位在改朝換代中引渡了亂世、安邦治國的棟樑,也是卑微的小老百姓們祈求仁政的靠山跟希望,他明明是一位精於「蔔筮之道」,事事項項皆料事如神的“神人”……為何就會這樣毫無反抗能力的不明不白的死了呢?這樣的死對在民眾心目中早
洪武元年的十一月冬天,劉基奉召還京了。當然朱元璋要對他示好,說是想起劉基勞苦功高,要他進一步兼弘文館學士,並追贈其祖、父皆受封為永嘉郡公,甚至還想進一步加他的爵祿,但剛回京體會過伴君如伴虎的劉基是說什麼也不敢接受。
在劉基的首次身退之前,朱元璋即位大統時曾經大封過功臣,按劉基在過去所立下的“不可思議”的功績(他對明朝的功績和諸葛亮對蜀漢的功績難分軒輊),劉伯溫理當入公或官拜丞相才是;……但是最初封公的六人當中卻沒有他(封功的都是為朱元璋廝殺疆場的“哥們”,全都是些武將),甚至文職的丞相也由李善長(此人為明太祖的同鄉好友,也是朱營自始至終名義上的智囊幕僚長)擔任,也就是說,真正第一線有實質權力的大位他都沒有沾上!甚至於,他的俸祿到後來也是伯爵類中最低的(建朝剛開始當御史中丞的時候就更不用說了),例如李善長的年奉有4000石,而可憐的劉基就算當了伯爵還是既無權又無錢,一年只能拿少少的240石,相差高達十幾倍!
在朱元璋自居為吳王,引兵掃蕩各處的殘餘割據勢力時,有一次因為討伐福建的朱營將領用兵失當,以致對戰時全軍覆沒,這樣的噩耗跟損失惹的朱元璋氣極攻心,坐立難安;恰好在此時朱營又接到在浙江海寧地區有人聚眾反叛,一時之間討伐也難以綏靖的兇訊,讓他更加怒不可遏,覺得萬事不順,一腔怒火就要祭出鐵腕來掃平東南……。
有一次,在炮火密集的激戰中,不知是否未卜先知,劉基趕在帥舟被擊沉的前一刻突然要求朱元璋速換座艦,無比驚險的保住主公一命;更在戰況相持多日的關鍵時刻,劉基再一次神奇的先一步移師軍力到湖泊四周出口佈置,好對陳軍甕中捉鱉;而原本想偷偷率軍突圍的陳友諒,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反應還是慢了人家一步,全軍入了湖口的陷阱後硬是無法走脫,最後在進退失據的慌亂中,主帥慘遭流矢射死!這原本跟朱營相持多年都氣勢如虹、實力堅強的陳友諒這樣一戰死後,餘軍全數大潰!
才剛賄賂完核心大臣接受了偽裝的“招安”,遂其所願、志得意滿的方國珍在擺脫了劉基眼中釘後,便趁此大好機會發展自己的力量,隔年他聯合了各地農民軍,海陸兩處起義又叛,而且聲勢愈來愈大。浙江行省眼見情況演變到不可收拾,在無奈跟僥倖的心理下,又想要對一直看押在紹興的劉基再度起用,重施他們元人對伯溫總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故技,朝廷此時宣布對伯溫起用復職,恢復了他的自由之身,而心灰意冷的劉基好不容易能離開紹興,看透世情的他並沒有照元朝希望的再度走馬上任當“救火隊”去,而是認清事實的帶著家眷避亂越城,鄉居耕讀,暫時遁隱去了。
時光之輪匆匆的向前滾動,轉眼間這完全憑藉實力與才華的考場,已經成為劉基簡單邁向遠方的階梯了;這難道不是春風得意,少年凌雲嗎?才剛一次鄉試即欣然中舉的新科舉人,隔年又在元朝京城大都(今北京)的會試中,獲取了明經進士的殊榮,……這一年劉基方才二十三歲,他已然進入高台青雲之上,朝向淑世理想邁步,希望能一展身手,迎向他鴻圖大展的仕宦生涯了!
這是一個歷史經典中豐富的記載,也是亂世中神秘的流傳;所有關於元末明初之際,改朝換代中變動奇詭的經歷;所有有關君臣文化、文學寓言、沙場智謀與神機妙算的呈現;這些深令後世著迷、津津談論,民間藝人一再演譯,甚至歷經六百年而不衰的這場歷史大戲,全都圍繞著這位如謎般的傳奇人物——明代開國軍師劉伯溫。
如果上述說法成立,子夫依其「後天十二宮」的星盤推測,她的金錢運在第二宮射手座上,射手主星是木星,所以子夫這一生的金錢運自然開闊。
公元前91年﹙征和二年﹚,武帝生病,皇帝自身因相信神仙,亟求長生不死,所以他偶一臥病,就相信是有人以巫蠱害他。
「嚴風吹霜海草凋,筋幹精堅胡馬驕。漢家戰士三十萬,將軍兼領霍嫖姚。」
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春,時而征戰不已的衛青又從高闕出關,直取了匈奴右賢王定居的平城,一萬多名匈奴軍民皆成戰俘,高闕之功,震動關中,衛青又再度立下了震鑠天下的壯業。
夫之後一連生下了三個女兒,分別封為衛長公主、陽石公主及諸邑公主。然陳皇后一邊耗費了九千萬錢爲不孕之事求醫問藥,一邊又在焦慮妒恨之下,於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私招巫師,在長樂宮中祭壇齋醮,欲以巫蠱遂其私願,怎道此一做法卻被眾人揭發,因而后位被廢,事端擴大,牽連者眾;想她陳阿嬌皇后出身高貴,其母扶帝登基有功,叱吒風雲,權傾一時,但終究到頭來,還是敗在她自己的妒忌和驕橫手裡。
武帝趁著灞水祭拜孝景皇帝之墓,回程來訪平陽公主,衛子夫命定要與天子相會的這一刻終於來臨,在此盛宴,在芸芸眾多的紅妝脂粉競逐者中,武帝卻獨獨留意到衛子夫一人。
有一首樂府中流傳至今的歌謠︰「生女無怒,生男無喜,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誰知道這兩千多年前衛子夫絢爛的榮耀,曾是伴著多少眼淚和血污?她衛子夫是漢武帝的皇后,一生中有四十多年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在深宮中品嘗著她那永無寧日的人生,一直到身殞。
說到土星,我想淵明這麼窮,所以他的土星恐怕是落入財帛宮﹙第二宮﹚了;土星是業力輪報之星,代表了人一生艱難困苦的主要來源。他最後給窮死了,除了時運如此之外,他的本命星圖上一定有對此作了紀錄;也只有土星受困於此的人會非常辛苦的工作卻只有很少的報酬。
    共有約 6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