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今世為什麼來?為什麼去?(攝影:Fotolia)
《格庵遺錄》裡多次出現的「鄭」是「正」的諧音。同有為未來宇宙之奠基,奠定之意。
(Fotolia)
(shown)80年代,有關世界末日的書刊隨處可見,也曾聽到氣功界的一些人說,地球可能會被流星撞毀......
全台逾4000名法輪功學員排出的法輪圖形。(大紀元記者蘇昭蓉攝)
(shown)《格庵遺錄》是韓國流傳的預言中非常詳細預言法輪大法的一部。其最精妙部分當屬對法輪功法輪圖結構的預測。
《新紀元週刊》第183期【天像人間】欄目(2010/07/29刊)
(shown)劉伯溫的預言《金陵塔碑文》和另一則韓國預言《格庵遺錄》,都明確提示了將要發生大瘟疫。
古今中外有許多預言都記載近幾年人類要發生的事。(圖:大紀元)
(shown)舅姥爺給人算命時還常說:我只能算到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以後就算不了了......
青城山(香港大紀元圖片)
老道把書翻閱之後,真誠的對他說:「這是真經,法輪功是難得的高德大法。」
昨夜又有多少楓葉如火如血,千山萬峰一篇篇無字的歌?……
「甲乙當運不失時 慎之慎之又慎之 再建再建又再建 四海八方人人活 十字立而重大事 眾人寶金相議成」:筆者認為,此處筆鋒一轉,走出韓國而論世界。
序:本篇為《格庵遺錄》最後一篇卽第六十篇。本篇作為尾聲出乎筆者意料之外,並非是法輪大法修煉整個歷程的總結,而是則重談到了韓國弘法的整個脈絡。也就是說本篇落筆于韓國,粗略地展示了其脈絡之主線,更加明確地告訴世人韓國弘法進程之框架。
「兩虎三八大開之運 清兵三萬再入亂 黑雲滿天呼哭聲中 自相踐踏可憐也」:「兩虎」即南北兩家,「三八大開之運」,此「兩虎」圍繞著三八分界線大開殺機。
序:此篇系《格庵遺錄》中篇幅較長的一篇,全篇共有二百四十二句組成。「末中運」以法輪功在當今正在中國遭受鎮壓為開端,明確指出「惡善者亡,憎聖者滅,害聖者乃不生」,鎮壓法輪功終將失敗。
序:《格庵遺錄》共六十篇中,唯一此篇則重論其李氏王朝末年至法輪大法傳出之前的韓國現代史脈絡。
序:此篇為專論大聖人之篇。此篇明確地指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乃「彌勒世尊三神大王」。指出大聖人將從中國東北傳出大法大道,終將圓滿完成其史無前例的偉業。
序:本篇主要談論了大聖人。在前篇「勝運輪」裏稱大聖人為「紅桃花」,是與本篇「桃符神人」其意相連。神人在本篇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為「宇宙之尊彌天」、「神馬彌勒」、「彌勒世尊」、「蓮花世界鄭氏王」。
序:本篇「勝運論」顧名思義是論大聖人弘傳法輪大法之勝運。本篇以「白虎當亂六年起樸活將運出世也」,明指二零零四年起中國最高層中將有人開始主導平反法輪功,還法輪功創始人以清白是誰也阻擋不了的天運。
繼先天河圖之後,「後天洛書又已去 中天印符更來」,「中天」或「中天印符」既為「三天」即先天、後天、中天之中天;既為「三極」即無極、太極、皇極(天極、地極、人極)之皇極,按「三極弓乙靈符章」之說就是「申酉戌亥之仙道」。
「易理乾坤迴圈之中 三變九複回歸也 儒佛仙三理奇妙法 用之易理出現也」: 此兩句借指易經乾坤迴圈之理卻講法輪功。
序:本篇是《格庵遺錄》中,屬於用易理重點論述法輪大法三個歷史時期路程的一篇。本篇以「三數秘」引路,探其弘法時期的三大脈絡,展現了法輪大法弘傳終將迎來「日光東方光明世」的歷程。提示其生、長、成之路程是乃天運所定。
序:本篇題目為「雞龍論」,《格庵遺錄》第三篇與本題相同亦為「雞龍論」。另有兩篇為「雞龍歌」與「雞鳴聲」。足見《格庵遺錄》為了強調修煉而「獨具匠心」。本篇與第三篇不同在於側重談論了修煉與在韓法輪功弘傳地區。
本篇強調其「三豐」並非是「地理三豐」而是「天理三豐」。明確地回答了世人搞不清的「三豐」即「火雨露」就是善、忍、真,也就是法輪大法的「真善忍」,並提示修其「三豐」就是修煉之根本。
本篇「兩白論」無論談到該「兩白」形象還是論到其「兩白」的內涵都比較具體與形象。「兩白」與「三豐」是「十勝」的重要內容,也是大法大道修煉之根本。本篇明確指出,新宇宙�媟s人類將由修煉法輪功的人所組成。
序:本篇主要談論了法輪功與鎮壓法輪功兩大陣營的大將人物與各自所起的作用。其中也談到了鎮壓法輪功的主謀前世的一些情況,指出他犯下的滔天罪行「血流成川僧血」。此外,還談及了日兵侵朝與朝鮮名將李舜臣將軍。此後用不短的篇幅暢談了法輪功修煉。
「三人一夕」合字為「修」字,訪道君子修道人務必知曉其修道乃是法輪功(「雙弓」即「弓弓」),十勝福地正是法輪(「弓乙」)。
原文「弓乙」之上各有「雨」字,即雨字與弓,雨字與乙上下結合合為一字
序:本篇「歌辭總論」,顧名思義乃是總體性概括,雖然內容上尚缺兩個方面的論述,但論述了諸多事情,比如從論「三秘論」入手,談到了法輪、法輪大法及其修煉,末世敗壞現象及三災八難並起,痛斥儒士、西學之士歪理,針貶宗教之腐敗。
序:本篇立意明確,重點敍述了法輪大法弘傳的歷程中,法輪功將掀起三次高潮,並再一次忠告世人抓緊得法修道。在此批評了修煉界的「假鄭」。
本篇共十句,不僅篇幅較短,語句也沒有令人費解的秘語,指出這次修煉是天農,告誡修道者勤於修煉。其實,《格庵遺錄》第七篇「寺遝七鬥」篇已有這方面的論述。
本篇篇幅較短,也是用隱語談法輪與法輪功。共十一句組成的本篇三句提及「公州」(韓語發音與「公主」相同),實則一語雙關。
本篇「弓乙圖歌」就是法輪圖歌。本篇篇幅較長,沒有從外在形象上多談法輪而是多從內涵上予以啟迪。因為「三豐兩白」之類早已在前邊諸篇裏解說,本篇基本上沒有「藏頭隱尾」的費解之語,語言流暢而易懂。
序:本篇為漢、韓文混用之篇,全篇二百九十八句,是《格庵遺錄》篇幅較長的一篇。本篇是號召之文,號召韓國眾生趕快從迷夢中醒來得法,針砭一切礙得大法之世俗觀念,痛斥各種宗教與學者哲人、高官達人置大法而不顧,反而進行嘲笑之弄事。
    共有約 80 條記錄