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因愛情的變質而走上離婚一途的不少,因有所顧慮(面子、下一代、金錢或某種信念)而痛苦或麻木地與另一半牽手下去的也大有人在。若能統計究竟這些愛情是如何消失或變質的?你一定會驚訝地發現,它往往不是毀在重大的錯誤上,而是一點一滴地流逝在生活上的微小細節裡。
從接觸漢服到認識漢服進而熱愛漢服,一群人體會到漢服對人心、道德的潛移默化之效,她們心懷大志並努力向世人展現夢想……
講台上,老師對著學員說:「今天我們來做個探討,看看誰陪你走這條人生道路?我們請一位同學上來,寫出常伴你左右的究竟是哪些人? 」 一個女學員自告奮勇走上台來,只見她滿臉幸福地寫出:父母、爺爺、奶奶、阿姨、姑姑、表哥、堂妹、朋友、同學、同事、鄰居-----等等。
畫荷池畔曾初見,山寺靜廬再相逢;墜落紅塵為誰現,古來難覓是真情。
位於中部山岳國立公園內的「上高地」是一個廣闊的山谷地,清澈的梓川貫流其間形成幾個大小湖泊,高大的森林圍繞著梓川在谷地內生長,仰頭四顧,四周的高山環著谷地,山頂上仍覆蓋著厚厚的積雪。
黑部水壩工程完成後,日本政府認為立山一帶的風景非常優美,遂將原先運載施工人員所留下的交通工具加以整理,然後藉由這些交通工具來運送觀光客入山,發展起觀光事業,這就是立山黑部觀光路線的源起。
北陸亦稱裏日本,日本人以中央阿爾卑斯山脈為界,將靠近日本海的北陸地區稱為裏日本;將靠近太平洋的關東與關西地區稱為表日本。金澤市是北陸的第二大都市,僅次於人口約80幾萬的新潟市。
把手荷鋤向北庭,一圓心夢少年志; 不種菜蔬栽滿花,女兒心事女兒知。
總該是『情意』遊於論說、法則線上,內內外外出邊出沿,活水漫漫,才生得出雲影、天光的美麗
一個教授到一所著名的大學去演講,在演講的過程中不斷地有紙條遞上來。紙條上提得最多的問題是——「人生有什麼意義?請你務必說真話,因為我們已聽過太多言不由衷的假話了。」
一名男子,從女兒讀小學三年級起,即常趁妻子外出工作,對女兒猥褻性侵害,直到女兒讀高二時向同學說出自己的遭遇,才讓整件事曝光。九年來,幾度目睹父親強暴妹妹的哥哥,卻從未伸出援手,反而也模仿起父親的方式侵害自己的妹妹。
別以為小孩子是不懂得刻骨銘心的,只要一轉眼間失去了父母的蹤影,哪怕是在人來人往之處,他都會毫不猶豫的立刻嚎啕大哭;然而對於已經走過生命的春天與夏天,可能正感受著生命之秋的一絲蕭瑟,也可能正面臨生命的晚冬的人而言,每當面對那過往而逝的歲月,又是甚麼最令人刻骨銘心呢?
每回見到這句話,就會讓我想起國小三年級時發生的一段往事。有次上課鈴響之際,我和一位同學不知為了何故竟發生口角爭執,祇差一點沒有動手打起來。就在氣氛變僵的那一刻,已在門口悄然站立多時也看到這一幕的班導師,立刻將我們兩個叫到講台前,原以為老師要處罰我們,不料,他卻是不疾不徐的對全班同學講了一個故事。
佇立長江邊注視那不斷東逝的長江水,你能否察覺這曾被蘇東坡寫下「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江水,和昔日蘇大學士所見有何不同?站在你所熟悉的城市,靜靜觀察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他們一如10年、20年、30年前一樣在你身邊匆匆而過,或許你會發現不同的是,歲月的刻痕已在自己身上巧然駐留,但那過往仍是如此眾多的陌生臉龐,是否也讓你見識到時空的幻變?
漢唐盛世興文德,禮義之邦服四夷;紅旗染盡漢家血,天意無情莫論愁。江山萬里風雲變,中土薪傳更向誰?萬語千聲嘆不盡,悠悠江水自東流。
摺紙飛機超過6千種,創下紙飛機飛行52公尺世界紀錄,童心依舊的卓志賢,保持著對生命的赤忱,他教導別人的,不只是如何製造一架好的紙飛機,更將唾手可得的快樂祕訣散播出去……
一個富有的男人遲遲不願與同居30年的情人結婚,他的理由是婚姻如鳥籠,兩隻鳥兒被關進籠子裏後,會開始渴望沒有鳥籠的自由,但一向尊重他想法的情人,近來卻積極希望能與他辦理結婚手續。
一如相信地理風水之人會想盡辦法去尋找風水福地來獲求先人的庇蔭;相信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者,在姻緣路上也不會盲目的跳進情愛的漩渦中,將自己一生的幸福交給未知的命運擺布。
吾輩生而為人,在光陰逆旅中做百年過客,若只任此臭皮囊在飽食間脹大,任一頭華髮在勞心名利中染白,卻從不深思生命之真諦與本來面目,那滾滾欲望紅塵將更放大自私的魔性,讓身心受自己所造之業力纏擾而苦不堪言。
北宋政治與文學家歐陽修為了離別之情曾寫了一闕很有名的詞,詞牌是《玉樓春》:「尊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驪歌且莫翻新闕,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東風容易別。」
同樣是人,為什麼有的人天生聰明,家世顯赫,富貴到老;有的人則是終其一生努力奮鬥,到頭來還是潦倒以終?若說這一切是三世因果、命定使然,那是否命運就再也沒有機會改變?又究竟是誰掌握了這命運之舵?
吳哥印象 ── 鏡頭下的故事
看到離婚率的迅猛竄升,不禁讓人對婚姻的真諦與愛情的脆弱感到不解和疑懼。常言道情人眼裡出西施,從純真的童心到略懂世事,當我們懂得尋尋覓覓,每個人心底那驀然回首站立在燈火闌珊處的人,到底是如何被塑造出來的?有的人相信緣份,有的人相信一見鍾情,而更有人則是要等到愛已闖入心扉才會猛然驚覺。
小琦和美櫻是國中的同班同學也是好朋友,兩個人的學業成績都非常優異,常常不是分列前2名,便是並列第一。但巧妙的競爭,竟不知不覺中改變了兩個人之間的相處關係,課業的排名成了倆人心中最在意的事,於是彼此間的話漸漸的少了,功課也不一起討論了,甚至當對方成績超越自己時,妒嫉心還取代了原先能夠真誠替對方高興的心。
身邊的事物常在不經意間勾起你的回憶。浴室的鏡子前貼了一隻帶著螢光的史努比,它咧著嘴好像在對你唱歌,又似乎祇是在對你微笑,算算它來到這裡已經半年多了。
鄰居的老婆婆獨自在田間種菜,年邁而佝僂的身形讓她的動作顯得有些吃力。這些菜她其實一個人也吃不完,但她一心總牽掛著她那已年過半百的兒子,希望能多種一些好吃的蔬菜給他吃。媳婦勸她不要再那麼辛苦,她卻微笑的對媳婦說:「你可曾看過水往高處流去?」
若說「打動人心」是人類文化活動努力的重點,那「正人心」就是人類文化活動的天賦使命。五千年敬天信神的華夏文明一直教化龍的傳人善惡有報之道,幾乎所有的先賢聖哲,都要為教化人心、移風正俗而努力,其背後深刻用意就是不讓世人輕易沉淪於欲望與私利的滿足,而敗壞了人的道德與良知。
戀戀春風等閒過,對鏡白頭,紅顏幾多時?情意濃時空自知,浮生悲喜都如夢 。
勇於嚐試也從不輕言放棄的個性,激發她努力學習的意志;面對生命之路難免遇到的風霜和冰雪,瓊文樂觀的勉勵自己:「只要給自已機會,就有希望!」
小時候常聽起長輩們感嘆時光的飛逝,特別是每到中國新年,難得相聚的親友一見面時總是說:「怎麼一年不知不覺中又過去了?」當時年紀小,很難體會話語中的感慨與無奈。直到上了小學六年級,在某個揹著書包上學的早晨,心中突然有個聲音跳出來告訴自己:「珍惜現在啊,若可以,不要再長大了!記住今天這個想法,因為你將會印證到什麼是歲月如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