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東西方兩大宗教所提及的救世主是同一個神,那麼極有可能,這個神也就是其它預言所指的「萬王之王」。這位聖者來自何方?
預言並非虛無飄渺。那是天機隱現,啟示眾生。在不同民族的傳說和預言裡,有著極為相似的記錄:混沌之初,神造了人。在某個特定時期,人類將面對黑暗勢力的挑戰、經歷毀滅性的災難。屆時,一位聖者出現,傳播光明啟迪。最終,正義戰勝邪惡,善良的人獲得拯救、走入新紀元。
為什麼預言在歷史上一直被高度的重視,它不是迷信,而是冥冥中的一股主宰的力量,讓人感到謙卑微小,上至帝王將相下到平民百姓。
在流傳的諸多預言中沒有一部預言比聖經《啟示錄》更觸目驚心了,它用種種鮮明的異象完整地構畫出人類最終將面對的現實:恐怖的天災、瘟疫和殘酷的戰爭,神(上帝)最後的審判,這一切對邪惡的懲罰是駭人的,對整個世界是驚天動地的。同時它也告訴人們,正義終將戰勝魔鬼撒旦。
《金陵塔碑文》相傳為劉伯溫所作,據稱於民國七年(西元1918年)國軍入南京時發現。碑文預言的是二十世紀以後的中國的事。前半部分主要講國共內戰、日本侵華、和中共的統治;而後半部分還沒有完整的解釋。
《格庵遺錄》預言的法輪功第三次高潮是「朱雀之鳥三次鳴」。「朱雀鳥」即「丁酉」。指2017丁酉年。「昏衢長夜開東來」,長夜破曉,新的歷史就要開始了。
關於《格庵遺錄》的破解從八O年代到九O年代中期,眾說紛紜。人們對於預言中講有大法大道傳世這一點比較明確,同時預言以很大篇幅講述這一新生事物將經歷殘酷的磨難,也講述了這個時代的世間萬象和人們所面臨的問題。
共產國家的聯盟徹底解體,絕大多數國家放棄了共產制度,這對共產黨的共產國際,也就是詩中的「共濟和衷」來講可謂是一大劫難。
中國預言大多是按時間順序講的,因此歷史上的事就比較容易對號入座。對於現代和未來,大部分中國預言都講到了中共的興衰,講到中共就已經接近預言的最後部分了。許多預言預測中共會在二十一世紀初走向毀滅。
在古代世界文明史上,瑪雅文明似乎是從天而降,經歷了輝煌繁盛,又神秘消失。瑪雅人掌握著精深的天文學知識、完善的曆法系統、繁複的數學運算以及高度抽象的思維方式。其曆法的精確與完善最令人驚歎!
夠在這個時候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是最幸運的,此時一切物質都處在淘汰淨化期。雖然會是十分的艱難,可是能生存在這個時代並見證這一切,卻是無比榮耀的。值得一提的是,霍比人所說的「生命大淘汰更新期」,這是諸預言的共同點,其中以瑪雅預言最特別,因為連年代都明確表示。
在西方,諾查丹瑪斯是最具影響力的預言家,到現在還有許多人們仍津津樂道的預言,並不斷地為那些還沒有應驗的部分尋找答案。
人類社會的演進是依照陰陽的相互回轉的,「似轉輪」一般。而天數茫茫,宇宙的真理又豈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第一節──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山河雖好非完璧,不信黃金是禍胎。
《預言中的今天》(13)
《推背圖》在中國預言中可謂家喻戶曉。它是唐初貞觀年間(西元627~649年)由司天監李淳風和隱士袁天罡共同撰寫的圖讖。   它共有六十幅圖象,每幅圖像下面附有「讖曰」和「頌曰」律詩一首,預言了從唐朝起至今,以至未來,中國歷朝歷代發生的大事。
第五章 步虛大師預言 步虛大師預言詩,是清光緒年間一位佛家居士意外得於北京西山碧雲寺。據傳步虛原為隋朝大將,歷見隋末腐敗亂世,出家避難到天臺山中。其預言對近代約一個世紀的歷史講的十分詳細,最後一段描述了一個承平盛世,但卻語言隱晦。詩曰: 昔因隋亂采菩提,誤入天臺石寶西。 朝飲流霞且止渴,夜餐玉露略充饑。 面壁九年垂大道,指彈十代換新儀。 欲我辟途途誤我,天機難洩洩禪機。
《馬前課》非常簡潔明瞭,只有十四課,每一課預言一個歷史時代,而且每一課都按順序排列。每一個歷史時代過去後,人們回頭一看就會發現諸葛亮的預言準確得驚人,其中,《馬前課》的前十課已經發生。
卷我們將介紹一些比較著名的預言及其解析。鑒於篇幅有限,對有些長篇作品,我們只能作部分介紹。下面就讓我們只乘預言之舟,到歷史中去暢遊一番。
打開思維,讓我們仔細思考一下「高級生命(神)」、「生命能量體(靈魂)」、「現代科學(探索未知)」與「預言」四個概念,「預言」似乎是前面三個概念的綜合!
我們就從現代科學的角度,來審視一下所謂的預言──一種超時空的預測學、一種跨越時空的科學…… 
愛德格‧凱西(Edgar Cayce ,1877-1945 )是美國最著名的特異功能者之一,也是二十世紀公認的傑出預言家,他以能夠在催眠的恍惚狀態下給人診病而聞名,他還能在同樣狀態中為別人解讀前世今生的命運,甚至預言未來。
第四節 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與 《諸世紀》
劉基,世稱劉伯溫,是明朝開國宰相。相傳中國三大民間預言之一《燒餅歌》的作者就是劉伯溫。劉伯溫二十二歲時進士及第,但他為人剛正耿直,廉潔奉公,後因揭發監察禦史失職,受排擠而返鄉隱居。元朝末年,群雄並起。朱元璋起兵後,劉伯溫出山協助,並助朱元璋成就帝王之業。
邵雍,字堯夫,諡號康節,生於北宋真宗四年,即西元1011年,卒於神宗十年,即西元1077年,享年67歲。邵雍生於河北范陽,後隨父移居共城,晚年隱居在洛陽。由於邵雍長期隱居,名氣不若三國的諸葛孔明那樣家喻戶曉,但是,無論從才幹和品德來說,都與諸葛亮不相上下。宋朝理學鼻祖之一的程顥曾在與邵雍切磋之後讚歎道:「堯夫,內聖外王之學也!」
俗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從帝王將相到文人墨客,從綠林好漢到才子佳人,無論是怎樣叱咤風雲的人物,沒有誰敢說能夠主宰自己的命運,沒有誰敢說不是時勢造英雄,命運沒有固定的模式,絕對的規則。
或許人類的歷史真的太漫長,太漫長了!我們知道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中有一半,也就是前二千多年,是我們現代人 「不清楚」的,之所以用所謂的「不清楚」來形容,其實意味著我們是知道的,卻漸漸不相信了;另一層意思包含著相對於人的記憶已經遙遠了、淡薄了,一切似乎與現在無關,封塵在記憶的深層裏。五千年以前,我們不知道年代,那更是一段遙遠的歲月……
從帝王將相到文人墨客,從綠林好漢到才子佳人,無論是怎樣叱吒風雲的人物,沒有誰敢說能夠主宰自己的命運,沒有誰敢說不是時勢造英雄…無論人是否願意,都在扮演著各自的角色。…而在那無邊塵世的喧囂和無奈中,飄蕩著一曲超然的清音,那是超然世外,指點迷津的清音--「茫茫天數早命定,世道興衰不自由」的真實。她就是千古流傳的「預言」。
現在甲骨學專家也發現了,古人能通過文字與神聯繫能預知未來。中國文字裏含藏著形符、音韻與意象,貫通了更大宇宙空間、更高級生命的訊息,人的智慧造不出這種文字。即使後來文字經過演進其內涵仍存,歷史有很多能人測字、卜字的故事流傳,到今天許多人在研究姓名學,認為人的名字關係自己的命運,這有其歷史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