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春籐指導(The Ivy Advisor)江宇應教授。
回想起三十多年前讀大學時期,我經常如饑似渴的閱讀英美文學著作。當時的美籍老師給我推薦了一本小說。讀後,我對美國文化和美國社會種族歧視的歷史有了一定瞭解,也被小說中主人翁那種時而歡快、時而憂慮的童心深深吸引。到大學三年級時,我和另外兩位同學共同把這本小說翻譯成中文,介紹給當時剛剛改革開放的中國讀者,書名譯為「槍打反舌鳥」,1983年由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是這本小說在中國大陸的第一個譯本。今天我要介紹給讀者的就是這本小說。
鐵路兩邊,一片刺眼的白茫茫。村莊冷落的覆蓋在白雪下,裊裊的升起炊煙。偶爾可見,穿著厚重的路人,在嚴寒下躑躅。他們呼出的氣,白白的在嘴前縈繞。騎著自行車的人,帶著帽子,帽子的耳朵耷拉著,兩邊掛上一層白霜。
同學們的這次考試,成績都非常的出色。當然你也不例外。給你寫信,不是指出你在學習中課業水平上存在甚麼問題,只是想和你在你的專業知識方面進行交流。
慧麗是明天考完最後一科,所以耀善這兩天沒有去找她,讓她專心複習。自己早早的考完了,本來想馬上回老家,可是不忍心。還是想給慧麗買了票,送上車,然後自己再動身。
“王老師,請問你為甚麼不用現成的教材講課?這在教學中還是獨樹一幟呀。不過教授語文這樣可以,好像教授理科這樣做就麻煩了一些。”
期末考試已接近尾聲,學生們有些慌然了。訂票的,收拾東西的,同鄉之間來來往往,結伴返鄉的,平時按部就班的生活,一下子有些亂了。
匆匆忙忙的學子,不少剛剛洗完臉的樣子,額前的頭髮還有些粘水後打著綹,沒來得及梳開。背著長長帶子的書包,像個馬糞兜子一樣,悠盪在屁股後。緊張的穿梭於宿舍、食堂、教室之間。
我現在琢磨,王老師著重講了三個問題。第一就是神是存在的;其次是和神生活在一起的人是幸福的;然後是信仰並不影響政權。特別他強調,一個政權為甚麼要極力反對神哪?極力否定神哪?不可思議嘛。
「咳,丟丟吧,你也沒記得是怎麼丟的了,不能隨便冤枉人,今後注意就是了。天長日久品人心嘛。」
本來就是星期天,幾乎沒有同事來上班,況且他們的工作平時也是不坐班的,所以,整個下午也沒有一個人來打攪他的這份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