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傲慢與偏見
 第 61 章

班納特太太兩個最值得疼愛的女兒出嫁的那一天,正是她做母親的生平最高興的一天。她以後去拜訪彬格萊太太,在人家面前談起達西太太,是多麼得意,多麼驕傲,這是可想而知的。看她家庭面上,我想在這裏作一個說明,她所有的女兒後來都得到了歸宿,她生平最殷切的願望終於如願以償;說來可喜,她後半輩子竟因此變成了一個頭腦清楚、和藹可親、頗有見識的女人;不過她有時候還是神經衰弱,經常都是癡頭怪腦,這也許倒是她丈夫的幸運,否則他就無從享受這種稀奇古怪的家庭幸福了。

第 60 章

伊莉莎白馬上又高興得頑皮起來了,她要達西先生講一講愛上她的經過。她問:"你是怎樣走第一步的?我知道你只要走了第一步,就會一路順風往前走去;可是,你最初怎麼會轉這個念頭的?"

第 59 章

且說伊莉莎白一走進家門,吉英便問她:"親愛的麗萃,你們到什麼地方去了?"等到他們倆人坐下來的時候,家裏所有的人都這樣問她,她只得說,他們倆人隨便逛逛,後來她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什麼地方去了。她說話時漲紅了臉;可是不管她神色如何,都沒有引起大家懷疑到那件事上面去。

第 58 章

彬格萊先生非但沒有如伊莉莎白所料,接到他朋友不能履約的道歉信,而且有咖苔琳夫人來過以後沒有幾天,就帶著達西一同來到浪搏恩。兩位貴客來得很早。吉英坐在那兒時時刻刻擔心,唯恐母親把達西的姨母來訪的消息當面告訴達西,好在班納特太太還沒有來得及說這件事,彬格萊就提議出去散步,因為他要和吉英單獨待在一塊兒。大家都同意。班納特太太沒有散步的習慣,曼麗又從來不肯浪費時間,於是一同出去的只有五個人。彬格萊和吉英以馬上就讓別人走在前頭,自己在後邊走,讓伊莉莎白、吉蒂和達西三個人去相應酬。三個人都不大說話:吉蒂很怕達西,因此不敢說話;伊莉莎白正在暗地裏下最大的決心;達西或許也是一樣。

第 57 章

這不速之客去了以後,伊莉莎白很是心神不安,而且很不容易恢復寧靜。她接連好幾個鐘頭不斷地思索著這件事。咖苔琳夫人這次居然不怕麻煩,遠從羅新斯趕來,原來是她自己異想天開,認為伊莉莎白和達西先生已經訂了婚,所以特地趕來要把他們拆散。這個辦法倒的確很好;可是,關於他們訂婚的謠傳,究竟有什麼根據呢?這真叫伊莉莎白無從想像,後來她才想起了達西舊彬格萊的好朋友,她自己是吉英的妹妹,而目前大家往往會因為一重婚姻而連帶想到再結一重婚姻,那麼,人們自然要生出這種念頭來了。她自己也早就想到,姐姐結婚以後,她和達西先生見面的機會也就更多了。因此盧家莊的鄰居們(她認為只有他們和柯林斯夫婦通信的時候會說起這件事,因此才會傳到咖苔琳夫人那裏去)竟把這件事看成十拿九穩,而且好事就在眼前,可是她自己只不過覺得這件事將來有點希望而已。

  第 56 章

有一天上午,大約是彬格萊和吉英訂婚之後的一個星期,彬格萊正和女眷們坐在飯廳裏,忽然聽到一陣馬車聲,大家都走到窗口去看,只見一輛四馬大轎車駛進園裏來。這麼一大早,理當不會有客人來,再看看那輛馬車的配備,便知道這位訪客決不是他們的街坊四鄰。馬是驛站上的馬,至於馬車本身,車前待從所穿的號服,他們也不熟悉。彬格萊既然斷定有人來訪,便馬上勸班納特小姐跟他避開,免得被這不速之客纏住,於是吉英跟他走到矮樹林裏去了。他們倆走了以後,另外三個人依舊在那兒猜測,可惜猜不出這位來客是誰。最後門開了,客人走進屋來,原來是咖苔琳德包爾夫人。

   第 55 章  

這次拜訪以後,沒有過幾天,彬格萊先生又來了,而且只有他一個人來。他的朋友已經在當天早上動身上倫敦去,不過十天以內就要回來。他在班府上坐了一個多鐘頭,顯然非常高興。班納特太太留他吃飯,他一再道歉,說是別處已經先有了約會。

 第 54 章

他們一走,伊莉莎白便到屋外去留達,好讓自己精神舒暢一下,換句話說,也就是不停去想那些足以使她精神更加沉悶的念頭。達西先生的行為叫她驚奇,也叫她煩惱。

第 53 章

韋翰先生對於這場談話完全感到滿意,從此他便不再提起這件事,免得自尋苦惱,也免得惹他親愛的大姨伊莉莎白生氣;伊莉莎白見他居然給說得不再開口,也覺得很高興。

第 52 章

伊莉莎白果然如願以償,很快就接到了回信。她一接到信,就跑到那清靜的小樹林裏去,在一張長凳上坐下來,準備讀個痛快,因為她看到信寫得那麼長,便斷定舅母沒有拒絕她的要求。

第 50 章

班納特先生遠在好久以前,就希望每年的進款不要全部花光,能夠積蓄一部分,讓兒女往後不至於衣食匱乏;如果太太比他命長,衣食便也有了著落。拿目前來說,他這個希望比以往來得更迫切。要是他在這方面早就安排好了,那麼這次麗迪雅挽回面子名譽的事,自然就不必要她舅舅為她花錢;也不必讓舅舅去說服全英國最下流的一個青年給她確定夫婦的名份。


班納特先生回來兩天了。那天吉英和伊莉莎白正在屋後的矮樹林裏散步,只見管家奶奶朝她倆走來,她們以為是母親打發她來叫她們回去的,於是迎面走上前去。到了那個管家奶奶跟前,才發覺事出意外,原來她並不是來叫她們的。她對吉英說:"小姐,請原諒我打斷了你們的談話,不過,我料想你們一定獲得了從城裏來的好消息,所以我來大膽地問一問。"
第 48 章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指望班納特先生會寄信來,可是等到郵差來了,卻沒有帶來他的片紙隻字。家裏人本來知道他一向懶得寫信,能夠拖延總是拖延;但是在這樣的時候,她們都希望他能夠勉為其難一些。既是沒有信來,她們只得認為他沒有什麼愉快的消息可以報導,即使如此,她們也希望把事情弄個清楚明白。嘉丁納先生也希望在動身以前能夠看到幾封信。

  第 47 章

他們離開那個城鎮的時候,舅父跟伊莉莎白說:"我又把這件事想了一遍,認真地考慮了一番,越發覺得你姐姐的看法很對。我認為無論是哪個青年,決不會對這樣一位姑娘存著這樣的壞心眼,她又不是無親無靠,何況她就住在他自己的上校家裏,因此我要從最好的方面去著想。難道他以為她的親友們不會挺身而出嗎?難道他還以為這一次冒犯弗斯脫上校以後,還好意思回到民兵團裏去嗎?我看他不見得會癡情到冒險的地步。"

第 46 章

伊莉莎白到藍白屯的時候,因為沒有立即接到吉英的來信,感到非常失望;第二天早上又感到同樣的失望。可是到了第三天,她就再也不用焦慮了,再也不埋怨她的姐姐了,因為她這一天收到了姐姐兩封信,其中一封注明曾經送錯了地方。伊莉莎白並不覺得詫異,因為吉英確實把位址寫得很潦草。

    第 45 章

伊莉莎白現在認為,彬格萊小姐所以一向厭惡她,原因不外乎和她吃醋。她既然有了這種想法,便不禁覺得這次到彭伯裏去,彬格萊小姐一定不會歡迎她;儘管如此,她倒想看看這一次舊雨重逢,那位小姐是否會多少顧全一些大體。

第 44 章

伊莉莎白料定達西先生的妹妹一到彭伯裏,達西先生隔天就會帶著她來拜訪她,因此決定那天整個上午都不離開旅館,至多在附近走走。

第 43 章 (下)

他們只相隔二十碼路光景,他這樣突然出現,叫人家簡直來不及躲避。頃刻之間,四隻眼睛碰在一起,兩個人臉上都漲得血紅。只見主人吃驚非凡,竟楞在那兒一動不動,但是他立刻定了一定心,走到他們面前來,跟伊莉莎白說話,語氣之間即使不能算是十分鎮靜,至少十分有禮貌。

第 43 章 (上)

他們坐著車子一直向前去。彭伯裏的樹林一出現在眼前,伊莉莎白就有些心慌;等到走進了莊園,她更加心神不定。

  第 42 章

倘若叫伊莉莎白根據她自己家庭的情形,來說一說什麼叫做婚姻的幸福,什麼叫做家庭的樂趣,那她一定說不出好話來。她父親當年就因為貪戀青春美貌,為的是青春美貌往往會給人帶來很大的情趣,因此娶了這樣一個智力貧乏而又小心眼兒的女人,結婚不久,他對太太的深摯的情意便完結了。夫婦之間的互敬互愛和推心置腹,都永遠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對於家庭幸福的理想也完全給推翻了。換了別的人,凡是因為自己的冒失而招來了不幸,往往會用荒唐或是不正當的佚樂來安慰自己,可是班納特先生卻不喜歡這一套。他喜愛鄉村景色,喜愛讀書自娛,這就是他最大的樂趣。說到他的太太,除了她的無知和愚蠢倒可以供他開心作樂之外,他對她就再沒有別的恩情了。一般男人照理總不希望在妻子身上找這一種樂趣,可是大智大慧的人既然沒有本領去找別的玩藝兒,當然只好聽天由命。

   第 41 章

她們回得家來,眨下眼睛就過了一個星期,現在已經開始過第二個星期。過了這個星期,駐紮在麥裏屯的那個民兵團就要開拔了,附近的年輕小姐們立刻一個個垂頭喪氣起來。幾乎處處都是心灰意冷的氣象。只有班納特家的兩位大小姐照常飲食起居,照常各幹各的事。可是吉蒂和麗迪雅已經傷心到極點,便不由得常常責備兩位姐姐冷淡無情。她們真不明白,家裏怎麼竟會有這樣沒有心肝的人!

第 40 章

伊莉莎白非把那樁事告訴吉英不可了,再也忍耐不住了。於是她決定把牽涉到姐姐的地方,都一概不提,第二天上午就把達西先生跟她求婚的那一幕,揀主要情節說了出來,她料定吉英聽了以後,一定會感到詫異。

 第 39 章

五月已經到了第二個星期,三位年輕小姐一塊兒從天恩寺街出發,到哈德福郡的某某鎮去,班納特先生事先就跟她們約定了一個小客店,打發了馬車在那兒接她們,剛一到那兒,她們就看到吉蒂和麗迪雅從樓上的餐室裏望著她們,這表明車夫已經準時到了。這兩位姑娘已經在那兒待了一個多鐘頭,高高興興地光顧過對面的一家帽子店,看了看站崗的哨兵,又調製了一些胡瓜沙拉。

  第 38 章

星期六吃過早飯時,伊莉莎白和柯林斯先生在飯廳裏相遇,原來他們比別人早來了幾分鐘。柯林斯先生連忙利用這個機會向她鄭重話別,他認為這是決不可少的禮貌。

第 37 章

那兩位先生第二天早上就離開了羅新斯;柯林斯先生在門房附近等著給他們送行,送行以後,他帶了一個好消息回家來,說是這兩位貴客雖然剛剛在羅新斯滿懷離愁,身體卻很健康,精神也很飽滿。然後他又趕到羅新斯去安慰珈苔琳夫人母女;回家去的時候,他又得意非凡地把咖苔琳夫人的口信帶回來──說夫人覺得非常沉悶,極希望他們全家去同他一塊吃飯。

   第 36 章
當達西先生遞給伊莉莎白那封信的時候,伊莉莎白如果並沒有想到那封信裏是重新提出求婚,那她就根本沒想到信裏會寫些什麼。既然一看見這樣的內容,你可想而知,她當時想要讀完這封信的心情是怎樣迫切,她的感情上又給引起了多大的矛盾。她讀信時的那種心情,簡直無法形容。開頭讀到他居然還自以為能夠獲得人家的原諒,她就不免吃驚;再讀下去,又覺得他處處都是自圓其說,而處處都流露出一種欲蓋彌彰的羞慚心情。她一讀到他所寫的關於當日發生在尼日斐花園的那段事情,就對他的一言一語都存著極大的偏見。她迫不及待地讀下去,因此簡直來不及細細咀嚼;她每讀一句就急於要讀下一句因此往往忽略了眼前一句的意思。他所謂她的姐姐對彬格萊本來沒有什麼情意,這叫她立刻斷定他在撒謊;他說那門親事確確實實存在著那麼些糟糕透頂的缺陷,這使她簡直氣得不想把那封信再讀下去。他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絲毫不覺得過意不去,這當然使她無從滿意。他的語氣真是盛氣淩人,絲毫沒有悔悟的意思。
   第 35 章

伊莉莎白昨夜一直深思默想到合上眼睛為止,今天一大早醒來,心頭又湧起了這些深思默想。她仍然對那樁事感到詫異,無法想到別的事情上去;她根本無心做事,於是決定一吃過早飯就出去好好地透透空氣,散散步。她正想往那條心愛的走道上走走去,忽然想到達西先生有時候也上那兒來,於是便住了步。她沒有進花園,卻走上那條小路,以便和那條有柵門的大路隔得遠些。她仍舊沿著花園的圍柵走,不久便走過了一道園門。

 第 33 章

伊莉莎白在花園裏散步的時候,曾經好多次出乎意料地碰見達西先生。別人不來的地方他偏偏會來,這真是不幸,她覺得好象是命運在故意跟她鬧彆扭。她第一次就對他說,她喜歡獨自一人到這地方來溜達,當時的用意就是不讓以後再有這種事情發生。如果會有第二次,那才叫怪呢。然而畢竟有了第二次,甚至還會有第三次,看上去他好象是故意跟她過不去,否則就是有心要來賠罪;因為這幾次他既不是跟她敷衍幾句就啞口無言,也不是稍隔一會兒就走開,而是當真掉過頭來跟她一塊兒走走。他從來不多說話,她也懶得多講,懶得多聽;可是第三次見面的時候,他問她住在漢斯福快活不快活,問她為什麼喜歡孤單單一個人散步,又問起她是不是覺得柯林斯夫婦很幸福。談起羅新斯,她說她對於那家人家不大瞭解,他倒好象希望她以後每逢有機會再到肯特來,也會去那兒小住一陣,從他的出言吐語裏面聽得出他有這層意思。難道他在替費茨威廉上校轉念頭嗎?她想,如果他當真話裏有音,那他一定暗示那個人對她有些動心。她覺得有些痛苦,她在已經走到牧師住宅對過的圍牆門口,因此又覺得很高興。

共有約 6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